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iqh精华玄幻小說 最強躺贏笔趣-【50】中單劍聖,大殺四方!-1kam5

最強躺贏
小說推薦最強躺贏
“垃圾教主,我距离你五米,这隔着耳机都熏人。”
“给你鼓掌,说的很好,就像放屁一样响彻云霄。”
“哎呦呵,我特么把鼠标键盘绑在摩天轮上,放在洗衣机里投个硬币,放在抽水马桶里按下冲水,都比你玩得好。”
“干啥啥不行,嘴炮第一名。你想想你妹妹,都已经被我们老杨家拿下了。公羊,告诉他这个残酷的真相!”
柳济阳心态直接炸穿!
躺赢神教内部这种“温和友善”的交流,大家也都习惯了。
一边扯淡,一边第二轮扳人也确定了。躺赢神教扳掉了派克和诺手,FNC扳掉了蛮王和猫咪。
这个蛮王的扳位有点东西啊,看来这群欧洲人也知道LPL的蛮易信,知道躺赢神教会玩个套路,所以直接给扳掉了。
不得不说,FNC是真的研究过躺赢神教的,居然连这个都知道了。
不过问题不大。
第二轮选人环节,FNC战队选择了女警和猪妹两个英雄。猪妹和布隆的控制保证了团战的坦度和控制链。
躺赢神教这边目光都看向了教主。
杨佑佶说道:“表哥,我相信你,你玩什么,我就帮你打个配合。”
杨深然都特么开无双了,还谦虚个啥?非常自信的在选择界面点了“随机”按键,结果系统随机到了卡特琳娜。
“额,那还是我辅助吧。”杨深然说道:“正好却个AP输出,你弄个射手,我卡特琳娜辅助。”
不是杨深然对自己不自信,主要是卡特前期想在双人路补兵,还是有点麻烦的。如果当辅助的话,抢人头不是更好?
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杨深然玩奇葩辅助本来就是惯例了。所以宋茜茜给杨佑佶选了赛娜,赛娜在抗压上还是比较稳的。
双方阵容确定。
FNC战队上单兰博,打野猪妹,中单男刀,下路女警,辅助布隆。
躺赢神教这边上单兰博,打野赵信,中单剑圣,下路赛娜,伟大的教主继续展现了奇葩辅助,卡特琳娜!
在阵容上,很显然FNC战队更加稳健。但是打脸实在太多了,所以已经没有人敢说躺赢神教是劣势了。
游戏开始。
杨深然的卡特琳娜上线买了一个工资装,先混着,主要是后面抢人头。如果没有击杀,卡特辅助就是废物。
而欧成还是稳健,即使是赛娜和卡特这种奇葩下路组合,还是没有让他们打的很凶残,反而是稳扎稳打。欧成现在的风格越来越稳健了。
所以前期下路没有什么风浪。但中路在二级,就搞出事情了。
比赛前,黄俊君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会把FNC这个狂妄的中单教训一下。在比赛上也确实是如此。
一级上线,剑圣和男刀互相拼了一下伤害,都掉了不少血量,不亏不赚。但是黄俊君依靠着对兵线的把握,稍微压制了男刀的补兵。压的也不多,就压了一个。
靠着这一个小兵的经验,黄俊君确保自己的剑圣可以率先升到二级。
第二波兵线到来,剑圣果然先到二级。一级Q二级E,两个技能到位。
看着对面还剩下三分之二血量的男刀,屏幕前的黄俊君露出了笑容:“已经到达斩杀线了!”
杨深然切屏一看血量,忍不住说道:“别浪啊!我还在呢!”
二级的那一刻,剑圣直接开E对着前来补兵的男刀开始砍。男刀吓一跳,连忙后撤。
剑圣留着Q技能,直接闪现追。男刀知道这个时候完全打不过,只好快速往回闪现。
这个时候,剑圣才把Q技能释放,虽然已经跟着男刀到了防御塔里,但是完全不急,就是越塔!
Q结束砍两刀,连引燃都没有用,男刀直接被击杀!随后剑圣直接抗塔离开,丝血逃生。
“第一滴血!”
二级越塔,直接单杀!
这个剑圣中单的操作,直接惊艳了观看比赛的所有人。敢在比赛上这么秀起来的,不仅仅是需要实力,还需要一颗大心脏啊!
“卧槽!”杨深然全程看完了,内心是极度的崩溃。
老子!老子才是开挂的那个!为什么我还没来得及装比呢,你就单杀了!还二级越塔,你凭啥啊!我才是挂壁!
“这个比是不是开挂了!”杨深然忍不住说道:“裁判,我怀疑我们战队中单开了无敌挂,你快看看!”
黄俊君还嘚瑟:“李愚,鱼金刚,鱼来佛祖!您看,您品一下,我这波操作有多少个细节,您品一下!”
“我特么……”李愚感觉自己加入了躺赢神教之后,这个脾气真的是越来越暴躁了。
柳济阳:“我也怀疑我们中单开挂了!”
监听战队语音的裁判小姐姐很无奈,这难道不是一件应该高兴的事情吗?这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再次上线,男刀发育到了三级,剑圣已经四级了。期间猪妹来抓过一次,但是剑圣逃跑还是很快的,而且Q技能还可以躲技能,完全抓不了。
等到了四级,柳济阳的赵信也开始在野区和猪妹开始了争夺战,黄俊君看着对面的男刀,再次露出笑容。
“信不信,斩杀线又到了!”
杨深然切屏一看,男刀的血量还有百分之九十!近乎满血!
黄俊君刷到剑圣的被动,然后开着E技能开始砍男刀。这个时候双方的闪现都没有好,男刀撤退到防御塔里面,剑圣跟上开始抗塔。
但问题不大!难道QW技能释放,随后E技能翻越自己的防御塔想躲避伤害。
黄俊君这两波单杀的直接后果,就是男刀的对线直接崩掉了。前期无法发育,中期也无法游走了。男刀基本是废了。
FNC战队这边,其他队员都在安慰,表示他们还有后续的机会,现在还没输。单杀FNC的中单选手脸色已经变了,一向输不起的他,感觉自己的末日才真正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