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24n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第九百六十四章 三撫二剿熱推-3le1a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听得入迷的刘正,也出言催促起来:“是啊,贤弟快说快说。”
“遵命。”诸葛亮此刻早已没有了初进宫时的那份紧张,他云淡风轻,从容不迫,毫不避讳地走到了刘赫的面前。
“这招抚其一者,在于抚民。既是要争取民心,使万民重新归于朝廷,不再安心做那些诸侯的子民,如此,则朝廷之威日盛,诸侯之势日衰。且不说钱粮、兵源、军心、士气了,倘使能令诸侯治下,各地烽烟四起,再由朝廷出兵征缴,如此里应外合之下,曹操等人,弹指可灭。”
刘赫微微颔首:“说得有理,其二呢?”
“这其二么,便是抚其兵。刘焉、曹操、孙坚、刘备四人,皆有一流上将,招兵买马,训练士卒。为将者忠心不二,为卒者奋勇向前,自然无往而不利,朝廷行强攻之策,自然艰难万分。假使其将士懈怠,不再用命,则陛下与诸位将军,复有何虑?”
刘正插嘴道:“父皇,我二弟说得极是。孙坚,刘备,刘焉三方兵马如何,孩儿虽然不知,可那曹操的兵马,委实雄壮,比起四叔和高将军的精锐,也仅逊色半筹而已,军中更是猛将辈出,尤其那典韦,就算孩儿和三叔联手斗他,也是勉强,而且他们厮杀作战,勇不可当,强悍无比。”
“还用你说?”刘赫瞪了他一眼,对诸葛亮说道:“其三?”
“其三,在于抚当地士族。众多诸侯与朝廷不同,朝廷之中,经由陛下屡次改制,提拔贤才,如今已非士族豪门掌控朝局,武有关云长、高伯平、赵子龙等大将,文有钱道准、石广元、孟公威等重臣,俱非豪门子弟,身家荣辱,只系于陛下一人而已。然曹、孙等辈,麾下文臣武将,多系大族出身。”
“陛下兴办太学、官学,以纸质书籍,引得天下士子纷至沓来,然太学之中,士农工商混杂,平起平坐,引得士人不满。还有陛下对赋税改制,依然令不少士族对朝廷心存芥蒂。诸侯麾下士族,其中便不乏因此缘故而对其主死心塌地效忠者。他们出钱粮,出谋划,甚至率领部曲军队前来相助,如曹操起兵之初,不过两万兵马,其中夏侯惇、夏侯惇、曹仁、曹洪等辈所领部曲,便有一万人,还有孙坚麾下、刘备、刘焉、士燮,亦是如此。”
“陛下将士族之心,收为己用,定可令诸侯之势大为衰减。如此三抚,可令文臣不出谋,武将不出力,百姓不应召,豪门不相助,诸侯之势,便似空中楼阁,无从谈起。”
刘赫听得是欢心不已,抚掌称赞。
“好好好,正儿信中,不吝各种溢美之词,夸你博古通今,说你有经天纬地之才,包藏天地之志,如今看来,果然不虚。但此三抚之策,朕登基多年,朝中能人众多,却无一人能够看到。”
“嘿,那还用说?孩儿看中的人,岂能错得了?”刘正甚为得意。
诸葛亮躬身道:“草民微末之才,怎敢劳陛下金口赞誉。”
刘赫挥了挥手,说道:“继续说下去。这需剿除者,又是何人?”
