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by5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 ptt-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異界(220)讀書-l7fwx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庞小南回家后,在抽屉里的一堆破烂里,找到了布里奇摩尔根的那张金色名片。
“喂,布里奇摩尔根先生吗?”
“我是,你是?”
布里奇摩尔根看着这个模式的号码,皱起了眉头,这是他的私人号码,很少有人知道。
“我是庞小南啊。”
“哦,是你。”
布里奇摩尔根的眉头舒展开来,这个世界上,庞小南是少数几个够资格和他聊电话的人之一。
“我想请你过来参观一下我的机器人公司,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
庞小南在短暂的寒暄后直入主题,他知道布里奇摩尔根这样的有钱人时间很忙,必须尽快和他确定行程。
布里奇摩尔根很给面子,说是和秘书确认好近期的安排后,给庞小南来电话,看约个什么时间合适。
其实布里奇摩尔根也好奇,庞小南会做个什么机器人出来呢?在他看来,庞小南不过是一介武夫,要弄一个机器人公司,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第二天,得知张窈要来,张万良在电话里和庞小南商量,“你说是来家里吃,还是在外面吃呢?”
“就在家里吧,现在不是流行家宴吗?家里吃亲切一点。”
庞小南不太喜欢去外面吃,也许是他蹭饭的家庭都是富豪之家,家里的厨子不比外面差。
“好,听你的,那,张窈喜欢吃什么,你知道吗?”
张万良心想张窈远道而来,不能失了礼数。
“你别管她爱吃什么,我爱吃什么你照着做就行了。”
庞小南列了一串他爱吃的食物,都是只求最贵,不求最好。
“你这靠不靠谱啊,万一她不爱吃,我这不是……”
“好了好了,你随便准备吧,她啊,就爱吃农家菜,大鱼大肉吃腻了。”
庞小南记起张窈在自己家的时候,自己随便弄了几个乡下的小菜,张窈如同是见了饕餮盛宴。像她这样在富豪之家长大的千金小姐,什么没吃过,就是没吃过纯正的乡土菜。
到东力军校接了张窈,张窈一上车就冲庞小南发脾气。
“老实交代,你上哪去了,怎么电话打不通。”
“不能说,这是秘密。”
庞小南眼睛看着前方,并没有注意张窈今天打扮的漂漂亮亮,方才在校园里走不知道引起了多少的回头率。
“哼,跟我还有秘密!”
张窈赌气的抱着双臂,不再理庞小南。
“我跟你说,今天你要是不请我吃顿好的,我天天去你家骚扰你!”
“你还有没有一点千金小姐的样子了,我拜托你,你去害别人咯……”
“不行,我就得害你,害你一辈子逃不脱我的魔爪……”
张窈恶狠狠的伸出右手,用力的攥成了一个拳头在庞小南的面前挥舞。
“好了,被挡住我开车,我保证带你去吃餐好的,而且,还有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哼,这还差不多!”
庞小南开车把张窈带到了张萍家的别墅。
张窈睁着美丽的大眼睛望着庞小南:“这是哪里。”
“私房菜。”
张万良已经走出了别墅,上前一步,热情的招呼道:“张窈啊,我是你万良叔啊。”
“万良叔?”
张窈疑惑的望向庞小南。
“你不知道你们张家在华海市有亲戚吗?”
