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zpj精彩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 線上看-第500章 懷璧其罪-s5jgx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第二天清晨,我和陈玄一便把自己整着了一番,然后在张松的带领下,进入了渝城北郊的一栋幽静别墅。
步入别墅前院的鱼池,我见到了正手拿饵料、缓慢投喂锦鲤的崂山掌教真人。
那天晚上的光线太暗,再加上局面复杂,我们并未来得及,近距离观瞻这位掌教真人的风采,直到此时拉近了距离,方才得见尊荣。
这位雄踞东省,指掌崂山话语权超过三十年的“秦真人”,是个身材矮小,十分随和的清瘦老头。
除了一脸的花白胡须,看起来有些邋遢古怪之外,别的,倒是和普通老人没什么不同。
当我和陈玄一前往拜会的时候,他刚把手中的饵料投喂完毕,然后拍拍手,笑呵呵地转过头来看我们,伸手朝旁边的竹凳一指,示意我和陈玄一落座。
我们依照吩咐,十分恭敬地端坐在竹凳上,正要开口道谢,秦真人已经摆手道,“到了这里,你们不用拘礼,我和林东霆神交已久,却一直无缘相见,今天能够一睹他孙子的容颜,也算了结了平生一大憾事。”
我忙道,“秦真人也听说过我爷爷?”
他嘿嘿一笑,说自然是有所耳闻,不过老夫年一直在北方活动,而你家老爷子却始终在西南这一带行走,所以虽然闻名已久,但却一直找不到讨教的机会,如今林东霆进了宗教总局供职,俗务缠身,怕是更没有机会与老夫见面了。
说着话,他又把目光转向陈玄一,淡笑道,“不过我与沧海真人,倒是偶有走动,上次帝都一别,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后来又听说你们青城山遭逢大劫,你师父被魔教奸佞下毒所伤,不知道身体复原了没有?”
陈玄一赶紧恭敬道,“多谢前辈挂念,家师的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只是日前,他被千日散毒伤经脉,导致修为大损,只怕这辈子都难以重回巅峰了。”
“唉……朴镇山这老鬼,行事何以如此歹毒?”
武道 丹 尊
听完这话,秦真人漠然良久,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师父沧海真人,当年也算人中翘楚,只可惜遇人不淑,若是当年,他没有和朴镇山的孤女发生那段荒唐事……呵呵,罢了,此事早就过去了,老夫不是个喜欢在背后嚼舌的人,你回归山门之后,代老夫向他问好吧。”
“是!”陈玄一躬身领命,顿首再拜。
如此闲聊了一会儿,秦真人便将目光定格在我背上的黑魔刀上,眼中闪过一道光,忽然咦了一声,指了指黝黑的刀鞘,说这东西,莫不是黑魔刀?
我急忙点头,说是!
秦真人呵呵一笑,对我说,“有劳小友,能不能将它借给老夫瞻仰一番?”
我立刻解开了刀鞘,可在即将递出去的时候,却稍稍迟疑了一下,小声说,“不瞒前辈,这刀身之上,被我家老爷子种下了禁制,除非是拥有林家血脉之人,其他人是无法触碰到的。”
重生之霸道的温柔
“无妨,你给我就是了。”
秦真人呵呵一笑,仍旧伸手来取,我见状也只好将黑魔刀递交出去。
果然,秦真人的手指刚刚触及到刀柄,这黑魔刀中,立刻腾升起了一股凶煞气息,刀身“嗡嗡”颤动,宛如一头发怒的狂龙,试图拜托秦真人的控制。
“别闹,乖……”
秦真人不以为意,伸出几根手指,在刀脊上轻轻一抚,并指按了下去。
刹那间,那抖动的刀身徒然一震,顿时仿佛一头被驯化之后的雄狮一般,十分乖巧地躺在他手心当中。
“真人……”我看得一呆,秦真人则抬头一笑,对我摆手说,“别担心,老夫只想借来看一看,不会伤及到它的。”
说着,秦真人将手掌抚摸在刀柄之上,轻轻一抽,那黝黑的刀身立刻翻转而来,在他手中释放出黑色的光泽,闪烁不休。
秦真人则一边把手按在刀背上,一边幽幽叹气,“唉,这黑魔刀在江湖上失踪已久,老夫也只是闻名,始终未得一见,想不到,却是被林狂屠给收去了。”
我急忙问道,“真人知道这把刀的来历?”
“自然!”秦真人将黑魔刀重新归于刀鞘,双手奉还给我,又指了指刀鞘说,“这把魔刀的上一任主人,绰号‘追风魔斩’,明国时期崛起于江湖,制造了无数腥风血雨,不知道多少江湖名宿死在了这把魔刀之下。”
“再后来,据说青州虎彭七爷,曾经与你爷爷携手,联名对他发出挑战,那一战的具体经过无人知晓,老夫只知道从此以后,‘追风魔斩’便绝迹江湖,现在看来,那恶枭最终还是死在了你爷爷手上。”
我沉默不语,耳边听着爷爷的往事,内心却是一片神往。看来当年那一战,我爷爷必定胜得十分艰难,否则也不会将这把黑魔刀一直珍藏到今天,在经过岳涛转赠与我。
秦真人又笑笑说,“如今你得到了黑魔刀的传承,又在江湖闯下了偌大名头,本该是件天大的喜事,不过老夫还有有句两眼要忠告给你听。”
我点头,“前辈请讲!”
“要小心朴镇山,据老夫所知,这几十年来,朴镇山也一直在寻找这把黑魔刀的下落,如今它出现在你手上,恐怕朴镇山这老家伙,早晚也会闻风而来。”
啊?
我错愕不已,急忙从竹凳上站起来说道,“狂刀正在找它?”
“是的!”
秦真人语气幽幽道,“追风魔斩,是狂刀的授业恩师,假如那老怪物当年不是死在你爷爷手上,这把黑魔刀本该流传下来,交给狂刀继承才对,怎料世事无常,它现在却成为了你的佩刀,按照朴镇山那老头的个性,绝对不会对此置之不理的。”
听完,我整个人都啥愣住了,回头看看陈玄一,发现他的表情比我还要夸张,整个脸几乎都已经吓绿。
狂刀朴镇山,带给我和陈玄一的阴影总和,绝对超过了三室一厅。
那家伙是妖刀姬云飞的师父,又与风魔齐名,同样位列魔教十大尊老。
更可怕的,是属于狂刀的巅峰还没有过去,他的能力,远不是一个风烛残年的风魔可比。
麻蛋,我家老爷子到底是几个意思?明知道朴镇山也在寻找黑魔刀,为什么还要把它给我,就不怕哪天这老魔接到消息,顺手把我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