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 愛下-第六百八十九章 劇變的夢境熱推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锵!”如洪钟大吕般的清脆声响,让林如从睡梦中苏醒,睁开了双眼。
他首先确定了自己并不在迷地,至少不在自己的家中。从感觉上来判断,像是在自己的梦境塔世界里,但是眼前的景象却又不同于以往。
在原本的梦境塔世界中,除了那孤伶伶的一座五层魔法塔外,就只有璀璨的星空,满布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璀璨到普通人多看一眼,可能就会直接看腻的那种。也就某个天文痴,打小望着天空,梦想跟古希腊人一样给天上的星星连上线,编排一些缠绵悱恻、喜闻乐见的中二故事。
不过现在这片星空就像打破了大染缸一样,什么颜色都有,就连单调的星光都被染上了五颜六色。但可不是什么斑斓缤纷,而是一副糟糕透顶的模样。就好像小学时上美术课,最终在清洗调色盘时把水洗成屎色那样。
当中那座魔法塔正艰难地运作着。在以往,所有误入这方世界的梦魇或恶魔,都会惨死于这看似无边无际的星光,所射出的白色破坏光线。然后遗骸会被化为最基本的砖木,填充进这座魔法塔的空隙中,或是新造的设备。也许浪费了大部分,但反正是白捡的,不心疼。
但这一次情形又跟上一回在世界树瓦德沃晋级时,受维度能量潮汐冲击的某人,在梦境中玩起了三维的俄罗斯方块不同。那一回虽然来的又快又急,但这一回却是一口气涌入这方世界,直接把这里给整当机了。
就好像水是好东西,只要它乖乖地在河里、溪里、在水管里、在游泳池、在饮水机中。但假如水多到漫过堤防,一口气淹个一两楼高,水就成为了灾害。
仅管梦境魔法塔仍努力地试着从这一团糟中,找到一丝线头,将这杂乱的能量抽出,将其化为建设塔的基材。但那个速度就像是一场淹没整个城市的水灾,只靠一台家用小型抽水机,把水患往已经高过堤防的河道里抽,完全于事无补。
不过某人很清楚,让自己在这方世界醒来的关键,不是这座运行得要死要活的魔法塔,而是天空上那多层积体魔法阵。那是世界树最为核心的阵式,可以将各种异能量,转化为维系本身生存与成长的营养。面积之庞大,远超过梦境塔的规模。
会认得这个魔法阵,是在协助世界树瓦德沃与派亚特海梅王国的拉赫蒂时,窥视到祂们从不外传的秘密。估计那两棵树都不知道自己最隐密的部分,都暴露在某人眼中了。
至少,林不曾从其他典籍、魔法师、大德鲁伊口中,得知类似的知识。那也不是世界树直接敞开让人看的东西。所以某人一直有种偷窥得逞的乐趣。
但眼前这个魔法阵,复杂程度则远远超过自己所见到的那两个。要不是基本结构非常相近,某人都还不敢确定是不是那玩意儿。也就是说,有比小年轻的瓦德沃,和发育不良的拉赫蒂,位阶更高的斑鸠同盟高座出手帮助自己了?而且还一口气镇压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混沌能量。
突然又有一声不亚于惊醒自己声量的磬鸣响起,在这看似无垠的空间中悠悠扬扬,回荡其中。
又一座不逊色于那天空已有的多层积体魔法阵,占据了另外一处夜幕,同时在镇压了三分之一的混沌能量。
艾文爵士Ⅰ血契
两个魔法阵规模相等,但却像是互为表里,一吞一吐,配合得恰到好处。
以这两座魔法阵为开端,接下来又不断有金铁之音响起,或尖或低,或巨响又或轻鸣。随之出现的多层积体魔法阵,规模也是有大有小,形式殊异。最终总数计有二十一个的魔法阵,不光是镇压住所有无序的能量,甚至开始转化,清理起这一方世界。
