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0yv火熱都市异能 人仙百年 線上看-第678 五行盞熱推-bhxwa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秦笛问道:“五行门的心法,你们还保留了多少?”
“大人,我们只有修炼到元婴的心法,其余的已经失传了。”
“我传你进阶步虚的心法,但此事不可声张,不能走漏消息,明白吗?”
仆弩激动的浑身颤抖:“大人……大人……难道说,您是五行门的前辈?”
秦笛道:“我不是五行门的人。但我掌握了一部分功法。只要你好好的为我效劳,我会慢慢传授给你。另外,你们脸上的金印也要设法抹除,你知道怎么抹除吗?”
仆弩答道:“大人,我们有办法抹除印记,以前是有赤火宗看着,所以不敢抹掉,也没法逃走。”
“那好,你跟我说说五道原的情况。”
“五道原的火脉被赤火宗移走了,但是其余四条仙灵脉还在,每隔一千年,会诞生数千斤宝壤,几十种天地灵水,数百斤高阶宝金,五百棵仙灵竹。”
老实讲,秦笛对这些东西都没有看在眼里,他只对两件事感兴趣。
第一,五行门还有没有隐藏的宝物?
第二,五道原看上去像是仙人布置的五行大阵,如今缺了火脉,破坏了大阵的完整,从而降低了价值,如果能找到操控阵盘,还可能将五行大阵恢复,届时则能产生仙壤、仙水、仙金、仙火和仙木。
而且,像这样的五行大阵,是可以整体牵引走的!
秦笛看向五道原四周的高山,隐隐感觉整个五道原就是一个张开的法器,只要多花点儿心思,找到器灵的位置,就可以将其收走。
正当秦笛巡视五道原的时候,忽然看见打远处飞来一位地仙。
这是一位十阶地仙,看相貌比较年轻,身材瘦高,细眉长脸,面上带着不坏好意的笑容。他望着秦笛说道:“小子,你若是待在青岱城,众目睽睽之下,我们还不好下手。可你胆子不小啊,竟然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哈哈,又蠢又呆……”
秦笛瞄了他一眼,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说道:“哈,我叫‘紫沙’,奉丹游仙长之命,过来收拾你的!”
“丹游仙长又是哪门哪派的高手?”
“咦?你连这个都不晓得?丹游仙长乃是紫火宗的掌教!”
“啊?丹游仙长是紫火宗的人?他跟赤火宗的赤麟仙长是什么关系?”
“哈哈哈哈……很早很早以前,他们两人是师兄弟……这下你可以死而瞑目了吧?”
“奶奶的,我上了他们的当!”
这位名叫“紫沙”的地仙笑得前仰后合,道:“小子,赶紧束手就擒吧!我把你带到掌教跟前,或许他老人家能饶你半条性命,让你做奴隶也未可知。”
秦笛心道:“我怎么收拾你呢?不管是动用三阶仙火,还是诛仙剑阵,或者落日弓,一出手就是杀招,可我还不想杀人啊!若是杀了人,让此人魂灯熄灭,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因此秦笛赤手空拳,道:“紫沙,别笑了,要动手,赶紧来。”
紫沙狂笑声中,猛然吐出一道仙火,火苗长达百丈,仿佛天罗地网,罩向秦笛!
秦笛施展开逐日仙步,一闪身就到了对方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紫沙的笑容瞬间凝滞了,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赤手空拳动手的人,眼前这幅场景就像回到了少年时期跟人厮打,那时候还属于习武阶段,练肉,练皮,练股,只有那段岁月,跟人动手的时候才会赤手空拳!
他一面收回仙火,一面抬手招架,心想:“就算是肉搏,我也不怕你啊!”
然而双方一交手,紫沙就觉得仿佛受到了重锤击打!
他整个身子被震得仿佛炮弹一样飞出去!
而秦笛紧随其上,根本不给对方喘气的时间,“啪啪啪”连续拍了几掌!
紫沙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断了!心头无比的惊骇,张嘴吐出一口仙剑!可是还没等仙剑挨着对方的身体,他的脑门上就被“啪”的拍了一记!
