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kt火熱連載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愛下-第552章 認錯人的藍鬍子分享-ep55q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漆黑的夜空之上,闪烁着点点星光。
害羞的新月,在群星的拱卫之下,缓缓地逃离了乌云的后背,正式的走上了前台。
淡淡的月光,就此洒落人间大地。
一道雷光,从夜空中划过,伴随着人的尖叫声,还有公牛奔跑的吼叫声……
而在雷光之后,同样有一道白光,不紧不慢的跟在雷光的身后。
这正是征服王跟苏白两人。
一个驾驶着神威车轮,带着韦伯在空中狂奔。
高速奔跑的宝具,令韦伯这个玛斯塔有点晕车,也有可能是恐高……
苏白慢悠悠的跟在神威车轮的后面,一步一个脚印,在天空上漫步。
与前面狼狈惨嚎的韦伯比起来,显得特别的潇洒。
当雷光到了尽头,最后落在了地面上。
苏白也跟着降落了。
这是一片开阔的空地,距离冬木市有着一段距离,但也算是冬木市的范围之内。
“呀,你这是一上来就准备放大招吗?”
苏白瞅了一眼站在神威车轮上的征服王,不由笑着开口问道。
“面对你这样不知道深浅的敌人,要是不用上全力,很容易输的,我可不想输呀。”
征服王直言道。
“说的有道理,那么就开始吧。”
苏白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转而变得无比严肃了起来。
……
长夜漫漫。
一条没有路灯的公路上,此时只有一辆车,在疯狂的加速,一路速度快的吓人。
这开车的正是爱丽丝菲尔。
而呆毛王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此时呆毛王脸上露出了被玩坏了的表情。
早知道爱丽丝菲尔开车是如此的狂野,她就不该让爱丽丝菲尔来开车了。
千错万错,都错在了相信爱丽丝菲尔的开车技术上。
这确实是一个老司姬。
三国之云动干坤 风扫落叶
但也太狂野了吧?
也就是路上没有人,才能让老司姬东奔西跑,否则早就出车祸了。
“爱丽丝菲尔,你开慢点。”
呆毛王忍无可忍,为了爱丽丝菲尔的安全起见,最后开口提醒道。
“哎呀,Saber,不用为我担心,我车技娴熟,这点小速度,我没有放在眼里!”
爱丽丝菲尔目不转睛的看向前方,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方向盘,左转右转,操控着车辆一路狂奔。
“爱丽丝菲尔,你开的太快了,还是慢点的好,反正都这么晚了,我们也不必着急赶回去。”
呆毛王再次开口劝说道。
“Saber,不要这么胆小呀,我是不会翻车的!”
爱丽丝菲尔嘟囔道。
“这不是胆小不胆小的问题,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呆毛王哭笑不得的说道。
“没事的,Saber,真要是翻车了,你会救我的,何况我也是魔术师呀,自己给自己治疗,还是能做到的。”
爱丽丝菲尔说道。
“好吧,你高兴就好。”
呆毛王实在是劝不住爱丽丝菲尔了,只好无奈的说道。
现在爱丽丝菲尔在兴头上,就让她开吧,反正就算是真的翻车了,她都能给救回来的。
何况看爱丽丝菲尔这个熟练程度,也不可能翻车的。
除非发生什么意外。
但想来也不会有意外发生。
都这么晚了,路上没有一个人。
爱丽丝菲尔开的这么快,也不用担心撞到人。
只要路上没人,她开的多么快,都没有问题的。
等等……
前面路上怎么冒出来一个人?
呆毛王眼尖的看到了站在公路中央的人,马上对爱丽丝菲尔说道:“快点刹车!”
“前面有个人,爱丽丝菲尔,快点刹车!”
一连说了两遍。
爱丽丝菲尔也听到了这话,都没有去验证呆毛王说的话,一下子将刹车踩到了底。
刺啦刺啦~~~~
轮胎跟公路的摩擦,发出了难听的声音,甚至还有焦糊味……
一直在狂奔的车,速度不停的减慢,最后在站在公路的怪人面前停了下来。
自始至终,站在公路中央的怪人都没有动过,似乎都不担心会被车给撞倒。
也不知道是他自信开车的人会减速,还是有什么不怕被撞的底气。
“爱丽丝菲尔,你在车上待着,我下车去看看!”