清理的方式也很特别,不是往那座孤单的魔法塔加砖添瓦的。而是将那五颜六色,像屎又像臭水沟的能量,缫成一条条丝线。不同规模的多层积体魔法阵能缫制的丝线数量也不同,基本上是越大的魔法阵,同时间可以制出越多条丝线。
色彩分明的八种丝线再往相同的地方集中,分出经纬,有的打梭,有的提花。彷佛有一台无形的提花机正在运作,织造一疋暗含某种法则的布疋。
织造的速度飞快,织出的布会左右翻起,被卷成筒状,在底下绕着圈,盘成一个球体。一圈圈盘着,盘出一个球后就往下一层,如此一层层的包覆,让这颗球愈来愈大。不一会儿,梦境世界中便清明不少,那杂乱的屎色能量也变得稀薄了。
本以为事情会这么结束,没想到快被消灭殆尽的混沌,又突地一涨,充斥在每一个可见的地方。甚至还比某人醒来之时,所看到的还要浓郁几分。
二十一个多层积体魔法阵依旧在运行,但可以明显看出来,出丝的数量减少不少。还有几个规模比较小的,干脆不出丝线了。原本大圈套小圈运转的魔法阵,甚至有逆运的趋势。
此前表现一直是疲弱艰难的五层魔法塔,也加入镇压与缫丝的行列,才把危势搬平。虽然不像一开头,气势汹汹,要把所有混沌能量一口气给吞掉的模样,但也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连原本被逼停的几个魔法阵,又恢复了正常运转。出的丝线少了些,但是运行十分顺畅,再没有迟滞、晦涩的感觉。
假如细细观察,还会发现一个异常现象。就是这座梦境中的五层魔法塔不光是吞入那团混沌能量,缫成丝线,甚至构筑塔身的基础,也逐渐淡去消散,化为丝线的一部分,最终织造成球。
“你在想什么?”肥宅化身出现在某人身后,问道。
林回头看了一眼,而瘦小穿着中学制服的中二化身,则是站在另外一侧。“我正在想,这个是我所猜测的那个东西,可能性有多高。”
三个我一齐抬头望去。丝线颜色虽然有八种,但是那台无形的提花机,究竟是织出什么样的图案,或说按照什么样的顺序提花,没人看得出来。就只有成品的布疋不断被织出,然后盘成那颗某人猜测为‘神格’的球。
如果凝视着那颗球,它又像是要从无数种可能之中,凝聚出一组唯一的排列组合方式,并且将不断重复。一如林检查当初诅咒自己的疫病之神神力,以及之后因缘际会偷偷摸摸记录下来,神秘、命运、守护三神的神力。
“可是问题是,我们要以什么概念来凝聚神格?”
三我面面相觑。
“八卦!”肥宅化身握拳大叫,颇有一槌定音的架势。
“可是为什么你说的八卦,跟我想的八卦,有很大的机会不是同一个八卦。”原版的林狐疑地说道。
肥宅化身嘿嘿一笑,不回应这样的问题。而三个我都浮现了同样的念头,八卦之神,可扩充概念:偷窥、尾行、窃听、牵强附会、加油添醋,然后弄一堆狗仔来当英灵。
这样子可以保证成为六道三界中最神憎鬼嫌的存在,属于那种看到一次打一次,打死勿论的存在。估计过街老鼠都还比较受欢迎。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原版的林一哆嗦,颤栗地说:“想死,自杀就好了。何必找各种花式死法?”
“那你说,要凝聚什么神格?”肥宅反问道。但回答的却是中二化身,说:“也许再考虑那种东西之前,先考虑一个问题吧。”
三个都是自己,所以对这个问题,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只是没说出口而已。那就:是否有凝聚神格的必要性?
今天之前,从未做类似的准备。可以说眼前的景象,是被赶鸭子上架的结果。特别是什么样的概念可以代表自己,这可是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而很明显的,眼前已是不得不想,且没有时间多想的状况。
这种情形下,急就章找了个方向就跳下去,以后还能改吗?以第一个概念建立起神格之后,未来还有提升的空间吗?
