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qmc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超級生物兵工廠 玉池真人-第635章 一夥的讀書-aqdi5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老白闻言连忙摆手道:
“行行行,您是大爷,你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但是我可说好了,有危险的事情我可不干,我就是个已经金盆洗手了的贼,怎么可能跟你们一样;每天刀枪剑雨的!”
看见老白改口,展红绫则是莞尔一笑,开口安慰道:“放心吧,这一次的任务很简单,咱们只需要等到后半夜的时候把朱停送进去就可以了!”
这时,一旁的林寒也同样是笑着开口保证道:“白大哥你就放心吧,到时候可能也就是让你送一把钥匙而已,以你的轻功,这是很轻松的!”
别人的话老白可能不信,但是林寒如此说,老白倒是少了几分的担忧,看了眼林寒,老白也只能无奈叹息道:“我还能怎么办,这都被当官的押过来了,你说咋整就咋整呗!”
“得了吧你,就你以前的案底,都够我判你一百年的刑了,要不是捕神大人交代过六扇门上下都要配合林寒,你以为我想要找你?”
展红绫瞪了眼老白,随后又低声说道:“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老白无言以对,只能讪讪一笑,不在说话了。
而展红绫又是看向林寒,开口上下打量了几眼,随后才开口道:“没想到你这小子爬的挺快的嘛,现在都已经和捕神大人搭上关系了,这要是让你进了六扇门还不得骑到我头上?”
林寒有些无语的看着展红绫,不过却也知道现在不是和对方贫嘴的时候,看了眼天色,林寒开口说道:“展大人就不要担心我了,我这个人闲云野鹤的习惯了,当不了什么官!”
展红绫有些不解的看了眼林寒,关于捕神想要拉拢林寒那的事情,她也是清清楚楚的,否则的话,这一次的案子六扇门自己就可以去追查,就算是力有不逮,到时候也可以自己去请陆小凤这样的人物。
之所以找林寒,归根结底,还是想要和对方扯上关系。
不过现在展红绫也知道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当下就看向林寒开口问道:“说吧,让我们来都要做什么!”
林寒则是点了点头,这才脸色一正道:“今天我们已经把消息告诉蒋龙和洛马了,说我们能够找到极乐楼的位置,现在咱们已经打乱了对方的步骤,恐怕接下来必然会对我们动手!”
简单的话,还是让老白忍不住的开口担心道:“小寒,你说的那人那么狡猾,这万一要是有什么差池……我该怎么回去跟掌柜的交代?怎么跟老邢交代?”
林寒还没有说话,旁边的陆小凤却开口笑道:“老白你就放心吧,我们早就做好了准备!”
说罢,就掀开棺材,露出下面布置好的机关,开口笑道;“如果他们想要对我们动手,最好的机会,就是在我们进入棺材到极乐楼的这个过程里!”
微微一顿,陆小凤看了一眼老白继续说道:“到了那个时候,咱们就将计就计,管他们是把棺材扔下悬崖还是用火烧,还是用乱箭去射,只要我们两个从这机关里躲到下面,非但没事,反而还能够跟踪对方,找到极乐楼最后的入口!”
简单的介绍,让老白和展红绫都是忍不住的开口称赞。
而另一边的花满楼亦是开口道:“除了林寒公子和陆大侠,恐怕司空摘星已经被对方抓住了,还有我这边,到时候必然也会遇到对方的袭击!”
“花公子,你可是千金之子,你要是有什么闪失,花老爷可就要拆了我们六扇门了!”
旁边的展红绫闻言,也笑着开口缓解了一下气氛……
而花满楼听见这话,则是笑着摇了摇头道:“展姑娘不用担心,对方挟持我,不过是想要留条后路而已,再说了,我也会留个心眼,一旦有其他的变化,到时候就要靠展姑娘和白大侠你们的帮忙了!”
到了此刻,老白和展红绫已经明白了过来,林寒和陆小凤,以及花满楼三人,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而他们来,只不过是起到一个保险而已。
先前林寒找他们的时候,已经把过程告诉了对方,而此刻听到这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把整个事情抽丝剥茧般的扒的清清楚楚,展红绫也是佩服不已。
与此同时,她也对林寒生出了几分的感激。
这并非是展红绫自作多情,林寒在这种时候找她,摆明了就是想要把功劳分给她一些,否则六扇门四大神捕,还有许多资深捕头,虽然她号称是六扇门第一女捕头,但是比起那些人来,终究还是资历浅了一些。
看了眼运筹帷幄的三人,展红绫还是忍不住的开口簪叹道:“难怪捕神大人会找你来,如果是我们六扇门去追查,恐怕也就只能是抓人拷打,说不得到现在也找不到这银票案的来源!”