张窈忽然反应过来。
“哦,是万良叔啊,我听爸爸提起过。”
张窈随张万良走进屋子,回头狠狠的盯了庞小南一眼。
进屋后,张窈发现了张萍。
虽然张窈和张萍很少见面,不过还是有印象的。
“小萍啊,快来见过你张窈姐姐。”
张万良招呼张萍过来打招呼。
“张老师。”
张萍站起身礼貌的叫了一声。
“叫什么老师,这是你姐。”
“窈姐。”
张萍落落大方的叫了一声。
“原来你是我妹妹啊,怪不得我见你第一面就觉得亲切呢。”
张窈不愧是大家闺秀,很快和张家打做了一团。
庞小南发现柏克扎也在,心想好事将近了,于是就把柏克扎叫到了外面。
“哎呀,柏克扎先生,很高兴见到你啊。”
庞小南拍了拍柏克扎的肩膀。
“没想到,今晚你也会来。”
柏克扎笑了笑,他原先以为张家是特意请他来吃饭。
这是第一次,柏克扎以张萍男朋友的身份来张家吃饭。
“看来你们发展不错啊,恭喜你。”
庞小南是衷心的替柏克扎高兴。
“哎,张萍还没有正式答应我呢。”
柏克扎现在是科技新贵,想嫁给他的女孩子不知几何,尤其是公司里的那些下属,不过他对张萍是绝无二心,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不要着急嘛,她现在还是大学生,自然没那么快答应你的。”
庞小南觉得两人还是应该事业为主,毕竟美界公司他投了钱。
“不过,我很高兴你今晚带着女伴来了,看起来,这个张窈和你更般配。”
柏克扎说的是真心话,如果庞小南今天一个人来,免不了又引起张萍的旧情复燃。
这个张窈,柏克扎从内心里讲,比张萍更有气质,更有成熟的魅力。
“般配什么,我就是个司机,你看她那样,怎么会看上我这样的屌丝。”
庞小南口无遮拦,本意是贬低自己,却让柏克扎感到不开心。
是啊,他那样的屌丝,可是张萍很明显看重他胜过自己。
他那样的屌丝,身边却总是不断的有美女出现。
看着自己未来老丈人对张窈毕恭毕敬,而张窈似乎又对庞小南颇有好感,柏克扎虽然贵为科技新星,也是有些吃醋。
“不要辜负人家了,你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
柏克扎是钢铁直男,不会拐弯抹角,他就觉得庞小南是故意显摆。
“啊哈哈……”庞小南尴尬的挠了挠头,果然和柏克扎尬聊很破坏气氛。
这时张萍从别墅里出来了。
她走到庞小南和柏克扎的身边,转过头对柏克扎说了一句话:“你先进去。”
柏克扎就乖乖的进了屋子,留下庞小南和张萍独处。
“你是因为她,才不喜欢我的?”
张萍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庞小南。
她感觉的出来,张窈的各方面要比自己优秀,虽然从小到大,她也自认为是天之娇女,不过和张窈一比,顿显差距。
“你这叫什么话,我是刚好知道她和你们家是亲戚,才带她过来的。”
庞小南立马辩解。
“再说了,她是老师,大我们那么多,哪有你可爱?”
庞小南摸了摸张萍的头。
张萍生气的拨开庞小南的手。
“我在你眼里就只是可爱?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
“不止是可爱,能力还很强,你可是我们班长。”
庞小南又补了一句,现在她对付女人的情绪很有一套了。
“老实交代,这段时间,你干什么去了?”
庞小南去了一趟海龙突击队,可是把身边的这些人担心坏了。
“我执行国家任务去了,不方便和你说。”
庞小南说的是实话,可是张萍觉得他这是在敷衍。
“是不是和张窈度蜜月去了?”
空气中充斥着一股酸味。
“嗨,你别瞎想好不好,怎么可能!”
如果说是度蜜月,赵思佳佳好像更说的过去。
屋子里。
“什么!庞小南是你未婚夫!”
张万良瞪大了双眼。
张窈把在中都张家和张万良简要的说了一遍,顺便提了家里人的意思。
一进门,女人的直觉就告诉张窈,张萍对庞小南有感情,这很危险。
张萍是庞小南的同学,天然比自己有优势接近庞小南。
如果不加以遏制,张萍很可能成为庞小南的日后伴侣。
而且张萍毕竟也是张家的血脉,在素质这一块不会输自己太多,最重要的,她还有年龄的优势。
这一切,让张窈感到紧张。
什么时候,张窈被一个男人搞得如此紧张。
不行,她要及时制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于是,她有意无意的提到庞小南已经被中都张家认作是自己的未婚夫了。
至于是不是假冒的,她可不管。
张万良脸上堆着笑,身子已经站了起来。
“张窈啊,你先坐坐,我出去一下。”
他需要尽快的确认这件事情,事发突然,他已经来不及思考。
“庞小南,大学毕业之前我是不会和柏克扎在一起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张萍恨恨的冲庞小南吼道。
这时候张万良已经冲到了庞小南的面前。
“庞小南……”他发现张萍在旁边。
“张萍,你进去陪陪你姐,我跟庞小南有话说。”
张萍狠狠的瞪了庞小南一眼,就进去了屋子。
“庞小南,你是张窈的未婚夫了?”
