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z38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起點-第六百七十一章 有德真仙鑒賞-htyei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番天印之威自不须言说,便是在封神大战之际,也是能排在前列的顶尖灵宝,虽然是份属后天,可是来历非凡,以盘古半截脊梁加上元始圣人亲自出手炼制,连昔年的多宝道人被砸中都要一个踉跄,更不必说是区区一名牛魔王了。
便是莫元分心三用,可是那太乙丹的药力太过于充足,至少数个时辰之内,他都能维持住这等十二分法力输出的状态,那番天印威能岂能小觑?
牛魔王一心决死,却正是求死,撞了上去,不仅仅是牛角被撞断,那番天印余势未歇,却是狠狠的砸在了那大白牛的脑门之中,众人只听得那大白牛发出一声凄厉惨嚎,随后身体处处都有‘咔嚓咔嚓’的轻微响动传来,却是‘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如同一滩肉泥一般,根本站不起来,眸中神采也是尽数散去,显而易见是没了生机!
“大哥!”“大哥!”“师弟!”“牛师弟!”……
那七大圣残余四名大圣以及一众截教弟子都是惊呼出声,语气里满是担忧之意,然而这并不能挽救牛魔王。
以番天印的威能,那一印落下,强横无匹的庞大力量,在一瞬之间,已然将牛魔王浑身骨骼经络尽数碾碎,便是他紫府内的元神,也是被这股强横力量直接打的当场魂飞魄散,便是圣人来此,也是救不回来了!
那四名大圣不知此中情形,云霄娘娘和无当圣母这些修为深厚的截教准圣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事实上,刚才他们是有机会救牛魔王的,也是有足够的力量救牛魔王,然而他们却偏偏不能出手,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盖因这场中不止莫元一人,莫元挡不住他们,可是还有玄都大法师以及一众阐教弟子虎视眈眈,便是他们能出手,这些人也绝不会坐视的!
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牛魔王去死,只能在事情发生后发出一声无奈的悲呼,这也怨不得旁人,这是他们自己找上门来定的规矩!
牛魔王死了!
莫元心中是说不出来的痛快,这牛魔当真是恶心无比,仗着身份修为,屡次三番寻他麻烦,大婚之日竟然还来捣蛋,一朝斩杀,莫元只觉得心中阴霾尽去!
不仅仅是他觉着痛快,阐教一众弟子也是面带喜色,好吗,你们截教不是算计吗,不是要找麻烦吗,前脚那姜子牙刚被杀,后脚牛魔王就被送上路陪姜子牙,当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元始大罗天上,一阵畅快大笑声自玉虚宫内传了过来,却见得惯来注重形象威仪的元始天尊,却是放浪形骸,放声大笑,哪里还有半分圣人的模样?
与之相对的,则是惯来不拘小节的通天教主,其人此刻脸色凝重如霜如铁,冷不可言,让人一见之下,心中却是不禁生出畏惧之心。
笑了好一阵,那元始天尊才停下声音道:“师弟,却是你败了,可怜你费尽心机与贫道算计,到头来却成了一场空,你是斗不过贫道的。”
通天教主冷冷的看向了瑶池方向,却是语气不善的道:“什么时候,玉帝那厮也敢插手咱们师兄弟之间的事,还是他已经是师兄你门下走狗了?!”
今日一战,倘若没有昊天镜突然冒出来,以混元金斗之威,牛魔王获胜当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然而通天教主千算万算,却是从未预料到,本该老老实实在天宫缩着的玉帝竟然敢插手此事,须知,便是封神大战时,这位名义上的三界之主,也是没有站队。
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通天教主吸取了封神大战时的教训,这一场争斗,分明他是那得道者。
女娲,西方二圣,太上老君,这四尊圣人里,便有三尊偏向他,而唯一的太上老君,也只是保持中立,并未插手此事,依照常理来说,他不可能输的!
