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7lj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只想安靜的長生 愛下-第977章 鬧?展示-ppdv6

我只想安靜的長生
小說推薦我只想安靜的長生我只想安静的长生
沈天齐来到东北境界,看着被冰封竟然的山庄,以及人群。
心中不免悲悯万分,再次坚定了一定要揪出那位位面控制者的身影,他就不相信了,这位,位面控制者,三位教主以及鸿钧老祖竟然都不认识。
身为苍龙境界的修士,竟然对平民百姓下手,这已经可以用凶狠两个字来形容了。
平民能有多大的力量?而苍龙境界的修士,抬手一挥,无数生命烟消云散。
所以沈天齐真的很生气很愤怒,他势必要找到这个位面控制者。
沈天齐一念之间让无数冰川解封,而在解决了这件事之后,沈天齐立马去与太乙真人他们会合。
“呼呼,累死我了,累死我了,这一天天的给我忙坏了。”
太乙真人喘着粗气,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个该死的位面控制者,没事找事残害苍生,我找到他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他一番,身为一名强者怎么可以欺负弱小呢?而且还是欺负一堆弱小,有本事欺负沈道友啊!”
和亲帝妃:药罐王爷别纠缠
沈天齐:“……”
“所以前辈我想见一下三位教主,不知道你们能否帮我引荐一下,现在立刻马上。”
沈天齐表现的很着急,但大家也都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着急,毕竟现在事态已经十分严重了,无缘无故的出现一名可怕的对手。
于是太乙真人,云中子,玉鼎真人惧留孙以及多宝道人,无当圣母,金灵圣母已经变成乌龟的龟灵圣母众人一起带着沈天齐上了山。
尽管三位教主有命令,必须要三位教主全都同意,他们才能回来,但是的五个他们基本上已经无视了这道命令。
多宝道人:“我反正现在是西天的,到时候三位就是罚也罚不到我身上。”
惧留孙:“一样一样,多宝道友,我现在也是西天的的,我也压根不虚。嘿嘿嘿…”
其余人:“羡慕哇!”
多宝道人和惧留孙嘚瑟无比,其他人虽是愁眉苦脸,但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天下苍生,便打起了精神。
……
“诸位我们一定要忍住啊,其实下山也没什么好玩的,下山会受到三位教主的说法,还不如不下山呢。”
黄龙道人看着众人连忙安慰说道。
玉 琢
大家都很难受,是的,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不能下山。
要说不能下山几个月几十年他们都没有问题,但几百年几千年不让你下山是什么意思?
最起码帮我们下山撒泡尿什么的活动一下,就让我们在这干坐着把你们也干坐着,大家都干坐着,这样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黄龙道人还是极力劝诫大家不要把这些事给放在心上,一定要忍住忍住,但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
忍了忍了,无需再忍。
此刻大家都有些忍受不了了,纷纷进言说道:
“三位教主我们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为何到现在为止还不让我们下山?”
“是啊是啊,现在山下是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呢,我家中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呢。”
“楼上的你丫的是个男人,孩子要嗷嗷待哺有什么用?你能不能找个令我们信服的理由??”
“师父,我强烈要求放我们下山,我们实在是憋不住了,有事你们倒是说事啊!”
“就是就是哪怕让我们攻打西天也不是不可以呀。”
“……”
黄龙真人:“诸位诸位一定要冷静啊,忍住啊,不要与三位教主叫板了,否则就是大不敬的。”
众人一听这话就恼了,“黄龙真人少在这给我们扣帽子,我们对三位教主无比的尊敬。”
“就是就是,黄龙真人你是属王八的吧?这么能憋?”
“你不想下山你自己就留在这里,我们倒是十分想下山,我们这是给自己争取权利。”
“就是就是黄忠真的,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这个死马屁精,我呸,鄙视你藐视你!”
黄龙真人顿时觉得自己委屈无比 自己怎么了嘛,自己只不过是在为你们争取不被三位教主责罚啊。
你们这是为自己争取权利吗?你们这是为自己争取欧打啊,三位教主要是发飙起来,在座的各位只有挨打的份。
黄龙真人这样深深的叹了口气,罢了罢了,真正的强者是不会被理解的,反而是被针对的。
我黄龙真人衷心于三位教主,维护世界和平。
听着自己的弟子们如此的嘈杂,三位教主都同一时间的睁开了眼睛,当看到三位教主都睁开眼睛的刹那,这些弟子们反而一个个的都闭上了嘴巴,显得无比的乖巧,跟之前吵吵嚷嚷的判若两人
黄龙真人黑线滑下,就这?就这?你们之前的嚣张气势呢,怎么立刻就荡然无存了
和着我之前就是被你们拉来当出气筒的?
所以黄龙真人更觉得自己无辜了。
自己也太委屈了吧,不,自己也太让人心疼,可怜了吧?
“你们的意见很大?”
老子这个时候缓缓开口说道,“你们想下山?可以,今天我们允许你们下山,且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
听到这里大家不禁一喜。
“但是…”
老子说到这里,话音忽然一转,语气沉重的说道,“我们三位并不会惩罚你们任何一位下山的人,但如果你们下了山,后果自负。”
当听到这里的时候,这些弟子脸上的笑容又随之收敛了,没办法,这一前一后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后果自负,这是什么个概念?是不管他们了吗?别啊,他们的靠山就是三位教主呢,三位教主作为这个世界的顶配的存在,难道还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
所以此刻大家又都犹豫了,老子看着犹豫的重任,淡然开口说道,“诸位,不过是在这待几百年几千年,你们看过我们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来了吗?”
“亏了你们还是师父,教授别人仙法道术,结果自己的道心却如此的不稳,以后怎么能教好学生,教好门下弟子呢?”
被老子这么一说,众人都有些脸红,的确他们也是师父了,可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有一颗很躁动的心。
“话已至此,愿意下山了便下山去吧,我们三个绝对不加以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