到现在为止,张万良还没有消化这个消息。
“什么未婚夫,假冒的,她找我去做挡箭牌。”
庞小南不以为然的吸了一口气,今天这顿饭好像来错了,张家人好像各个看他不爽。
“挡箭牌?就你,为什么别人不找,偏偏找你。”
张万良不是傻子,张窈要找个挡箭牌,中都张家也得认啊。
“我跟她比较熟啊,最重要的是,我有职业道德。”
是的,庞小南觉得自己做挡箭牌,永远是个挡箭牌,绝对不会借机上位,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能在挡箭牌界这么受欢迎的缘故。
“哼,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老实说,你是不是因为张窈抛弃了我女儿?”
张万良一直觉得自己的女儿很优秀,如果不是有更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庞小南不会把张萍丢给柏克扎。
“老张,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何来抛弃一说?我庞小南什么时候抛弃过别人,更何况,我又没真正和谁在一起。”
庞小南觉得自己太委屈,明明什么都没干,却被这个人怀疑,那个人怀疑。
“哎,不过,中都张家能看上你,也是你的造化了。”
张万良知道中都张家的实力,他们绝对不会轻易的相信一个陌生人假扮张窈的未婚夫,现在看来,张老爷子是真的看中庞小南了。
“你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征服张老爷子的?”
张万良遥想当年,自己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获得张老爷子的信任,在华海市开创了自己的事业。
“说起来真是奇怪,你们张家啊,都是一个德行,动不动就要打架,我在张家打了一架,他们就对我另眼看待了。”
庞小南想起在张家的遭遇,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映证了一句老话,不打不相识。
“什么?你打赢了张老爷子?”
张万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然后重重的捶了庞小南一拳。
“老实交代,你现在是什么水平?”
“呵呵,你猜。”
庞小南狡黠的笑了笑。
“不会吧,你到宗师级别了?”张万良转身背对着庞小南,神情呆滞。
“我靠,我靠啊……不公平啊,老天爷啊……”
张万良发泄了一通,然后又转过身来看着庞小南。
“我还是觉得,你比较适合张萍!”
此刻的张万良,心里是万马奔腾,草泥马的那个马。
凭什么?庞小南才20岁年纪,武功比自己好,女人缘比自己好,赚钱比自己厉害……
但是,既然比不上,那就得巴结,牺牲个女儿算什么?
女儿以后会幸福的。
吃完饭,庞小南送张窈回家。
在车上,张窈开始发威。
“庞小南!你什么意思,说好请问吃饭,就是带我来张家啊。”
“在哪里吃不是吃,你看看今天的伙食,不比在大排档强啊?”
“哼,你这是假公济私。”
“什么假公济私,你来华海市这么久了,我给你找到个亲戚,你该感谢我。”
“是,我得感谢你,感谢你带我来见你的女朋友。”
“谁是我女朋友?”
“你不要狡辩,一晚上,张萍看你的眼神都是爱恨交加,我感觉的到。”
“切,她是我女朋友,你还是我未婚妻呢,你们两姐妹能不能不要胡搞瞎搞。”
“你还知道我是你未婚妻啊?”