林寒不置2.0可否,六扇门行事毕竟是积习难改,而他和陆小凤就比较自由了,各种手段也是层出不穷,在加上极乐楼里的一伙人也并非是铁板一块,才会让林寒和陆小凤屡次看破其中的玄机。
结着,等这边几人商量完也就不再废话,纷纷开始行动了起来。
按照预定的计划,林寒、陆小凤和花满楼假装是找到了极乐楼的位置,回去重新找蒋龙洛马,安排晚上攻袭极乐楼的事情。
而老白和展红绫则是到六扇门的天牢里秘密带出朱停,一旦到时候司空摘星和花满楼被对方困住,有朱停在,不管什么机关也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破解。
接着,等到众人刚刚回到大通钱庄,蒋龙和洛马就已经紧跟而至。
显然他们两人是在大通钱庄放了眼线,生怕林寒等人隐瞒其中的线索。
对此,林寒和陆小凤以及花满楼都是没有说什么,只当作没有看到。
进到房间里,洛马就已经急不可耐的开口问道:“林寒公子,你们可曾找到了极乐楼?”
看到洛马如此心急,林寒也是轻笑了一声,随后才开口道:“花公子的鼻子真是天下一绝,我们已经确定了极乐楼的所在!”
洛马的眼中浮出几分的震惊,不过却很快就掩藏了下去,而旁边的蒋龙则是面色一喜,开口笑道:“太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人马,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但一旁的陆小凤则是摇头笑道:“不用急,等到12天黑之后我们在走!现在恐怕那极乐楼的楼主还不在里面,如果我们现在过去,说不定就是打草惊蛇了!”
“有道理!”
旁边的洛马重重点头,不过心里已经生出了几分的喜意,现在不过才是下午,他可是有着足够的时间去布置手段来对付林寒和陆小凤。
“蒋捕头,洛捕头,我觉得你们还是多带点人比较好,到时候务必不能跑了一个罪犯!”
这时,花满楼突然开口说道。
闻言,洛马脸上的喜意则是更浓,这还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花满楼的话,可是让他正中下怀。
看了眼旁边的蒋龙,洛马直接开口道:“你在这里陪着几位公子,我现在就去多调点人!”
蒋龙不疑有他,只是急忙请林寒几人在屋子里坐下。
等到洛马出去之后,林寒才看了眼蒋龙,低声说道:“蒋捕头,有句话我得跟你说一下,这一次的任务,破获极乐楼是最重要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用担心!”
蒋龙一怔,不明白林寒是什么意思。
不过林寒在说完之后,便绝口不提,看到对方如此,蒋龙也知道林寒此举必有深意,不过却并没有多想什么,只以为是林寒的随口提醒而已。
而另一边,洛马刚刚出去,就叫来了自己的一个心腹,低声的说了几句,那心腹就已经快速的离开。
没多久,就有一个捕快从外面急忙奔来,远远的口中就大喊着:“蒋捕头,外面有人找花公子……”
屋子里的蒋龙听见喊话顿时一愣,随后便看向了花满楼。
而那捕快到了门口后,才气喘吁吁的开口道:“有个小和尚,说是要给花公子带句话!”
听到这捕快的话,众人都是微微侧目,好奇为何会有人在这种时候找花满楼。
不过林寒和陆小凤却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知道,这应该就是洛马的安排了。
而花满楼也不避嫌,直接说道:“你就在这里说吧!”
那捕快点了点头,急忙道:“那个小和尚说,云间寺的霞儿姑娘相让花公子去一趟!越快越好,要不然可就来不及了!”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洛马的笑声,刚走到房门口,洛马就开口笑道:“你这家伙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佳人要约花公子啊!”