诸葛亮此刻一副意气风发模样,羽扇向前虚指,声音也高了不少:“无论哪方诸侯,明面上,仍旧尊奉大汉国号,只是另立朝廷,以图对抗。这当剿其一者,便是剿其名。”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刘焉自立也罢,曹操拥立献帝也罢,都不过是强词夺理而已,只可蒙骗一时。二人并非匡扶社稷之功臣,实乃谋权篡逆之奸贼,一旦大义被除,自然人心尽失。”
“其二,亮在阳都时,数日前,家叔送来之书信中,提及刘使君忽然受邀前往青州平叛,且是连夜赶路,十分匆忙。因此,在下敢断定,此刻青州各郡县,已落入刘备掌中,不复为朝廷号令。还有,扬州刺史刘繇无故被刺,这幕后元凶,也非孙坚莫属。二人如此默契,同时暗中行事,扩充势力,隐隐有与曹操呼应之势,故此,草民断定,他们三方必已结成盟约。这二当剿,便是剿其势。”
“三方联盟之势若成,定然声威大震,士气大涨,于朝廷大为不利。反之,联盟之势若败,自使敌军人心慌乱,战意全无。”
“有此三抚二剿,一旦成功,朝廷可不费吹灰之力,顷刻之间,收复各地,一统八荒。草民粗陋之言,还请陛下察之。”
说完之后,诸葛亮躬身下拜。
刘赫如同看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地看着他,连连抚掌。
“妙极,当真妙极啊。且不提这五条皆成,哪怕只办成其中一两条,朕也有十足把握,在三年之内,平定诸侯之乱,席卷四海,再创我大汉盛世。”
说话之时,他在心中想着:“这诸葛亮当真逆天,这才十七岁啊,竟然便有如此战略格局,实在是不同凡响。”
他刚刚用系统查过,如今的诸葛亮,拥有92的智力,原本算不得出类拔萃,不过这战略眼光,确实令人赞叹,不愧是在隆中躬耕时,便能作出《隆中对》这等传世战略名作的人。
这时,系统的提示音忽然响起:“系统提示:诸葛亮与宿主问对,进行战略规划,间接触发了其原有历史上《隆中对》事件,得以激活其历史原有特技之一——战略:进行全局性战略谋划时,自身智力提升5点,被辅佐者智力提升2点,在被辅佐者当前基础智力低于至少自己5点时,战略被采纳后永久提升其1点智力。”
“哦吼?意外惊喜啊。”刘赫内心,简直是欢呼雀跃。
他连忙说道:“朕听了你这一番言论,茅塞顿开。安城战败之后,朕原本还在苦思对策,究竟要如何对敌,如今却有了头绪。你尚未成年,朕不便将你加官进爵,留在朝中听用……”
刘赫话没说完,刘正就急了:“父皇,我二弟他……”
诸葛亮倒是一脸淡然,坐回了座位上,眼观鼻,鼻观心,刘赫见状,再次给自己那儿子投了一个白眼过去。
“你啊,同样都是这么大的脑袋,怎么就比你二弟愚笨这许多,父皇话都没说完呢,你急什么?你看看人家……”
他看向诸葛亮,继续说道:“不过,你聪慧异常,眼界独特,朕有意重用,特此留你在宫中,与正儿做伴读,不知你可愿意?”
诸葛亮一副荣辱不惊的模样,站起身来,躬身拜谢:“草民叩谢陛下圣恩。不过……草民尚有一个不情之请,斗胆提出,恳请陛下允准。”
“什么请求,你尽管说来。你此番为朕解惑,也是大功一件,但有所求,朕无有不允。”
“草民想请陛下允准,让草民可以随时入太学藏书阁,观看所有典籍。”
听着他这样的要求,刘赫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不错不错,你小小年纪,能有这般学识,自是个博学勤思之人,这一点,朕答应了。不过,看守藏书阁的皇甫清冷,那家伙可是个臭脾气,在这纸质书现世之前,他可是对朕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如今这藏书阁,只有朕和他两个人,能够随时随地出入,现在又多了一个你,呵呵,只怕他会对你有些刁难,这一点,便要你自己去解决了。”
诸葛亮哪里能听不出这其中的考校之意,当即领命:“草民叩谢陛下。”
说完后,他瞄了刘正一眼,颇含深意地一笑,便对刘赫说道:“若是陛下无事吩咐,草民这便准备先去太学藏书阁了。”
刘赫大手一挥:“嗯,朕叫一个小黄门带你去。正儿,你也该去太后宫中请安了。”
刘正脸色,分明透着几分不情愿,可是在刘赫面前,却也不敢发作。
“是,孩儿遵命。”
他朝着诸葛亮挤眉弄眼了几下,可是诸葛亮却只作没看见,很快,一个小黄门走过来,诸葛亮行礼拜别后,便跟着他退了出去。
刘赫盯着刘正:“还不走?”
