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7e9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 起點-維護公正有立場看書-vwk7o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新年初五,宁致远带着语嫣回到岳州值班。
回到韓國當天王
不败军
小家伙坐在办公室沙发上边吃零食边看书,宁致远则坐在电脑边修改材料,过几天就要返岗正式上班了,来年工作需要作出全面安排。经过年前这段时间的调研摸情况,系统性问题基本掌握清楚,社会事业领域关系民生,关系群众幸福获得感,虽是小事但责任重大。
超级仙帝在都市 一只小虫虫
语嫣坐烦了,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香樟树,突然大声说,爸爸,外面那啥树呢?好漂亮的。宁致远离开电脑,走过去拉起女儿来到走廊上,一起欣赏起大院里绿油油成片香樟树来。
他含笑问,丫头,香樟树幼苗很纤弱的,但它们有颗向上出人头地的心,通过拼命吸取阳光雨露,才长得如此挺拔,独领风骚,你长大是做一棵香樟树呢,还是做一朵娇弱的花朵呢?语嫣眼睛晶亮,大声说,我要做香樟树,才不做那娇弱花朵呢!他摸摸孩子头,赞赏道,嗯,我家语嫣有志气。语嫣又问,爸爸,你是岳州的一棵香樟树吗?孩子才小学五年级,居然运用拟人手法如此娴熟,真不错呢!
狗十九 小果上校
他心里一乐,笑着说,爸爸是岳州一棵香樟树,但不是最高那棵,我还要加倍努力生长!语嫣甜甜地笑着,半天又吐出一句,我相信爸爸会是最高那一棵的!他沉默没有接话,女儿的话触动了他最深处那根敏感神经。
下午值班,小家伙怎么也不愿来办公室了,黏着奶奶和哥哥宁冲一起玩。宁致远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材料修改完之后,便点开软件找人聊天。
现在真是信息社会,只需在软件上发条信息就能表达新年祝福。他啪啪地对每个熟悉的朋友、同事分别发了信息,然后打开小说网站,慢慢浏览起来。
这时,QQ陆续跳出回信对话框,他便选择几个特别一点的作回复。其中,竟然有曲悠然的回复。
陌上花可缓缓归 赫拉女神
她:还好吧,宁常委
他:老样子,冷水洗澡,越泡越缩了,当宣传部长了
她:哈哈,你真是幽默人才,不过,是有些下滑
他:嗯,管他的,无所谓
她:我知道了
他:还好吧
她:不好,基本不见面
宁致远不知怎么回,就停止了打字。正在沉思间,那边头像暗了下去。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在宁静的办公室显得格外刺耳,宁致远吓了一跳,拿起手机看了看,接通问道,我是宁致远,请问你哪位?那边传来急促声音,我是县委办新来秘书罗博,有个紧急通知,江河书记说请您全权处理。他哦了一声,说,送来我办公室吧。
前些天听说江河新找了个秘书叫罗博,还未曾谋面。不一会儿,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走进来,恭敬地递过来文件,轻声说,宁常委,请您审阅。宁致远笑着点点头,接过文件看起来。罗博便转身走出去。宁致远抬头看了看这年轻人背影,刚才见面时那镜片背后闪过一道不经意的狡黠亮光,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宁致远正看着的是市委书记万绍宁的批示件,后面附着一张《京都妇女报》,上面刊登了前些日子造得沸沸扬扬的岳州县法院审判的一个关于未成年伤害案子,多家媒体纷纷转载,特别是网络上,涌现出上万条评论。
宁致远意识到这是一件媒体公关事件,需要及时处理。沉思一会儿,他拿出电话找到郭嘉兴,大概说了事情经过,要求马上来办公室处理。郭嘉兴大概在牌桌上,哗啦哗啦推着牌,大声回道,好的,我马上来。