花满楼似乎有些犹豫,毕竟谁都知道,这一次去极乐楼的事情,可是事关他们大通钱庄的未来。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林寒却忽然开口劝道:“花公子,霞儿姑娘这么着急,会不会是她母亲那边……”
说到这里,花满楼面色微微一变,似乎是被林寒说中了心事一般。
而陆小凤亦是开口劝道:“花公子快去吧!”
花满楼见状也无奈道:“那好吧,我尽量在天黑之前赶回来!”
蒋龙也是点了点头,而旁边的洛马,却默不作声的看着花满楼,眼眸深处,却有几分凶光闪过。
而花满楼在说完之后,也就不再多说,只是急忙离开。
他知道,这一次去云间寺,必然会碰到洛马等人埋伏下的陷阱。
不过有了先前林寒和陆小凤的安排,现在花满楼虽然看起来是急迫无比,但是心中却是毫无波澜。
当花满楼来到云间寺的时候,果然是感觉到了周围的不少人。
只不过此刻的花满楼却佯装不知,在闻到霞儿的味道之后,开口问道:“霞儿,怎么了?”
“公子……我……”
看着到来的花满楼,霞儿欲言又止。
可听见霞儿话语的花满楼,则是温和的开口道:“别着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霞儿看了眼周围慢慢围过来的人,脸上闪过几分痛苦,不过在片刻之后,她却猛的一咬牙,低声喊道:“公子,快跑!快跑!”
477随着霞儿提醒,花满楼唰的一声合上了折扇,随后就面色凝重的侧耳听向了周围。
而此刻在花满楼的身边,已经足足聚集是几十个云间寺的和尚,全都是手持棍棒。
看到花满楼准备反抗,这些和尚连忙大喝一声,齐齐的扑了上来。
而花满楼,也在同一时刻护在霞儿的身前,手中折扇犹如刀剑一般,连连挥舞。
这边的打斗才刚刚开始,在云间寺某处隐秘的地方,老白和展红绫,以及被他们带出来的朱停,正潜伏在其中。
“林寒还真是料事如神啊!”
看着不远处交战的花满楼,展红绫忍不住的开口叹道。
旁边的老白听见展红绫的话,则是脸上浮出几分得意道:“那当然了,小寒要是不厉害,你们六扇门的捕神会亲自来请?”
看到老白满脸得意,展红绫忍不住的啐了一口,没好气的开口说道:“说的好像跟你预料到了这些一样。”
两人这边闲聊着,却丝毫不为花满楼感到担心,毕竟他们也都能看出来,那些和尚只是拿着棍棒,并没有要置花满楼于死地的意思。
不过,虽然这些和尚没有下死手的意思,但是花满楼的身手却不是他们能够抵抗的,此刻这几十个和尚联手,愣是拿花满楼无可奈何,甚至于有好几个人都已经被花满楼打倒在地,显然是连爬也爬不起来了。
看到花满楼如此难以对付,就有人大喝一声。
“拿网!!”
而随着那人的大喝,就看见不远处七八人合力拉扯出了一张大网,此刻猛然从两侧冲来,直接就笼罩在了花满楼的头上。
“金刚网?”
一直没有说话的朱停,在这个时候瞳孔微缩,随后低声叹道:“看来我师兄果然是没有死!我就知道……”
听到朱停的话,一旁的老白也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朱师傅,这金刚网很厉害?”
朱停微微一笑,开口回应道:“这可是和我们鲁班神斧门的七窍连环锁齐名的好东西,只有有这张网在,管你什么高手,也得乖乖的束手就擒!”
展红绫闻言则是有些不屑的道:“不就是一张网吗?我就不信还能砍不断?”
朱停没有去辩驳,只是开口笑道:“两位看下去就知道了!”
几人说话的时候,花满楼已经被彻底的控制住了,非但如此,就连他护着的霞儿,也重新被人控制住。
此刻的花满楼,在那网中苦苦挣扎,然而那金刚网却好像是极为有弹.性,任凭花满楼如何挣脱,只能把网子撑大,却根本就无法逃脱!
“难怪啊!这样无处受力,就算是想砍断也难啊!”
展红绫看了眼几眼,就忍不住的开口称赞。
而朱停则是微微一笑,开口解释道:“不过这东西不好找,我们鲁班神斧门,也总共就这么一件!”