张窈的语气忽然甜蜜起来。
“诶,我可是冒牌货啊,你别当真。”
“我不管,冒牌也得高仿,在别人面前,你得装的跟真的一样。”
“我看你还是找别人吧,我演技有限。”
……
过了几天,大忙人布里奇摩尔根来了华海市。
摩尔根财团总部在华国东部的门户纽兰市,纽兰市的经济几乎和华海市并驾齐驱,一直是华国的中心城市之一。
所以布里奇摩尔根在纽兰市的时间居多,平时在全世界飞来飞去,安排一个行程来华海市确实给了庞小南很大的面子。
摩尔根财团在华海市有分公司,所以布里奇摩尔根没有让庞小南去接。
来华海市的第二天,庞小南就去接布里奇摩尔根参观他的机器人公司。
在庞小南走的这段时间里,方正已经把盘古一号存在的问题都做了修正,修正的盘古一号,是精准的杀人机器。
布里奇摩尔根试驾盘古一号后,兴奋的从驾驶舱里跳了出来。
“想不到啊,庞小南,你竟然能够发明这样强悍的机器人!”
“不是我的功劳,都是我这位朋友给力。”
庞小南指了指身边的方正。
“不瞒你说,自从新布洛斯回来,我就想发明一种和你的机甲类似的机器人,所以我就组建了这个机器人公司。”
庞小南和布里奇摩尔根边走边聊,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你的速度很快。”
布里奇摩尔根对庞小南表示了肯定,他自己着手研发的机甲外套,足足花了五年时间,而庞小南不过半年时间,就做出了战斗机器人。
“我这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庞小南把机器人公司的来历给布里奇摩尔根说了,要不是陶叔的研发在先,盘古一号不可能这么快得到应用。
两人来到了会议室,方正拿来了几瓶水。
“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合作?”
布里奇摩尔根对庞小南的机器人很感兴趣,这正是他需要的技术。
他的那套机甲,虽然比较机动灵活,但是比起盘古一号,还是太袖珍了一点。盘古一号更适合大型战斗场面,战斗力强了几个档次。
在布里奇摩尔根的眼里,庞小南最好的选择,是把这个机器人公司卖给他。
如果庞小南愿意卖,他愿意出高价。
不过庞小南没说卖,他不想亮出自己的底牌。
“很简单,我们把机器人公司合并,各自占股,共享科研成果。”
庞小南想的比较简单,他就是想利用摩尔根财团现有的技术,加快机器人的研发进度。
但是资本家不这么想。
哪怕是再好的朋友。
“各自占股,你觉得你占多少股份比较合适?”
布里奇摩尔根笑着看向庞小南,心里在不停的算计,两家公司的各自估值。
庞小南也是投资过几家公司的人,自然知道占股中的厉害关系,于是他仔细想了一下。
“我想控股,也就是说,我要占51%的股份。”
庞小南没有遮遮掩掩,他想和布里奇摩尔根合作的目的,在于获取他的机器人技术,必须是自己说了算。
“哦?”布里奇摩尔根不动声色,在多年的商业交易环境下,他养成了隐藏自己真实意图的行事作风。
只是在他看来,庞小南太过于狂妄自大了,是什么让他这么自信,就这样一个公司能够控股他的高科技企业。
“这个机器人公司,只是占股的一部分,如果两家公司的估值不能按协议的股份匹配,我会找资金来填补。”
庞小南知道,他这个机器人公司,市值未必有布里奇摩尔根的机器人公司高,可能一半都达不到,但是,他有办法说服其他股东注入更多的资金。
“嗯,很好,我需要考虑一下。”
布里奇摩尔根没有立即给庞小南答复,因为他需要通过摩尔根财团的智囊团来判断这项交易是否合算,尽管他十分喜欢庞小南的这个公司,以及庞小南本人。
送走了布里奇摩尔根,庞小南回到了会议室。
陶虹静和方正都在场。
“庞小南,你觉得布里奇摩尔根会答应吗?”