因为自己没有准备,甚至自己也没有所谓的信念。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或者说不坚信的概念,能够在自己手上凝聚出多少力量来。
‘科学’封神这条路好像很有吸引力。但是自己敢说自己就是科学界中的第一人吗?在迷地如此自称,不过是矮个子里头挑将军。事实上自己回到地球那个环境,在那群真正顶尖的牛人面前,自己什么都不是。既然没有傲视群雄的自信,又如何以这个概念登顶呢。
可以想见,现在自己就算凝聚出神格了,也只会是最低等的弱小神力。
对于实际存在的诸神,林在来到迷地之后,当然也曾经研究过。最主要是了解诸神已公开的历史,以及明白谁可以得罪,谁不能得罪。然而结论是跟‘神’扯上关联的,能不得罪就不得罪是最好的。
但是弱小神力、中等神力、强大神力三者之间的分际,就如同有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没有哪个神是从弱小一路往上爬到强大的。也有可能是因为迷地新神体系的历史并不长,所以没有这样的例子。
而更重要的是,自己是否要被这样的力量所束缚?代表一个概念的神格,是这个概念体系中的极致没有错,又何尝不是牢笼,限制住了待在这个地位上的存在。
三个自己相视一眼,得出了一个结论:“宁为鸡首,不为牛后!”

z4me6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線上看-第六百六十九章 遊說-jno5g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阮先生寄望于印刷机的销售,可以带动铁矿的需求,让您手中的矿产资源活化,获取最大的利益。很可惜的是,属于生产面需求的印刷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大量生产标的。想要发挥出拥有一座矿藏的价值,得要找到属于消费面需求的商品。”
一直以来保持着绅士态度的阮文越,已被说服到露出些许沮丧的神色,甚至打算放弃了。然而某人结论似的一段话,却让他嗅到不一样的味道。便问:“既然阁下可以做如此区分,意思是您手中有其他合适的技术?”
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林才说道:“这么说吧。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现在印刷魔法卷轴遇到了困境,那么就要寻找解决的方法。已知问题是在于原料不足,但严格说起来,也并非是不足,而是在一个区域内的原料储备与生产的速度跟不上消耗的速度而已。之所以不从更远的地方调度所需的材料,是因为运输的成本无法无限制地加进卷轴的成品价格中,毕竟赔钱的事情没有人会去做。在这种情形下,阮先生会选择什么样的解决方案?”
突然被考较,不光阮文越在思考,就连一旁的法圣也在思考。但被问起的终究是那位商会的老绅士,所以他试探似地回答道:“寻找替代的魔法原料?”
“没错,这也是大多数人会想到的方法。可是事实上能够用于印刷魔法卷轴的材料,本就是精挑细选后的结果。要再找到其他替代品,哪里有那么容易。毕竟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要‘印’魔法卷轴,而不是用以前的方法抄写。──”
虽然只是普通在陈述事实,但在旁人耳中听起来像是骂人无知吧。所以林连忙解释着,
星辰战舰
冷情天下之情困余生 漓醉
“──当然,这不是要批评阮先生,而是没有亲自接触过印刷工作的人,就很容易忽略这样的盲区。假如您有注意圣城在制作魔法卷轴的材料消耗情形,应该可以发现,不够用的其实并不是在传统制作卷轴上,消耗量最大的材料。”
无视了刚刚那相当失礼的话,阮文越仔细回想在他手中,关于圣城的各种材料消耗情报。到他们家族这个层次的商会,都会有自己的渠道可以了解这些情报,即使不藉助论坛。
这些情报也许并不完整与仔细,但从大概的情形判断,确实如这位魔法师所说。主要用来制作魔法卷轴的魔兽皮与血墨并未有匮乏的状况,但是搞印刷的人都在哭嚎材料不足的事情。
阮文越问道:“既然原料方面的问题难以解决,那阁下是选择使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难题。”
“运输。既然更远处的材料运输成本太高,所需时间太长,那么就想办法降低这方面的成本,并缩短运输的时间。”林自信满满地说着。
阮文越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想起这个魔法师的过往传闻,他第一时间就问道:“难道阁下愿意与我合作制造飞空艇?”