随后,紫沙就觉得晕头转向,然后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记不得,仿佛陷入无边的梦境中!
秦笛并没有杀他,而是先用神魔炼体之法,幻化出三头六臂,将对方打得节节败退,再用搜魂之术,让对方暂时丧失神志,又用一件陶器将对方装进去,最后还在陶器的外面贴了仙符,防止此人破壁而出。
毕竟,秦笛这件陶器“往生罐”,是用往生石加上仙壤炼制的,目前还属于九阶宝器,尚未能渡劫变成仙器,所以要想长期困住十阶地仙并不保险,再加上一道仙符就安全多了。尤其是秦笛进阶地仙后,已经能画出二阶仙符,足以困住所有的地仙。
他跟紫沙交手的这一幕,因为没有死人,没有仙陨之象,所以远处的人都不晓得,只有近处五行门的奴隶看见了。
这些五行门的人看得瑟瑟发抖,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秦笛是谁,只有老者仆弩晓得,是新主人打赢了,从而为主人欢喜不已。
秦笛收起往生罐,施展土遁之法,一头扎向地下!
不久,他在地下找到一条仙灵脉,然后沿着仙灵脉寻找过去,也不知道潜入地底多么深,反正远超一般人的想象,眼前的仙灵脉很长很长,就像永远没有尽头一样。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他才抵达目的地。
他发现深入地底三十余里,有一个大型的控制阵盘,这是一个五级的仙阵,锁定了十条仙灵脉,青赤黄白黑五种颜色的仙灵脉都有,其中有一条红色的仙灵脉断了半截,想来是被赤火宗迁移走了,另外一条红色仙灵脉潜伏在地底,没有被赤火宗的人发现。
大型阵盘的底下,还有一个圆形的容器,摸上去十分光滑。
秦笛仔细一看,发现上面写了三个字“五行盏”!
看到这三个字,他心里十分欢喜:“我判断的没错,整个五道原,原本是一件五阶仙器,它的名字就叫‘五行盏’!这应该是五行门的祖仙从天外带来的!”
秦笛伸出双手,抚摸在圆形容器上,口中念念有词。
他念诵的是通用的“万神诀”。
这种万神诀对于所有的神器都有约束,对于仙器的约束作用更强。
但是秦笛的功力太弱了,他只能念诵一小段,没办法将万神诀全部念完。
然而即便如此,等他念完这一小段“万神诀”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沟通了“五行盏”的器灵。
随后,秦笛传过去一段神识,五行盏便开始一点点缩小。
秦笛从地底出来,守在西侧的高山上,留神关注四周的动静,这时候如果有地仙过来,肯定会发现五道原的变化。那样的话,秦笛就要被迫出手了!来一个收拾一个,决不能让消息走漏。
五行盏一点点收缩,那些五行门的奴隶都没有觉察到周围的变化。只有身在五行盏外的人才可能有所觉察。
整个过程持续了三天,所幸并没有地仙和灵仙过来。
三天之后,秦笛收起五行盏,改变容貌后,贴一张遮天仙符,绕了一圈,返回青岱城。
他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害怕丹游仙长,而是不愿给自己找麻烦。
他想在青岱城悄悄隐居,如果打杀了丹游仙长,就很难隐居下去了。
回到秦府之后,秦笛找了个灵仙洞天,将五行盏放进去,将其重新扩张开来。
这期间,五行门的人都不晓得外面的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秦笛并不在意这些人,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不少,如果他们想要离开,完全可以将他们放走!如果他们愿意留下来,也可以尽数留下来,反正五行盏中有土地、有灵脉、有产出,足够养活他们了。
而且这些人的存在,也可以让秦笛拥有更多的人手。
秦笛只要不压榨他们,让他们安居乐业,再从中收一位记名弟子,就可以收买人心了。
回头再说那位灵仙丹游仙长,将徒弟紫沙派出去之后,一连等了三个月,也没见紫沙回来,于是丹游仙长有些恼火。
他对手下吩咐:“去看看紫沙在哪儿?让他赶紧滚过来!我吩咐他办一件小事,怎么花这么长时间?难道还没有办好吗?”
