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esg精彩玄幻小說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第三百四十四章 瀚海戈壁看書-hdc5o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第三百四十四章
北风卷地,黄尘弥漫。
荒凉的戈壁古道上,马蹄践踏,驼声叮铃。
一支由马匹和驼队组成的绵长商队,在黄沙苍茫的天穹下,逶迤前行。
在队伍前方,一个十五六出头,头上卷着粗布遮蔽风沙、腰间系着长刀护身的少年,长长吐了一口带着焦灼的气息,伸手拉扯了一下身后马匹辔头上的缰绳,脚步稍稍快了几分,赶上了前面一个同样在牵拉着马匹的身影。
“爹,距离宁西城还有几日路程?”少年微微气喘,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疲乏问道。
“约莫还有五六日。”
队伍前方,牵拉着马匹回答少年的是一个身材敦实的粗豪汉子,半张脸被杂乱的胡子遮蔽,眉宇间满是沧桑,只是在回身望向旁边的少年时,目光露出了一抹柔和。
“此次带你出来,便是要让你历练一番,这条荒道虽是难行,可我们一十七家商号,全赖此为生。”
头上卷着粗布的少年郑重地点点头:“爹放心,我已经记得路了,再走上几回,以后定然能领着商队周全。”
“哈哈哈……”
少年话音落下,不等那敦实粗豪的汉子回答,旁边响起了一声略带干哑的笑声。
这是个看着颇为高大的壮汉,同样一脸乱须,黑堂堂的脸上皮肤粗糙无比,看着少年笑道:“勒哥儿,可不敢大话,我们这趟运气好,经过大雪山和两谷口都没遇见凶险,往常这路上可不见得太平。”
“裘叔,不过是些盗匪而已。”少年闻言面上似露出几分不服气,轻轻拍了拍腰间的长刀,“若有敢来,我一刀斩了就是……”
一旁的矮壮的粗豪汉子反而喝止了少年,“不许胡说,这一路安稳是我们今次运气,不能有半点大意。”
说着,矮壮的粗豪汉子冲着旁边的壮汉略有歉意道:“裘兄弟,他初次行走不知凶险,莫与他一般见识。”
“薛老大这是哪的话。”
高大的壮汉笑着称赞道,“勒哥儿比我们当初走这条荒道时,可有气魄得多了。”
薛元魁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目光望向前方茫茫的戈壁荒凉之地,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宁西城地处瀚州边陲,西出是无尽瀚海,极为偏远。
从瀚州或是其他州郡要走到宁西城,颇为不易,一路天气多变,道路恶劣,沿途又多有盗匪,还有一些诡异离奇之事。
可宁西城出产各类玉石,又缺乏许多茶叶、金铁、麻布、器皿等日常所需的物资,商队往来一趟,其中的利润极为丰厚,是以哪怕道路难行,可依旧有不少商队愿意冒险一行。
他们这支商队从瀚州州府的瀚城出发,一路要到瀚州最西面处于戈壁荒漠之中的宁西城。
前面的诸多风险其实也还算好,虽说穿过大雪山脚下,还有几处峡谷纵横,其实整体上来说,都不算多么难熬,而且有拦路打劫的盗匪,薛元魁也并没有多放在心上。
他走这条商道二十多年,凭的可不单单是他认识路而已,还有腰间的刀够利。
不过,接下来这最后一段距离宁西城大概三四百里的路才是真正难的地方。
瀚州西出三千里,浩瀚沙海无尽,可瀚州境内,其中也有三四百里是荒滩戈壁。
凶险重重,各种诡异事,多有发生,最难的一次,薛元魁所率的商队人马折损了一半,才死里逃生。
“薛老大可是担心有沙暴?”
裘彪拖拉着马匹,走到了薛元魁身侧,同样望向远处的戈壁荒漠。
他跟随薛元魁行走这条荒漠古道已经有一二十年,即便对于各种危险不像薛元魁那般敏锐,但一些端倪还是看得出来。
如今商队才刚进入戈壁荒漠,饮水食物都不短缺,可若是遇上一场沙暴,还是颇为麻烦。
“说不定。”薛元魁目光有些疑惑,但还是朝裘彪和自家儿子薛勒说了声,“让人走快一些,天黑前到乌坨坑过夜。”
“是,爹。”
薛元魁说完,裘彪尚未反应过来,一旁的薛勒已经翻身上马,朝着后面呼喊了起来。
“大家加把劲,今晚在乌坨坑过夜。”
马蹄起飞扬的尘土。
转眼间,薛勒就到了商队后方,远远便看见一匹骆驼落在了商队后面。
“道长道长……”
薛勒朝着那落在后面的骆驼大声呼喊了起来。
落在商队后面的是一匹双峰骆驼,体型健硕,上面斜斜地骑乘着一个穿着藏青道袍的年轻道人,身体随着骆驼的迈步前行,微微晃动着。
道人眼睛微微闭着,仿佛睡着了一般,对于薛勒的呼喊置若罔闻。
薛勒无奈又策马往回跑了一段,绕着双峰骆驼旁,再次喊道:“道长,道长醒醒!”
