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xvd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西遊之絕代兇蟾討論-第七十二節 損失慘重相伴-m00qj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太宗见长孙无忌似乎对此有些了解,忙问道:“长孙相国,白莲教、净土宗到底是何来头?不妨讲来听听。”
长孙无忌道:“启禀圣上,那佛门其实也有西传佛门与东传佛门之分,西传佛门乃是正统,东传佛门却是旁支,二者似乎并不和睦。不过,这些年来,西传佛教似乎有些衰落,东传佛教却流传颇广,微臣还听说,当年那白莲教教宗慈渊,还曾来过长安两次,都与息王、齐王会过面,还相谈甚欢。”
说到这里,太宗已是再次重重拍了下龙椅,冷笑道:“好个白莲教,好个净土宗,好个相谈甚欢啊!好,好得很!”
一旁的魏征忙问道:“长孙相国,不知这白莲教与净土宗有僧人几何?”
长孙无忌沉吟道:“核心弟子大约也就七八千人,僧侣不过五六万,与天下佛门相比,实则九牛一毛。”
魏征顿时松了口气,道:“既是如此,陛下出手惩治这两教之人,可谓小惩大诫。国师,不知若是将这白莲教与净土宗废除,是否便可戒除这联名上书之事?”
胡宁点头道:“丞相放心,若无这两教之人裹挟,定然不会再有佛门之人说陛下的不是。陛下,臣还有个建议,还请陛下与各位大人参详一番。”
太宗点头道:“国师但说无妨。”
胡宁道:“据臣所知,那西传佛门与东传佛门的确颇有冲突,陛下行事之时,不妨打出个匡扶正统的旗号,到时不但可以诛灭那些奸邪,还能让大多佛门之人称颂陛下的功德,岂不是一举两得?”
太宗这皇位来历不算太正,平日里最在乎的便是正统之名,这话可是正中他心意,顿时大喜道:“国师此计大妙,朕这便下旨诛灭白莲教、净土宗妖邪,众卿以为如何?”
魏征与长孙无忌对视了一眼,带领众官齐声道:“陛下英明,臣等并无异议。”
無限之天魔魅影 雨夜落楓
太宗点了点头,又转向尉迟恭与程知节道:“敬德,知节,你二人领兵替朕除此祸患,如何?”
——————
二将闻言大喜,忙道:“谢过陛下,臣等求之不得。”
冒牌篮球高手 癞蛤蟆吞天
一旁的秦琼却不满地道:“陛下,臣也愿领兵出征。”
太宗笑道:“叔宝乃朝中元帅,需戍守京城,区区妖邪,又何须你亲自出马?”
秦琼无奈,只得应命。
于是,便由房玄龄执笔疾书,将白莲、净土二教彻底定为了邪教,痛斥其罪,又着重强调了一下朝廷愿匡扶正统佛门的宗旨,太宗看后大为满意,盖下了玉玺,一道圣旨就此完成,今日的集议方才结束。
当云翔听胡宁讲完了今日集议的经过,心中已是笑开了花,事情简直是出乎预料的顺利,如此一来,对大唐是否算是一举两得还不好说,对自己来说可是真正的一箭双雕了。
着实夸赞了胡宁一番,又叮嘱他密切关注此事,云翔也不敢多耽搁,施展开法术便离开了长安城。事情进展到了如此地步,西天可是实实在在的受益者,既然受益,自然就得付出些代价,否则实在不成体统。他现在需要做的事情,看上去还有很多啊。
贞观初年的大唐,虽然繁华程度上远不如后来,但军事方面却尤有胜之,当太宗发下了圣旨之后,仅仅十余天的工夫,长安城便已集结起了两万精锐大军,尉迟恭与程知节各领一万,朝着那些白莲教、净土宗寺院杀去。
而在这段时间里,太宗其实也并没有闲着,各地出现了不少其他的佛门高僧,开始为他歌功颂德了起来,甚至还有之前参与联名上书的高僧送来书信,说是鬼迷了心窍,幡然醒悟的。
后来,根据长孙无忌得到的消息,这些心向太宗的高僧无疑都是西传佛门之人,如此一来,却也更加坚定了太宗打压东传佛教的决心。
随着尉迟恭与程知节率领大军分东、南两个方向杀向了全国,一时间,引起了无数的腥风血雨。
玉女黃衫
天下人本以为是那灭绝人伦的唐王又要残害无辜了,可没想到的是,更加魔幻的事情发生了。反倒有许多佛门寺院站了出来,对大军拱手相迎,直夸太宗匡扶正道,除魔卫佛的,更是称大军为“破邪军”。
往往是大军每到一处,便有一些附近寺院的僧人送来粮草劳军的,场面着实是让人摸不到头脑。
不过,那些真正的佛门信徒却心知肚明,这位新登基的唐王,是已经摆明了车马支持西天,打压东天了。脑子灵光点的,赶紧改换门庭,反正两方的教义本就相差不大,念谁的经都是念。反应慢一些的,自然难逃池鱼之祸,被那兵强马壮的大军成批地送入了地府之中。
而作为此次事件的两个最直接的受害者,白莲教和净土宗,也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应对。
白莲教自创立之日起,走的就是亲民的路子,教众也大多都是世俗中人,这就决定了此教无论是在财力还是影响力上都更加雄厚。
在得知了朝廷大军开始对白莲教动手之后,教宗慈渊居然自恃强大,组织起了军队与朝廷对抗,屡屡给官军造成了不小的损伤。
海賊之蹭飯餓鬼 魂羅星布
阴司守灵人 疯狂的和尚
当然,结果是早就注定的,所谓螳臂当车,不外如是,从无数腥风血雨中拼杀出来的大唐军队,当然不可能是这些武装农夫能够抵挡的,当这样的军队被激怒之时,战斗力是极其可怕的。
渐渐的,白莲教教众被屠戮殆尽,连教宗慈渊都被尉迟恭亲手斩=杀,只留下了极少数弟子隐姓埋名活了下来。
与之截然相反的,就是净土宗了。
这净土宗的组成比较特殊,他们原本都是西天佛门之人,只是后来被东来真经所感化,转为供奉东来佛祖,换句话说,这些人其实是属于东天与西天之间的骑墙派。
面对朝廷的怒气,这些人的应对就简单了很多,寺院还是那个寺院,香烛也还是那些香烛,把东来佛祖的塑像请出去,然后再恭恭敬敬地把本去佛祖的塑像请回来,《东来真经》一烧,人手一卷《大日真经》,然后不断地忏悔自己的过错。
当大军汹汹杀来之时,他们也坚决做到打不还手,骂不坏口,即便是掉了脑袋,也只当是佛祖的惩罚。
面对这样一个毫无脾气的宗门,大唐那些骄兵悍将根本提不起丝毫的兴趣,最终,连太宗都生出了同情之心,下旨饶过了净土宗,使得他们存活了下来,只是传扬的教义又换回了西传教义罢了。
两种态度,两种结果,不得不让人感叹世事是何等的现实。
当然了,不管是白莲教的覆灭,还是净土宗的存活,对东天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总结起来只有四个字——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