呆毛王神情严肃的对爱丽丝菲尔说完,然后拉开车门下车,跑到了车子的前面,警惕的看向站在车前的怪人。
“Saber!”
爱丽丝菲尔没有那么听呆毛王的话,而是跟着下了车,就站在呆毛王不远处。
一看到爱丽丝菲尔下了车,呆毛王也没说什么,只是往爱丽丝菲尔方向走了走,似乎是打算保护爱丽丝菲尔。
“Saber,这是怎么了?”
爱丽丝菲尔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
呆毛王摇了摇头,然后对她说道:“你不该下来的。”
“Saber,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我待在车上比较安全,但我觉得待在你身边比较安全。”
爱丽丝菲尔说道。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呆毛王语气坚定地说道。
“我一直都很相信Saber的!”
爱丽丝菲尔笑着说道:“只要是Saber说的话,我都会相信的,Saber说要保护我,就一定会保护好我的!”
“爱丽丝菲尔……”
呆毛王神情复杂的看向爱丽丝菲尔,半晌都没有说话,但她是没有说话的意思,而站在公路中央的怪人,现在却开口说话了。
这个怪人就是蓝胡子了。
在看到呆毛王的样子后,就觉得自己心心念念的圣女殿下降临了。
英雄聯盟之皇
本来脑子就不怎么正常,现在更加的疯狂了。
蓝胡子只觉得呆毛王就是圣女殿下,一门心思想着要把呆毛王接回去……
此时来到了马路中央,也只是为了见呆毛王一面,跟她说说话罢了。
“圣女殿下,您最忠实的臣子,终于又一次的见到您了!”
絕世小神醫
蓝胡子非常有礼貌的看着呆毛王说道。
这个表现,让呆毛王跟爱丽丝菲尔都愣住了,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
“Saber,你认识他吗?”
爱丽丝菲尔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我并不认识他。”
呆毛王摇了摇头,回答了爱丽丝菲尔一句,然后警惕的看向蓝胡子问道:“你是谁?”
“哦,圣女殿下,您居然把我给忘了,这……真是太让我伤心了!”
蓝胡子又开始抱怨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
呆毛王一下子换上了铠甲,无形的大宝剑也被她拿了出来,此时指向了蓝胡子。
仿佛蓝胡子回答不好,马上就给他一咖喱棒。
“圣女殿下,您真的记不起我了吗?”
蓝胡子不死心的问道。
“真是抱歉,我并不认识你,现在请你让开,否则我要对你不客气了!”
呆毛王说道。
“神啊,您为何如此无情,将圣女殿下送来了,却剥夺了她的记忆……”
蓝胡子没有搭理呆毛王,此时已经陷入了他自己的世界,一个劲的抱怨了起来。
“……”
呆毛王相当的无语,只觉得头痛。
遇到了疯子该怎么办是好?
“Saber,有些麻烦了。”
爱丽丝菲尔瞅了一眼发狂的蓝胡子,又看了一眼呆毛王,最后开口说道。
“确实麻烦了。”
呆毛王点了点头,然后对爱丽丝菲尔说道:“你先退到一边去,我估计要战斗了。”
“好的。”
爱丽丝菲尔没有给呆毛王添乱的意思,果断的退后,一直到了一个她以为的安全距离为止。
等到爱丽丝菲尔退走了之后,呆毛王也能放手一战了,看向蓝胡子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你现在让开,我们还能和平相处,否则就吃我一咖喱棒吧!”
“没关系的,圣女殿下,您现在认不出我来,不要紧,我会让您恢复记忆的……”
蓝胡子说完,又向呆毛王行了一个礼,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实锤了,他也是英灵!
“Saber,他就这么走了?”
爱丽丝菲尔又跑了过来,疑惑的盯着蓝胡子离开的那个地方看。
这个冬天会很冷 韶兮
“是走了,真是没想到,在圣杯战争里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从者……”
呆毛王收回了铠甲,又恢复了最初的样子,不由摇头感叹道。
“圣杯战争里,什么样的从者都有,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从者出现,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他好像把Saber你当成别人了。”
爱丽丝菲尔说道。
“也许吧。”
呆毛王对此不置可否。
她就是她,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才不是别人呢。
这个脑子有病的从者,居然把她当成了别人,真是太过分了,下次见面了,一定要给他一咖喱棒!
