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ala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九幽天帝-第3900章 慈悲仙人鑒賞-p9lxh

九幽天帝
小說推薦九幽天帝
如今,可以说整个黑暗大陆,九幽大帝之名,已经闹得沸沸腾腾。
穿梭于黑暗大陆之间的石枫诸人,自然也都听到了那些传闻。
不过,自己黑雪城屠杀黑牙,龙血森林镇压真龙之魂,诛杀千月家族,都是乔装打扮,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些,除非自己身边这些人,应该是无人知晓。
游尘,木良,是不可能将这些事传出去的,自己对他们二人,有着绝对的信任。
而源盛与那千月家的少女,要是传出去的话,应该是他们。
脑海之中想着这些,渐渐地,石枫转过头,将目光望向了行走于身旁的源盛。
感受到石枫目光望来,源盛旋即开口,说:“主公,我知道您在想什么。
如今,我已真心归顺于您,您的大恩,我今生没齿难忘,绝对不可能是我泄露出消息。
我源盛愿对天发誓,若真是我所为,就让我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说着说着,这源盛,竟然直接发起了毒誓。
其实话说回来,此事若真是源盛所为的话,根本对他没有半点好处。
渐渐地,石枫转回过头,他虽然没有望向那千月家的女子酥儿,但酥儿,还是出声,也对他保证道:
“主人,酥儿自从跟随了您,绝对没有二心。
我从小就在千月家为奴为婢,除了千月家的人,其他人我也不熟悉啊。
而如今,千月家早已经就……
所以,主人您得相信话,酥儿绝对没有做出背叛您的事。
酥儿也愿发誓,此事若是酥儿所为,就让酥儿永生永世遭刑火之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酥儿,也是满脸的认真与坚定。
“黑暗之主,乃是统治这整个黑暗大陆之主,手下能人异士自然是多!
而且,这一连串的事,皆是自己来到黑暗大陆后发生,黑雪城事件将自己行走路程与时间一推测的话,自然是吻合。”
脑海之中,又闪过这些道道念头。
不过,身边的人,虽然对自己发誓了,但石枫,还是留了个心眼。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们,不像游尘与木良,到达让自己彻底放心的地步。
“主人,酥儿真的是……”
女子酥儿,见石枫根本没有转头看他,旋即再对他出声。
只不过,她话还没有说完,石枫便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再说了。
曾在千月家为奴为婢多年的她,眼力见自然是不错,见到石枫这个动作,便立即闭了嘴。
这种情况若再说下去,恐怕,将会惹来这一位的厌烦。
“我是真的没有传出去呢。反正我问心无愧的嘛。
不过,再这样下去,我是真的要跟着他们到那黑暗之城送死去了,我,还是趁早离开这里为好嘛。”
酥儿的脑海之中,不断地想着这些。
“如今此地,到达黑暗之城,应该还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当日我初到这黑暗大陆之时,我问那镇守黑暗大陆与天恒边疆的黑甲战将,到达黑暗之城需要多久。
当时,他对我回答是仅需十日,与真实相比,真的是偏的有些离谱。
真不知道,我若当时一直被那黑甲战将带着,他,会带我去哪?
而那,他们安排了什么东西在等着我呢?”
经过这一点,石枫就可以确定,那个黑暗之主,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嗯,差不多了!”行走之中的石枫,面色忽地一动,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语。
就连行走的脚步,都在这一刻忽地一顿。
“怎么了大帝?”感受到石枫的异常,游尘忽然问他道。
“真龙之魂的魂力,已被我的灵魂分身吞噬干净了!”石枫对游尘回答道。
真龙之魂的灵魂之力,石枫那道灵魂之身刚吞噬起来,还算顺利。
那道魂身,不断壮大。
然而,越到最后,竟然吞噬起来越难。
明明被自己毁灭掉的龙之魂力,竟然重新开始形成灵智,竟然开始与自己反抗起来。
直到这努力了一个多月,直到此刻,石枫才算将这真龙之魂的所有魂力,吞噬干净。
不过,虽然付出了些辛苦与时间,但收获也是极大,一切,都值得了。
“哦。”听到石枫这么一说,游尘便放下了心来,缓缓点了点头。
旋即间,石枫心念一动,一道白光于石枫身前闪耀而起。
而那道闪耀的白光,直接闪向了石枫而去。
看上去,便好像石枫与那道白光彻底合一!
吞噬了真龙之魂的那道灵魂分身回归,与自己的本命之魂,瞬间融为一体。
紧接着,石枫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之力,猛然攀升,仿若一股直冲苍穹之感。
就好像,自己整个人,都瞬间变得无比高大了一般,头顶苍天脚立地,俯视天下苍生。
虽然,他此刻看上去身体没有什么变化,但他,就是有这么一种玄异无比的感觉。
攀升,攀升,再攀升!
一直无穷无尽地变大,仿若就连天,都要被自己的肉身被刺破。
只不过,就在这时,石枫忽地感受到,好像头顶之上,出现了一股灰蒙蒙之力,压住了自己,压制自己在变大!
这,是出现了灵魂瓶颈!
虽然说,武道之力,灵魂之力,都有相通之处。
而石枫,本就对于灵魂之道,有着非凡的领悟之力。
这些年来,见过武道强大之力,也算很多。
一个月前与真龙之魂这纯粹的灵魂龙一战,之后又吞噬他的龙魂之力,然后又开始对抗。
石枫对于这灵魂之道的领悟,也算是越来越深。
再加上,不久之前在修罗世界得到的幽天帝秘法,幽天拘魂之术!
又让石枫在灵魂之道上,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这幽天拘魂之术,真的让他受益匪浅!
