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unp优美都市小說 絕望黎明-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白衣女子熱推-1yuku

絕望黎明
小說推薦絕望黎明
魔气丝丝缕缕,向丹田汇聚过去。
半个时辰后,我已经把魔气炼化了一多半。
嗡!
此刻,魔剑悬浮在我的头顶上空,轻轻颤抖,发出了一道道嗡鸣之音。
網遊之從頭再來
我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一道笑容。
因为我知道,这是魔剑在向我表达亲近之意。
只要我将这些魔气全部炼化,这把魔剑,就能够完全归我所用。
我就这样坐在山崖上,安静的炼化着。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徐家村的方向。
现在,魔气已经彻底炼化完毕。
魔剑,就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只要我一个念头,魔剑就可以于千里之外杀敌于须臾间。
“元青长老,希望你一切安好。”
我站起身来,喃喃自语。
元青长老的安危,我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村子有阵法保护着,很安全,等到村子里巡逻的人发现了元青长老,便会把他带回去。
“咦?”
忽然,我轻咦一声,看向了身后。
这一路背着元青长老逃亡,耽误了太多时间。
现在已经是夜晚了,整个山顶,都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隐隐约约,传出了一道道脚步声。
我面色严肃,魔剑悬浮在我的身前,我就这样,盯着黑暗处,神色锋锐。
这里人迹罕至,没想到除了我竟然还有其他人在。
很快,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仿佛还听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起。
很快,一道白色身影从黑暗之中现出身形,我连忙定睛看去。
那是一名女子,身穿白色凤尾长裙,琼鼻挺翘,杏眼桃腮,眉心一点朱砂痣,生的极美。
只是此刻,这女人脸色很是苍白,呼吸紊乱,白裙也染上了殷红的鲜血。
她受伤了。
“公……子……”
噗通!
这女人美眸看向了我,轻吟一声,便晕倒在地。
我不急不缓的走了过去,并没有第一时间将这女人搀扶起来,而是以神念探查向对方。
毕竟,出门在外,谨慎行事总是没错的。
说不好,这女人就是故意来刺杀他的。
在确定了对方真的受伤之后,我将她抱了起来,下意识的伸手摸向了她的脉搏。
很快,我眉头就是一皱。
这女人,似乎是中毒了。
外伤,很容易,我有丹药。
只是如果中毒,我就无能为力了。
我开始在身上找合适的疗伤丹药,打算先帮她止血。
嗤嗤。
突然,白裙女子忽然睁开了眼睛,嘴巴微张,吐出了一枚银针,射向了我。
我心念一动,魔剑迅速的挡在了我身前,魔剑之上,荡出了一道魔气,直接将银针融化掉来。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我手持魔剑,冷冷一笑。
对于白裙女子的计划,我已经提前洞悉。
她受伤是真的,中毒也是真的,不过,清醒也是真的。
一切,都是对方的计划。
“你竟然知道我没有晕?”
刷!
白裙女子站起身来,俏脸之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此刻,她的面颊已经恢复红润,身上的伤口,也止住了鲜血。
“就你这点儿演技,还想骗小爷我?”
我轻啐了一口,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与不屑。
“我很好奇,你明明中了毒,为何没事?”
我问道。
她体内的确有毒素凝聚,明显中了很严重的毒。
白裙女子脖颈修长,一脸高傲的说道:“姐姐我以毒炼体,以毒化功,这种法门,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我心神震惊。
这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诡异玄奇的功法?
还真是开了眼界!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身形缓缓后退,一脸谨慎。
这女人从一出来就是为了杀他,是异势力的人还是剑宗修士?
亦或者……是为了他手中的魔剑?
“放心,我对你的魔剑没有兴趣。”
皇上,请休了臣妾 莫颜汐
白裙女子轻哼一声,寒声说道:“凭你一人,竟能够将我剑宗搅的天翻地覆,现在,就是你的死期。”
刷!
她手掌一翻,一把青色长剑顿时出现在其手中,闪烁着寒芒,还未出剑,剑意便已经沟通了天地。
显然,这是一个硬角色。
嗤嗤。
白裙女子手捏印记,打出一道道剑招,很快,一道道剑气向我袭来,将虚空割开了一道道黑色的裂缝。
“好厉害的剑术。”
我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之色。
这女人很厉害,我并没有托大,以魔剑进行抵挡。
虚空之中,一黑一青两种不同的剑气碰撞在了一起。
旋即,缓缓消散。
正义绝不缺席
“剑宗,可没有你这号人!”
我沉声说道。
剑宗他再熟悉不过,可从来没有见过这女人。
再说,他在剑宗大杀四方,这女人能忍着到现在来报仇?
“理念不合我自愿离开剑宗独自修行。不过,剑宗依旧是我的师门,容不得你造次。”
刷刷!刷刷!
白衣女子以长剑指天,青色长剑上,青芒闪烁。
天穹之上,有雷云汇聚,阴沉的吓人。
轰!
丐帮创业史 柏轻舟
旋即,一道粗壮的雷霆直接轰杀而来,朝着我射了过来。
“哼!”
我轻哼一声,连忙躲开。
白衣女子又是一声大喝,雷云之中,一道碗口粗的黑色雷霆坠落下来。
我心念一动,魔剑漂浮而起,与雷霆撞击在了一起。
威势强大的天雷却对魔剑造不成任何伤害,反倒是被魔剑劈的化作了一道道电芒消散开来。
与此同时,我来到了白衣女子身边,一指点出。
咔嚓!
我直接点向了对方的喉咙处。
这女人没有想到我的速度这么快,还没有出手喉咙便被我点破。
呼。
我深呼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女人实力强大,破为难缠,不过总算是杀死了。
很快,我又是眉头一皱。
现在,虽然我对魔剑控制的越发熟练。
不过消耗的灵气也成几何倍的增长,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看来,以后一定要慎用啊。”
我心中暗暗想道。
傲世狂少风流修神
心念控制魔剑固然方便,不过倘若杀不了敌人,那死的可就是自己了。
我来到女人的尸体边,从她衣服里找到了一枚令牌。
令牌上面,刻着一个“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