陶虹静开了口。
“我想他会答应的。”
庞小南有个感觉,布里奇摩尔根还会去新布洛斯的,只要他想再踏入新布洛斯,他就需要盘古一号的技术。
“不,我觉得你高估了我们的技术。”
方正站在科学家的角度给两人分析。
“我们的盘古一号虽然看起来威猛,但是就现在全世界的机器人技术来说,并不难实现,不过是在现成的技术上做修剪。”
“但是他的智能机器人穿戴设备,要比我们的技术先进的多,他不会傻到把更先进的技术让我们控股的。”
陶虹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头道:“我同意方正的观点。”
“即使不站在技术的角度,站在资本的角度来说,摩尔根财团并不缺钱,你说用钱买股份的事情,似乎是看不起他的财力。”
“嚯嚯,你们两公婆倒是意见统一啊。”
庞小南开玩笑的看向两人,搞得陶虹静和方正同时脸红脖子粗。
“行了行了,我们就别瞎猜了,最终什么结果还得看布里奇摩尔根的。”
这时,庞小南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屏幕上显示,是布里奇摩尔根。
“看看,说曹操曹操就到!”
庞小南按下了免提键。
“庞小南,能请你帮个忙吗?”
“你说。”
“能帮我约一下小田莉玛教授吗?”
“你自己不能约吗?”
“她说她很忙。”
“哦,了解了,等我电话!”
挂了电话,方正投过来疑惑的眼神。
“小田莉玛?你还认识小田莉玛?”
方正一直不知道小田莉玛和庞小南的关系,也不知道小田莉玛在东力军校。
但是小田莉玛的名头,是个理工男都清楚异常,因为,她是所有理工男的梦中情人。
“你不知道吧,小田莉玛教授在东力军校参与一个项目哦。”
当庞小南把这个消息告诉方正的时候,方正的两眼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庞小南,我也想见小田莉玛。”
旁边的陶虹静射过来一道尖利的眼神,让方正心惊胆战。
庞小南直接打了个电话给小田莉玛。
“小田莉玛教授,今晚有空吗?我想约你吃饭。”
没办法,为了机器人大业,庞小南只得出卖自己的面子了。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还会主动请我吃饭啊?”
小田莉玛感到有些奇怪,平时都是她主动找庞小南,这是头一次,庞小南提出请自己吃饭。
“你这话说的,我虽然不是主动的人,但是,我有一颗主动的心啊。”
“少油嘴滑舌,五点半来接我。”
“好嘞,教授大人。”
小田莉玛只当庞小南是为了打听超级士兵血清的事,才请她吃的饭。
正好她这些天的研究工作处在了瓶颈,也想出去放松一下。
约好小田莉玛,庞小南又拨电话给布里奇摩尔根。
“人我已经约好了,你说去哪里吃,先说好啊,你买单。”
庞小南知道这些富豪吃饭一般都会选高档的地方,一顿饭得花掉普通人半年的工资,他可不想又送人又送钱。
“没问题,我等下把位置发给你。”
五点半的时候,庞小南准时的接到了小田莉玛。
“我今天请你吃顿好的,我们去托拉斯大酒店。”
小田莉玛一上车,庞小南就冲她堆起笑脸。
小田莉玛隐隐觉得不对劲,庞小南这么抠门的男人,不可能带她去这么豪华的地方。
这么下血本,除非是想套出超级士兵血清的配方。
“哼,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小田莉玛心里暗道,不动声色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当两人到了托拉斯大酒店坐定之后,庞小南眨了眨眼睛。
“今天,我们还有一个老朋友要来。”
说完,布里奇摩尔根已经出现在了两个人的眼前。
小田莉玛白了庞小南一眼,她就知道,今天准是有人买单。
“小田莉玛教授,你不知道吧?布里奇摩尔根先生来华海市考察我的机器人公司,我怎么也得给他接风吧,正好你也在华海市,我们都是共患难的朋友,所以我就把你也请来了。”
庞小南故意把这顿饭的主人说成是自己,体现自己的绅士风度。
布里奇摩尔根向小田莉玛伸出了手。
“小田莉玛教授,很高兴见到你。”
途中,庞小南接了一个电话,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是海龙突击队的电话。
加入海龙突击队之后,庞小南第一次接到了任务。
其实,跟王议员聊过之后,庞小南知道海龙突击队的任务会很快找上自己,但是没料到来的这么快。
打电话过来的是参谋长。
“庞小南,现在我命令你,马上集合飞鹰小组,到指定地点来。”
从拉斯维军事基地离开后,海龙突击队给每个队员配备了一个专属手机,规定每个人必须随时带在身上。
挂了电话,庞小南匆匆走进餐厅,跟小田莉玛和布里奇摩尔根道歉说:“对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了,你们慢聊。”
也不理会小田莉玛抗议的眼神,庞小南就出了餐厅。
庞小南第一个打电话给了赵思佳佳,用的专属手机。
“大明星,队里有任务了,现在,马上准备好行李,跟我走!”