“呦呵,两位美女,大晚上的不回家,在公路上傻站着做什么?”
苏白的声音突然传来,差点让呆毛王又披上铠甲。
当呆毛王看到苏白之后,警惕的问道:“你不是跟Rider离开了吗?”
言外之意。
你跟Rider谁打赢了?
“是离开了,我们进行了友好的交流,便分开了,正好发现你们这里有点意思,我就过来瞧瞧呀。”
苏白笑着说道。
“你什么意思?”
呆毛王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没什么意思,只是过来看看,顺便帮你们解答心中的疑惑。”
苏白说道。
“你知道我们心里有什么疑惑吗?”
邪惡劫婚:冷傲權少馴服嬌蠻妻 簡小喬
爱丽丝菲尔好奇地问道。
“我当然知道了,你们现在无非是好奇刚才过来拦路的那个家伙的身份,我说的对不对?”
苏白看了爱丽丝菲尔一眼问道。
“虽然我们确实挺好奇的,但我们更好奇你的身份,你就不告诉一下我们你的身份吗?”
爱丽丝斯菲尔也笑着问道。
“这位年纪不大的人造人小姐,你想的太美好了,我能告诉你们那个怪人的身份就不错了。”
苏白说道。
“你能看出我是人造人呀。”
爱丽丝菲尔惊讶的说道。
“嗯,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是一个出场了八九年的人造人,年纪确实不太大。”
苏白说道。
“不要在这里说废话了,你不是要告诉我们那个怪人的身份吗?”
呆毛王没好气的看着苏白说道。
“好吧,你可真够急的,我难道还会不告诉你吗?”
苏白笑了笑,然后对呆毛王说道:“那个怪人啊,是本次圣杯战争里的Caster哦,他将你当成了他曾经效忠过的一个女士,因为你们长得一模一样,有着相同的脸,不过身材嘛,还是那位女士的更好。”
说这话的时候,苏白的眼神落在了呆毛王的飞机场上。
呆毛王怒不可遏的瞪了苏白一眼,没好气地质问道:“你这个家伙在往哪里看?”
甜妻似蜜,首席慢慢愛 陌濯蝶
“呃,抱歉,我走神了。”
苏白甩出来一个借口。
“哼!”
呆毛王可不相信这个借口,但也不能跟苏白翻脸了,只能冷哼一声。
夏目友人帳之臆想錄上
“那个Caster的身份是谁?”
爱丽丝菲尔开口问道。
“哦,他是曾经的法国元帅,吉尔·德·雷,追随圣女贞德,一同对抗不列颠人的入侵……”
苏白说到了这里,看向呆毛王的目光都变得诡异了起来:“实在是没想到哈,他居然会把你给当成了贞德,真是有趣!”
“哪里有趣了?”
呆毛王黑着脸问道。
“好了,该告诉你的,我已经告诉你了,顺便再提醒你一句哦,那个家伙的脑子有问题,他认准了你是贞德,所以为了将你给抢回去,他可能对你采取某些极端的手法,希望你能撑得住。”
苏白淡淡地说道。
“什么极端的手法?”
呆毛王问道。
“你们回去查资料吧。”
————
苏白笑着说道:“好了,我就说到这里,先跟你们说拜拜了,我们过几天再见吧。”
“等等!”
呆毛王突然喊道。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苏白问道。
“你到底是谁?”
呆毛王问道。
“你问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何也不归 四夏木偶
苏白笑着说道。
“不说就算了。”
呆毛王也没有觉得会问出来。
刻意隐瞒的人,除非是逼问,否则是不会说的。
“好了,我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见面了,等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苏白说完这话,就从呆毛王的面前消失不见了。
而在苏白走后,呆毛王跟爱丽丝菲尔两人也没有在外面多待,主要是天气比较冷。
上车之后,爱丽丝菲尔比较认真的开车,没有飙车的倾向了,一路上安稳的抵达了爱因兹贝伦的古堡。
圣杯战争的第一个夜晚,也就此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