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kig精品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討論-第483章 討教看書-csgnf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堆薪支架,开始上手烤羊,
修士烹烤,最快的方法就是火术,但吃食这东西是要讲究口感的,不贪图便利的话,还是架火烧烤慢慢入味最佳,比如现在这场合,就应该凡火慢烤刷料,再慢酌浅饮,才是情-趣。
刚一点火就看的两个金丹直摇头,火系术法糟糕,点个柴薪都笨的很,想来烧烤时也一定控火不成,好好一头羊,非得被他糟蹋了不可!
殷野就很不耐烦,“去去去,还是我来吧……”
自己的羊,自己还得动手侍候,他都不知道怎么混到这个份上的?
一边烤羊,一边就问,“你来我这里,想问什么?”
娄小乙郑重道:“一问外剑之防御!二问结丹之要领!还请师叔莫嫌小乙冒昧!”
殷野就点了点头,对娄小乙来嵬剑山来询问这些很满意,这说明他在这里没拿自己当外人!虽然人是骗过来的,恐怕也永远改变不了轩辕在他心中的地位,但一个好的剑修苗子,能在他成长的道路上助力一把,也是幸事。
谈未来太远,这个娄小乙是很合他意的,关键是实力潜力无穷,值得花大力气培养。
“什么冒昧不冒昧,以后在嵬剑山不要说这些虚情假意的话!真觉得冒昧,你就不该来!
你要记住,在嵬剑山剑册之上,你是有名字的!就是我嵬剑山的一员!未来我用你不会说冒昧,你来这里骗吃骗喝骗功术骗心得,也无须不好意思!”
娄小乙就干笑,“师叔,这怎么能叫骗呢……”
殷野也不理他,自顾说道:“关于外剑的防御,我有些心得!在剑脉之中,不提内剑,那和咱们不是一条路子,只说你千秀峰,剑术理念是不如嵬剑山的!
对剑修来说,不应首先防御!这是原则,以攻代守就是我们的核心宗旨,让对手攻不出来,发挥不当,这永远是第一选择,你在鱼跃被称为外剑第一重剑,第一远剑,想来这道理自己也是明白的很,不需我多说!”
一边转羊,刷料,殷野继续道:“但总有意外,总有特殊,总有不便,在战斗中,在特殊场景下,当你无法用攻击来替代防御时,我们也需要有自己的手段!
事无绝对,修真就是一种平衡,过份偏激并不符合修行大道,所以哪怕如我嵬剑山,也是要防御的!
单说防御,有上中下三策!”
喝了口酒,看娄小乙仔细倾听,才解释道:“下策为法!
哪怕在剑修中,很多人也学习有法脉的防御手段,以符箓为主,在速度的配合下摆脱暂时的困境,寻机反攻,
这是一时之策,剑不剑法不法,最后一事无成,只是新入筑基的权宜之策。
中策为剑!
无论是嵬剑山还是你轩辕,都有大量防御剑术可习,但剑之一道,首利于攻,以剑防御,事倍功半,
上策为剑阵!
这也是我要推荐給你的!我观你精神异于常人,具备驾御剑阵的基本能力,所以可以找些基础剑阵学习,对防御有质的提高!”
剑阵?这倒是个娄小乙完全没有想到的方向,对他来说也是个崭新的方向!
殷野就叮嘱道:“不要贪多求快!我知道你是星辰体系,就恨不得学个周天星辰剑法,打造最硬的乌龟壳子!
初习剑阵,就从最简单的学起,从中掌握飞剑之间的平衡配合,剑阵理念,协调攻守……嵬剑山有很多这样的初级剑阵,比如两仪分光,阴阳剑壁,再比如三枚飞剑的三才剑阵,三元剑炁阵,等等,
等你能彻底掌握剑阵的基理,再往上寻求最合适自身的剑阵,比如北斗七星阵;不过在嵬剑山没有北斗七星阵,我们的剑阵路数比较单一,不像轩辕恨不得把法脉的东西都偷过来!”
剑阵这东西,就像杂耍的抛球抛环一样,一定是从两个开始练起,熟练后再逐渐加码,你一上来就七个球十个圈的,效率可想而知。
凡人抛球抛圈靠的手劲的灵巧可控,修士则完全靠的是神魂,对精神力的要求极高,毕竟,控制一枚飞剑和控制七枚飞剑的负担完全不同;所以在剑脉中,少有剑修修习剑阵的,他们一般都是从金丹开始入手,在元婴阶段才能完全发挥剑阵的力量!
对娄小乙来说,这是个很好的方向,事实上他的精神力异于常人,却往往在战斗中不能发挥自己的优势!他的剑射程太远,根本就很少机会有用到精神力震荡别人的机会!而且有剑灵的帮助,他的精神损耗也远比其他剑修为低!
空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却不能在战斗中发挥出来,一直就让他耿耿于怀,现在嘛,总算是有了一个合适的方向,老剑修在这些方面强过他太多。
正如殷野所说,他可以在嵬剑山先学习二三枚飞剑组成的剑阵,等有所成后,再回穹顶学习北斗七星阵!他现在就正好有七只剑灵呢!
他的思路很清楚!仅以他目前拥有的飞剑剑灵来说,恐怕很少有用到像北斗七星那样需要七枚飞剑的剑阵,他大部分的战斗情况,应该是四三枚飞剑攻击,三四枚飞剑防御,那么,其实最具实用性的剑阵反倒是那种普普通通的三才,四相剑阵!
殷野看他在自顾思考,也不管他,开始和王顶布肉喝酒;剑阵在嵬剑山的筑基群中也很少人练,没必要勉强,但这小家伙不同,他已经站在了这个位置,非常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衡量!
半晌,看这小家伙似乎想通了,也开始喝酒吃肉起来,殷野不由的又开始郁闷起来!
他-奶-奶的,又要給他讲剑法,还要供他吃喝,还得知他人情因为羊是他牵来的!这是偷来了一个爹?
哼了一声,“我就只讲剑法,至于结丹,王顶师兄才是大行家,结的是上品丹,在这方面经验丰富,理论独到,你把他侍候好了漏几句給你,能让你受益终生!”
娄小乙恭恭敬敬的站起身,“弟子敬师伯一杯,酒有的是,小乙舍命相陪!”
殷野就抽了口气,特-奶-奶的酒也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