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t91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術士百年-第二百九十七章:惡客臨門分享-svo96

術士百年
小說推薦術士百年
“咚、咚、咚!”
伴随着三声敲门声,一名身穿黑色夜礼服,头戴小圆帽的男人低着头走了进来。
门外,一支倒在血泊中,还在抽搐的手臂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男人脱下帽子,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孔和一双非人的猩红眸子,欠了欠身微笑道:“各位,看来这次的宴会我来的晚了。”
塔卡司泽公爵一手搭在挂在腰间的长剑剑柄上,神情冷漠的问道:“你是谁。”
“使者无名,逝者默默,鄙人乔巴多·布鲁赫,特来接引公爵大人步入永眠的殿堂。”男子嘴巴一咧,露出里面锋利的,犹带着血迹的獠牙。
“该死的,是威尔曼的吸血鬼,去死吧!”莱纳安斯·特安纳伯爵咒骂了一声,抽出腰间的宝剑就向乔巴多·布鲁赫劈去。
只是这一剑却劈在了空处,也不见乔巴多·布鲁赫有何动作,只是站在原地冷笑就突兀的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好似先前这位不请自来的恶客是幻觉一般。
屋里回荡着乔巴多·布鲁赫怪异的冷笑声。
“呼、呼”几声,会议室里的蜡烛就被人吹灭,整个屋子直接陷入了黑暗之中。
就在烛光熄灭的瞬间,凯尔一拍别在自己腰间的空间腰包,另一只手抬起将魔力捻在指尖之中,对准了会议室里的那三盏被吹灭的烛台。
刹那间,一道流光在黑暗中闪过。
剑光划破黑夜的幕布,照亮了乔巴多·布鲁赫那择人而弑的狰狞面孔。
嘶吼声,碰撞声,尖叫声。
激烈的打斗声徒然在黑暗中爆裂开来,迸溅出无数道火星,让吸血鬼那张惊怒交加的青白色面孔在黑暗中忽明忽灭。
隐藏在黑暗中的致命搏杀来的快,去的也快。
随着一道破空声猎猎作响的暴烈斩击和肉体的撕裂声后,是一道清脆的响指。
“啪!”
会议室中被人吹灭的蜡烛再一次被人点亮。
只是,房间内除了惊疑不定的伯爵等人外,却早已不见了猎魔人和吸血鬼的踪影。
凯尔看着干净整洁的地面,不由眉头一皱。
先前那场在黑暗中转瞬即逝的战斗,有着黑暗视觉的凯尔却看得分明。
且不提自己的活化武器·秘银短剑在刹那间连刺中对方三下的贯穿伤害,仅仅是老猎魔人结束战斗的那一记重斩。
就几乎是将对方劈成了两半,按理来说哪怕是一个怪物,也会有类似鲜血般的体液泼洒出来。
更何况是一个吸血鬼。
可眼下就像是先前是幻想一般。
地面上干干净净,连一滴血液也无。
凯尔不由面色凝重起来。
吸血鬼本身就是擅长操弄血液的行家,而一个能将自己的鲜血掌控到这种地步的家伙,绝对是个高手!
凯尔伸手接过飞回来的秘银短剑就冲了出去。
冲出门口,凯尔的身形就是一顿。
走廊里,尸骸遍地。
先前还活生生的人,此时都已经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
更为诡异的是,每一具尸体都如同干尸般被抽走了水分,一缕缕血管如同藤蔓和树枝般从尸体的嘴里或龟裂的肌肤下刺出,结出一颗颗如樱桃般大小的血色浆果出来,而走廊里除了一股淡淡的腐朽味道外,竟是没有流出一丝血腥味,反而带着一股类似蜂蜜般的甜。
这诡异的画面,饶是凯尔都不由倒抽了一口寒气。
“该死的,这,这是血魔法!”紧随其后跟出来的老巫师看到这一幕不由惊叫道。
凯尔转头看向对方忙问道:“血魔法?大师,这究竟有什么作用。”
老巫师撇了凯尔一眼,转身对着塔卡司泽公爵身后的几人道:“还请各位照顾好公爵大人,此次来的血法师非同小可,我必须赶紧找到施法者才行。”
“嗯?!”