道人毫无反应,身体随着双峰驼宽大的脚掌踩在地面,微微摇摆如风絮。
“唉,这也能睡得着!”
薛勒又是好奇又是不解,轻轻一夹马腹,靠近了几分,伸手准备将双峰驼上晃悠悠坐着的道人唤醒。
“唔——”
就在薛勒身形靠近间,忽而看到了道人仿佛从睡梦中醒来,缓缓睁开了双目。
那双眸之中,仿若星辰闪烁,日月吞吐,薛勒望着这双眸子刹那间都有些恍惚。
又一瞬间,那眸光之中的诸多神采散去,露出了年轻道人温和的笑容:“薛小哥,我一时走神,不知何事?”
“呃……”
听到了道人说话的声音,薛勒眨眨眼,有些迷惑,又仿佛也才回神一般,回答道,“道长,我爹说要走快一些,我们今夜在前面的乌坨坑过夜。”
“是么?”
年轻道人轻轻颔首,笑着道,“多谢薛小哥。”
“那道长你快些,掉队了可就不好找寻了。”
薛勒轻轻扯了一下马匹的缰绳,又朝前面的马队追赶而去。
裴楚望着少年飞扬疾驰,脸上笑容淡淡,手指却不经意间在灼热的风中轻旋。
“飞身脱迹,游神御气,指地成钢……”
这是他这些时日无字书中,新晋所得的几门神通。
自离玉京之后,裴楚一路西行,并未完全以飞腾之术,反而时走时停,铲除了一些新近出现在宛、瀚两州的魑魅妖魔。
他这一世,已许大宏愿,在这方世界,荡尽妖邪。
宛、瀚两州地处大周极西,人烟虽谈不上稠密,但当年群魔被逐,一路依旧立下许多痕迹。如今龙虎气断绝,潜伏的不少妖邪自然再次出世。
裴楚一路西行,几乎犁庭扫穴,铲除了诸多邪祟。
而他手中的无字书所显现的道术神通也越来越多,到如今他所学的道术神通大小总计数目已有一百四十七门,其中许多门,又可演化出三五门其他术法。
有粗浅也有高深。
粗浅者如祝由科中的避忌、治病和神咒,如他最初习得的“刺肉不痛法”便是其中之一,有解闷长力、六道祛病、疏解火热,祛风散寒、急救昏厥、治痨补虚等大方脉科、风科的伤病之术,又有五鬼、丧门、岁破、太阴、天狗、白虎、破邪、太岁、镇梦这类破除邪煞之法。再有一些“金蟾丹隐、桃符定贼、纸人代难”之类的异术。
裴楚自身具真灵后,书符成圣,这些符箓、异术,一学便会,一看便知,其中又从诸多符法之中,根据所会的“天罡五雷”里,衍生出五雷治邪、雷火收阴、雷箭总制咒等雷法应用。
于他而言,这些粗浅术法如今已不算多大的用处,但术法手段,多一分就有一分的能耐,还可为作为他这一脉的传承。
如今慕子谅建道观之后,已经收徒十七人,下面又有和道观相连的数百上千人为其奔走,已是支撑起陈素最核心的势力之一。
在术法显圣的世界,一个政权想要稳固成长,这样的势力支持几乎是不可能缺少的。
而高深的神通,则是他方才低声自语的那几门。
飞身脱迹,为符法、遁法、可隐匿无形、自成一片小天地,遁入虚无之中,亦可一点真灵有感,托身真灵。
游神御气,是他方才炼神出窍,神游太虚,须臾而至。
两门神通合为一体,便是焚符有感,祖师降世。
至于指地成钢,这门神通裴楚如今只是初涉皮毛,看着虽是简单,可若细细琢磨,便知其广博精深。
无字书中展现的道术千百门,有难以之别,却无法具体较之以高下之分。
其中许多术法随着他法力修为渐渐高深,又能再上一个台阶,似他的飞腾之术“绢云乘足”,即便再无绢帕,亦可驾雾腾云。
如今的裴楚,已经能将道法、神通和修为梳理得清晰。
不论是符箓、还是神通,这些都是术,是外,是用。而“三洞正法”是内,是境界是修为,其中又有“天罡五雷法”从小乘到中乘、到大乘,也算一部分的内炼。
再最后则是他法力渐高之后,自有所感的十品转通。
十品转通,不是纯粹意义上的神通或是境界修为,而是位格。
所以,十品转通并无伤敌之能,也无法修持自身。但位格提升之后,自会生出有别于寻常神通的天赋能力。
如知晓一方事轻重,得知有无吉凶事,知罪福宿命往来处,以心逆照未来福祸阴中事等等。
“沙暴,沙暴来了!”
“不要慌!”
正当裴楚心神归来不久,绵长的商队前方,忽然有了一阵骚动。
裴楚微微抬头,朝远方天际尽头望去,就见片刻之前还是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黑沉了下来,遮天蔽日,飞沙走石。
一场沙暴转眼间已然到了跟前。
“嗯?”
裴楚骑乘在双峰驼上,目光透过那席卷而来的滚滚沙尘,忽然眉头微挑。
“有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