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5od引人入胜的小說 人間苦 ptt-第1225章 缺失的環節展示-snffo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这段话,完全是蔡根感同身受编出来的。
模仿的是萨满教说话的语境,三句话不离祖宗,肯定有那味,说得蔡根自己都信了。
不止是蔡根信了,就连啸天猫都信了。
心里纳闷,这蔡根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还有这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吗?
就像外面的九指村,真的是巧合吗?
万一蔡根真的是看戏心态,看着自己这伙人拙劣的表演,那可怎么办啊?
啸天猫越想越心寒,不自觉打了个寒颤,自己以后要小心了。
无论做什么,还是假设一个前提,蔡根都是装的,这样以后即使翻小账,也抓不住把柄。
共九妹都被蔡根的话,说的眼圈含泪了。
扭头对着族人们就开始唏嘘。
“祝老六那个熊色,不记仇不说,还给留下了祖训。
今天不看到,你们敢信?
看看,你们看看,祝老六的后人,真是有情有义有担当。
我都被感动了,你们感动不?。”
这个…
蔡根除了脸红,还能怎么办?反正他是不敢动。
“哎,再看看咱们的后人,马佳氏的小子,除了给咱们拿点八卦杂志,整点小光盘,打发时间,一点正事不干啊。
这就是你们教育的失败,羞愧不?”
一众祖魂,果然很情绪化,就是那种,抓到一种情绪,在内心无限放大的情绪化,没有一点隐藏,也没有一点节制。
被共九妹说了两句,很多祖魂都羞愧的低下了头,还真有人在抹眼泪,可能是感动,也能是在自责吧。
蔡根看到以后,心里面大叫不好,这么情绪化真是难搞。
现在说顺口了,咋地都行。
一句话说错,他们是不会考虑前因后果的,直接翻脸动刀子,都不会犹豫一下。
“那个,那个,我也没有那么好,能力也有限。
但是,为了各位祖魂,我一定鞠躬尽瘁。”
共九妹脸色一变,翻脸比翻书快多了,直接转换了思路。
“小柳不灵,你有啥好办法?
我们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实在受不了了。
看到那个瘸子躺赢,我们就受不了,憋屈啊。”
瘸子躺赢?
我晕,还龙妈屠城呢?
蔡根终于反应过来,这群货之所以性情这么不稳定,是看权游烂尾的原因吗?
佟爱家也是,咋啥都给他们看呢?
意识形态不一样,还希望他祖宗们理解西方的为人处世啊?
再说了,就算是与时俱进了,还能消解他们心中的怨气咋地?
事实证明,效果一点不好。
蔡根努力的,把话题带往正常的流程,毕竟,以往给仁心的套路,他比较熟悉。
“我当然有好办法啊,否则我还吊着一口气,图啥啊。
您先说说,有什么理想?”
共九妹觉得蔡根说的越来越称心了,服务态度上来说,要比小柳强多了,至少问自己的需求。
“我从小的理想就是…
就是…
哎呀我去,在这里憋的时间太长了,心里只有怨恨,别的都忘了。”
这个…
蔡根决定换一种说法。
“那么,支撑你们想出去的原动力是什么?
或者说,你们出去了,最想干啥呢?”
这次,好像终于问到点子上了,共九妹没有一点迟疑,恶狠狠的说。
“出去找那个臭做饭的,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为什么不管我们?”
恩,那个臭做饭的,应该就是苦神了,蔡根心里明镜的。
“那么,你们打得过苦神吗?”
共九妹被蔡根问的一愣,好像这个问题很滑稽一样。
“我们为什么要打过苦神啊?
当然打不过啊,我们只是讨说法而已。”
蔡根有点放心了,只是语言上的谴责而已,看样也没多大事儿啊。
“那如果苦神不给你们说法咋办?”
好像蔡根问了更滑稽的问题,共九妹再次出现了看白痴的眼神。
“不能够,他是苦神,怎么能不讲道理呢?”
对苦神的人品,这么自信吗?
如果只是讲道理,讨说法的话,要不要承认,自己就是觉醒苦神呢?
等等,蔡根觉得还是慎重点好。
“那如果见到苦神,讨说法讲道理,你们如果不满意呢?”
“哼哼…”
共九妹的脸阴沉的可怕,还带着一丝狠毒。
“如果不能出了这口气,不能给我们个说法,谁也别想好过。
我们都商量好了,大不了魂飞魄散,也要炸下他二两肉。”
果然,不是那么简单,蔡根脑门子见汗了。
如果他们有信心炸掉苦神二两肉,换成自己,头发丝都不会剩一根吧,虽然自己本来就没有。
也不知道苦神咋就把他们得罪成这样,一般的过节,不会产生这么大的怨念吧,蔡根觉得需要多了解点信息。
“那个,苦神为什么要给你们说法?
他到底干了什么啊?”
这个问题,明显超出了共九妹的记忆。
努力的回想了半天,坚定的摇了摇头。
“具体啥事,时间太长,我忘了。
心头只有一个想法,他不管我们了。
苦神不仗义,必须给个说法。”
完蛋。
不是苦神亲临,这事情的原委,还没人能说清楚了吗?
再问下去,也是车轱辘话,蔡根觉得也没啥意义。
就是要见苦神,就是要讨说法,为什么苦神心里明白。
说法不满意,自爆同归于尽,出一口怨气。
要说简单,事情确实比较简单。
就像小朋友本来跟你玩藏猫猫,你背过去数数的时候,他们都回家了,只有你等到天黑,被人晃点了。
憋屈的你,就是想找小朋友讨个说法,为什么他们先回家了,不管你了。
如果只是小朋友,闹情绪,顶天哭一嗓子,在心里留下个人心险恶的念头,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也就翻篇了。
偏偏不是小朋友,而是拥有强大实力的祖魂,这可就不容易翻篇了。
蔡根再次掏出了一颗烟,希望精神食粮,可以开拓自己的视野。
以往口赐仁心的流程,非常简单,听完诉苦,发了怨气,两个字就能送走。
结果今天的业务比较冷门,怨气的原因,苦主给忘了。
只记得自己要出怨气,生生的跳过了诉苦的环节。
偏偏,没有这个环节,仁心还不满意。
蔡根刚开始闹心,一个声音如炸雷般在头顶响起。
“朗朗乾坤,妖邪作祟,我佛慈悲,原地手抱头,不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