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n2xi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250章 中飽私囊相伴-n493e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朱翠阁内,倪高飞已经喝了五六杯茶水,跑了两次茅房,终于看见明艳带着人走了过来。
并且呈上了一个药包。
“老爷,奴婢细细检查过了,这药就是发霉的!”
下人跪在地上,连连求饶:“老爷饶命饶命啊!奴才是在路上遇见了一个老者,是他,他掉包的!奴才可是花了账房的所有钱,绝对没有克扣啊!”
他用力磕头,求饶。
“掉包?本夫人看着那药方怎么每一样都是治疗本夫人哮喘的药呢?”
“对啊,所以这才是掉包!不是拿错!是掉包!”他着急的辩解,害怕的身子发着抖。
苗媛扶着磕头,有些疲累:“老爷你审吧。”
倪高飞表情严肃,提示道:“好,你说你是遇见了一个老者,是他掉包的,现在本相便令人去药铺,查一查你买药的记录到底是什么价位!”
“多谢相爷,多谢相爷。”
“老爷,为了公平起见,还是让田姨娘院子的人,前去查吧,免得说我院子的人与药铺人合作。”
倪高飞神色严肃,并未反驳。
等田悠院子的下人回来后,被带到朱翠阁内,他朝着地上跪下。
倪高飞质问道:“你去药铺查到了账目没有。”
“小人说明了府上情况所以药铺的人很配合,查了账目,说是这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下人,惋惜的叹息一声:“买的都是次等货,药铺的人还觉得奇怪,明明都是大夫人的配方,从前买的都是高端货,为何今天两次购买次货……”
下人立即反驳:“撒谎,你撒谎,奴才将所有银子都花光了!怎么可能是次货,当是奴才亲眼看着他记账,写了白银入账两百两!”
“老爷,奴才去看时,分明写的是入账白银二十两!”
苗媛扶着额头,一脸气恼:“你们这帮奴才!拿了相府的银钱,却办出这等过分的事来!”
“咳咳……你这个奴才,中饱私囊,二百两当做二十两银来报,很好,你刚从药铺回来,剩余的银钱可还在你的身上?”
“奴才没有做过中饱私囊的事情啊!一切都是陷害冤枉啊!”
苗媛使了一个眼色,明艳上前,伸手在他的怀中一阵摸索,之后一张银票出现在她的手中。
“老爷。”
她将银票呈上,是一张五十两面额的银票,还有一张三十两面额。
加上花去的二十两,加在一起不过只有一百两。
“还有一百两呢?”倪高飞质问出声,对不老实的下人,已经没有任何耐心了。
下人早就吓的魂飞魄散,怎么会?
他的钱明明都花完了,又是那个老头!
“老爷,冤枉,老爷奴才没有,奴才不敢!”
“今日初一,相府去钱庄兑换银钱的日子,银票大多数皆是有号码顺序,所以老爷,不妨去药铺,找店家寻来这小厮曾划过的一百两银票,查看下号码,之后与府中指出顺序做对比!”
“现在不过刚午时,相府不该有其他人支取银钱上百两,所以药铺所收的银票号码假如尾号是六十,另外一张银票不是五十九,就是六十一!”
“想查找出,另外一张银票哪里去了,就在府上找找,看看是否存在五十九,或是六十一!”
苗媛说的好似有理有据,但倪高飞却是疑惑重重:“你这是何意,为何觉得五十九或是六十一定然在府上?”
“妾身不是肯定是猜测,府中下人多有谄媚之人,得了好处是不会忘记塞好处讨好的!另外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在谁的身上,谁就是中饱私囊的同谋!”
下人跪在地上已经被苗媛说的糊涂,但他很清楚,苗媛定然是在冤枉他!
“老爷,奴才没有,奴才什么都没有做,一定是药铺的人被收买了!”
“药铺被收买,你药也是被人掉包的!你怀里的银票哪里来的?也是别人塞的吗?”
倪高飞气恼的瞪着下人,下人却是用力点头:“老爷英明,一切正是如此啊!”
倪高飞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对外面候着的下人命令道:“来人啊!将此人拖下去,重重的打,我看他还有什么胆子在这里胡言乱语!”
“老爷,那银票的事?”苗媛毫无瑕疵的脸上,因为用力咳嗽,脸颊微微泛着不健康的潮红,却犹若施了胭脂一般,含着桃花分外好看。
“不用那么麻烦,去账房查看银票数字就成,相差不过两位数!”
