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3tsa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討論-第六百八十二章 連坐遊戲(35)看書-wfy9t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小說推薦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皇帝的内心,没有因为于博书的区区几句话而动摇,反而有些失望,为自己居然停下来,听了这弱小的异人的话而不爽。
“算了,就这样吧。”他摇摇头,伸出手,五指向内弯曲,手心向上,猛的一握紧。
无数透明,但却能被肉眼看到的一米立方大小的正方体,出现在他身体周围。
“龙卷风——!”
乐进的队友,中年的风系中级异术师金生水,在那些透明的立方体出现的瞬间,立刻双手抱圆,向前一推。
三个龙卷风从地上与天空连接形成,向皇帝所在的位置挤压而去。
因为龙卷风不断扩大,让其余游戏者不得不急忙后退两百米拉开距离。
这三道龙卷风,比起自然形成的龙卷风要细小许多,但转速更快,而且,旋转中的每道风刃,都能轻易撕开核弹都能挡住的堡垒。
三道龙卷风相互挤压,如同齿轮一般交错,在中心的任务生物,都不可能抵挡得住的。
“喂,老金头,别突然放大啊。”苏笑向金生水大声抱怨。
龙卷风将地面的残瓦碎砖都卷了起来,当然,以这些龙卷风的威力,那些砖石,甚至是强金甲胄,以及坚韧的兵器,都被轻而易举的卷成了粉末。
“小心,他没事!”
乐进提醒自己的两个同伴,目标还好好的。
只是因为席卷了诸多东西的龙卷风,阻挡了他们的视线,让他们看不到皇帝的身影。
不过游戏者,并不只能依靠五官。
“叮~~~。”
随着一声清脆如钢铁互击发出的响声响起,三道威力极强的龙卷风陡然散掉了。
皇帝的身影显露了出来。
“怎么可能?咕噜噜。”金生水大吃一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龙卷风消失,给自己灌下了精神力恢复药剂,也不担心自己被呛到。
在他最强的一击中,皇帝别说有半点擦伤了,甚至连头发都没有乱一根,那些透明的立方体在他身体周围游走,将他保护得非常周全,甚至还能抵消掉龙卷风。
不止是他,其余的游戏者们也震惊了,即便他们各有方法躲避金生水的龙卷风,但也不可能像皇帝做刀的这么轻松。
特别是对陈帅几人而言,现在的皇帝,跟之前与他们战斗了大半天的皇帝,简直是两个人一样,不止是外貌,力量也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如果一开始,他们就对上的是现在的皇帝,那他们早就全军覆没了。
“唔噗噗噗噗。”
一阵古怪的声音响起,惊醒了所有人,包括皇帝。
声音,是于博书发出的。
只见他用手背挡着嘴,眼睛笑得都快闭起来了。
“哎呀,我早就想这么笑了,很有幕后黑手BOSS的感觉,真是太帅了。”
在他身后的白甜甜古怪的看了他的后背一眼:“现在是笑的时候吗?而且,这是笑吗?”
“老兄,看来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啊~。”于博书摊开手,一脸失望的笑。
“哼,解决你们足够了。”本来看到他们大吃一惊而感到心满意足的皇帝,被他这古怪的笑,笑得心情非常不爽,就好像在饿了三年后,正在饱餐一顿时,突然冒出个人来,不断的说自己吃的东西,哪里不够好,哪些蔬菜是用屎尿浇灌出来的,哪些内脏是动物用来装粪便的。
他一弹指,立刻有两个透明立方体,向于博书和白甜甜飞去,速度极快。
“让我看看你那东西,能不能挡下吧。”皇帝嘲讽,他说的那东西,是指的于博书的滑溜结界。
在没有变成现在这样前,他就已经可以看到于博书的结界了,现在,他甚至能看到那结界的强度,对现在的他而言,很薄弱。
于博书笑看两个透明立方体向他们俩飞来,突然散掉了滑溜结界。
‘找死?自杀?’皇帝心中疑惑,感觉有些不对劲,眉头皱了起来。
白甜甜在滑溜结界消失的瞬间,立刻去抓于博书的肩膀,想要将他带走,她自信,以自己的速度,那两个透明立方体是追不上自己的。
但于博书身体一侧,躲过了白甜甜的手。
这时两个透明立方体,已经到了他们面前,以透明立方体的速度,躲是来不及了的。
正当白甜甜准备主动攻击透明立方体,保护自己和于博书之时。
只见那两个透明立方体在他们面前不到两米的距离,如泡泡般,“啪”的一下爆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怎么可能?!”
这回,轮到皇帝震惊了,他本以为,以自己对于博书之前露出的手段已经很了解了,哪怕这两个透明立方体的力量并不强,但也不可能是于博书能够挡住的,但他却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自己的两个透明立方体,到底是撞到了什么而破碎的。
震惊之下,他反手就是一指,一个透明立方体,以比飞向于博书两人更快的速度,飞向了另一个方向上的罗飞远。
“不要硬接!”
