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puo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戰錘王座 二哈傳說-第110章 初露鋒芒熱推-2jpc7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初春的校场,寒气依旧,阳光淡薄的洒下来,给予大地一丝丝微弱的暖意。
鲍里斯被长城卫兵像赶鸭子般押送到黑鸦堡训练场上,这里,早已聚集了大批新兵和老兵。毫无意外的,都是来凑热闹的。刀疤被一个新兵打残,这种事对于枯燥无聊的军营来说,无疑是劲爆的头条新闻。
长时间被拷上手链,鲍里斯感到手腕酸痛不已,但是好歹自己有机会可以拿起真正的武器了。
训练因为鲍里斯的到来而停止,几名穿着黑色衣服的黑鸦堡老兵转过身来,一脸鄙夷的看着这位身材并不魁梧的青年。
鲍里斯一头蓬乱的头发,嘴角和下巴长满稀稀疏疏的胡渣,身上穿着破布麻衣,嘴唇微微泛白。这样的外貌实在无法与雪鹰军团统帅之子联系起来。还没开始,老兵们脸上已经一脸嫌弃了。
“来吧,让我们来见识见识你有几分能耐。拿起武器,挑战任意你想挑战的人。”
游骑兵队长汉斯用半嘲笑的口吻说到。
众目睽睽之下,鲍里斯一脸平静的走向校场中央,捡起老兵们扔来的一把普通铁剑。他是如此平静,以至于忽略了周围所有注视的目光。眼前的场景和当年他在基斯里夫大竞技场时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雪鹰军团骑兵统帅,大贵族弗拉基米尔之子,他必须让这些地痞流氓见识到他的厉害。
“让我来,他的资历还不足以挑战游骑兵,更不足以挑战守夜人。”
法布雷斯从人群里走出来,一脸嘲讽的说着。他的个子高高瘦瘦,一脸麻子,外号铁棍。此人虽然挤进老兵行列,但实际上才来到营地刚满半年。至于用什么手段,聪明人一看就知道。
鲍里斯面无惧色,捡起地上一小撮沙子,磨匀放在手里。随后一脸平静的握起了长剑。剑未开刃,训练时使用,但是力度大的话还是会造成重伤。
还未等教官下令,法布雷斯已经抡起锤子,一把冲了过来。
鲍里斯一脸平静,他经历过太多战斗,单单实战中死于他战马下和剑下的冤魂就有数百。面对毫无战斗技巧的法布雷斯,鲍里斯的内心几乎没有一丝异动。战锤自头顶猛的砸下,然而,就在锤锋即将砸到鲍里斯的前一刻,鲍里斯一个侧身,躲开了进攻,顺势一个小挪步,出现在了法布雷斯身后,仅仅一瞬间,法布雷斯的进攻扑了空,后背却被钝器猛的砸了一下,尽管只是猛砸,但是对于瘦弱的法布雷斯来说,还是扛不住。他惨叫着倒地,锤子脱手,飞出好几米的距离。
这时,鲍里斯才缓缓走到场地边,捡起地上那把战锤。那才是他习惯的武器,沉甸甸的重量,握在手里刚好。剑这种武器只能作为副武器,还是锤子实在。
见状,老兵瓦列里立马冲了出来,双手重剑呼啸着砸向这个高傲的新兵蛋子。
鲍里斯用余光看到了突袭者,握紧锤子,鲍里斯猛的转身,战锤和重剑猛的击打在一起,发出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响。但是紧接着,战斗经验更丰富的鲍里斯脚下发力,将老兵瓦列里顶了回去。
老兵瓦列里站立不稳,跌跌撞撞向后倒去。再想发动进攻,不料鲍里斯乘胜追击,一锤下来,砸得瓦列里连连后退。
场上,刚刚的嘲讽声已经消失不见,所有人都在注视着校场上的两人,显然,这个新来的绝非常人。他的战斗技巧无以伦比,年纪轻轻,却经验老道,出手快准狠!
瓦列里想进攻他的下盘,鲍里斯便猛击他的头部,逼得瓦列里连忙后撤回放,战锤在鲍里斯手里宛如一阵旋风,打得老兵瓦列里毫无还手之力,他用尽全力格挡,长剑却被打落在地,最后一下,鲍里斯用锤柄猛砸他的脸庞,真正的打脸,血花从老兵鼻孔里飚出……
还未等同伴将瓦列里拖走,游骑兵库伦已经拔剑冲了出来。但是鲍里斯依旧不为所动,他越打越兴奋,灵巧的走位,灵巧的躲闪,战锤在手中旋转,每次击打,都发出砰砰砰的闷响。而他的体能,似乎未受一点影响,呼吸化作白雾,从鲍里斯口鼻间吐出。
两名游骑兵轮番出击,竟然被他轻松的一一化解,战锤起起落落,发出刺耳的呼啸声。库伦被一锤砸中脑门,差点昏死过去,另一个游骑兵用长剑刺出,却被鲍里斯用锤头扫开,待对方站立不稳,鲍里斯拉回战锤,横扫过去,锤头砸中游骑兵腹部,若不是坚固的皮革甲,这一锤足以打出致命内伤。片刻之后,两名黑鸦堡游骑兵已经被打倒在地,表情痛苦,大口喘着粗气。
场上的一幕震惊了所有人,包括在台上看戏的总司令官沃里克。沉默,看着场上五个被打得满地找牙的黑鸦堡战士,所有人都沉默了。而鲍里斯依旧高傲的昂着脑袋,那是久违的骄傲。将那些看不起自己的小喽喽打得哭爹喊娘,够舒服。
在鲍里斯看来,他们甚至不配和自己动手。在没被流放之前,他是基斯里夫大贵族,骑兵统帅。而来到这里以后,却要和一帮流氓地痞为伍。这只是一次小教训,下次,他要好好在他们面前树立威信。鲍里斯心想着……
“那个新兵,过来。”
校场旁,二楼的阳台上,总司令官沃里克叫唤到。
一脸得意的鲍里斯扔下锤子,骄傲的走了过去,他应该得到晋升,成为一名真正的黑鸦堡战士,而不在是打杂的苦役。
司令官在台上冷冷的看着这个刺头青年,片刻之后才开口——
“把他关回去。”
司令官沙哑冷漠的声音回荡在校场里,所有人都听到了,也都沉默了。因为,他们都是这样过来的……纪律胜过一切,个人必须服从团队,这是黑鸦堡的律法。也是整个长城守军的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