凯尔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这个老家伙竟然是不理自己,凯尔张了张嘴最后却是笑了笑,干脆也直接转身向着金妮的房间奔去,丝毫不理会背后公爵等人的叫喊。
很快,外面就是喊杀声一片。
显然是城堡的守卫们终于发现了入侵者,双方开始面对面的较量了起来。
凯尔脚下不停,一路上凡是敢对他动手的家伙都被护卫在他身侧的活化武器·秘银短剑所斩杀。
早在先前,凯尔从月光鼠那里收到的两个消息之一,就是今晚有人要行刺。
先前的恶作剧也不全是恶作剧,城堡里的仆人之中早就混进了刺客,并在酒水里下毒。
凯尔直接派遣萨博阿斯分身无数,化为一个个小水流钻进那些塔卡司泽家族士兵的肠胃里进行催吐。
既能让人清醒清醒,也不至于被毒药毒死。
虽然说,明面上对方是冲着塔卡司泽公爵来的,但凯尔可不相信对方的目标真的是只有塔卡司泽公爵一个,否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金妮等人来了之后才开始?
而且一场如此规模的刺杀,可不是简单的几个指令就行的,必然是筹谋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可以如此顺利进行,城堡里也必然有敌人的眼线。
这个时候,凯尔除了自己和老猎魔人谁也不信。
“嗯?”
待凯尔冲到金妮房间的门口,就见到半身人欧鹏思·金克劳正反手持握着两柄匕首,在两名手持巨斧的杜旭矮人的夹击下左支右绌,像只猴子一样上蹦下跳,勉强应付。
欧鹏思·金克劳看到凯尔后,立刻兴奋的大叫道:“巫师大人,不用管我,快进去看看小金妮!”
那两名听到半身人称呼的杜旭矮人立刻跳到一旁,神情戒备的看着凯尔,尤其是悬空侧立在凯尔身旁的秘银短剑。
只是凯尔看都不看三人,仅仅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好”字,就直接越过半身人冲进了屋里。
欧鹏思·金克劳两只小眼睛瞪得溜圆,愣了三秒后才立刻惨叫道:“哎,哎,等,等等啊,大人,我刚才只是……客气一下。”
半身人的声音越来越小,几缕发梢飘飘荡荡的从自己的眼前飘落,而左右两侧的杜旭矮人僵硬在原地,顷刻间一缕红线从额头上浮现,下一刻天灵盖带着血光冲天而起!
“噗嗤!”“噗嗤!”
欧鹏思·金克劳摸了摸自己那被斜着削去一半的发型不由后怕的道:“诸神在上,诸神再上,还好,还好,就是掉了点毛而已,还能再长,还能再长,吓死我咧!”
凯尔手指一弹,就收回了自己手中的丝线,大步走进房间。
正好看到一个身穿着和乔巴多·布鲁赫款式相同衣服的年轻男子站在房间中,张扬着双臂似乎是在享受从窗外挥洒下来的月色。
凯尔环视了一周,并没有感知到小姑娘后冷声问道:“金妮在哪?”
年轻的吸血鬼右转过身来,面对着凯尔手按在胸前,鞠躬行礼道:“请容我先自我介绍一番,我是……哦啊吼吼吼吼!”
一道剑光飞过,直接将其钉死在墙壁上,因体质而被秘银烧灼的剧烈痛感让他直接暴露出吸血鬼狰狞的丑陋形态。
凯尔上前一步再次问道:“最后问你一此,金妮在哪里?”
“嗷吼吼吼!”被钉在墙壁上的怪物继续呲牙咆哮着,剧烈的疼痛让理智直接蜕化,让它只想像野兽般撕碎眼前的这名敌人。
凯尔冷哼一声,活化武器·秘银短剑直接在它的心口用力一绞,顷刻间这头吸血鬼就僵化,皮肤龟裂,落地成灰。
“吱吱吱!”
一头月光鼠从角落里钻了出来。
凯尔伸手一招,就将小家伙抓到手里道:“告诉我位置。”
说着,凯尔就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
注1:艾利兰卡的贵族私下被人分为持剑贵族和披袍贵族。持剑贵族是指那些拥有武勋,从王室获得册封领地的老式贵族,他们是庄园骑士和农场主的代表。披袍贵族是指那些依靠填充国库而晋升上来的新贵族们,多为富商和垄断一行的行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