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68w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鑑寶直播間-第五百一十一章 大訂單鑒賞-pe55y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虽然还不清楚,胡杨这群人什么来头,但既然是自己老师带来参观的,他当然得伺候好。先好声好气安慰好动摇的员工,他又回到胡杨等人身边作介绍。
“整个制作过程,其实说难也不难,无非就是那么几个步骤,但你要做得精美,就得看你的手艺了。
你们看,这就是我作坊用到的紫泥。不过,我这都是小本生意,这原材料,也不敢用珍贵的,坦白说,这是最普通的紫砂泥。”老板坦诚道。
胡杨点头:“嗯!我知道,最贵的就是天青泥,那是泥中极品,比较稀少。”
前面,胡杨也很大家说过,紫砂泥有很多种。
或许,还有人不太清楚,紫砂泥看上去是一坨泥,但世界上,它是矿石,叫紫砂矿。只不过,这种矿石的质地有点特殊。
紫砂泥大体分为四种:紫泥、绿泥、红泥、缎泥。
而紫泥里面,也分好几种,其中就有刚才胡杨说到的天青泥,是最贵重的制壶原材料。此外,还有底槽青、清水泥等。
底槽青,因通常处于紫泥泥层底部,故名有老嫩之分,矿料一般呈紫褐色致密块状,有青绿色豆斑状,烧成后呈紫红色。
清水泥,一般为紫褐色致密块状,有云母碎片,矿料上带淡绿色斑点、斑纹状,烧成后呈紫棕红色,高温呈紫黑、暗青色,一般指单一矿料仅加石黄等练成的紫泥。
俗话说:“天下紫砂出宜兴”,紫砂壶以宜兴紫砂壶最为出名。它材质独特,工艺精湛,造型朴稚,装饰富有浓郁的文化内涵和雅趣逸韵,因而被誉为陶中奇葩,国之瑰宝。
紫砂的魅力在于从矿石到艺术品的转化,而传统全手工制壶更是一场精妙绝伦的技艺盛宴。一件紫砂工艺品的成功,要经过十到几十道复杂的成型工序,更需要紫砂匠人的精益求精的功力,还有一丝不苟的用心。
而这个小作坊,工艺其实是简化了,做出来的产品,品质自然也就没有很高。
见胡杨还知道天青泥,中年人明白,这个年轻人起码也是做了功课的。
“你小子,可别把小胡当成门外汉,人家对紫砂壶的了解,估计比你强多了。”任老师忍不住提醒自己的学生。
这可把中年坊主不爽了,感觉自己被老师看扁。他这也算是传统手艺,这门制壶的手工,在他家已经是第五代传承,虽然说他们这是一代不如一代。
但是,你说一个年轻人,比他这个制壶的传人还要了解紫砂壶,那就有点瞧不起人了吧?
“怎么?不爽了?你家的祖传手艺,到你手上还有几分精髓,你自己应该最清楚。现在,只能做最普通的紫砂壶,还以为你很牛吗?”任老师不客气地教训。
得!一天是老师,一世都是老师。
就算又不爽,中年坊主还是得憋在心里,只是有点委屈巴巴!敢怒不敢言!
看到这一幕,直播间的观众又大笑:“你老师,还是你老师!”
“哈哈!好惨的老板,员工不干骂,老师更不敢怼!”
“唉!无论什么时候,老师对大家来说,都是最可怕的生物。之前看了个视频,老师带着面具去叫醒上课睡觉的学生,学生没反应,但老师揭开面具,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要是美女老师,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怎么不会?我以前的英语老师也漂亮,但她天天捉我去背书,我每次做梦梦见她都会被吓醒。”
“确实,自己的老师再漂亮,你也不会感受到她的温柔。”
……
在直播间的观众们说那些读书的趣事的时候,胡杨跟中年坊主说道:“大哥,我想在你这里下个订单,但我要的是精品的紫砂壶,你敢不敢接?”
嗯?
坊主愣了一下,下意识点头:“可以呀!你要怎么样的?可以说具体点吗?我甚至可以搞来天青泥,我可能没有本事做太好的,但我认识人,只要出得起价钱,我帮你去说一说,让他帮忙做一个。”
他以为,胡杨所说的一个订单,就是一个紫砂壶。
他算是看出来,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个有钱的。那么,一般的紫砂壶肯定看不上,所以他才这么说。
而华仔、钟文秋等人,甚至直播间的观众则是反应过来:胡哥这是又要带货?又要给老板订单,然后给大家发福利?
就连任老师都熟悉了胡哥的套路,于是,连忙踢了一脚自己的学生:“人家小胡的订单可不小,你自己想好了。”
他最欣赏的,就是胡杨对传统手工艺的支持态度,几乎遇到这种困难的,都会大力支持,购置一大批,当成福利送给粉丝们。
对那些传统手工艺的老板来说,那是大订单,吃一口就能活一两年的。
坊主还有点懵逼:“不小?是多大?”
胡杨笑道:“我不需要很珍贵的原材料做的,就用你这里的也行,但手艺一定要说得过去,至少都是这种水准的。”
说着,胡杨从他这里的成品里面,挑出来一个。
坊主一看,这种品质的,他这里只有两个工人能做出来,而且花费的时间可不少,最主要还是上面的雕饰,一般人做不出来。
“这种的话,可能会贵一点,成本加人工,再加一点盈利,需要三百五十元才能做,可以吗?”这已经是看在自己老师的面子上,尽量压低价格了。
胡杨点头:“我可以给你五百元,但你必须给我做到每一件都达标,能做到吗?可以的话,我买五百个。”
“可以,嗯?多少?五百个?”坊主顿时瞪大眼睛。
他这里,一年的产量,也就是一千出头呀!而且还是普通的货色。胡杨直接给他送了半年的订单,怎么不吃惊?
而且,他要的要是最好的那种,给到了五百元,做一个紫砂壶,他的利润就能得到两百左右,这是一笔大生意。
因此,作坊的其他工人都纷纷惊呆地望过来。
五百个,一个五百元,总价就是二十五万呀!
不得不说,他这个作坊其实不怎么赚钱,还不如人家生意好一点的士多店。以往,他这里一年扣除其他的所有成本,能赚十万左右,就算可以的。
“嗯!是的!不过,这些都是我要送人的,所以邮费还得你出。而且,必须要在三个月内完成,敢接吗?”
此时,华仔已经在搞抽奖活动,因为平台一次最多只能设置一百个名额,所以得分五次来。
大家都很踊跃,知道就算自己抽到,紫砂壶也一时半刻送不到他们的手上,但免费的,他们愿意等呀!
要知道,这紫砂壶怎么说也是手工制作的,而且品质也不算差,材料、人工等成本就差不多要三百元,胡哥进货价都要五百元,这难道不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