过了好大一会儿,手下人回报:“启禀宗主,紫沙仙长失踪了!”
丹游仙长感到诧异:“失踪了?怎么回事?失踪多久了?最后见到他的人是谁?”
“宗主,紫沙仙长快失踪三个月了!他临走之前,对侍妾说很快就会回来,然而始终不见踪影,或许发生了什么事。”
丹游仙长取出一个音圭,气哼哼的冲着音圭嚷了几句。
可是等了很久,音圭中并没有传来回音。
丹游仙长心里咯噔一声,感觉有些不妙,急忙吩咐道:“去看看他的魂灯,是否已经灭了?”
过了一会儿,手下人急匆匆跑进来:“宗主,紫沙仙长的魂灯还在,他还活着呢。”
丹游仙长皱紧了眉头:“奇怪,他到底跑哪儿去了呢?如果是在近处,不可能不回话;如果去了外地,应该跟我说一声才对……”
他沉吟良久,想起那位在棋道馆搅局的年轻人,暗道:“那小子是生面孔,我好像第一次见他,他究竟是什么人呢?难道说他扮猪吃虎活捉了紫沙?不对不对,我没有老眼昏花,那小子明明刚修成地仙,不可能拿下紫沙啊!”
他想画影图形,派人寻找此人,可是他没学过怎么画图,想画也画不出!
丹游仙长越想越生气,忽然想起那小子收了赤麟仙长的五道原,或许能从这方面追索下落!
于是他派人去五道原查看。
然而才过去两个时辰,派出去的弟子便回来了:“启禀宗主,大事不好!五道原找不到了!”
丹游仙长猛然暴怒,伸手便是一巴掌:“这叫什么鬼话?五道原方圆三百里!怎么可能找不到了?你的眼睛瞎了,难道嘴也哑巴了,不会找人问问?”
那弟子忍不住叫屈:“宗主,我找到原来的五道原地界,那里原本是高原,可是高原不见了,只剩下一个深深的盆地,连一个活着的人都没有!”
丹游仙长闻言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儿,他纵身出了青岱城,亲自前往五道原查看!
当他看见那深深的盆地时,心里拔凉拔凉的,然后又变得火热火热的!
这时候,他已经不在意紫沙仙长的死活了,他意识到五道原是一件仙器,而这件仙器显然被人取走了!
他知道五行门本是天下知名的门派,这样的门派有着难以估计的底蕴,所以这件仙器让人眼热,它的去向很值得认真追查。
“可是该怎么追查仙器的下落呢?”
丹游仙长一筹莫展,想了好半天,还得从画影图形着手!
于是他找了个画师,说出自己的记忆让对方画像,然后将画像贴满了青岱城。
可是画像贴出去,却像石沉大海一样,连一点儿回音都没有。
因为秦笛先前很少出门,偶然出去一回,就摊上大事,于是回家闭门不出,潜心修炼神功大法。
秦府那些人虽然看见了画像,但只要不露出异样,紫火宗的人也发现不了。
再者说,丹游仙长只是张贴图画,悬赏追索秦笛的下落,并没有派人在画像跟前守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画像被风吹雨打,变得破破烂烂。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关注这件事,说丹游仙长睚眦必报,简直成了笑话,后来日子久了,提起此事的人越来越少。
再后来,画像都不见了,这件事就像春梦一样,了无痕迹。
不过,丹游仙长并没有放弃,他吩咐门下弟子继续搜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直寻找下去,直到找着为止。
他却不知道,此举相当于自寻死路,如果惹恼了秦笛,后果很可悲。
秦笛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所以暂时隐居修炼,并不等于他就害怕了。
后来,赤麟仙长也得到手下人的禀报,说五道原整体消失不见,很可能是一件仙器。
他吃惊不小,亲自去现场查看,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他奶奶的!五道原落在我手里那么多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它竟然是一件宝贝呢?我这办的叫啥事啊?竟然将宝贝拱手送给别人!”
因此,连他也恨上了秦笛,但没有大张旗鼓的寻找,只是让手下人悄悄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