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ohx精华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討論-192 月兮決定幫襯喬墨兒-8jyq2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到了耿王府后院,乔墨儿刚要从狗洞原路返回去,却被突然返回客栈的无拴给撞见了。
“夫人,你这是要干嘛?”
月兮姑姑看见来人正是曾经云心先生的侍从,对他只是礼貌性的点了下头,更多的是无感。
“都说了不要叫我夫人,我有名字,我叫墨儿。”
乔墨儿不让他再乱喊自己是夫人,但想想他回来,一定也是为了玉坠的事情,于是她掏了一下自己的腰间,准备把玉坠递给无拴。
漠北狂妃
无拴向月兮姑姑示意,想借乔墨儿近一步说话,月兮姑姑也是个明事理的人,知道不能干涉乔墨儿太多事情,只能偏过头去了不远处,等他们聊完。
“夫人,庄主已经拿到了玉坠,现在要启程离开临安城了。”
紅塵道聖
乔墨儿听完无拴的话,又把玉坠放回了自己的腰间,抬起头笑着说:“拿到玉坠了啊,那就好,省得到时候又说我偷拿他的东西。”
“夫人,无拴求您阻止庄主,不要让他回秘境山庄了,这次回去,他就要娶那个胡蝶儿为妻了!”
无拴是彻底急了,他好想告诉乔墨儿,三年前的韩云熙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已经没有了记忆,如果再告诉她过去,无疑是把她往深渊里推,只能催着她阻止韩云熙娶胡蝶儿,以免二人日后遗憾终身。
“小拴拴,你家庄主要成婚是件好事啊,你不能因为自己喜欢我,而逼着我去破坏你们庄主的婚事。”乔墨儿假装老成的拍拍无拴的肩膀。
“小拴拴,你应该知道,这个世上有一句话叫做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
无拴当然听过这句话,他就是不想毁了她和庄主,所以一定要破坏了胡蝶儿,这个趁火打劫的坏女人。
“夫人,我给你买两根糖葫芦,你帮我劝劝庄主,不要离开临安城行不行?”
乔墨儿听见无拴拿糖葫芦逼她就范,她是那么随便的人吗?“至少要四根糖葫芦才行!”
“可以,夫人说几根就是几根!”
乔墨儿想了想,“你等我一下,我给你写封信,你帮我带回去给你的主子。”
无拴点头,想想自己也是骗韩云熙回客栈取些东西,这会儿等乔墨儿写封信也就这一小会儿的事情,他们那个庄主平日里不喜欢等人,今日也就好好让他等上一回。
乔墨儿准备蹲下去爬狗窝,却被无拴给拦住,一个轻松的小跳跃,乔墨儿就被无拴送回了耿王府内。
“月兮姑姑还在外面。”
乔墨儿提醒无拴,让他把月兮姑姑带进来。
无拴听令,飞出去准备带月兮姑姑,却被月兮姑姑阻止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己可以进去。”
月兮姑姑说完,双手张开,借助身后石墩的力量飞了进去。
“哇塞,月兮姑姑,你真的好厉害,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进了耿王府,以后有你保护墨儿,墨儿就不怕被那个侧妃乔涵儿给欺负了。”
竹马使用手册
月兮姑姑听见乔涵儿,吓得往后退了腿,“小姐,你刚刚说的是乔涵儿?”
月兮很少打听耿王府的事情,只听说当年耿王府的侧妃是在耿世子大婚的时候,自己配了一把婚轿把自己送到了耿王府,同三公主一起嫁给了耿逸怀。
她并不知道这个耿王府的侧妃,就是当年的二小姐乔涵儿,那这三年里,墨儿小姐变成这般模样,是不是也有那个二小姐添了一把好手笔,当初她可是在桌子底下听见乔涵儿说的所有话。
“对啊,一个正在别院里漫无目的的抄写着经书。”
乔墨儿一想到乔涵儿在抄书,就非常的高兴,若不是自己腿伤还没好,她一定会敲着罗打着鼓,在她的院外庆祝呢。
乔墨儿为了不耽误无拴的时间,赶忙搀着拐杖回到了房间,找到了笔和纸准备开写。
鉆石寶寶:總裁爹地太兇猛
究竟写点儿什么呢?
小庆听见声音知道小姐回来了,立刻端着茶水来找乔墨儿。
“小姐,我泡了新茶…月兮姑姑。”小庆看见月兮姑姑出现在了耿王府,吓得丢掉了手中的杯子,颤颤巍巍的扶住了门。
月兮姑姑见乔墨儿在写东西,又看小庆看见自己一副惊吓的样子,赶忙拾起地上的茶杯,抓住小庆就出了乔墨儿的房间。
“月兮姑姑。”
小庆怯怯地说道。
“这些年你在小姐身边,她是不是经常受到乔涵儿的鞭策?”
“月兮姑姑,你也知道,小姐现在天性纯良,不知善恶与非,只知道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
TFBOYS只三种爱情 四叶草安然
小庆想和月兮姑姑说实话,可又怕被人偷听了墙角,只能转移话题说,“侧妃身边有隋妈妈撑腰,月兮姑姑还是不要同她去斗,不然连累了小姐,耿世子会发脾气的。”
再也不坏
“我月兮何尝怕过主子?那个隋妈妈可是乔府二娘子的手下,当初乔府被灭门,那个隋妈妈却逃过一劫,我想她肯定也是同谋。”
月兮姑姑分析的头头是道,小庆也不禁觉得月兮姑姑在乔墨儿身边,一定比她强多了。
“可是月兮姑姑,隋妈妈可是老人,她收拾人的经验也是够够的,何况她吃过的盐,可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您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小庆的性子就是能不与人争斗,就绝不与人理论,因为她太怕麻烦了,只要不涉及到小姐的安危,她什么事情都可以隐忍。
完美男友養成記 果凍三千
“什么叫她吃过的盐比我吃的饭要多,小庆,她一顿饭最多吃三克盐,而我一顿饭至少要吃两碗米饭,就算按照时间年龄推算,她现在一顿能吃两碗盐吗?”
“不能。”
“所以啊,小庆,以后只要我在小姐身旁,什么需要隐忍,什么不需要隐忍,我都会多多提点你的,做人千万不要怕麻烦。”
月兮姑姑说完,还轻轻的摸了摸小庆的脑袋,“不要怕,以后小姐身边最坚强的后盾,有你也有我。”
乔墨儿写好信,让无拴带着离开了耿王府,她搀着拐杖出了房间,问小庆和月兮姑姑在聊什么?
“我和小庆是故友,很久没有见面,同她聊聊天,叙叙旧。”
媽咪快逃,父皇殺來了 路嚴
假鳳虛凰
“小庆,既然你认识月兮姑姑,那你就带月兮姑姑去你那住下,顺便帮她在账房那加个名号,每月按例取一次月钱。”
乔墨儿觉得院子里就是人多热闹,以后她要是自立门户了,一定要将院子里塞满了人。
爆笑俠侶 淩淑芬
“小姐,月兮姑姑的月钱是多少?”
“按照姑姑这个辈分的称呼,就按一月一两黄金来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