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8654精华都市异能 妖女請自重 線上看-第二百章 魚龍混雜鑒賞-36pgd

妖女請自重
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
“金绣胡同,左手第四个院子,那俩人在那。”江云鹤将两个外道修士换了位置后的住处告知计元。
“你怎么找到他们的?”计元颇为诧异,以前只知道江云鹤目力出众,有着独门的手段,没想到他还精通追踪。
“说出来不值得一提,在他们身上下了点小手段而已。”江云鹤笑道。
话虽然这么说,可在同阶修士身上种下手段,对方却没有丝毫发现,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让人在外侧留意一下便可以,估计这俩人用处不大了,看看能不能顺着他们跟上别的线。”江云鹤又道,不管那些外道中人的目的是什么,这俩人既然暴露了,未必会再如同以往一般行事。
如果只是藏在院子里,没有其他举动,他们知道他们的位置也没什么意义。
“嗯。”计元应道,知道江云鹤说的没错,心中有些遗憾。
让他觉得麻烦的是不知道自己派去的人是怎么被人察觉的。
就像对方不知道是怎么被人跟上的一样。
又要重新开始了。
然而时间耽误的越久,对方的准备就越多,发动谋划的时间也越近。
江云鹤明白计元在担心什么,又道:“有郡王坐镇,就算他们有什么谋划,也未必能掀起太大的风浪来。而且线也没断掉。”
“你又有什么收获了?”计元知道他说出这话,必定有其他发现,心中顿时轻松许多。
“还不清楚,我去见个人,说不定会有收获。”江云鹤打个招呼便离开火鸦军驻地。
半路上路过小桥,江云鹤驻足片刻,只见不远处一个穿着黑衣的瞎子正悠然自得的拉着二胡,那曲声让人肝肠寸断黯然销魂。
路过的行人不知不觉间便泪流满面,却没有任何人停下,显然是对方用了某种术法。
江云鹤站在不远处打量。
瞎子看起来三十上下,相貌算得上英俊,身上很干净,黑色丝绸的衣服,唯独双眼处的疤痕让人感觉惋惜。
一眼便能看出是被人用手生生把眼睛抠了出来。
不过在其额头处却有着一个眼睛形状的印记。
“还真是像……瞎版二郎神。”江云鹤思索了片刻,便想到此人的身份。
百艺楼这一代最出色的弟子——万雷子。
真名似乎叫白翎,不过很少有人叫他原本的姓名。
虽是个瞎子,但其却从武国的和尚那学来一门神通——心眼,让他比这世上大多人看的都要清楚。
至于他额头上那个眼睛形状的印记是一个法宝,雷印。
江云鹤在不远处打量了半响,冲着对方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他对百艺楼的弟子印象不错,一群和他一样的性情中人。
然而没走多远,又看到一队人马过去,当中一辆马车上隐隐传来一股浩然正气,给人一种隐隐的压抑感。
马车后面是六个年龄不等儒生,正骑在马上摇着扇子打量四周,看到江云鹤后打量了几眼,又转头说了些什么。
“那个是紫宸宗的修士。”
“你怎么知道?”
“衣服上有标记,那些修士门派的标记我都认得。”
“梅兄真是博闻广记。不过是他么?据信说当时也有紫宸宗的人……”
看这马车和一众儒生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再听到那虽然放小,但仍隐约传来的话语,江云鹤就知道这是冲着浪翻天来的。
也不知道那家伙跑哪去了,现在说不定就在城里。
那马车中起码是个大儒。
江云鹤停下脚步看着马车和儒生远去。
“真是鱼龙混杂,这城里越来越有意思了。”
江云鹤挺喜欢见到形形色色的人,觉得挺开眼界的。
随着时间越近,这城中的修士也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人物都开始现身。
好在有郡王和药王神坐镇,那些邪魔外道妖魔鬼怪只能偷偷在地沟里活动。
……
“你来了。”姬诗泽的语气神态都平平淡淡的,不过见到江云鹤前来,心情却是不错。
虽然之前就知道江云鹤和执月的关系,也没想过与江云鹤一直发展下去,不过若是执月来了之后江云鹤就消失无踪,姬诗泽倒是要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这是我最近画的。”江云鹤掏出画卷推到姬诗泽面前。
姬诗泽将画卷展开,上面是一个气质清冷极美的女子。
不得不说,江云鹤这幅画比姬诗泽本人要漂亮的多。
虽然眼角眉梢略有一点不同,但让姬诗泽心情大好。
要知道江云鹤这幅画是自己回去画的,也就是说,这是江云鹤心目中的她。
而且哪怕执月来了,江云鹤还在画她,说明心中有她。
“你的画技进步很快。”姬诗泽心情极好,还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点评道。
修士对自身的掌控力极强,对天地自然也有着独特的感悟,因此学习琴棋书画这种技艺有着极大的优势,随便学一下就能做到不错,不是凡人所能比的。
除非是凡人中那种摆脱了匠气技近于道的大师。
那种人物哪怕是修士也会报以尊敬。
“我也这么觉得。”江云鹤轻笑道。
姬诗泽白了他一眼。
“今天就是来送画的?”姬诗泽将画卷收起来随意道。
“之前说的,查了没有?”江云鹤询问。
“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在打我的主意。”闻言姬诗泽脸色沉了下来。
“还没处理吧?”
“你有什么想法?”姬诗泽挑眉。
“我正在查他们的踪迹,既然你已经找到了,就有了准备,我可以顺着这条线查下去。”
“你查他们做什么?”姬诗泽诧异道。
“名门正派搅了邪魔外道的谋划,这不是理所当然么?”江云鹤笑了笑,看姬诗泽一副不信的样子又道:
“给人帮忙。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图谋什么,但肯定不是好事。若是能查清楚,你也能用来做做文章。”
姬诗泽思索一下,若是能揭露阻止那些外道中人的图谋,确实有可以用来做文章的地方。
她虽然不太在乎,不过姬长渝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虽然不太看好她那个同母胞兄的打算,不过这种顺水推舟的事情她倒是不介意。
何况她也恼怒对方竟然打她的主意,而且把人塞到她身边那么久。
若不是江云鹤提醒,她回来后用各种手段查探,还真没有察觉。
两人又聊几句,变成江云鹤诧异了。
对方的人竟然在姬诗泽府上呆了八年。
说明对方早就在做准备了。
除此之外还买通了府中两个下人。
姬诗泽正是通过这两个下人露出的破绽才发现。
两人在府中闲逛,江云鹤装作不经意的看了那人一眼,一个看起来四十上下的中年女子,竟然在姬诗泽府上混成了一个内院的小管事。
而且看起来和普通人无异,哪怕连姬诗泽都没发现这个貌不惊人的管事竟然是个修士。
接下来两天江云鹤便是早出晚归,每日便在姬诗泽府上后门不远处的一条街上找个酒楼喝茶看书。
不知道苏小小是不是受伤了,这两日也没了踪影,没再过来和执月大打出手。
两天过去,那人还没什么动作。
两人都没心思一直等下去,姬诗泽准备在府上放出一点风声,做出打草惊蛇的姿态。
逼迫对方加速行动。
不过在那之前,江云鹤还得先陪执月去见识一下那位三王子姬长世的赏宝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