可是他偏偏输了,这就让这位上清圣人很是抓狂了,上次被元始天尊击败,还可以解释成众人合力压制他,可是这一次,他是真的想不通!
不过想不通也只是想不通,这位圣人可不是元始天尊,如是元始天尊,指不定此时已然不顾颜面,亲自动手对付下界这让他丢尽了面子的莫元了。
“师弟,玉帝又何尝会投入贫道门下,只是申公豹这厮想要谋得天帝之位,却是犯了他的逆鳞,他自然不会就这般束手旁观,要与你截教寻些麻烦了。”元始天尊何等人物,那是阴谋算计的老祖宗,玉帝的昊天镜一出现,立时便被他看穿了其中的关窍。
圣人既然是圣人,自然不会是愚钝之辈,元始天尊一说,通天圣人立时醒悟了过来,申公豹是妖族,杀了前任真武大帝的鲲鹏也是妖族,玉帝如何肯让申公豹登基为帝?
想明白这点,他心中却是后悔不迭,这一次布局,他却是全然忽略圣人之下的小人物,只是把重心盯在了元始天尊身上,这原也说不上错,毕竟谁没事敢插手圣人的恩怨?可是谁料还真有人敢插手,最关键的是,便是他知晓是玉帝插手的,一时之间也无法可想。
玉帝三界之主的地位,却是鸿钧道祖的意思,谁也不能剥夺,至于其他的,他手下的权力早已然被元始天尊架空,便是想寻麻烦都寻不了,便是上门兴师问罪落其人的面子,这也大可不必他自己去做,西游大劫,那猴子正是要踩着玉帝的脸面,踩着整个天庭的脸面来为佛门扬威,他堂堂一名圣人亲自上门打脸,莫非还有一只猴妖效果来的更好一些?
所以在通天圣人看来,这玉皇大帝当真是一块滚刀肉,根本没法奈何他,心中不禁愈发苦闷起来,不禁语气泛酸的道:“到底是师兄的人缘好,此时都有人相助!”
“师弟说错了,这与贫道无关,说起来还要谢过你呢。”
元始天尊见得自家弟子扳回一局,心中正是高兴的时刻,他道:“莫要忘了,贫道这小徒弟,可是先去的金鳌岛,你偏偏听从麾下弟子的意思,不肯收入门下,却是合该有此一劫。”
这话通天教主却是不以为意,他本就是个重情重义的性子,虽说当初看好莫元,甚至想要收其为徒,但毕竟是看好而已。
相比较门下陪他无数年的坐骑牛魔王和一众弟子,莫元根本算不得什么。
如果不是这般性子,他当初如何会气急之下,摆下诛仙剑阵和万仙大阵,亲自下场与元始天尊为难?
他道:“师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左右不过是玉帝加入其中罢了,如不是他,牛魔王必然能胜!”
“师弟又错了!”
元始天尊反对道:“便是没昊天镜在手,牛魔王也未必能胜,莫要忘了,贫道这小弟子,可是还有混沌钟在身的!”
混沌钟!
提及这件开天至宝,通天圣人禁不住神色微变,却道:“混沌钟虽然威力巨大,然而却绝不是这一个小小的大罗金仙能发挥出威能的,更不必说那混沌钟尚且受损。”
“受损固然是受损,然而在混元金斗之下护住他却是够了。”
元始天尊笑道:“到底是认主的开天至宝,岂是等闲,云霄的混元金斗虽然厉害,可是在这开天至宝下又算得了什么?”
天地之间的宝物,虽然有先天灵宝和后天灵宝之分,然而这只是它们诞生的方式不同,论及威能,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便如后天灵宝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单纯以开天功德凝聚而成,却是当世顶尖灵宝之一,这件法宝万法不侵,持之足以令人立于不败之地;还有番天印,这三界第一板砖的威名,便是三重天准圣见了也要头疼,可是胜过诸多先天灵宝。
混沌钟、盘古幡、诛仙四剑等几件法宝,在先天灵宝的地位中却是极为特殊,威能无疑是最顶尖的那一层次,混元金斗虽强,可是遇到混沌钟无疑便如遇到了祖宗一般。虽说它有收摄法宝之能,可你叫它收一个混沌钟试试,只怕硬生生的能将它撑炸!
