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ps7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 txt-第1478章 尤仙子和龍六推薦-eu1mj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
脸被反打的啪啪响,魔僧恨不将其打成肉酱,奈何人家的巅峰水准摆在那里,他真就不敢先出手。
诸天主宰
我在一旁看的那叫一个爽啊,恨不得喊两声盟主威武!
“古镜大师莫生气,他蹦跶不了多久。”
野牛邪怪开口了,说话那叫一个标准、好听,像是电打的动静,我觉着它不到人类世界电视台做主持人,是民众的巨大损失。
李穆滨和筐婆婆低声安抚他两句,古镜才没有失态的破口大骂。
他眸中宛似喷火的盯着这边,却识相的闭嘴不言了,眼中甚至转过了幸灾乐祸神色。
我注意到这一变化,心头不由一震。
连我都能注意到的异常,魔王獠牙盟主岂会注意不到?
“哎呀,本座懂了,你们今天在此地布置的是连环大局!
初始目标锁定在姜度姜照小两口身上,但其实这是挖了个大坑,等着大鱼蹦进来呢。
我就说嘛,如何这般轻易的知晓此地之事?原来是你们故意放出的风声啊?
本盟主终日打怪,今日反被邪怪算计了?老话说的没错,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得咧,既如此,拿出尔等的后手吧,倒要看看,能不能留得下我?”
他这话一说,我们心头大震动。
没有错,这话在情在理的。
我先前还在那犯迷糊呢,为何生死关头盟主忽然天神下凡般的出现在眼前?原来这本就是对方布置的一石多鸟连环大局。
这其中对情报的要求相当苛刻,再次证明魔王獠牙中有通敌者,还不止一人,且身份高端,要不然的话,如何能将风声送到刚从异界回归不久的魔王獠牙盟主耳中?
以他本事,赶赴此地后不惊动对方的潜入禁制区并不难。
好嘛,这一切反倒都在对方的算计中。
我和姜照倒是成了诱饵。
仙劍劫緣 幽瞑沐血
但对方也应该是没想到诱饵的力度太大,没引来魔王獠牙其他骨干,反将盟主真身引来了?
这鱼的体积太大了,堪称蓝鲸了,就看对方有能耐吃下不?
瞬息之间,我想明白了内中的弯弯绕,对李穆滨他们更为痛恨。
想要灭杀我和姜照已经不可容忍,竟然还敢利用我俩布局坑害更多的法师?心思之狠辣,手段之阴毒,简直不是人!
“嘿嘿,阁下反应倒是快,可惜,晚了。
诸位同道,出来会会魔王獠牙盟主吧,将其斩杀当场,联军那边就失去了主心骨,对我方后续行动益处无穷。”
野牛怪扭头吆喝起来。
我心头‘砰砰砰’的乱跳。
感情,真的有后手?听这话,不止一个?
能让野牛怪如此对待的,必然是战力相近甚至更高的存在。
是异界大能还是本界叛徒?一会就将见分晓了。
“吼!”
遥远天际响起回应,黑云为之震动,狂风骤起,裹挟着个体长超过三百米的庞然大物飞临。
异界海盗王 唐川
空间都被这厮出场的气势震的簌簌发抖,我震惊的抬头望去,狂风中的邪怪映入眼帘。
是一条阴灵巨蛟。
蛇妖画儿和它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孩子。
蛟怪头上只有一个弯曲犄角,一双眼中猩红竖立的瞳向下锁定在魔王獠牙盟主身上,它悬浮在那没有出手,但只说威势已经超越野牛邪怪了。
他们都是通天巅峰第三重的境界,但明显战力上有着极大差距,最巅峰的等级内也是分强弱的,要不然,如何盟主一拳头就伤到了野牛呢?
“就你俩?不够。”
盟主负手而立,微微抬头扫了斜上方万米之遥的巨蛟一眼,摇摇头,不冷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画江湖之花引
维度神话
“果然是这个世界的绝顶强者,竟如此自负,那加上本座呢?”
贯穿虚空的女声送达我们耳中,声音寒冷无情。
我骇然转头去看,就见远处黑暗之中蹦现瑞彩千条,黑暗被驱散,空中都是瑰丽彩光。
光芒中,身穿银白战甲的人慢悠悠的飞了过来。
刀开明月环 东方玉
没看错,这次出现的是一个人,一个身穿战甲、背着长剑的女人。
异界女人!
不然的话,她不会那般说话。
我的眼睛一下就眯了起来。
这是第一次出现异界生人法师,还如此强大。
她缓缓飞行的过程中,周边彩光缭绕,天地为之失色,其面甲是不透明的,没法窥看到面容,但只听那冷酷无情的声音,就该是个面容冰冷的年轻女人。
有些女法师不但驻颜,甚至声音也能保持在年轻之时,我觉着,这位就是。
笑话,双十年华的女法师谁能达到巅峰通天第三重境界的?
假面骑士之命运 静好十一
姜照这么厉害,不也只是个通天境初期吗?那还是在方外之时,现在的姜照都没能恢复到以往境界。
果然是有备而来的,对方竟然连着出现巅峰强者,这是抱持着斩尽杀绝的心思。
“嗷呜,尤仙子,等等本皇。”
声音贱兮兮的,却是从另一个方向响起。
我们循声去看,眼瞳为之地震。
遥远黑暗之中,金黄闪现,那是一匹高有十丈、体长二十丈以上的巨狼。
誰是臥底
血色蛊惑
他浑身覆盖的毛是金色的,神俊无匹,但散发的却是阴气,乃是一头阴灵狼皇。
和野牛怪一样的道行等级,吓死人的强!
眨眼间,异界四尊大敌前后左右的包围了这里,目标正是魔王獠牙盟主和我等核心骨干,他们就是要一网打尽。
“好,好,好,多年没有活动过这把老骨头了,你们倒是懂得本座心意,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我很是喜悦啊。”
魔王獠牙盟主左右观看一番,却大笑着连说三个好字,豪气盖世!哪有丝毫惧意?
即便我经历过无数大场面,也为盟主的强势心折。
“好气魄!魔王獠牙盟主名不虚传,本座尤镶,蒙那边道上的同行抬举,喊我一声尤仙子,尊驾可有大名或是诨号?喊你魔王獠牙盟主有些别扭,字太多了。”
银白战甲的女法师距离这边五百米的悬停不前了。
只说礼节,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诨号吗?没当这劳什子盟主之前倒是有个,不过一说出来,本座身份就等同掀盖子了。
我没有入行之前俗家姓龙,排行第六,小名龙六,尤仙子嘛,可以喊我龙盟主。”
盟主爽朗一笑,给了这么个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