老白也同样是微微侧目,他是盗圣,自然是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手段,但是这样的网子,还真是头一回见。
几人这边说这,另一边的花满楼也彻底的被控制了起来。
并非是花满楼放弃了抵抗,而是对方把刀架在了霞儿的脖子上威胁起了花满楼,无奈之中,花满楼只能放弃抵抗。
看到花满楼如此,霞儿也知道是自己害了对方,脸上浮出几分难过,低声开口道:“公子,对不起……”
花满楼闻言微微摇头,面对着霞儿的方向,面色平静的开口道:“没事的,这不能怪你!”
霞儿默然无语,只是心中却是愧疚不已。
不过很快,周围的和尚也就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更有一个领头的和尚,将一种奇奇怪怪的锁链套在了花满楼的身上。
而在远处的朱停看到这一幕之后,也同样是在次叹气道:“果然是七巧连环锁!”
老白也是神情凛然,鲁班神斧门的这件宝贝,他可是听说过,一旦被锁上,就无人能够逃脱。
而展红绫则是有些心急的开口道:“别闲聊了,咱们快点跟上去,看看他们把花公子关到哪里了!”
老白和朱停都是不再多说,几人悄然调转方向,暗中跟随着云间寺的和尚,在看到花满楼被押进一处重兵把手的房间时,几人也都不在跟随,只是找两个隐秘的地方,静静的等待天黑。
而此时此刻,在大通钱庄里,林寒和陆小凤,也正看着外面的六扇门调集来的人手。
此刻在场的不光有他们两个,还有蒋龙与洛马,就连大通钱庄的掌柜钱老大,也特地的跑了过来。
云间寺的消息,已经通过秘密渠道传到了洛马的耳中,也正是因此,此刻的洛马心情舒畅无比,看着眼前的几十个捕快,也是满脸的笑意。
“只要大家都奋勇捉贼,都重重有赏!不但咱们六扇门有赏赐,连大通钱庄的钱掌柜,也有赏赐!”
洛马满脸春风,大手一挥激励着收下。
而旁边的钱老大,也在此刻站出来,开口笑道:“没错,今天去的兄弟,每人有一百两的红包,如果谁能够抓住岳清,还有一千两的彩头!”
短短的一句话,瞬间就让众多六扇门的捕快兴奋了起来。
而洛马看着这一切,也极为满意,他们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只要毁了极乐楼,以后这事情可就跟他没有关系了。
只不过旁边的蒋龙,却看到了林寒和陆小凤都是微微皱眉。
这一幕,洛马自然也看到了,也知道对方是为了花满楼没有回来而皱眉,也正是因此,此刻在洛马的心中,还为林寒和陆小凤吃瘪而感到有些暗爽。
“林寒公子,陆大侠,怎么了?”蒋龙开口问道。
而陆小凤则是满脸担忧的开口道:“花满楼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
听到陆小凤的话,旁边的钱老大则是开口劝道:“陆大侠,少东家不去也正好,他毕竟是双目失明,真的行动起来很不方便!”
说到这里,他微微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我看还是不要等他了!”
陆小凤默然,而蒋龙也完全没有发现钱老大的异样,只是点头赞同着:“说的对,花公子毕竟是花家的人,真要是有什么闪失,花老爷那边也不好说!”
听到蒋龙也在不知情中帮了自己,洛马的眼中也闪过几分喜色,不过脸上却是凝重无比,开口低声道:“天都快黑了,在拖下去就要误了时辰,还是不必等花公子了!”
随后,他也不去管陆小凤和林寒是否同意,就看着周围的捕快大声道:“出发!”
一群六扇门的捕快都被钱老大的赏金吸引,早就是急不可耐,此刻听到洛马的命令,都是兴冲冲的走到外面去。
而蒋龙摇了摇头,不过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跟着一众捕快离开。
一直等到这些人都出去之后,陆小凤那满脸的担忧才猛然消失,转而是双眼发亮的看着林寒,满脸的笑意。
林寒却是面色淡然的看着陆小凤开口道:“陆大侠,别演戏了,正事要紧!”
