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rqj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木葉之隱藏BOSS 起點-第1314章 曉組織的“內訌”讀書-eq2se

木葉之隱藏BOSS
小說推薦木葉之隱藏BOSS
夜晚的木叶村,延续盛典第一天的热闹繁华,
居酒屋内,兴奋不已的小南举起酒杯大喊道:“干杯!”
“干杯!”
同样举起酒杯,弥彦和长门不由开心的看着山椒鱼未优等三名少女,
泯着果汁,宁宁和阿云似乎还没有从今天的胜利中摆脱,
因为她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更本没用遭遇什么战斗,就取得了胜利,
唏嘘的看着山椒鱼未优,飞段不由道:“小南,你们今天的胜利很巧合啊!”
“是啊,小南老师,我们根本没有战斗!就赢了!”
在外人面前美丽无比的山椒鱼未优听到这句话,顿时脸红的揉着脑袋,
她们的实战能力根本不算顶尖,甚至正面战斗还不如博人他们的第七班,
但就是这样的她们,居然赢了,还赢得完全没有任何“水准”。
“这怎么能说是巧合,是你们叫那群人战斗的吗?”白了眼飞段,小南随即安慰起山椒鱼未优等人,
听到小南这么说,飞段不由撇着嘴道:“好吧,这句话当我没说过!”
好奇的看着山椒鱼未优,满脸鼻青的迪达拉走上前的道:“未优,你的忍术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大家都没见过呢?”
就在一众老前辈开口时,山椒鱼未优不好意思的道:“我的忍术是血继限界!”
“血继限界吗?”吃惊的看着山椒鱼未优,一旁的赤砂之蝎随即露出兴奋的表情,
可就在这时,弥彦和长门来到赤砂之蝎的身边道:“你在想什么?”
“没,没想什么,你们不必这样盯着我吧!”尴尬的看着弥彦和长门,赤砂之蝎不由摊着双手,表示自己根本没打坏主意,
可在听到赤砂之蝎这么说后,长门不由道:“警告你啊,千万别打未优的主意,不然你可要小心点!”
严肃的看着赤砂之蝎,当长门的话说完时,周围的“晓组织”成员们纷纷警告着赤砂之蝎,毕竟这家伙太危险了,还有前科呢,
看到大家的目光,赤砂之蝎不由无奈的道:“我只是好奇什么血继限界而已,你们什么意思,把我当成什么人?”
“对啊,未优,你的血继限界是什么啊!”好奇的挑着眉毛,飞段不由凑了上前,
看着飞段,山椒鱼未优不由害羞的道:“雾!”
“雾?”诧异的看着小南,飞段不由眨着眼睛道:“难道说?那股粉红色的雾就是她的血继限界吗?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要知道,山椒鱼未优的忍术可是能够激起他人的爱慕之心啊,甚至控制对方,如果光是雾的血继限界,可无法做到这一点啊,
当飞段提出自己的疑问时,宇智波鼬缓缓道:“或许是因为她本身就出众的原因吧!”
“没错,鼬说对了!未优从小就能控制他人对自己的情绪!”
赞赏的看着宇智波鼬,小南不由开心的道:“她可是我们雨忍村未来的希望哟!”
当小南如此称赞自己的时候,只见山椒鱼未优不由害羞的低下头,
看到小南如此说,周围的晓组织成员们纷纷惊叹道:“这可是一种了不得的天赋啊!”
比起众多的血继限界,还有类似尘遁的血继淘汰,山椒鱼未优的天赋不算什么,可这一旦配合上类似雾的血继限界,山椒鱼未优就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毕竟人的感官是很奇特的功能,山椒鱼未优能够先天的让人产生好感,
在加上如此美丽的容貌,简直是上天赐给雨忍村的宝贝啊,
“没想到,小南你们的村子还出了一个不得了的天才啊!”
看着山椒鱼未优,飞段不禁摸着下巴道:“可惜,体术太差了,不如跟我学吧!”
“凭什么跟你学?难道你忘记,我们的体术都不弱吗?”
听到飞段这么说,角都和迪达拉随即不屑的开口,
“你这鼻青脸肿的模样,说出去谁会相信你的体术,过去吧你!”推开上前的迪达拉,飞段满脸不屑的开口,
然而在听到飞段这么说时,迪达拉顿时满脸怒火的道:“可我这不是战斗中被打的啊!”
“被你师妹打的一样算!”不屑的盯着迪达拉,角都嘲讽了起来,
看到纷纷嫌弃自己的众人,迪达拉不由道:“哼,你们这是嫉妒我!”
“好了,迪达拉,别生气了,说实话,你的体术真不行!”拉住满肚子腹议的迪达拉,赤砂之蝎不由轻笑起来,
“蝎大哥,你就不能安慰我两句吗?”听到连赤砂之蝎也这么说,迪达拉不由无奈起来,
虽然自己的体术比起这群堪称怪物般的家伙有些弱,但教导一个少女还是足够了啊,
但就在赤砂之蝎退让后,干柿鬼鲛也加入进来了,
看向眼前样貌有些可怕的干柿鬼鲛,不知道为什么,山椒鱼未优并没有害怕,
“你什么意思,鬼鲛?”看向干柿鬼鲛,飞段不满的抬起头,
“我只是上来凑凑人数,或许她更喜欢我教导呢!”
笑眯眯的开口,干柿鬼鲛丝毫不示弱的看着飞段,
而就在两人争执时,角都却满脸严肃的道:“如果你跟着我学习,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会差,毕竟的天赋已经很出众了,只需要补足短板!”
当严肃不已的角都开口,山椒鱼未优不由看着小南道:“小南老师?”
“这件事老师可不会帮你哦!毕竟他们的体术可都是忍界最顶尖的几人!”
笑着开口,小南显然对于这种事十分的赞同,
毕竟不管是角都,飞段,还是干柿鬼鲛,体术方面都堪称一时瑜亮,
虽然比不过堪称“珍兽”的迈特凯,但显然更加适合山椒鱼未优,
而就在山椒鱼未优正思考时,飞段和干柿鬼鲛已经彻底杠起来了,
当大打出手的两人直接一路从包厢打到院子中,
众人不由面露笑容的打着赌道:“喂,你们说飞段和鬼鲛谁会赢?”
“谁知道呢?反正以前在组织的时候,他们不是就想打一架了吗?”
看向互相碰撞的干柿鬼鲛和飞段,正用拳头决定胜负,众人顿时开心起来,
干柿鬼鲛和飞段的矛盾算起来,从晓组织的时候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