苗媛开口:“明艳,将管家叫来。”
“是!”
明艳很快将管家带来,倪高飞吩咐:“你每日都会对照账房银钱,这存放现银柜子的钥匙除了你还有谁有?”
“回老爷,除了老奴还有田姨娘!”
“好,去将所有银票取过来!”
管家疑惑,但不敢多问,下去办了。
没多久,银票全都拿了过来,里面面额不一,但一样面额的银票皆工整的捆绑在一起。
“今日这个小厮在你这里支走多少银钱?”倪高飞漫不经心般的询问。
“两张一百两的银票!”
倪高飞垂眸看了一眼一沓百两银票,最上面银票尾号数字是四十三,他往下翻了翻,确实是一致。
倪高飞有些疑惑的问:“为何每逢初一都会去钱庄兑换这种按照序号排列的银票?”
“当初相府没有这种习惯,但小姐说了,新银票,有讯号,方便记载入账,若是出现偷盗,直接一查序号,就知道是不是赃款!”
“所以这个习惯,已经不止执行一个月了?”
“是!”
“那好,你带人去田姨娘房间上上下下搜查,查银票一百两!搜到了拿过来!记住,包裹她的身上!”
倪高飞的命令让,管家那是一个意外,他有些不明白的看见倪高飞,但最终还是照办了。
管家先带人去的田悠院落,上下搜查,之后才去了账房找田悠。
田悠看见管家带人进来,她揉了揉太阳穴:“我没有叫你,你来做什么?”
“田姨娘得罪了!”
田悠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有下人冲了过来,开始在她的身上搜查。
田悠被这阵仗有些吓到了。
“你干什么!”
管家无奈叹息一声:“田姨娘,老奴这样做,也是迫于无奈,是府上招了贼!”
“招贼你让人搜我身做什么!”
田悠怒不可歇,恨不得一巴掌拍在管家的脸上。
管家无奈叹息一声:“老奴是奉老爷的命令做的事情啊!”
丫鬟搜查过后,对管家摇了摇头,田悠身上没有银票,管家对田悠有些歉疚的说了一句:“田姨娘多说得罪,若想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请田姨娘,自己去大夫人房间!”
之后管家带着人一并离开了。
田悠脸色沉了下来,这群下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胆敢搜查她的身!
她心里疑惑,甚至有些不安,快步跟上了管家。
到了房间后,管家将在田悠房间搜查到了所有一百两银票都呈上。
倪高飞闭了闭眼睛,“查查有没有尾号四十二或者四十一的!”
管家明白,开始一张张的翻阅。
一百面额的银票不过十几张,翻看了一下,他的手顿住了。
外面走进来了田悠,对着倪高飞的方向行了一个礼:“见过老爷。”
倪高飞淡淡的抬眸看了田悠一眼:“进来!”
田悠缓步走入,又对着苗媛行了一个礼:“见过大夫人!”
苗媛神色平静没有搭理人。
一旁的倪高飞看着管家质问道:“为何不说话,可是查到什么了?”
管家低垂着头,有些为难,他朝着地上跪去。
“老爷,老奴害怕!”
一听他这话,倪高飞知道这其中有问题,立即质问:“有什么是你不敢说的?”
而田悠在旁边一听就知道有问题,可倪高飞究竟在干什么,她还没有摸明白,根本没有人禀报她什么。
“老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田悠着急的询问,心里不安的感觉愈发的强烈了。
倪高飞冷眼看了田悠一眼:“没有跟你说话!”
田悠识趣的闭嘴,管家这才颤颤巍巍的开口:“老奴找到了一张四十二的银票!”
之后管家缓缓呈上。
倪高飞伸手接过,放在四十三旁边做对比,可不,一整串数字刚好是按照前后序号连接上的!
逆世武皇 冰羽
倪高飞一掌拍在桌子上,对田悠怒吼一声:“还不跪下!”
田悠心里只有不安,但不清楚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现在倪高飞发怒,让她感觉到诧异,但她还是听话的跪了下去。
“老爷,你这是干什么啊?”
倪高飞眯着眼睛看她:“干什么?你说你这银票都是哪里来的!”
他将银票挥洒在地,银票砸在田悠的脸上,她诧异的看着倪高飞,依旧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情况。
“银票……老爷,我有十几张银票不是很正常?”
“正常?原本应该由小厮花在药铺,给夫人买药的银票为何会出现在你房间!”
田悠的脸色瞬间一白,赶紧道:“老爷,冤枉,妾身没有中饱私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