等了约一个小时,郭嘉兴才匆匆忙忙赶到,大冷天的还不时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宁致远笑着说,慢慢来也不迟的。郭嘉兴不好意思回道,陪家里人玩麻将呢。说完,认真看起报纸来。
半晌,郭嘉兴才抬头说,部长,这报道很客观,陈述的也是事实,只是这肇事者方小兵的背景有点复杂,是方航的亲侄子,报道怀疑法院有过宽的嫌疑也是有道理的。宁致远凝重着脸说,说详细点呢。
郭嘉兴说,前段时间我跟踪过这案子,肇事者方小兵是个无业青年,这天晚上在烧烤摊喝醉了,见到正下晚自习高中生萧然,便上前调戏并搂搂抱抱,将萧然拖到无人处准备实施强J,但因受害人大声呼叫被人发现而苍黄逃离现场,旁人报警后派出所抓了人,第二天早上却放了出来,学校和家长怒不可遏,派出所再次抓了人,没过几天就移交到了法院,审判认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就进行了庭外调解,但校方和家长拒绝调解要求法办,法院最后作出批评教育、判处罚金。受害人家长一直上访,听说前几天去了京都上访。
天啊!我变成了鱼 文学崛起
原来如此!宁致远一拳砸在桌子上,茶杯哐当哐当跳起来作响。郭嘉兴吓了一条,立即回复常态,这曾经老部下、现任领导的性格自己是清楚的,这等事定然怒不可遏!
郭嘉兴试着问,部长,怎么处理啊?宁致远想了想,说,三个方面,一方面你亲自去找找市委宣传部分管外宣的简安,可以带上简云天,他们是堂兄妹;另一方面,我签给江河书记,要求秉公办案;再一个方面及时起草新闻通稿,岳州必须正面应对公众。郭嘉兴匆匆忙忙出去了。
战神联盟的穿越传奇 阳光小昕
宁致远还沉浸在巨大的愤怒中,努力提醒自己遇事一定要冷静,提起笔迅速签字,请求县委责成由政法委牵头,组织检察院、法院党组尽快研究,拿出结果报县委,以便尽快形成对外新闻通稿,压住铺天盖地的舆情。
江河很快作出批示,同意致远同志意见,由志宏同志负责案子处理,由致远同志负责舆情处置,尽快给公众一个交待,坚决杜绝损害岳州社会形象事件发生,努力维护当前大好的招商引资环境。拿着批示,宁致远感到这江河还是有正义感的,有大局意识的。
快下班时,简安打电话过来,说,致远,这次怕要跑趟京都了,解铃尚须系铃人,待案子处理最后结果出来,得协调《京都妇女报》再出一则后续报道,否则这舆情是压不住的,只能疏导。宁致远非常赞同,希望简安到时候一起去趟京都,当前要向丘川省委宣传部备案。简安答应下来,便挂了电话。
晚上,宁致远列席了县委政法联系会议。政法委书记向志宏依然是那暴脾气,把桌子拍得山响,吼道,平时屁大个事情跑来汇报,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压得死死的,还要不要规矩?法检两长低着头,唯有副县长、公安局长袁贵清笑眯眯的打着圆场,向书记别生气,马上研究就是。向志宏眼睛一瞪,大声质问,我问你,袁局长,你是怎么管起下面人的,为什么抓了人马上放了,还搞个二次抓人?群众怎么看?
一连串问题,让袁贵清立即楞起,涨红着脸,嘴里不断嘀咕,抓了人就对了呗……
宁致远见状笑着说,老领导别生气,这事儿关键在研究新处置方案,我个人建议,这事儿必须重判,不管是谁,都必须维护公平正义这条底线,否则没法给公众一个交待。向志宏点点头,给每人散发一支烟,自己点燃,徐徐吐出一口烟雾,黑着脸说,你们两个单位说说吧。
扯了近两个小事,最后定下来,县委不干涉检察院独立办案、法院独立审判,该不该提出抗诉,该不该改判,由法检两家根据法律依法处理。
今晚会上,没人提及嫌疑人个人背景,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虽然牵扯副县长,但就事论事,唯有公正判处,才是唯一正确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