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wvw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txt-Turn116.理由、欺騙與交戰者展示-92nk8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十年前,我看着你被救了出去,看着你夺取了我的一切,我绝望,我呐喊,但是没有人理会……”
鲍曼自顾自的说着,“那之后,我就在绝望中苟延残喘,孤身一人,在永无止境的黑暗中,一直……一直!只有你!我绝对不会原谅!”
天色忽然间暗了下来。
雷霆在下方的云层中穿梭。
“又怎么了?!”
雷霆如同巨龙一般飞出了云层,朝着鲍曼汹涌飞来,巨大而激烈的雷柱缠绕着鲍曼,像是开启什么恐怖力量的开关一般。
“额啊啊啊啊!!”雷电猛然间爆发出更耀眼的光芒。
片刻后,雷霆散去,天色却彻底暗了下来。
明明云层在下方,但是天空却比乌云压顶更加昏暗。
“我要在这里打倒你!我的回合!抽卡!”
“呜哇!真是名副其实的比过电还刺激!”艾吐槽道。
“打开盖卡!高驱动循环!通过支付400点生命值,在自己场上将一只高驱动衍生物特殊召唤!”
【鲍曼LP:1050→650】
“这样一来条件就凑齐了。”
“条件?”playmaker和艾一愣。
“出来吧!数据风暴!”
“!”在playmaker和艾震惊的目光中,数据开始肆意乱舞起来,化作有形的风暴肆虐的朝决斗的方向扑面而来。
这风……还有他的生命值在一千以下……难道说!
Playmaker的眼角跳了跳。
“看好了!Playmaker!这就是我的力量!”鲍曼说道,“自己的生命值在1000以下时,从数据风暴中随机获取一只连接怪兽!”
“技能发动!风暴连线!!”
“在大师决斗中使用技能!?”playmaker语气凝重的说道。
“那是playmaker技能?”下方的极限勇士和火箭头已经看呆了。
“竟然凭空唤起这么大的数据风暴,就算是我也……”艾震惊之后,一脸疑惑的神情,“凭什么那家伙能做到?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躲在废墟之后的少年抬起头,看向鲍曼的方向。
鲍曼那对准天空张开的掌心中,光芒在疯狂的汇聚,数据在光芒中凝固成型,一张卡片的形状正在光芒中逐渐化为实体。
“果然,他也能……不愧是高级AI吗。”
“这个风暴……”在红色空气墙之外,焚魂者盯着空气墙发愣,然而下一刻,数据风暴带来的狂风吹得他差点没在滑板上站稳。
“呜哇啊啊啊!!”
“这个风暴是playmaker决斗造成的吗?”不灵梦说道。
风暴触发了SOL公司设下的陷阱,一道阻止登出的锁链已经在焚魂者附近形成大网朝这边逼近。
“SOL公司那边也反应过来了吗?没办法了,焚魂者,我们暂时撤退吧!”
“但是……”
“就算是站在这里发愣也没办法,我们准备不足,”不灵梦的话让焚魂者冷静下来,“最好还是等我们和playmaker有了正式的接触再说。”
“错过了这一次还有其他机会能和playmaker接触吗?”
“能,我们伊格尼斯有着自己的通讯方式。”
“好吧!”焚魂者抬起手,在那些陷阱朝着自己撞过来之前,大喝一声,“登出!”
陷阱当场在四周炸裂。
“当怪兽被破坏时,在自己场上将配给粮衍生物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playmaker艰难的发动了卡片,挡住了来自鲍曼的攻击。
“哼,就算是LP变为100也没有放弃,应该说不愧是我的复制品吗?”鲍曼说不出是嘲讽和自夸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大感不妙的艾慌张了起来,“押错宝了吗!?那么现在开始支持那边也不迟……”
“但是无用的挣扎!”鲍曼说道,“我马上就让你和那只伊格尼斯一起下地狱!”
“迟啦!!”艾转头大喊,“playmaker!加油啊!!!”