林笑笑地摇头说:“不是飞空艇。那上面能够改用普通金属的部分不多,而且光是浮空装置,那玩意儿的成本怎么也不可能低,这可不符合阮先生原始的需求吧,也就是以您手中的矿产为依托。我想的是改善陆地上的运输方式。”
原本发亮的眼神黯淡了下来,阮文越想到符合这要求的运输方式,顿时显得兴趣缺缺。“阁下是想建造机关列车吗?”
在梦想季
“哦,阮先生也知道机关列车。想来也清楚这项运输工具的优缺点吧。”虽然和自己习惯的用词不同,但林一听也知道是什么,所以就顺着对方所用的名词说道。
阮文越点点头,大致说道:“虽然一次运送的货物可以非常多,但是路线固定,建造成本巨大,且建造时间漫长。缺点和优点一样明显。最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领主都乐意让一条轨道通过自己的领地,所以在维护轨道的工作上,除了防范魔兽、防范强盗、还是防各地领主。可以说一条机关轨道铺设,到处都是敌人。”
“阮先生对于机关列车相当清楚呀。”林吹捧道。
“在旧日矮人帝国的机关城,还留有城内的机关列车路线,那可比地精帝国的遗留物可靠多了。只要去机关城办事,大家都会尽可能利用列车来移动。不过那些轨道想要往城外铺设,不光是遇到的阻力很大,事实上内部相当多的关键技术,都已经失传了。”
说到这里,阮文越突然想到一个情报,这个魔法师身边有四个银须矮人。而昔日矮人帝国不正是以银须矮人一族为核心,所建立起来的嘛。不过机关列车呀,实在不是一项好的投资。
当然阮文越承认,这项工程要是办得成的话,除了积压的成本无法迅速回收外,但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过这可不是他小身子板撑得起来的,就算把整个家族拖下水都有点悬。
穿書男主修煉中 雙尾狐
至尊追美系统 狸猫
更不用说其他地区的掌管者,怎么可能考虑自己这个地位最低之人的建议。在家族中,自己的声音还是太小了。
某人当然不知道阮文越心中的小剧场,而是说道:“不介意我使用个展示画面的魔法吧。”
豪門遊戲:搶來的新郎
龙族4:奥丁之渊 江南
不待同意,林利用白板笔术勾勒出一个火车的概念图,说道:“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识过矮人机关城的机关列车,但不外乎是一个有动力的车头,牵引着后方可能是载人或载货的车厢。而之所以必须铺设轨道,原因不外乎车头自重,使轮子与路面无法承受其重量,所以必须造一条专属的道路,来配合车辆的行进。这样对吧。”
虽然展示出来的图像,并非阮文越所见的机关列车,但是一节节车体与轨道确实是其特征。加上曾摸索机关列车的原理,所以对于这位魔法师的说词,他是点头赞同。
“那么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移除掉限制车辆自由度的轨道。”说着,白板笔术所描绘的铁轨,随着林手指头一拨,朝外移开,随即消散。
“又因为车体太重,所以我们将其小型化、轻量化。”说着,两手一合拢,火车后的数节车厢一一消失,就连火车头也缩水了一大截。
陪我壹場青春宴 泉井月
“为了承载自重,并且维持抓地力,所以我们要改良轮子的形制,而非拿马车的轮子直接来用。”说着,一弹指,原本的轮子外形换成了较厚的轮胎。
来到圣城后的一大发现,就是橡胶。但是橡胶的用途很少,只被拿来做防水布,做成像雨衣或高级野外用帐篷,并未被大规模使用。
林当然是毫不客气地大量采购,用来改进引擎的密封,以及制作轮胎。但是钢圈和无内胎轮胎暂时还没研发成功。现阶段是使用充气内胎与外胎的组合方式,来制作轮胎。倒是轮框钢圈的形制已经接近林所知的现代汽车了。
对于将机关列车小型化之后,能带来什么变化,看着某人表演的人们一时间还无法理解。甚至舍弃了运输量这项优势,让阮文越的眉头微微皱着。所以林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说明,而是继续说道:
田园佳婿 晗路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解放了车选择路线的自由,倒也不是说就可以上天下海,无处不可去了。但基本上只要是马车可以通行的地方,小型化的车也就可以通行,而不需要特别铺设轨道。不需要轨道,这也代表了车辆可以按照需求,改变其外形与结构。”
说着,林将白板笔术所展示出来的车辆,变为地球二十世纪初古董式的敞篷车外形。“要载人,且人数不多的话,我们只需要在车头后增加几个座位。假如要载很多人的话,──”
一弹指,古董车的线条变为大巴士的模样,“──我们可以加大车厢,增加座位数。假如我们不载人,只载货的话,──”
再弹指,大巴士又变回原本的车头,并在后面加了一个车斗。“我们可以在车辆的后头增加一个类似马车的车厢,需要载更多的货,当然就是把后车斗加大加长。”
花叢混混王 日上三竿
再一拍手,将自己所展示出来的几种车辆形式,同时展现出来。林说道:“车辆小型化、多样化的好处在于,需要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选择购买的车型。载人多或载货多的车辆,需要比较大的空间,也需要比较强的马力,所以这样的车辆售价当然会比较贵。但假如需求量并没有那么大,就可以选择更小型的车辆。”
看眼前之人还是一脸懵懂的模样,林只得继续解释道:“在以往,我们投资大量的金钱建造机关列车,贩卖的是运输的服务。可是我们将车小型化、多样化后,制作成本当然会大幅下降,我们就可以改以卖车辆为主。顾客能按照自己的需要,来选购某一型的车辆。也许同样有研发成本要摊平,但卖一辆,赚一辆是最基本的要求。”
众人依旧茫然,眼神毫无神采。林怀疑起是不是自己口齿不清,还是迷地之人对于机械产物真的那么不屑一顾?只好加把劲说道:“也许你们会想同样的功用,我用马车就好,为什么要换成这种车辆呢。但是你可以用比照料马匹还要低廉的成本,在更短的时间内,走更长的距离。阮先生,你们商会主要经营的商品是粮食,你能够想象在运输的过程中,只需要一半不到的人力,在相同的时间中就可以将粮食运到更远的地方去,这代表的是什么吗。”

dnqge人氣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 起點-第六百六十八章 生意讀書-2li4d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像嘉隆商会、阮氏家族这些传有一两百年历史的老牌家族,总在不经意间展现其实力。他们拿出了很多运用迷地少见植物,烹煮而成的料理。滋味当然是相当好的,但比起魔法师们表现的惊艳,对某人而言,更多是一种怀念。
豪門棄婦
不相信宿命 ying薇櫻
除了材料与料理的口味都使人怀念外,当初在黄金水道上接受恩格斯男爵夫妻招待时,所指点的菜色也都成为桌上佳肴。当然,少不了温热的米酒,这项从没在其他地方喝过的酒类。
总裁的绯闻妻 九月如歌
席间除了温酒,也还有迷地贵族宴席上最常出现的红酒与精灵果酒。虽然认不出来酒的好坏,但从其他魔法师们口中得知,应该是很高级的酒款。不过最受欢迎的还是温米酒,不仅仅因为现在是冬天,米酒的口味也相当配合上桌料理的味道。
看到这些熟悉的酒菜,阮文越也才在餐桌上顺口说道,恩格斯男爵的妻子,阮氏惠是他的长女。并且从他的女儿处听到很多关于自己的评价,仰慕已久云云。
顺着桌上这些相较于迷地来说,属于特色料理的菜肴,阮文越与他的子侄辈也像是示威似的,透露了他们家族商会的事业版图。总的来说,就是直接或间接控制了相当多的农地,而以出产的粮食为基础,成为了遍布迷地大陆东半部,由南到北,首屈一指的大商会。
他们还种植许多具有特色,且其他地方看不到的农作物。数之不尽的香料种类,是他们打入各地高层人士的关键;大量的粗粮与精粮令他们掌握到不少国家的命脉。