陈帅看到罗飞远打算硬接这个透明立方体,立刻焦急的阻止,只是他因为之前的那一击气功炮,现在别说是阻止了,连叫喊的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
他们的队友,陈帅的亲妹妹,猎魔师血统游戏者陈艺竹,在听到陈帅的叫喊后,立刻冲过去,一下降罗飞远撞飞,她则左手伸出,斜挡在自己身前大喊:“魔乱舞。”身上散发出黑色的气出来。
这是她的一招同归于尽的绝招,魔乱舞是以自身为诱饵,吸引异空间的邪魔做交易,换来强化自身的力量,换取的力量越强,付出的代价也越大,但最轻的代价,也得损失一部分身体,因此不能轻易使用。
现在,她用自己的缺少了右手的身躯,和自己的灵魂,来换取最强大的力量,哪怕挡下这个透明立方体,她在五分钟后,也将被异空间邪魔拿掉身体和灵魂。
在她施展出魔乱舞技能,且还没有落地时,透明立方体,已经到了她面前不到半米的距离。
“啊——!”
“艺竹!”
随着陈艺竹的惨叫和陈帅的心痛叫喊中,所有人都看到,陈艺竹被那透明立方体吸了进去。
那些黑色的魔气,只抵挡了片刻,就消散掉了,这并非魔气没有用,更像是那个异空间邪魔不想与皇帝争斗而主动收回了自己的力量。
陈艺竹的身躯被吸进了那只有一立方米大小的空间中。
但她的身躯,并没有变小,透明立方体也没有变大,整个人,将透明立方体塞得满满的。
所有人都看到,在透明立方体中的陈艺竹,刚被吸进去时,还留有一些人形,但很快,就如同被融化一样,包括身上的衣物和装备,都在溶解。
没几秒钟,一个女游戏者,有变成一立方体有颜色的水,那不是血水,而是陈艺竹外表颜色的水。
透明立方体“砰”的一声破开,那些水,洒落在被龙卷风吸走了碎瓦破砖,非常干净的地砖上,透过地砖的缝隙,流进了地下。
看到透明立方体这一次的成功,皇帝再次看向于博书,脸上多了几分严肃:“你是怎么挡下来的?”
在他看来,于博书比起这个被自己的透明立方体溶解的女异人要更弱,不可能挡下自己的攻击的,他顿时又想到了之前于博书所说的话,但无论怎么想,也没想到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艺——竹——!”
被撞飞的罗飞远,看着陈艺竹带替自己死去,哪怕知道她在没有了自己带着的普通人,离开这个游戏也是必死无疑,此时也是悲痛万分,立即一跃而起,向皇帝冲去:“去死——!”
但还没冲多远,就被另一名有卡带血统的同伴费广死死抓住。
费广也对陈艺竹的死很悲痛,但他更知道,即便罗飞远冲过去,他也无法替陈艺竹报仇,皇帝的身边还有数不清的透明立方体在游走,而且随时有新的透明立方体生成,而陈艺竹本来也是必死的,现在只不过是早走了一步而已,罗飞远带的普通人还活着,他还不能死,这是之前,他们四个自知自己必死无疑的人,早已决定好了的事情,不管怎么牺牲自己,都要把罗飞远和柳诚保下来。
好在此时皇帝的注意力,都在于博书身上,没有理会那些对自己没有威胁的蝼蚁的叫喊声。
于博书向皇帝漫步走过去,脸上是淡然而轻松的笑。
他身后的白甜甜尽管紧张无比,毕竟陈艺竹的死已经说明了皇帝此时的力量,但她还是紧跟在于博书身后,打算见势不妙,就立刻带他走,不管他再发什么神经。
远处,保护着祝巧柔七人的陆菲,心也提到了最高,她很想丢下祝巧柔七人,和于博书一同去面对皇帝,哪怕死也要一起死,但她又感觉,于博书应该不是这种突然会犯傻的人。
这也是白甜甜所想的,所以她才没有阻止于博书向皇帝走过去。
于博书伸出右手食指,指向了天空。
食指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小球,这是一个结界。
在场剩余的游戏者中,大部分人都能看到这个小小的结界,更别说是皇帝了。
而这个结界,并没有任何给人带来威慑的力量感,仿佛只是一个人畜无害的结界而已。
“唔,噗噗噗噗。”于博书怪笑:“多亏了你,我才能想明白一些事情,所以,我希望你死前,也能自己想明白一些事情啊~,你可是洛明帝国的皇帝,这应该不难吧~。”
他比皇帝要矮一些,但此时,他略微抬起点头,看向皇帝的眼神中,充满了自高而下的俯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