“我现在只想问一件事,”playmaker没有丝毫理会艾的话,而是看向了鲍曼,“在lost事件中绑架你的是谁?”
“哼,还以为你要问什么,”鲍曼嘲讽的一笑,“在Lost事件中诱拐我的分明是——鸿上博士!”
可惜了,你的计策很成功,差一点就让我怀疑起自己的人生了。
听到鲍曼的回答,Playmaker愣了片刻,随后淡淡一笑,“听了你的回答,我确信了,我根本不是你的什么复制品。”
“你说什么?”
“那个时候的记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将我拐骗到研究所的,不是别人!正是左轮本人!你根本没有这部分的记忆!那种东西是造不了假的!”
“你在说什么?我才是真正的playmaker!”
“那么,你的名字呢?”
“什么?当然是……”说到这里,鲍曼忽然间愣住了。
“怎么了?回答啊,”playmaker说道,“名字这种重要的东西,你应该不会忘记吧?如果你真的是playmaker本人的话。”
“切……那种东西我早就忘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复仇者!等消灭了你我就会回想起我自己的名字!”
“真是遗憾啊,我确确实实的记得,有关意识、记忆乃至构成灵魂的一切要素的交换是没有的,恐怕你是被植入了虚假的记忆。”
“别狡辩了!我就是playmaker你!真正被植入了虚假记忆的明明是你才对!”
艾看着两边,整个人陷入了纠结状态,“到底哪边说的才是真的?两个人都在说自己是真的,但是记忆这种东西要怎么证明……根本无法确认吧?”
“的确如此,”playmaker忽然间说道,“的确无法证明,如果真的有能给人植入虚假记忆的人,那么我的记忆也有可能被改变了,但是这一切真的无法证明。”
“但,即使如此!”playmaker看了眼极限勇士和火箭头的方向,随后收回了目光,“我仍然相信我是正确的!”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在拐角处与一个人相撞,那个人也在玩决斗怪兽,‘我家也有决斗怪兽,你要来看看吗’,他是这么跟我说的,他就是之后的左轮本人!”
Playmaker接着说道:“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无法忍受自己的罪孽,从而给了我人生的希望!”
思考三件事。
“那就是我记忆中印象深刻的事情!”playmaker说道,“第一!我一定会赢得这场决斗!”
“第二!我要将草薙哥弟弟的意识数据从你那里夺回来!”
“第三!并且揭露你和身后操控你的人的真面目!”
听到playmaker的话,鲍曼心中慌张了起来,“区区复制体还敢有这么多话!看我不打扁你让你再也发不出这种声音!”
“那是不可能的!我这个回合就能打倒你!我的回合!抽卡!”
结束了。
无论是观战的少年还是极限勇士他们,都能感觉到胜利的天平在朝谁的方向倾斜,尤其是在看到playmaker使用融合召唤出连接怪兽以外的怪兽时。
“另一方也终于进步了吗?”帕斯不再等待,越过了废墟朝着决斗场地的方向赶去。
“战斗!用电子界时钟龙对高驱动王攻击!”
咆哮的时钟龙喷射的数据龙息带走了鲍曼的最后一丝生命值。
“鲍曼,又输了吗?”辉煌的大殿中,被光芒所笼罩的人影漂浮在半空中,“不过没关系,你又进化了,至少从playmaker那里学到了不屈的精神。”
“不可能!哥哥竟然输了!”哈尔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好了!将草薙哥的弟弟的意识数据交回来!”playmaker一边喊着,一边乘着滑板朝着鲍曼的方向冲去。
“交给我吧!”
艾也化身影子怪物,朝着鲍曼的方向飞去。
怪物在空中张开了大口朝鲍曼咬去。
“我开动了!”
“咚!”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间冲了过来,挡在了艾和鲍曼面前。
“什么!?”
很快,一阵数据风暴猛地从面前炸开,在打飞了艾的同时,将playmaker整个人弹飞。
“playmaker!”艾惊呼一声,急忙回身,化作风暴替playmaker稳住了滑板。
等到滑板稳定下来,playmaker才有时间抬起头看一眼,“谁?”