而这个家族又不是那种封闭式,只知屯粮与藏钱的保守性格。他们相当积极地将手中的筹码转化为影响力与实力,扩张家族事业。在这样的方针下,阮氏家族非常重视开枝散叶这件事情。
然后巴拉巴拉,一堆废话。不过某人听得出来的潜台词是,自己身上有利可图,所以他们才会找上门来。
不过在晚餐时间的闲谈中,没有提到什么戏肉。反倒是约定好,固定提供一些大米、少见香料和米酒给某个嘴馋的穿越众。对阮文越这位一地掌管来说,就像是答应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眉头都不皱一下。
这对没承诺半点事情,就先占了些便宜的某人来说,反而是让他提高了一点戒心。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又有一句话叫:狼狈为奸。对方有渴望得到的东西,自己就有出价的资格。所以这不见得是坏事,只是对于自己的言语,就需要谨慎许多。
总之餐桌上,就是天南地北的闲聊。特别有几个谈话的高手在,他们会适时地接话、吹捧,不会让气氛变得沉闷且尴尬,哪怕把天聊死是某人天生的本事。
尤其宴席中有几个亮点,少女们当然不忘抛媚眼给自己看得上的男子。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基本上少女们看上的都是差不多年纪的俊俏帅哥,某人就像是绝缘体一样,被忽视或略过了。
当然,自己的年纪和那些花样年华的少女不搭。好歹也是大叔等级的人物了,跟那群年轻小伙子没得比。一场初次见面的宴会,某人也不指望着对方包吃还包睡的。
对参与宴会的少女而言,要选择托付下半生的对象,有着法圣或大魔法师当靠山,年纪轻轻就能挂上金穗线的男人,总好过一个恶名昭彰的‘勇者’吧。巫妖姘头的恶名,在这群年轻人耳中,比其他什么都还要响亮。
所以当晚餐结束,互有好感的年轻人们,就移步到其他地方去谈心了。其实这也是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与阮文越双方,带上年轻人参加这场宴会的理由。
除了增加人数壮声势外,当然也是让年轻人有机会联络感情,看能不能更进一步。只要能成,对双方的势力与实力来说都是好事。
至于几个老家伙,包含林在内,当然是来到一处小沙龙。除了一名执事在旁服侍之外,连护卫也不曾带半个。
看这阵仗,是准备要上今天的主题了。某人可是等好久了。
因为是谈要事,所以没有再继续上酒,何况刚刚在晚餐的时候也喝得够多了。那位留着八字胡的老执事,戴着白手套,动作利落地冲煮了一壶咖啡,分到几位主宾面前。
啜饮一口,阮文越说道:“听说咖啡的喝法,是由崔普伍德阁下所发现的。我原本还以为我们家族掌握了最多种的农作物,没想到就如阁下之前所说,世间万物是学不尽,识不全的。”
林笑了笑,说:“这都是巧合。我也是凑巧看到有动物在吃了咖啡果实后,变得特别兴奋,所以才有接下来的发现。”这就是套用地球咖啡发现故事的屁话。
不过大伙儿也没在意话中的真伪。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开口说道:“现在圣城内,印刷魔法卷轴的势头大好。然而主导权在卡班拜大魔法师手中,阁下不过是占了制造机器之利,而且还只有一小部分。不知可有什么想法没有?”
原来戏肉在此呀。林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反问道:“我能有什么想法?”
熟稔地拍了拍阮文越的肩,自来熟的巴巴克继续说道:“我这个朋友呀,他所负责的地区主要是矿产,而不是农事。你有没有想过加大生产印刷机的数量,然后靠着他们商会所开发的商路,卖到各地去。”
虽然对于那位法圣阁下的亲昵表现,阮文越没有露出一丝不悦,甚至还有一些互动。但却不像是熟识的老朋友那般,可以互相打闹或取笑的模样。这是真熟,还是假熟?还是说只是惧于法圣的实力,所以委曲求全?