一些局限住的灵魂思想,都被打破。
但,刚才灵魂分身与本命灵魂融合,突破过快,其实刚才那一下子,石枫的灵魂之力,已从天神四重天,直接步入了天神七重天。
到达了天神七重天巅峰!
而这巅峰之后,突破八重天,已然出现了那一层屏障,那瓶颈。
如若不破,就只能在天神七重天了!
第二章
“灵为吾,吾为灵,灵为吾身,吾为灵身!”
“恍恍惚惚,杳杳冥冥……”
“破!”顿时间,石枫沉声一喝。
紧接着,浑身上下有股无比玄异之感,随后,感受到自己整个人,猛地拔高!
那股压制的灰蒙之力,顿被拔高之身猛然破灭!
直至此刻,石枫的灵魂之力,真正达到了天神八重天之境!
不过,身体还没有就此停下,还在升高,升高,再升高。
然而,石枫已经感受到,差不多了!
真龙之魂魂力虽然精纯磅礴,但,让自己这一下子,从天神四重天突破至天神八重天,已经是很不错了!
忽地,攀升的感受消失!
那道灵魂之身吸取而来的魂力,已被石枫本命灵魂,彻底吞噬!
此时此刻,就连身边的木良、游尘、源盛,都感受得到,此时此刻的石枫,整个人的气息变得与先前不同。
慢慢地,石枫意识也逐渐回归。
“刚才你们感觉到了没,那边出现了一股很神秘的力量?”
“感受到了,好像……好像是灵魂之力!很强的灵魂之力,必然,是一位修炼灵魂之道的强者。”
“此乃我平生所见最恐怖的灵魂之力,恐怕,是傲立巅峰的其中一位术炼师大人,来到了我们黑命城!”
“快过去看看,过去问问!
就算是那位大人炼坏的废品,恐怕也会是大宝贝!”
……
石枫几人所处的这条大道,原本有些冷清,这一下子,一个个不知道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立即骚动了起来。
虽然,刚才灵魂之力提升,没有闹出多大的动静。
但流露出的灵魂之力实在太快强大。
想要低调,都根本低调不起来。
“主公,怎办?”朝着四方朝着这边集聚而来的人,源盛请示石枫。
“你看着办吧。”石枫对他说。
大有让源盛处理,他不想管的意思。
“好吧。”源盛应了这一声。
其实,这些朝这边过来的人,源盛要杀,以他天神五重天的修为,可以直接杀出重围。
但,根本没有那些必要,很容易暴露他们的行踪。
而且,如今的源盛认为,身边的这一位,日后真的很有可能,将成为新的黑暗大陆之主。
所以,更不能乱杀无辜,不得民心。
“嗯……”道道念头,在源盛脑海中飞闪。
听着道道噪杂,令他心烦的话音。
望着那些人流越接越近,源盛面容忽地一动,说道:“有了!”
“尔等不可无礼!”紧接着,便听源盛冷声一喝,冲着拥挤过来的人群愤怒喝道。
气势狂然,旋即将这些人直接震慑住。
原本流动的人群,立即静止。
“大人,我们别无恶意,请不要动怒。”立即有人恭敬出声,对石枫,对源盛呼道。
“是啊大人,我们绝无恶意啊!”立即有人说。
“修行不易,在下过来,只是想请大人指点几句。”
“大人刚才您流露出的灵魂气息,您,一定是那几位伟大的术炼师大人之一。
在下,也是一心沉迷术炼之道,如若大人不嫌弃,可我受为您麾下童子。
在下,一定尽心尽力为您做事。”
说着这句话的,是一个面容可恶粗狂的男子,他这形象,竟然也敢说出当人童子!
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底气。
“前辈,请您收在下为徒可好?”
“前辈,请您收在下为徒!”
“前辈,在下从小就被人判定根骨奇佳,乃是一等一的天才,只是一直缺少机缘。
前辈,不信您可以试试看,在下根骨,绝对会令您满意的啊,前辈!”
“前辈,在下这就给您磕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
过来的人中,以拜石枫为师目的最多。
一道道目光,皆集聚在了石枫身上。
其实,之所以如此,最最关键的,是如今的石枫,被源盛打扮成了一位面容慈祥,仙风道骨的白衣老者。
一看就是得道高人似的,不免让人以为遇见了仙缘。
很快,石枫自己也已意识到。
目光,慢慢地冷了下来,凝视向源盛。
源盛瞬间打了个冷颤,有种如坠冰窖的冷意。
此时此刻,他也已然明白,那一位为何会流露出这般冷意。
随即对石枫传音:“主公,属下这就处理妥当!您放心,不会再耽误您多少时间。”
当听得源盛这道传音,石枫流露出的冷意,才逐渐地散去。
“这位大人,您能否告知您的大名?”有一老者无比虔诚之色,问石枫。
“大胆,这位大人大名,岂是尔等有资格得知?
大人有要事在身,尔等现在给我速速退去!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源盛这道话语响起的一刻,顿有一股狂然恐怖的气势,从他身上暴冲而起。
仿若形成了一股无比恐怖的龙卷。
源盛自认为,自己在家此刻爆发出来,刚好恰到好处。
四周一个个见状,面色瞬间大变。
有不少人,身形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
“那一位就连身边的人都如此强大,他的实力,就更不用说了!
我敢确定,不会有错了!
仙风道骨,慈眉善目,他,就是慈悲仙人!”
“慈悲仙人!术武两道都已达到巅峰的慈悲仙人?”
“对了,对了,应该是了,应该是不会有错了。
他,应该就是那位慈悲仙人了。”
“传闻慈悲仙人,心地慈善,大慈大悲,他身边那人虽然看上去发怒,但大家放心好了,有慈悲仙人在,绝对不会让他伤我们半分的。”
“嗯!慈悲仙人,传说之中,就是蝼蚁蚊虫都不忍伤害,就更别说是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