陆小凤低笑两声,也不在多说,只是跟着林寒走了出去。
到了此刻,所有一切的布置都已经就绪,而洛马也在浑然不觉之中,一步一步的踏进了林寒和陆小凤设置的全套。
当一众捕快离开京城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而林寒和陆小凤,则是重新到了乱葬岗,进入到棺材之中。
亲眼看到这一切之后,洛马和钱老大都是对视了一眼,才缓缓的隐藏了起来。
早在林寒、陆小凤和花满楼等人去寻找极乐楼的位置的时候,洛马和钱老大等人就已经商议好了,就是要趁着林寒和陆小凤两人在棺材里的时候,彻底的解决掉这两个心头大患。
毕竟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林寒和陆小凤两人展现出来的能力,也让洛马和钱老大都是有些担心。
没多久,乱葬岗中出现四名壮汉,抬起棺材,就朝着远处走去。
而洛马和蒋龙,则是带着人马在后面慢慢跟随。
只不过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那820四个大汉并没有朝着极乐楼所在的方位走,而出径直上了一处山崖,轻喝一声,就从拿千丈之高的地方把棺材摔了下去。
“这……完了,这么高,恐怕林寒和陆小凤断然无法活命了!”
蒋龙大惊失色,忍不住的就想要抽刀上前。
只不过旁边的洛马却忽然拦住他,口中更是低声喝道:“不要妄动,现在没了棺材,咱们正好跟着这四人,找到极乐楼的入口!否则的话,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
蒋龙微微一怔,下意识的感觉到洛马有些奇怪。
不过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中却生出了几分疑惑,早在下午的时候,林寒就趁着洛马出去的时候跟他说过一段莫名其妙的话,而现在,这诡异的一幕,也让蒋龙瞬间明白了林寒的意思。
恐怕林寒是早就有了准备,所以才会让他放心。
而另一边,洛马在看到蒋龙没有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再去多想。
也正是因此,六扇门的一众人都是沉默的跟踪者几个极乐楼的壮汉,没多久,就已经到了极乐楼所在的山中。
此刻明月当空,将周围的一切照的颇为显眼,而那几个壮汉,则是在一处阴影处摸索了一阵,就有一道石门缓缓打开。
“这里就是入口!”
洛马低呼了一声。
正准备让众人出动,有两道人影却忽然从山顶上飘落下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林寒和陆小凤。
而那四名壮汉,此刻看到林寒和陆小凤,都是瞬间被吓的面如土色,也并不知道是谁先跪下来求饶,瞬间之中,四个大汉都是跪在地上哭号起来。
“两位大爷饶命,我们不是有意害您的!”
“是极乐楼主让我们干的,我们只是跑腿的!”
“两位大爷放过我们把,我们会给你们多烧点纸钱的!”
一声声的求饶声中,洛马和钱老大都是满脸的震惊,他们可从来都没有想过,林寒和陆小凤竟然能够在那样的绝境之中活下来。
“这……是鬼吗?”
钱老大忍不住的一个哆嗦。
而洛马则是迅速无比的反应了过来,忍不住的开口道:“什么鬼?恐怕是他们两个早就有所准备!”
说到这里,洛马的心中也感到极为震惊,林寒和陆小凤如此做,恐怕是早就有所防备,也就是说,对方早就猜透了自己的阴谋。
一想到这些,洛马的心里就有些不安。
而另一边的蒋龙,在看到林寒和陆小凤出现之后,脸上就猛的浮出几分的喜色,带着一群六扇门的捕快上前,就瞬间把四个壮汉给押到了一旁。
“林寒公子,陆大侠,果然是高明!”
蒋龙佩服的五体投地,又是看了眼几个壮汉,才开口道:“这些大个子看起来彪悍,现在看到两位,恐怕是把两位公子当成鬼了!”
林寒开口轻笑道:“都已经知道了极乐楼的位置,又何必坐他们这又闷又热的棺材!”
“没错,我也没有这个习惯!”陆小凤也是开口轻笑。
而旁边的洛马,此刻看了眼林寒和陆小凤,则是开口恭维道:“怪不得从来没人找到极乐楼,原来藏在山里面!”
蒋龙亦是重重的点头,不过对于洛马的行为,也更加的疑惑了。
林寒今天虽然没有告诉他实情,但是却多少给了一些提示,可是林寒却始终没有对洛马说,由此可见,林寒是怀疑了洛马。
心中一动,蒋龙就不动声色的下令让捕快带走几个大汉,随后才抽出腰刀,开口低喝道:“马上进去查封极乐楼!”
