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b4f人氣都市言情 大國戰隼笔趣-第655章 兵裝試驗部隊相伴-ehged

大國戰隼
小說推薦大國戰隼
到了大场站招待所后,副师长亲自带着李战和牛军往里走,先安排住宿好好养精蓄锐。
李战皱眉看着并肩同行的牛军,说,“师妹,你脸色潮红不太正常啊。正常来说,普通人承受了这么大的过载,会有呕吐犯晕这样的表现,你怎么跟没事人一样。我看你是精神太紧张了,肾上腺素还没下去,这样可不行,会严重损坏器官的。”
“我根本就没事。”
牛军潇洒地摆手,然后脚步越来越慢,继而是开始口吐白沫然后眼前摇晃了起来,然后软塌塌的倒了下去,被早有准备的李战接住了。
副师长大吃一惊,李战却是淡定地笑着说,“她的反射弧太长了,应该在下飞机的时候就犯晕呕吐的。”
“……”
赶紧让卫生队来人把牛军拉走,航医主任亲自过来了,是个慈祥的大妈,一看牛军的情况就笑着说,“副师长,人没事,正常现象,我拉回去打点葡萄糖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副师长这才放下一颗心来,要是人在大场站出事,他无法向上级交代。李战是英雄,这位非专业空勤人员的牛军更值得钦佩。副师长很清楚李战和牛军完成上次任务的含金量,一个人一个一等功绝对跑不了,要是有特等功的话,李战绝对够标准。
击落三架敌机击沉一艘击伤一艘协助击沉一艘,这功劳通天了。
副师长说,“哦对了,金刚号防空海盗船沉没了,两个小时前的消息。”
“是吗?这是个好消息,这样一来他们就只剩下舞岛号有远程防空能力了。”李战激动了一下子,用力地挥了挥拳。
副师长说,“运气好,大火引爆了弹药舱引起了第二次爆炸,金刚号回天无力了。”
“是了副师长,前指要我执行什么任务?”李战问。
副师长摇头说,“我不清楚,我负责后勤保障工作,作战指挥的情况是不会向我通报的。不过你有充足的时间休息,应该是让你傍晚出动。”
“明白!”
到了房间李战道别副师长后就继续睡觉,充分利用时间把睡眠补回来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他的神经线跟五公分钢条那么粗,哪里像刚刚经历了多次生死考验之后的状态。
他睡觉的时候,一架比运-8好看很多的中型战术运输机迎着朝阳降落在大场站的跑道上,眼尖的机务看出来了,那是运-9战术运输机,是替代运-8的新型号,已经开始列装部队。
可是仔细却发现和普通的运-9很不一样,机身上不到有很多天线,还有很多突出来的管子,而且机头下方也鼓出一个包来。
“这是空中炮艇啊!”有个懂行的机务突然说,眼珠子都瞪圆了,“看那管子,可不是炮管么!”
但是许多人没有办法近距离看个究竟,通体无编号无标示只有浅灰色涂装的运-9P攻击机(高新-P)直接开进了机库里。侧舱门打开放下自带式登机梯,一队全副武装的着热带雨林战斗服的战士提着硕大的携行包默不作声地鱼贯而出,动作干脆利落全程几乎没有发生声音。
最后下来了一位陆军上校,居然是李战的老营长郭北牧。他是空军的人,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穿了老陆的迷彩服,带着的兵看样子也是老陆的。
白头鹰师的副师长已经在等着了,他和李战说的当然是假话,事实上他很清楚李战要执行的是什么任务,但是在命令向李战下达之前他是不能透露的。
“郭部队长,一路辛苦了。”副师长主动敬礼,沉声问好。
郭北牧回礼,和副师长握手,“傅师长你好!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话说的,你们是天兵神将,给你们提供最好的保障是我们的责任。”副师长笑着说,副师长姓傅,他说,“先安排你们休息,车辆准备好了,直接到招待所。招待所那边也做了布置,保卫科负责管理,放心。”
郭北牧没客气,招了招手,那边带队的少校就招呼部队登上了考斯特,机务组也悄无声息地登车了。那是一队非常精锐的武力侦察兵,十三人编制,是上级安排过来执行对西太海盗巢穴之霸王岛屿A岛实时超限攻击的突击队。
这一路是从都达场站过来,飞行了三千多公里。
车上,郭北牧沉声问,“人在哪?”
