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5pj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愛下-第二百五十九章:案發地展示-uuplw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不过是一个犹太人而已,我帮你找。”林年一旁的苏晓樯一拍桌子惊醒了许多还在挖掘自己记忆的人。
“谢谢。”对于帮助,无论是来源哪里的,林年都很愿意接受,更何况苏晓樯家几乎垄断了整座城市的矿产生意,可不是简单的“有矿暴发户”那么简单了,当资本囤积到一定量时,也足够靠金钱的腕力扯开一些圈子的保护膜了。
“这点我也会帮你留意的,我今天回去会跟我爸说一声,让他帮你问问有没有消息。”赵孟华也点了点头卖了林年的人情,他家的公司做的也很大,几乎再过个半年就得上市了,前景问题,一经上市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能跻进五百强中。
未知的時代
最唐門 王袍
包厢里各方各面的允诺声接连响起,每一个人答应下来,林年都会记住他的脸,并且具有诚意地说一声感谢,如此态度也让大家愿意不去敷衍,认认真真地把这件事记在心里。
一圈的答应声结束,这场聚餐也宣告了散会,每个人都茶足饭饱,勾肩搭背闲聊着走出了包厢外,不少人在离开时也在思索着‘犹太人大亨’的事情,出门不忘跟坐在包厢处的林年打个临别的招呼。
“你这次回来住哪儿?要我安排吗?”苏晓樯算是最后一个从桌前起身的,他看着身边的林年眼中还是有些不舍,但很好地被自己的情绪管理隐藏了。
“我住丽晶,在那儿定了房间,有时间可以过来…算了,我不经常在酒店里的,毕竟有事儿。”林年还想客套一句有时间过来玩,但想了一下那画面太美的场景,立马就改口了,跟苏晓樯孤男寡女待在酒店房间里,就算他心如钢筋稳得住,以对方的性子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也难说。
“有消息我会立马联系你的!不就是个犹太人吗?就算他是个山顶洞人我也给你找到。”苏晓樯捏了捏拳头挥舞,轻轻锤了一下林年的肩膀转身就小跑出了包厢,跑出去时还回头看了座位上的林年一眼,“我很快就给你消息啊!”
“知道了,路上小心。”林年无奈地点头,对方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包厢里只剩下了林年和楚子航两人,他们也站起身来,把肩上的毛巾搭在了座椅靠背上互相对视了一眼。
“犹太人大亨?”楚子航说。他之前一直都没有说话,因为林年如果要找他帮忙什么时候都可以,这顿饭的用途他也看出来了,接触自己是其一,其二正是想要策动仕兰中学非富即贵的同学圈子去做这件事。
“任务的目标,挺麻烦的,半年以来一直在这座城市了‘犯案’,事关人口交易,并且有混血种的影子,学院那边怀疑这家伙是个仗着混血种天赋走私炼金物品、人口的黑商,言灵很适合躲藏,抓起来很麻烦。”林年说。
締造輝煌的那幾年 易佑風h
“你们学院应该很容易打入这座城市的富豪圈,你说过了,这座城市并不大,所以天花板也相对较矮。”楚子航说。
“打草惊蛇。况且以卡塞尔学院的背景别说这座城市了,只要与混血种无关,世界上任何一个上流圈子只要我们想,都能轻松混进去,我们的背后是整个欧洲秘党,就算是王室的婚礼我们都能正大光明地获得烫金的邀请函,并且得到的身份还是座上贵宾的级别。”林年淡淡地说,“一只外来的强龙太容易把地头蛇吓缩到蛇洞里了,就算我们刻意把包装的身份做下,也很难保证处理掉所有尾巴,‘外来者’很容易引起本地人的注意。”
“这点我可以帮忙。”楚子航忽然说,他的‘爸爸’鹿天铭在当地算得上是数一数二有潜力的企业家了。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让诺玛汇报这次的任务我会带上你?”林年看向他微笑了一下,“这个‘犹太人’的机警程度到底如何我们心里也没个底,毕竟是才新出现的目标,在执行部没有过备案,这种小角色往往才是最难处理的,闹出的动静和麻烦不大,但只要想溜也能溜得轻松干净。”
古代女吏日常
“像是龙鳞里的蛆虫。”楚子航莫名地做出了一个比喻。
“所以执行部才会把这个任务给我,我也需要一点小手段来巧妙地抓住他。”林年点了点头,走向包厢外,“你怎么来的这里?计程车还是开的自己的车?”
“出门时有些小雨,所以开的车来。”
“都高三了,还有时间考驾照?”
無主的棋子
“开车很简单。”
“嗯…差不多吧?”从楼梯上快步走下,走在楚子航前面的林年感觉自己没资格搭这句话,毕竟他今早第一次上手开车就撞了一辆奔驰S500,还是撞得稀巴烂的那种,现在迷失在尼伯龙根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也成为了像迈巴赫一样的幽灵车。
径直走出了福园酒楼的大门,没有付账的环节,因为就如林年所说,他是通过诺玛定的这场宴席,价格早就敲定付清了,账单也会顺着诺玛寄到施耐德部长那儿,这点小金额大概部长看都不会看就把章盖了吧?
街道上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街上的行人打着散匆匆而过,高二(1)班的同学们早早就在街头坐计程车离开了,像是赵孟华、苏晓樯那样部分有司机接送的估计都快上高架路了,
估计心念同学情的他们还会捎带上几个顺路送回去,譬如赵孟华送陈雯雯。
花样宠婚,老公你压到我了 甜柠檬
想到这一茬,林年又叹气了…为了某个衰仔而叹,在那方面上罕见地难以帮上任何的忙,这种事情只能看对方自己,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况且今天他的行程还紧凑得很,又遇见了上午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情和时间去谈儿女情长,家里长短了。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楚子航掏出了车钥匙,在街边停着一辆暗蓝色的panamera,修长而低矮,‘爸爸’买的大玩具,平时开的都是那辆奔驰S500(正是林年才撞过的车型),这辆车大部分时间都躺在自家车库里,有必要时他也可以开出来,‘爸爸’不会介意的。
“去案发地。”林年拉开了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案发地?”
“你说你遇见那个叫万博倩的女孩的地方,既然她当时随身带着枪,又情绪那么紧张,肯定是为了某件事去的,你们后面能打上交道肯定是碰见了什么事情,不打不相识才认识的,我需要去看一下案发地,再在那里跟她碰下头交换一下情报,同时看看她的底子到底怎么样,太过差劲了是没资格加入这次任务的。”林年关上了车门,一旁的楚子航也坐在了主驾驶座上。
“你不喜欢她?”楚子航问。
“没见过谈何不喜欢,只是对她身后的人有些反感罢了。”林年掏出了手机就着黑色的屏幕凭借记忆点开短信,然后键入了信息发送给了诺玛,如果秘党真的介入了这次任务,那么诺玛肯定可以成为他联系上那个万博倩的中介人。
不过就着黑色的屏幕输入短信,也难怪他发给路明非的短信有错字了,他能记住每个应用的位置,但26键输入法的联想功能却老是会抽风。
囧男囧狗遇鬼記 青水壹人
“走吧。”林年放下手机说。
“启动。”楚子航说
4.8升v8引擎的熟悉咆哮声响起了,暗蓝色匍匐在小雨中的野兽升腾起淡淡的白气,动力均匀地传递到它蜷缩着抠进地面的爪子中。
楚子航松开刹车,踩动油门,panamera鱼跃而出,游入了这场小雨中,欢呼的引擎声抛洒在街道上混着雨水一起溅落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