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fv4a小說 幻城浮屠 txt-第二十卷第二十四章 塞萬提斯的兩把劍,-hxog9

幻城浮屠
小說推薦幻城浮屠
至今也没有个名字,一直也没人知道,他自己也没说,只不过右手,那把剑上面是绿惨惨的火焰状光芒。
他的两把剑长得一样,作为主手的右手剑大一点,左手剑小一点,而且在此之前,左手剑是没有那绿色火焰的,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将就自己的剑法,随便找了一把凑活着。
魔怪死了之后,这把左手剑也是染上了绿焰,塞万提斯原本冰冷的眼睛貌似也有了问题——开始向外冒绿火儿了。
凯文晃着香瓜锤,脸色不豫:“这形象……让我想起了一些不舒服的回忆,现在我对你的死活不感兴趣了。”
他想起一个名叫燃烧军团的恐怖组织,虽然他没有直面过,但是他也是不得已把那个世界毁灭了——他其实是挺喜欢的那帮狂放怪物的,但是某个习惯于耍阴招的家伙没给他机会。
塞万提斯吞噬灵魂增长实力,这种办法古今中外多得很,但是绿火儿就不多了,这东西会让人有不好的联想。
凯文的出手还是那么突然,这是流星锤的特性造成的,第一下爆发力最强,而且还会一年接下来的战斗节奏。
不知道塞万提斯以前遇没遇到过这种兵器,他应对的比较吃力,因为在近身战中,凯文又掏出了一个香瓜锤,一手一个,中间还有链子连着——只是掐着链子对折而已。
只要不是致命伤,他们都能在几个呼吸之内就变得完好无损,但这些消失的伤势也只是不影响动作了,实际上当伤势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即使折掉一个手指盖,他们也会化为飞灰,一道灵魂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不过致命伤还是会致命的,只有塞万提斯,才能保证即使要害被伤,依然保持这种恢复能力而持续作战。
这被他们归功于那把邪剑。
虽然理由不一样,但是结论是对的,因为邪剑的力量保护着塞万提斯,贞德在他心口上插了七八剑,他还是活蹦乱跳的,吞了两道灵魂这不是又张狂起来了。
但是这一次被凯文锤掉了脑袋就很奇怪。
他是躺下来装死了,其他人也都开口提醒凯文——这个时候反对弄死塞万提斯的就只剩下了多喜郎了,他蹲在很远的地方,根本不敢靠近齐格飞的冲锋范围——但是在那之前,凯文已经抡起锤子砸了下去。
大周神棍 憂郁的小魚
而且他砸的还不是尸体,是那两把还在冒绿火儿的剑。
他在之前就几次三番的强调,塞万提斯的本体是那两把剑,
至今也没有个名字,一直也没人知道,他自己也没说,只不过右手,那把剑上面是绿惨惨的火焰状光芒。
他的两把剑长得一样,作为主手的右手剑大一点,左手剑小一点,而且在此之前,左手剑是没有那绿色火焰的,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将就自己的剑法,随便找了一把凑活着。
魔怪死了之后,这把左手剑也是染上了绿焰,塞万提斯原本冰冷的眼睛貌似也有了问题——开始向外冒绿火儿了。
凯文晃着香瓜锤,脸色不豫:“这形象……让我想起了一些不舒服的回忆,现在我对你的死活不感兴趣了。”
他想起一个名叫燃烧军团的恐怖组织,虽然他没有直面过,但是他也是不得已把那个世界毁灭了——他其实是挺喜欢的那帮狂放怪物的,但是某个习惯于耍阴招的家伙没给他机会。
塞万提斯吞噬灵魂增长实力,这种办法古今中外多得很,但是绿火儿就不多了,这东西会让人有不好的联想。
凯文的出手还是那么突然,这是流星锤的特性造成的,第一下爆发力最强,而且还会一年接下来的战斗节奏。
不知道塞万提斯以前遇没遇到过这种兵器,他应对的比较吃力,因为在近身战中,凯文又掏出了一个香瓜锤,一手一个,中间还有链子连着——只是掐着链子对折而已。
只要不是致命伤,他们都能在几个呼吸之内就变得完好无损,但这些消失的伤势也只是不影响动作了,实际上当伤势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即使折掉一个手指盖,他们也会化为飞灰,一道灵魂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不过致命伤还是会致命的,只有塞万提斯,才能保证即使要害被伤,依然保持这种恢复能力而持续作战。
这被他们归功于那把邪剑。
虽然理由不一样,但是结论是对的,因为邪剑的力量保护着塞万提斯,贞德在他心口上插了七八剑,他还是活蹦乱跳的,吞了两道灵魂这不是又张狂起来了。
但是这一次被凯文锤掉了脑袋就很奇怪。
他是躺下来装死了,其他人也都开口提醒凯文——这个时候反对弄死塞万提斯的就只剩下了多喜郎了,他蹲在很远的地方,根本不敢靠近齐格飞的冲锋范围——但是在那之前,凯文已经抡起锤子砸了下去。
