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6b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170 他的世界再無喬墨兒鑒賞-x5ual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韩云熙同无拴辞行后,决定只身前往城外,同江湖人来一场大战,一来可以发泄一下这些年隐忍的戾气,二来是想死于这场战役,这样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上一世,韩云熙明明是救乔墨儿的人,这一世却演变成了杀她父母,灭她师门的坏人,别说乔墨儿不想听他解释,换成是他,就凭让他们的孩子步入黄泉这一条罪,也就不配得到原谅。
韩云熙等候着江湖的人来杀他,可是奈何一个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韩云熙手持玉箫,挡住一中年的剑,侧过身同时一脚踢飞了从另一边过来面偷袭他的人。
都市高手
也有拿着长枪的人,离韩云熙有点距离之时,刺向韩云熙的喉颈,只见那时快,韩云熙从仰过头,从长枪底下划过,用手反擒住长枪,一个漂亮的回旋转,将自己的双脚架在了那个人的脖子上,直接将那人的脖子扭错位了。
哐哐当当,城外的竹林里刀光剑影,血流成河,打到最后的时候,有人呐喊了一句:“你敢谋害朝廷命官,你这种人死了都不可惜,得亏乔丞相的义女没有嫁给你,要是嫁给你这种人,岂不是这辈子都毁了。”
韩云熙听完这句话,竟然放弃抵抗了,他把手上的长枪扔了,想起乔墨儿已经奄奄一息的样子,没有犹豫的拿起玉萧,想为她吹最后一曲儿。
闭上眼的他,回想着乔墨儿的过往,好像这一世他们相敬如宾,郎才配的上女貌,若不是自己总是想着上一世发生的事情会重蹈旧覆,甚至还想着更改事实,才导致如今的成果。
渊釜辰舟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为而死。”
韩云熙眼角竟流下了一滴泪水,原来他是那么不舍与乔墨儿分开,重生这一世,不应该总是想着上一世的事情,也不要妄想着去改变这一切,也许顺其自然,他和墨儿的孩子还能健康的成长。
蛇骨
韓娛之kpopstar 靜候輪回
算计了那么多,正如程珊珊离终前说的一句话:“韩云熙,就算你能算计,那你能算计到一分一毫都不差吗?”
江湖人士看韩云熙不再反抗,都纷纷拿起武器攻击着韩云熙。
一棍子闷向了韩云熙,紧接着又是一拳一脚踢向了韩云熙,见韩云熙都没有反应,纷纷得寸进尺,又是一剑刺进了韩云熙的背部,韩云熙强忍着疼痛,接着又是一剑从他的正面刺来,这个时候,无拴出现了,帮韩云熙挡住了这一剑。
无拴同这些江湖人打斗了起来。
奈何无拴有一百双手,也抵不过这群人挡了又退去,去了又回来攻击韩云熙。
“少爷,你快醒醒!不要这样……”
韩云熙仍然吹着玉萧,就算口吐鲜血,也无动于衷。
影子带着人手也赶了过来,这也是无拴第一次看见除他之外,还有别人保护着韩云熙。
影子带着人手同无拴一起,与那些江湖人士打了起来。
“少爷,清醒一点儿吧。夫人若是看见了,一定会心疼你的!”
无拴躲闪着剑呐喊着。
夫人,呵,夫人还会心疼我吗?韩云熙仍不肯相信乔墨儿会相信他。
无限之角色扮演
“就他这种人还配有夫人,若是今日杀不了他,我们江湖就先辱了他的夫人,然后再杀了他心心念念的夫人,看他还有什么颜面存货再这个世上。”
不知是谁开的口,涉及到了乔墨儿,韩云熙睁开眼睛,怒瞪那群人,若是他们不废话,兴许自己早已成了他们的刀下魂,可是他们废话连篇,还侮辱他的乔墨儿,真的是士可杀不可辱。
韩云熙健步如飞的冲到那个人面前,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与他们来了一场你死我活的场面。
八零军嫂是神医 咪菟
无拴看韩云熙回过神,自己却走神了,差点儿被人偷袭一刀捅死,多亏韩云熙看见,护住了他的周全。
“多谢,庄主!”
无拴小声的说道。
韩云熙拿着玉箫在手中旋转着,一个简单的抬眸,似乎能用眼神杀死这群人,紧接着将这群人一个个打倒在了地上,但这一次韩云熙真的不会再手软了。
国民的岳父
江湖人乱传他杀了耿乔两家人,那他就见一人杀一人,遇一城屠一城。
这些誓死要与他为敌,甚至追杀他的人,都将成为他的萧下魂。
无拴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韩云熙,杀人都不带眨眼的,更是相信韩云熙不会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而这些人都死有余辜,这一糟过后,他发誓此生追随韩云熙,终身不悔。
解决了这些人后,韩云熙衣衫破烂,体力不支,加上刚刚中了一剑,更是虚脱的倒了下来,快要摔到地上的时候,无拴被影子补了一脚,摔了一个狗吃屎扑在了韩云熙的前面,成了韩云熙免费的人肉垫子。
大概过了许久,韩云熙从一个房间里醒来,这个地方好生熟悉,原来这个地方正是乔墨儿和他相遇的竹房。
司空昌准时到了韩云熙身边,同他来取记忆。
“云心先生应该不会忘记今日我花一来此的目的吧。”
司空昌作揖,表示待会多有得罪,还请他海涵。
“不会,云心先生,你动手吧。”
韩云熙躺在床上没有挣扎,示意司空昌随时都可以取走他的记忆,他已经帮她去救墨儿了,又何必强求他一定要救活她,或许离开对墨儿也是一种解脱。
司空昌请出了无拴,对韩云熙秘密的开始了催眠术,这个世界上哪有随随便便取走别人记忆的戏法,他司空昌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说把他的记忆给抹去,就能轻易抹去的。
还不是凭借自己云游的地方多,学到了一些外门邪道,才能做一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你真的不后悔把你的记忆给拿掉?”
“不后悔!”
韩云熙眼神空洞的看着床顶,此时的样子,在司空昌眼里看来,同乔墨儿真的是如出一辙。
韩云熙被司空昌催眠的时候,竟然说出了一句话:“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殺手穿越:帝國的冷艷皇後 小果兒
那是他和乔墨儿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乔墨儿捡起地上的字画,递到他的手上;那时候的她还挺欣赏他临摹的诗句,而他也忘不了初见她时的羞涩模样。
忘却一切,忘却曾经不好的时光,若是有幸再遇她,他一定不会再瞒她任何事情,什么都会与她分享。
只是今日之后,他韩云熙的世界里再无乔墨儿,他的那些情感,也都随着乔墨儿的死去而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