一众捕快都是轰然应允。
一时间,几十个捕快,全都是抽出武器,冲进了极乐楼之中。
走过宽阔的隧道,林寒就一眼看到了在极乐楼中等候的金色面具。
此人就是上次和钱老大赌博的人,也是自称为极乐楼主的人。
远远的看到林寒和陆小凤,那金色面具的人就猛的一惊,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们怎么可能还活着?”
林寒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回答。
而那金色面具的极乐楼主,也猛的一个转身,开口大喝道:“拦住他们,我现在就去叫人!”
只不过此刻在极乐楼主的身边,不过只有寥寥四五人,又如何能挡得住几十个如狼似虎的捕快?
反倒是那极乐楼主,转身就窜进旁边的一条密道之中,显然是准备逃走。
“跟上他!”
陆小凤低喝了一声,就直接追了上去。
而另一边的蒋龙洛马等人,也都是急忙追了过来。
倒是林寒似乎是故意放慢了脚步,让洛马先行进去。
而此刻陆小凤紧紧追着对方,只不过那极乐楼主仗着地形熟悉,硬生生的躲过了陆小凤的追杀,整个人更是身形一闪,就逃到了印刷假银票的密室之中。
刚刚进入其中,这极乐楼主就推开旁边的一张桌子,火急火燎的在墙壁上摸了起来。
这墙壁之中,有着鲁班神斧门专门为极乐楼所设置的机关,此刻只要他开启这机关,就能够通过秘密通道彻底的离开这里。
然而此刻极乐楼主在按下机关的开关后,却迟迟没有得到响应。
试了好几次,极乐楼主才忍不住的疑惑道:“奇怪了,这怎么回事?”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不用白费力气了,这里的机关已经被我给毁了!你……逃不掉的!”
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密室的门口。
而极乐楼主的双眼之中,却猛的露出几分怒色。
“无艳!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口中低喝一声,他就猛的从怀中抽出一柄短刀,恨恨的朝着无艳挥去,更是开口怒喝道:“要死就一起死,让你这个贱人也……”
话才刚刚说到一半,一道身影从无艳的身后瞬间闪了出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先前一直追着极乐楼主的陆小凤。
看到无艳有危险,陆小凤的身形一转瞬间挡在了对方面前,单手一挥,极乐楼主的短刀就已经被陆小凤的手指夹住。
用了用力,极乐楼主却惊愕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拔出短刀。
“灵犀一指!”
极乐楼主面色一变,整个人却退了两步,口中在次怒吼一声,极乐楼主已经一把抓起旁边桌子上的一块镇纸的玉石,狠狠的朝着陆小凤砸去。
不过陆小凤却是身形在次挪动,整个人瞬间就绕到了极乐楼主的身边,一脚踹出,极乐楼主就重重的跌在了密室的门口。
也恰好是在这个时候,外面的洛马忽然冲了进来,看到极乐楼主在地上挣扎,就忽然提刀猛然挥下。
而另一边的陆小凤则是面色一变,急忙开口道:“留活口!”
噗!
一声轻响!
极乐楼主也在这瞬间猛然惨叫了起来。-
洛马手中的腰刀,已经狠狠的斩在了极乐楼主的脖子上,只是瞬间里,那极乐楼主就已经没c廴有了生息。
陆小凤有些无奈的看着洛马这极乐楼主虽然是假的,但是必然也知道不少洛马等人的事情,也算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证人,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此刻就这样被洛马直接杀了。
有些微怒的看了眼洛马,陆小凤却并没有在去多说什么。
也正是在此刻,后面的林寒、蒋龙以及钱老大的等人也都赶了过来……
心中一动,陆小凤也就释然了。
到了现在,已经到了彻底摊牌的时间了。
看到被洛马一刀砍死的极乐楼主,林寒的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笑容来。
不过在林寒身边的钱老大却毫无所觉,此刻看到那极乐楼主气息全无,他就急忙上前几步,一把抓住那极乐楼主的手臂,掀开袖口,就看到上面的一个刺青。
“大家快来看,这个人身上有鲁班神斧门的标记!”
一句话,让旁边的蒋龙等人都是急忙看了过来,到了此刻,众人才发现,那极乐楼主的手臂上果然是刺着一个小小的印记。
而钱老大则是再一次的开口道:“原来极乐楼主,就是岳清啊!这个家伙,真是死有余辜!”