按照林的观察,假如嘉隆商会,也就是阮氏家族这一回来的人里头,没有像自己一样以不同的力量根源为基础,简称为扮猪吃老虎的人,那么他们整体的实力也就处在中流的水平,没有什么使人惊才绝艳的年轻人。
只是某人没有想到的是,按照迷地通常的标准,阮文越所带来的年轻人们已经算得上是优秀的了。即使是在一个大家族中的分支,这群人也将会是新生代培养的重点。只是男的拿那位十四王子做标准,女的拿巫妖做标准,看谁谁都像是渣渣。
不论眼前的两位是做戏,还是真帮腔,林也听明白了他们的想法。而这门生意,念头不过在他脑子里转了两转,就马上打枪了。他摇了摇头,也不立刻回绝,而是说道:“法圣阁下,阮先生。嗯,可以这样称呼您吗?”
看对面那位老绅士点头同意后,林才开口说道:“阮先生,我相信您会提议与我合作制造机器,而不是印刷魔法卷轴,是想要发挥您所掌管,以矿产为主的地区优势。没错吧。”
阮文越不假思索便回道:“没错。我所掌握的矿山以普通铁矿为主,只有少量的魔法金属。以地区来说,也算是产量丰富的了。只是家族主要经营的路线还是在粮食上,所以我一直以来并没有得到太多的资源,也无太大的建树。再加上一直以来家族的方针所限,以及迷地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大战,所以我也无法以制造武器盔甲为主要方向。”
仙剑侠录
命锁修神
阮文越所提到的家族方针,是因为阮氏在祖上曾经建国而又亡国。所以留存下来的家族成员对于这方面的事情相当敏感,生怕又刺激到其他国家的敏感神经,再度群起而攻之。但其实也还有一批人认为家族应该迎难而上,重现全盛时期的荣光。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失忆总裁萌萌妻 长高高
没有表明自己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阮文越只说道:“这一回想和阁下合作,就是听闻印刷机的主体其实都是用普通金属所打造,只有少部分才需要用上魔法材料。由阁下提供技术,我提供材料以及销售的商路。相信这个合作,将会为我们双方带来极大的收益。”
豪門惡少的不良妻 若之
对方这也算是掀开底牌了。照道理,接下来就是扯皮的时间,分食利益的大饼。不过林可没有打算按照对方的安排走,而是说道:“阮先生,先不要问我同不同意的问题。我先说说看我这段时间里头,在圣城所看到关于印刷魔法卷轴产业的情形,也许您会有不一样的想法。”
林所说的,当然就是印刷机的顾客层次定位,以及圣城大量兴起印制魔法卷轴的热潮后,马上遇到原料不足的问题。
这些话,听在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的耳中,没有什么意思。
要是说印刷魔法卷轴的过程中,有什么困难,打算怎么克服。不管问题有解无解,对魔法师的经验累积来说,都是意义非凡,他当然都会认真听,甚至给出自己的建议。但说些市场、定位什么的,巴巴克虽不至于听不懂,但也觉得无趣。
但是阮文越不是魔法师,不是战士,哪怕祖上有人做过国王,他骨子里,从小到大所学的,就是如何做一个商人。
也许在一开始,眼前这位魔法师说了很多他听不懂的名词。但只要略为解释,他很快就能和自己的经验结合起来,不光理解这些特别的名词,还能判断出这个魔法师所说是否合理。
虽然说自己倒是可以不管不顾的,拼了命地卖印刷机,不理会一个地区制作魔法卷轴的原料是否充足。但没有谁是傻子,当一门生意不赚钱之后,这门生意的销量就会直落,甚至在一个地区归零。
这么做,当然有损自己的商誉。且还要继续赚这笔钱的话,就只能把机器运到更远的地方去卖。
简单地说,这不是一门可以长久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