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xyy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陳.薩爾.風暴烈酒(二)閲讀-6paq7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油锅内,飘起一具具尸体,过不了多久,油锅都装不下了。
抗议者骄傲而又自豪,傲慢的与城墙上的陈.风暴烈酒对视,嗓音嘹亮,要求释放萨尔。
“他们都疯掉了么?”陈.风暴烈酒用力抓着头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卡德加低沉道:“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为宝贵,让人为了他人去死,就是最大的野蛮和不公。”
陈.风暴烈酒急得团团转:“他们连死都不怕,这,这该如何是好?”
豪门隐婚:总裁的有限宠妻 回头无岸
卡德加叹息一声道:“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真的有人肯为萨尔而死。”
陈.风暴烈酒恶向胆边生,下令道:“立刻换一锅油,既然为萨尔而死,就全都去死好了。”
破碎群岛,至高岭,至高岭牛头人的聚集地。
高岭部族迎来了一位客人。
年轻的梅拉·高岭继承高岭部族的大酋长之位不久,急忙起身出去迎接。
多年前,萨尔率领龙血兽人进攻至高岭,五分之四的至高岭牛头惨遭扒皮剔骨。
梅拉·高岭的父亲乌兰·高岭被萨尔抓住,活活吃掉了。
之后,至高岭牛头人陷入了困境。
原本团结在一起的高岭、河鬃、天角与鲜血图腾四大族,因为对部落的不同态度而分裂。
梅拉·高岭不敢记恨萨尔,认为父亲被萨尔吃掉是伟大的荣耀,为艾泽拉斯光荣的献出生命。
天角部族与梅拉·高岭持有同样的想法,觉得应该暂时忍辱负重,不要与部落为敌。
可惜天角部族遭到鹰身人袭击,曾经的盟友卓格巴尔也背叛了,自顾不暇。
河鬃部族是一个以务农为生,爱好和平的种族,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心,在被萨尔的屠戮中损失最为惨重,接近灭族的边缘。
鲜血图腾则退出高岭联盟,转而寻找其他力量,对抗萨尔的残暴。
多年以来,梅拉·高岭一直匍匐在萨尔脚下,挑选出优秀的族人,送到奥格瑞玛供萨尔食用。
为了以正视听,梅拉·高岭将挑选过程神圣化,把被萨尔吃掉描绘成飞升仪式。
至高岭流传着这样的传说,若是能够被萨尔吃掉,就能进入远古牛头人英雄胡恩·高岭的不朽神国。
直到奥格瑞玛毁灭,这一神圣仪式才被中止,慢慢被人遗忘。
来客看身形是一位人类,用斗篷遮住面孔。
“我曾经用过一个名字,古丹。”
古丹很不客气的坐在主位上,梅拉·高岭只能陪在一旁。
乡村小农民
“你们应该听说过,伟大的救世主萨尔被灭世者陈.风暴烈酒偷袭,关入了奥格瑞玛,萨尔担任大酋长之时非常照顾高领部族,若是没有萨尔的帮助,你们早就灭族了,我劝你们归还萨尔的人情,到奥格瑞玛抗议。”
梅拉·高岭默默不语,揣摩着来客的身份和来历。
一旁,一位年轻的至高岭牛头人忍不住道:
“萨尔对至高岭只有血腥压迫,我们中数不清的族人被萨尔杀害或者吃掉。”
古丹愤怒的拍着桌子:“胡说,以仇抱德,这就是你们至高岭牛头人的为人么?”
年轻牛头人眼睛一眨不眨,软软的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杀人于无形之中,何等可怕的手段,在座的至高岭牛头人都吓坏了。
梅拉·高岭赔笑道:“伟大的救世主无数次拯救了至高岭牛头人,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份恩情。”
“至高岭牛头人不都是混蛋,总算有人通情达理。”
古丹冷笑道:“知道感恩就好,你们务必要牢记,救出萨尔,就是拯救艾泽拉斯,萨尔即是艾泽拉斯。三天以后,若是你们没有出现在奥格瑞玛门口,至高岭牛头人将成为历史。我还要游说其他种族,共同为了拯救萨尔努力,就此别过。”
说罢,古丹站起身来,径直走向门外,消失不见。
魔法传 JeRRy
抬走了年轻牛头人的尸体,一名祭司咬咬牙,压低声音道:
“如今只有一个法子,向耐萨里奥求救。”
耐萨里奥巢穴原本是黑龙军团的基地,万年来,一直在暗中庇护至高岭牛头人。
黑龙军团撤出艾泽拉斯前,曾经向至高岭牛头人发出过邀请,一起去新世界定居。
却被梅拉·高岭的父亲乌兰·高岭拒绝了。
寒天午後 RC
临别时,死亡之翼送给乌兰·高岭一枚信标。
危急时刻,可以利用耐萨里奥巢穴的装置联络到黑龙军团。
这枚信标传到梅拉·高岭手中,她和父亲一样,并不看好黑龙军团。
梅拉·高岭摇摇头道:
“黑龙族绝非圣光和燃烧两大军团的对手,至高岭牛头人想要活下去,只能顺应形势。”
当至高岭牛头人出现在奥格瑞玛城门口,陈.风暴烈酒几乎要崩溃了。
“我听说至高岭牛头人是萨尔的特供食材,我担任大酋长后,废除了这一野蛮行径,他们有什么理由抗议?”
陈.风暴烈酒涌起阵阵幻灭感,觉得自己不适合担任大酋长。
卡德加也在发蒙,不成为大酋长,就不会面对大酋长的难题。
“梅拉·高岭虽然胆小懦弱,但也绝不会不知好坏,其中一定有隐情?”
陈.风暴烈酒带着卡德加,私下里接待了梅拉·高岭。
卡德加率先发问:“至高岭牛头人是不是遭到了胁迫?”
梅拉·高岭瞪圆了眼睛,义正言辞道:
血色豪門:休掉惡老公 荷菱
“没人能胁迫胡恩·高岭的后代,我们是为了艾泽拉斯的光明和正义而来,伟大的救世主萨尔多次拯救高领部族,我们永远记住他的恩情。我们要在至高岭建造萨尔的雕像,至高岭牛头人世世代代感激萨尔的恩德。
“我们此行只有一个目的,无条件释放伟大的救世主萨尔,陈.风暴烈酒必须让出大酋长之位,向救世主大人谢罪。”
陈.风暴烈酒气得眼睛都红了,狞笑道:“如果吃掉至高岭牛头人就是对你们的恩典,我也能做到。”
梅拉·高岭怒目相视:“你不配。”
“女人,你想死么?我这就吃掉你。”陈.风暴烈酒简直要疯掉了。
梅拉·高岭有些害怕了,面色发白。
在她的印象中,熊猫人淳朴善良,这就是敢于与陈.风暴烈酒对峙的勇气。
卡德加急忙使了个眼色,拦住陈.风暴烈酒,客气的说道:
“梅拉·高岭酋长,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下,中止这不明智的举动,不送。”
梅拉·高岭离开后,陈.风暴烈酒坐在地上,哭了:
“你知道么,我一直以为能做个好酋长,不像萨尔那般残忍,谁能想到大酋长不是那么好当的,现在我开始理解萨尔了。”
巫师世界
卡德加默默不语。
恍惚间,好似看到陈.风暴烈酒与萨尔的身影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