听到钱老大的话,旁边的蒋龙等人都是有些疑惑的看向林寒,先前林寒可是说过岳清并不是极乐楼主。
而此刻的林寒,脸上的笑意也更浓,看了眼陆小凤,林寒才开口道:“钱老大,不用装了,我们早就知道这件事的主谋是你了!这个极乐楼主,也不是岳清!”
钱老大面色一变,不过却马上开口笑道:“林寒公子,你可不要乱开玩笑,这个人身上有鲁班神斧门的标记,他不是岳清,他是谁?”
陆小凤则在一旁突然接口道:“第一,此人根本就不是岳清,只不过是个替死鬼而已。第二,岳清也不是极乐楼主,这只是个障眼法而已!”
陆小凤和林寒的话,让在场的众人更加的疑惑。
旁边的洛马也是面色微变,低声问道:“障眼法?什么障眼法?”
陆小凤看了一眼洛马再次开口说道:“大家来看,此人的手布满老茧,而鲁班神斧门的人做的都是精细活,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手!”
说到这里,陆小凤提醒了一下众人:“各位可曾还记得朱停的手吗?”
陆小凤的话,让旁边的洛马和朱停都是连连点头,他们抓捕了朱停,自然是非常清楚朱停的手是怎么样的。
而旁边的钱老大则是面色微变,随后马上开口驳斥道;“一派胡言,就算是岳清的手势白白嫩.嫩的,难道就凭这一点就能够断定他不是鲁班神斧门的人了?你这就是在捕风捉影,故意陷害我的!”
陆小凤则是冷笑了一声:“是吗?还有一点,鲁班神斧门的弟子,小拇指指甲都特别长,而这个人……则根本就没有……”
“没错,朱停的小拇指指甲,就特别长!”旁边的蒋龙开口印证。
听到蒋龙帮腔,钱老大则是似乎是有些无奈的道:“好好好!就算这个人不是岳清,可你凭什么诬陷我?我在大通钱庄干了那么多年,没有私吞过一两银子,你凭什么就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听到钱老大还在装无辜,还在努力狡辩,林寒也开口笑着说道:“贪污那么点银子,怎么会满足你的私欲?现在你捞足了银子想要金盆洗手,才假意协助我们来毁掉极乐楼,这里,不过是你金蝉脱壳的一个手段罢了!”
林寒的话,让钱老大的面色猛的一变。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林寒是六扇门专门找来的人,也是负责这次案子的主管者,如果林寒这样认为,那他钱老大这一次恐怕是无法善了了。
不过钱老大现在却还是不死心,至少到现在为止,对方还没有亮出证据,故而此刻的钱老大脸上猛的浮出几分怒色,看向林寒开口道:“林寒公子,我一向敬重你,如果陆小凤说的是真的,那你倒是告诉我,真的岳清在哪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旁边的陆小凤已经抓起了这密室里的一叠银票,摔在桌子上开口轻笑道:“真正的岳清,就在这里!”
众人都是不解的看向陆小凤,而陆小凤则是开口解释道:“花满楼曾经送给霞儿姑娘一种药物,这种药叫做百花散,它不是什么治疗麻风病的药物,而是有着一种极为特殊的异象。”
说到这里的时候,陆小凤拿起手中的假银票,开口笑道:“你们以为把印版放在这里,就让我们误以为是极乐楼在印刷假银票,但是殊不知,我们早就知道云间寺才是真正印刷假银票的地方!”
而林寒也是在此刻开口笑道:“真正的岳清,就在云间寺里!”
“这……”
钱老大满脸震惊的看着林寒和陆小凤,他原本以为对方没有证据,但是现在看来,林寒和陆小凤显然是早就有所准备了。
而旁边的蒋龙,也同样是瞠目结舌,不过看向林寒和陆小凤的目光里,却多出了几分的钦佩。
倒是洛马,此刻目光闪烁的看了眼钱老大,随后却看向了旁边的无艳。
而钱老大的脸色也猛的变幻了几下,眼中闪过几分凶狠,死死的瞪了眼林寒和陆小凤,随后才转头看向无艳,开口怒喝道:“贱人,你竟然敢污蔑我!”
说罢,手中就猛的甩出一道飞镖,直直的朝着无艳刺去。
看到钱老大出手,林寒和陆小凤的脸上就都是露出分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