与此同理的还有落宝金钱,此宝用来落宝固然威能奇大,然而让它来落诛仙剑阵都事物,只怕宝物还没落到,已然被斩成了碎片。
先天灵宝的诸多奇异功效,虽然秉承大道,极有针对性和独特之处,然而一旦法宝的威能超过了某个界限,这些奇异功效便是立时发挥不出来。直如水能克火一般,可是一滴水面对火海,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通天教主沉默不语,混沌钟到底能不能用,不是他和元始天尊说的算的,还是要莫元这个混沌钟的主人展现才是。
见通天教主不答话,元始天尊笑眯眯的道:“师弟,此战你我各自死伤一名弟子,不如算是打和,至于这真武大帝的位置,不如便送与贫道这小弟子当做贺礼?”
“师兄说笑了,天帝之位,事关重大,岂能当做礼物随意赠送?”
通天教主道:“吾观吾门中弟子申公豹,乃是有德真仙,三界神魔俱有称赞,有天帝之像,立他为真武,却是上秉天心,再恰当不过。”
通天教主脑袋除非抽了才会答应将真武大帝的位置交给莫元,他好不容易算计一回元始天尊,为的无非便是出一口气,彻底了结门中弟子和阐教弟子的恩怨。
然而这结果呢,姜子牙虽然死了,这真武大帝的位置可还没拿到,那恩怨虽然解决了,不过却是牛魔王惨死,倘若他不要这真武大帝的位置,等于这一场算计,却是前功尽弃,那是一点好处也没捞到,与其这般,他还不如躺在碧游宫睡觉,费劲巴拉的来玉虚宫干啥?
通天教主不答应,这也在元始天尊意料之中,不过他也不会答应将这真武大帝的位置给通天教主,截教得到这北境天帝的位置,可是与他不一样。截教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妖族的教派,门下尽数都是‘披鳞带角,卵化湿生之辈’,申公豹统领北境诸天,那意味着妖族大部分实力都听从截教的命令,也意味着通天教主和女娲娘娘这二人联合在了一起,元始天尊怎么会容忍这样的场面出现?
他当下拒绝道:“申公豹虽然是有德真仙,然而毕竟是亲手杀了前任天帝,倘若他坐了天帝,只怕三界神魔尽数都会效仿,如此一来,三界秩序何存?”
这话说的就是扯淡了,三界神魔又不是傻子,不知道内情的,必然是修为低微,这种人就算是想要杀天帝取而代之,却是只怕连天帝手下神将那一关都过不去;至于那些法力高深的,哪一个不知晓内情,没圣人在背后撑腰还敢觊觎天帝大位,那真是自找死路了。
况且天帝位置虽然香,却也不是任何一个人都想做天帝的,做天帝虽然有大气运大功德,然而也承担大因果。
但是不得不承认,元始天尊这理由很冠冕堂皇,虽然三界是拳头大说的算,但是表面上还是要加以粉饰的,申公豹是弑杀天帝之人,不让他做天帝也说得过去。
通天教主是个很干脆的人,他也不与元始天尊争,极是简洁明了的道:“师兄支持莫元,我支持申公豹,既然谁都说服不了谁,咱们不如简单一些,便让他二人打上一场,谁胜,谁便做这天帝之位,师兄以为如何?!”
这很通天教主,他就是个快意恩仇的性子,论及城府,却是远不及元始天尊。
“师弟你倒是好算计,申公豹乃是元神上榜者,便是身死,也能复生,罢了罢了,贫道便吃了这个大亏,答应你便是。”元始天尊故作大度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