刘正无奈,只能转过身走去,心中却将诸葛亮骂了一万遍:“不仗义……不够兄弟……见死不救……”
待两人全都走了以后,刘赫双目再次看向了面前的水池。
“三抚二剿……有点意思……不过这事说起来容易,真要具体实施,却是千头万绪了,我可得好好盘算盘算才行……”
刘赫随手从桌案上的果盘中,抄起一颗核桃,拇指和食指一捏,只听得“咔嚓”一声,核桃裂成两瓣。
他这边神游太虚,荀彧的一声呼喊,将他拉回了现实。
“文若啊,朕想事情太过出神,却没有注意到你。”
荀彧微微一笑:“看来陛下与那诸葛亮相谈许久,颇有所得。”
“这是自然。此人年纪轻轻,论及军略,不如公达。行军布阵,不如徐元直。处理政务,更不如你和道准。然而战略眼光之精准,高屋建瓴,世间罕见,堪称天下数百年不遇之奇才。”
听着刘赫如此赞誉,荀彧也有些惊讶:“这是微臣第一次听陛下如此夸赞一个人,看来这次大殿下私逃出宫,误打误撞之下,倒也是收获不小。如此奇才落到敌军之手,当是朝廷大患。”
“这是自然,正因如此,朕才没有追究正儿私逃之罪,否则非得要他好看。对了,你来找朕,有何要事?”
荀彧说道:“非是臣下有事,是道准派人来禀报,说陛下日前命人修建的五层高塔,已然完工,不知陛下是否要马上驾临检验一番?”
刘赫双眼一亮:“哦?造好了?好,太好了。传旨,各处暂时罢兵,吩咐将士们,勤加操练,同时命道准,继续招募新兵,多多准备军械。朕要入塔闭关一些时日,在此期间,朝中一切政务,由你和道准处置,非是紧急要务,不必来打扰朕。”
荀彧有些不解:“陛下,刘备已占青州,将秘密前往赴任的徐庶等人,尽皆拦在青州之外,眼看三方联盟将成,您这是……”
刘赫摆了摆手:“不必多问,朕可以告诉你的是,待朕出关之日,便是出手灭贼之时。”
他眼神异常坚定,甚至还透着一丝兴奋,荀彧见状,虽然心中不明所以,却也没有再问。
刘赫快步来到太后宫中,徐氏正是欢喜不已,见到刘赫来到,忙招呼他上前,便要与他商议刘正和甄宓的婚事。
不等刘赫说话,张妤便出面开解,说眼下战事正急,朝廷正是要扩军之际,皇长子大婚,乃是国家大事,势必耗资靡费,而且如关羽等众多大将,即是朝中重臣,又是刘正叔伯,必要抛下军务,来洛阳贺喜,只怕不妥,因此建议先将婚事定下,之后视战局变幻,再另择吉日。
甄逸对此,自然是没有丝毫异议,原本心心念念,觉得自己就要当曾祖母的徐氏,虽然有些扫兴,但她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因此也没有说什么。
倒是刘正,一脸看救星一样的目光看向张妤。
刘赫走过去,搂过张妤,咬着她的耳朵道:“还是妤儿,最是善解人意。”
张妤莞尔一笑:“自陛下造那高塔时,臣妾便知道陛下用意了。虽然臣妾不明白这高塔中有何奥妙,不过陛下要做的事,臣妾都会竭尽全力支持。”
刘赫宠溺一笑,伸手摸了摸她已经明显隆起的肚子:“等朕出来时,再和妤儿,一同给咱们即将到来的新孩子取名。”
洛阳皇宫,分为南北二宫,南宫多是建筑宫殿,而北宫则有诸多皇家园林,其中有一座西园,在灵帝时,乃是专门卖官鬻爵之地。
比如曹操的父亲曹嵩,就曾经花了十亿钱,在西园买了太尉的官职,从此位列三公。
不过,此时的西园中,原本专门用来卖官的宫殿,已经被彻底铲平,拔地而起的,是一座崭新的五层高塔,雕梁画栋,宏伟无比。
高塔之外,一队队御林军,围了个水泄不通,来回巡逻,见到刘赫到来后,为首的队长,急忙跑过来行礼。
“不必多礼了,你且在此守卫,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交代完之后,刘赫便径直走入了高塔之中,一路来到了第五层。
“系统老大,在不在?”
紧跟着,系统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宿主,有何需求,请自行在系统界面中查看,不要问在不在。”
“嘿,你……”刘赫刚要发作,却想起对方只是一个系统而已,自己说啥也没用,万一惹出事来,这系统直接罢工,那自己就完蛋了。
“行,好人不跟系统斗,自己看就自己看。”
刘赫在脑海中,直接点开了“物品兑换”界面。
“来,把这个‘武魂塔’兑换出来。”
“叮……宿主消耗1000积分,兑换‘武魂塔’成功,请宿主自行选择投放到某座五层高塔中。”
刘赫兴奋地一拍双手,马上在脑海中点开了最新出现的“武魂塔”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