“也在招待所休息。”副师长说,“他刚刚经历了一次特等险情,在一线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战机出了问题,迫降在噗咚国际机场,人没事。半个小时前我把他接了回来,状态很好。”
郭北牧缓缓点了点头,“那就好,这次任务少了他不行。至于他遭遇险情这种情况,我已经司空见惯了,他就那好运气。”
“谁说不是呢,马上就第十个一等功了。”副师长笑着说。
郭北牧笑道,“这小子几年的经历下来可谓传奇了。傅师长,说说他在一线的表现,还行吧?”
“太行了。”副师长说,“击沉了一艘初雪级击落了两架F-15J和一架海鹰舰载直升机,哦,还击伤了一艘村雨级,引导击沉了金刚号。金刚号你知道吧,九千多吨的大船,西太海盗的主力船。”
郭北牧一愣,“战果这么大?”
委实是让他吃惊了。李战打飞机是有一套的,可是打船和打飞机完全不是一回事。根据太平洋战争以及整个二战期间的海战情况来看,击沉一艘军舰等同于击落三十七架战机,或者说如果击落一架战机的战损比是一比一,那么击沉一艘军舰的战损比就是三十七比一,需要三十七架战机才能换来击沉一艘军舰这样的战果。
副师长苦笑着说,“问题不在这。你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吗?他开的是老飞豹,我们师最早列装的飞豹,服役十多年了,担任的是保障演习的任务,以及测试一下新型战术吊舱。当然,飞豹打船还是比较好用的,关键是他当时根本没弹药,就一个弹仓的航炮。我们分析影像资料发现,他是用副油箱击沉的初雪级,然后用航炮击落了海鹰舰载直升机,海鹰舰载直升机掉在村雨级上面。那两架F-15J你知道他是怎样击落的吗?他居然利用村雨级发射的海麻雀防空导弹击落了追击他的两架F-15J。”
他摊手说,“如果不是有影像资料,我想是无人相信他是这样做到的。仅仅打了一些二十三毫米口径的航炮炮弹就取得了这样的战果,叫人怎么相信。那小子还挺谦虚,说根本不知道事情会是这个样子,都是他的无心之举,这不是故意打人脸呢么。”
李战:冤枉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郭北牧听得一愣一愣的跟听天书一样,好半天才说,“太夸张了。不过那小子的确有这样的能力。”
“是的,严重变形的老飞豹都开回来了,本事大着呢。”副师长说。
说话间到了招待所,郭北牧说,“傅师长,我先见李战,午饭后我们做准备,具体出发时间我和前指讨论之后再告知你。”
“没问题,我马上着手准备,你清单上要求的器材物资我们都有,没有的话紧急调过来也来得及。”
副师长把郭北牧一定人安排好后马上去准备了。
有人敲门,李战马上爬起来去开门,猛地看见郭北牧,脑子就瞬间从开机缓冲状态进入高速运行状态了,“老营长,你到这里来不会是和我的任务有关吧?”
“是我们的任务。”
郭北牧走进去坐下。
李战烧水泡了两杯茶端过去坐下,再洗了把脸,彻底清醒了。
他坐下来之后打量着穿老陆迷彩服的郭北牧,“老部队完成重建了?不归空军了吧?”
“嗯,总装兵器装备试验中心,大不一样了,现在是兵装试验单位。”郭北牧笑着说道。
李战眼里都发着光,胸腔里都是激动的烈火。老部队重建的消息是当初备降都达场站的时候知道一些端倪的,但是一直没有听到什么风声,还以为重建是遥遥无期的事情,结果真的重建了。
至于什么兵装试验之类的他根本没在意,老部队打一开始本身就有很强烈的试验意味,用的兵器大部分都是未定型的。他们其实就是多种兵器装备的实战运用试装员,另一种试飞员。
郭北牧说,“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测试新的火力平台,你应该是比较了解情况的,没错,是在运九的基础上发展来的新型号,解决了火炮发射时后坐力的问题,机身也针对攻击机的任务特点进行了特别的打造。在都达做了半年的实机测试,表现非常不错,比你以前开的老家伙好用太多了。但是还是要正儿八经的测试一下。知道这边在打海盗,机会难得我就申请过来了。”
他指了指李战,“重建工作很费劲,机组人员没有当年你们那么熟悉情况。所以你,暂时回老部队给我当几天机长。”
“好!我服从命令!”李战没有丝毫的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