接着,庞小南又陆陆续续打电话给飞鹰小组的其他人员,发出了集合地点。
一天之内,所有人都赶到了指定的地点。
这是一个位于华国西部山区的宾馆。
看起来是个民宿,实际上,这是海龙突击队位于西部的一个办事处。
在一个密闭的房间内,参谋长给所有人布置任务。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也是给飞鹰小组的一次练习,就是歼灭活跃于边境丛林的一个贩毒团伙。”
“这个贩毒组织已经危害我国边境许多年,我方卧底已经成功打入该组织内部,你们这次的任务,就是保护卧底进入贩毒组织盘踞的山头,并对其实施毁灭性打击。”
接着,参谋长把贩毒组织的头目和卧底一一介绍给了飞鹰小组的每个成员。
按照参谋长的说法,卧底是伪装成了毒贩,去和这个名叫沙坤的贩毒组织进行交易,到时会有沙坤的武装人员带他进入沙坤的基地。
沙坤基地位于华国西南边境的大山里,那里杳无人烟,沙坤利用山地和树林的遮挡,成功的躲开了卫星监测,所以一直以来,沙坤的踪迹都无人知晓。
这一次,卧底成功的和沙坤接上了线,有望到达沙坤的秘密基地。
“卧底的手表装有卫星定位装置,你们利用这个追踪仪跟紧他。”
参谋长拿出一个类似平板电脑的东西。
“一定要跟紧了,因为信号超过一定的距离就会消失。”
“同时,一定要保护好卧底的安全。”
“你们之前的分工我已经做过说明,这次还是按照这个分工行动,明天早上五点出发,解散。”
按照海龙突击队的安排,庞小南是这次行动的组长,协调一切细节,阿布扎比买买提是战术组长,负责指挥战斗,侯正男是通讯员,负责联络总部和跟踪毒贩,白夯、夏侯杜是重炮手,携带火箭炮和手榴弹,郑红华是狙击手。
其余人,负责支援。
第二天早上7点,一行人出现在了西南山区的丛林里。
这是一片亚热带的丛林,虽然还未入夏,不过天气已经十分闷热。
为首的是一个梳着中分、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的精瘦男子,他的身后,是一个干练的中年男人。
他们的周围,是几个手持冲锋枪的悍匪。
“山炮,还得走多久啊?”
中年男人对金链子抱怨道。
“吴哥,马上到了,你再坚持一会儿。”
唤作山炮的男子满脸堆笑的对吴哥说。
吴哥正是打入沙坤的卧底,他在西南边境经营多年,已经被业界公认为是大毒贩。
山炮对吴哥毕恭毕敬,因为沙坤只制毒,并不贩毒,所以还得依靠吴哥的销售网络。
“我说,你们这基地可够远的,我都走了两个小时了,腿都快断了。”
吴哥停下来锤了捶大腿的肌肉。
“这不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吗?你想啊,要是我们基地那么容易找到,谁能保证基地不被人端了呢?”
山炮走到吴哥身边,露出嘴里的大金牙,“吴哥,你跟我们沙坤交易,不也是图的一个安全吗?”
“安全倒是安全了,可是我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