而且他砸的还不是尸体,是那两把还在冒绿火儿的剑。
他在之前就几次三番的强调,塞万提斯的本体是那两把剑,
至今也没有个名字,一直也没人知道,他自己也没说,只不过右手,那把剑上面是绿惨惨的火焰状光芒。
他的两把剑长得一样,作为主手的右手剑大一点,左手剑小一点,而且在此之前,左手剑是没有那绿色火焰的,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将就自己的剑法,随便找了一把凑活着。
魔怪死了之后,这把左手剑也是染上了绿焰,塞万提斯原本冰冷的眼睛貌似也有了问题——开始向外冒绿火儿了。
凯文晃着香瓜锤,脸色不豫:“这形象……让我想起了一些不舒服的回忆,现在我对你的死活不感兴趣了。”
只因夜色太瘋狂
他想起一个名叫燃烧军团的恐怖组织,虽然他没有直面过,但是他也是不得已把那个世界毁灭了——他其实是挺喜欢的那帮狂放怪物的,但是某个习惯于耍阴招的家伙没给他机会。
塞万提斯吞噬灵魂增长实力,这种办法古今中外多得很,但是绿火儿就不多了,这东西会让人有不好的联想。
凯文的出手还是那么突然,这是流星锤的特性造成的,第一下爆发力最强,而且还会一年接下来的战斗节奏。
不知道塞万提斯以前遇没遇到过这种兵器,他应对的比较吃力,因为在近身战中,凯文又掏出了一个香瓜锤,一手一个,中间还有链子连着——只是掐着链子对折而已。
我的董事長老婆 黑夜de白羊
只要不是致命伤,他们都能在几个呼吸之内就变得完好无损,但这些消失的伤势也只是不影响动作了,实际上当伤势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即使折掉一个手指盖,他们也会化为飞灰,一道灵魂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丹道狂醫
不过致命伤还是会致命的,只有塞万提斯,才能保证即使要害被伤,依然保持这种恢复能力而持续作战。
鬼面王爺斂財 征文作者
这被他们归功于那把邪剑。
虽然理由不一样,但是结论是对的,因为邪剑的力量保护着塞万提斯,贞德在他心口上插了七八剑,他还是活蹦乱跳的,吞了两道灵魂这不是又张狂起来了。
花都保鏢 天堂羽
但是这一次被凯文锤掉了脑袋就很奇怪。
他是躺下来装死了,其他人也都开口提醒凯文——这个时候反对弄死塞万提斯的就只剩下了多喜郎了,他蹲在很远的地方,根本不敢靠近齐格飞的冲锋范围——但是在那之前,凯文已经抡起锤子砸了下去。
而且他砸的还不是尸体,是那两把还在冒绿火儿的剑。
他在之前就几次三番的强调,塞万提斯的本体是那两把剑,
至今也没有个名字,一直也没人知道,他自己也没说,只不过右手,那把剑上面是绿惨惨的火焰状光芒。
他的两把剑长得一样,作为主手的右手剑大一点,左手剑小一点,而且在此之前,左手剑是没有那绿色火焰的,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将就自己的剑法,随便找了一把凑活着。
魔怪死了之后,这把左手剑也是染上了绿焰,塞万提斯原本冰冷的眼睛貌似也有了问题——开始向外冒绿火儿了。
二姑娘
凯文晃着香瓜锤,脸色不豫:“这形象……让我想起了一些不舒服的回忆,现在我对你的死活不感兴趣了。”
他想起一个名叫燃烧军团的恐怖组织,虽然他没有直面过,但是他也是不得已把那个世界毁灭了——他其实是挺喜欢的那帮狂放怪物的,但是某个习惯于耍阴招的家伙没给他机会。
塞万提斯吞噬灵魂增长实力,这种办法古今中外多得很,但是绿火儿就不多了,这东西会让人有不好的联想。
凯文的出手还是那么突然,这是流星锤的特性造成的,第一下爆发力最强,而且还会一年接下来的战斗节奏。
不知道塞万提斯以前遇没遇到过这种兵器,他应对的比较吃力,因为在近身战中,凯文又掏出了一个香瓜锤,一手一个,中间还有链子连着——只是掐着链子对折而已。
双流星和单流星根本不是一种东西,无论是对使用者,还是对抗者来说,难度并不是只增加了一个锤子。
尤其是凯文的另一个锤子掏出来的时机非常刁钻,正在塞万提斯躲过了第一击,推着双剑就要趁着凯文收链子的空挡反击的时候。
抖手就是迎面一锤,距离这么近,脱手即至,直接把塞万提斯的头打了个粉粉碎,连三角船长帽都没能幸免。
塞万提斯一个回合就倒下了,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其他人就不只是惊讶这么简单,而是感觉到有点惊悚了。
在此前,不知是塞万提斯,其他所有在这个所谓“游戏”之中的人,都表现出了相当强大的恢复能力,或者说状态刷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