然而,站在鲍曼面前的人出乎他们所有人意料。
“是你!?”
“怎么可能?”哈尔也一脸难以置信,“汉诺骑士竟然会来帮我们?”
“帕斯!?”没想到,那个汉诺骑士的领袖之一,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刚刚输掉决斗的鲍曼艰难的抬起头,警惕的盯着帕斯,“你有什么目的……”
帕斯微微低下头,俯视着下方的playmaker,“我只是在帮我自己。”
“帮自己?喂!给我等下!那些人明明比起我更加危险吧?”艾指着鲍曼,“他可是将一个人的意识夺走了哦!不去对付他阻拦我们干什么?”
帕斯没有回答艾的话,而是转头看向了身后,“还不走吗?等着playmaker他们对付你们?还是说等我对付你们?”
“……”哈尔咬了咬牙,落到了鲍曼身边,和上次一样扛起了鲍曼。
在临走之前,鲍曼看向了帕斯,“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帕斯抱着手,没有回答。
远处的天边尽头,世界开始崩溃,化作纯粹的数据消散于世界中。
“快走!”见到这一幕,哈尔大惊失色,“再不走来不及了!”
“等一下!”playmaker想要拦上去,“快把草薙哥的弟弟的意识交回来!”
然而帕斯却再次挡在了playmaker面前。
“给我记住!Playmaker!下一次别再想轻易赢哥哥了!”哈尔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随后光芒一闪从这个空间消失不见。
“躲开!那家伙已经输掉了决斗!”
“但是他身上没有其他人的意识,”帕斯说道,“你找错人了。”
听到帕斯的话,playmaker冷静了一点,但还是难以相信,“这不可能!草薙哥亲眼所见是他夺走了他弟弟的意识!”
“他身上没有其他人的意识,”帕斯说道,“你再怎么和他们纠缠也是在做无用功。”
“什么……”
“而且,比起这个,”帕斯看向天边,数据的崩塌正在逐渐靠近,“你们不在意自己的小命吗?”
听到这里,playmaker和艾也看向那个方向,随后被汹涌而来的删除数据吓愣了。
“这个空间是被制造出来的,此刻正在进行格式化,”帕斯说道,“还想活下去的话,最好尽快登出。”
“你这家伙都算计好了吗?”
对于艾的话,帕斯不置可否。
“你们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真正要面对的对手是谁,不过也好,就这样保持现状,至少还能维持一段时间的和平。”
“要来了!Playmaker!”艾看着逐渐靠近的格式化,尖叫道。
“草薙哥!”playmaker冲到了极限勇士和火箭头身边,然后抬起头对天空喊道。
一条通道的入口忽然间在playmaker和艾的身边打开,playmaker深深的看了鲍曼离开的方向一眼,将极限勇士和火箭头扔进了通道。
“等一下,”一段程序被做成卡片,从帕斯的手中甩出朝着playmaker的方向飞去,“作为那家伙输掉决斗的代价,这个给你们!”
“……”那是什么?
Playmaker看见艾接过了那个程序,然而却来不及问,数据格式化的洪流已经朝这边涌来了。
Playmaker急忙冲进了通道中。
看着playmaker消失,帕斯站在那里没有动,“这不只是人类之间的斗争,是人与神,与法则,与自身,与道德,与世界之间的斗争。”
格式化的浪潮席卷而来,帕斯依然没有动。
我找不到人类胜利的可能,也不想假手他人,那么,就维持这个现状,期待永远都不要爆发好了。
格式化的浪潮顿时吞没了帕斯。
“咚!”登陆舱打开,游作从其中跌了出来。
“游作!”草薙赶忙扶起了游作,“没事吧?”
“好险好险!”艾擦了擦冷汗,“差点就死球了!”
“不怕,对方都说了是输掉决斗的代价……”艾忽然间愣住了,“啊嘞?啊嘞!!!这个东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