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愛下-第1544章 給我趴下(2-4)鑒賞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张合的手段变得极其霸道凶猛,呼吸之间将全部的青木藤蔓切开扫荡干净。定睛一瞧,空空如也,哪里明世因的身影。不过他没有放松警惕,而是以道之力量,感应四周。
他感觉到脚下传来一股冷冽的气息。
双脚一踏,纵身冲入空中。果不其然,明世因破土而出,手中离别钩带出金光色罡气风刃,来到张合跟前。
砰!
砰砰砰。
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明世因不知进攻了多少次。
道之力量的领悟是相通的,规则上无法分出高下,能分出胜负的便是各自对力量的掌控,以及丰富的作战经验。
张合且战且退,倒悬空中,手势不断变幻,挡住了明世因凌厉的进攻。
道道罡气席卷四面八方,占据整个场地。
这战斗看似和千界十命格以下相差无几,实则蕴含各种规则。若是道之力量跟不上的话,即便是最普通的一招,也挡不住。
同样的速度下,相互观望,那便是静止的。
明世因进攻频率刚好与张合的防守相同。
数个呼吸过后。
张合笑道:“如果只是这样,那只怕你要失望了。”
明世因笑道:
“这才刚开始,你高兴得太早了。”
噗。
明世因的身影就这么突然从他的面前消失了。
平白无故的消失,没有任何空间上的力量波动,也没有移动的残留痕迹。
二人对空间的领悟一样,相互抵消,若是以撕裂空间的手段移动换位,张合也应该能感觉得到才对,但……明世因就像气球一样,爆裂,消失了。
“怎么回事?”
张合心中一紧,顿生不妙的感觉。
“给我趴下!”
背后万斤重压袭来。
张合完全没感觉,被压了个措手不及。
轰!
护体罡气被击溃,不得不向下俯冲。
张合毕竟是玄黓殿殿首,这一击令他气血翻腾,差点吐出鲜血,他的作战经验太丰富了,许多招数早已融入骨髓。一般修行者面对这种战况,要么紧张,要么不知所措。
张合落地的一瞬,肆无忌惮地宣泄罡气,凌空翻转,而后落地。
不过,他还是踉跄后退了数步,转过身子,抬头看向天空。
明世因抱着双臂,满脸笑意地看着张合。
见张合没有趴下,说道:“有两把刷子嘛。”
张合皱着眉头,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以他道圣的修为,竟丝毫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这不符合常理。
像刚才那样突然消失,又出现在另外一个位置,必须使用更强的道之力量,也就是强大的规则。
可是他分明没感觉到这方面的波动。
“不告诉你。”明世因笑道。
北方天空的道场上。
玄黓帝君将这一切都收在眼中,疑惑道:“好手段。本帝君,竟看不出他是如何做到的。”
转身看向南离神君神游物外的模样,便道:“南离神君,看得出来?”
南离神君愣了一下,虽说也看到了这一幕,但压根心没在这上面。况且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南离神君机械麻木地回应道:“看不出来。”
玄黓帝君只好看向陆州,露出请教的眼神。
陆州摇头道:“老夫也看不出来。”
玄黓帝君惊讶地道:“连陆阁主都看不出来,这年轻人,不简单啊。”
这话将南离神君的思绪拉回,眼神复杂地看着玄黓帝君。
他总觉得玄黓帝君把陆阁主捧得太高了,有种……比他自己还要高的感觉。
错觉?
陆州在心中纳闷,这孽徒,整天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刚才那一招是怎么做到的?
……
张合踏地而起,冲向明世因,说道:“所有的花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不堪一击。”
速度快到极致,空间扭曲。
随着他的力量一同形成锥形态。
“大道规则?”
明世因双臂交叉。
空间咯吱作响,砰!
进攻来到身前,撞击着他向上飞行,眨眼间升到高空。
“就这点力量?”明世因笑道。
张合勾出笑容:“你大意了。”
二指交错,在他的手掌上,出现了一个十字印,向前飞旋。
空间再度扭曲。
噗——
令所有人完全没想到的是,张合洞穿了明世因的身躯。
“……”
“……”
观云台上一声怒吼:“老四!!”
道场上,陆州豁然起身,双目如火。
掌心中出现了一道旋涡,沉声道:“好大的胆子。”
玄黓帝君道:“陆阁主?”
贯穿明世因身躯的那一刻,张合亦是露出了惊讶之色,茫然抬头,望着道场的方向说道:“我……我没想到他这么不堪一击,我不是有意要坏了规矩。”
“你没坏规矩。”
吞天神体
耳边传来淡淡的笑意。
“嗯?”
还未转身,背后又是一记万斤重锤,压了下来。
轰!
准确无误地命中张合的后背。
“给我趴下!”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如惊雷之声。
张合的脑瓜子嗡嗡作响,无暇思考原因。
噗——
张合终于无法抗衡这澎湃的力量,被重创吐血。
又是老套的一招。
张合怒瞪双目,咬牙忍着剧痛。
本想再像之前那样自救,下坠的时候,张合却看到了下方出现了一个扭曲的空间。
“空间大规则?!”
张合进入了被巨力撕开的空间之内,嗖——
千米高空像是被缩短了似的,笔直地撞在了大地上,四脚八叉,趴得老老实实。
场地上的大理石地板,尽数碎裂开来。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战斗结束!
场上安静了下来。
北方天空道场,南方观云台,观战者皆疑惑地看着悬浮在空中的明世因。
对于经验老到的修行者,一招不用两次,但这年轻人,却两次都得逞了。
而且,没人看得出来,他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激烈的碰撞,也没有针尖对麦芒的场景出现……张合,就这么倒下了。
“让你趴下,就得趴下。”明世因笑意盈盈。
道场上。
玄黓帝君疑惑不解。
南离神君疑惑不解。
陆州似乎看出了点名堂……掌心里的旋涡,渐渐消失。
“陆阁主?”
陆州抬手,轻咳了一下,说道:“南离真火带的气味有些刺鼻难闻。”
玄黓帝君鼻子微动,左右闻嗅,心想,有吗?
南离神君的眼皮子却是跳了一下。
收起思绪,看向下方的明世因,说道:“张殿首居然败了?”
玄黓帝君叹息道:“虽然本帝君很希望张合能赢,但陆阁主看中的人,想来也不差。”
南离神君说道:
“他是怎么做到的?”
“小聪明罢了。”陆州轻哼一声,“登不上大雅之堂。”
玄黓帝君听明白了,仔仔细细看了下方的战场,笑道:“原来如此。”
南离神君有点急了,问道:“两位别卖关子了。”
“神君请看。”
他指了指地上散落的物体。
那不是尸体的模样,而是木头。
实实在在的木头。
刚才张合洞穿的并非是对方的身体,而是青木。
“有意思。”南离神君赞叹点头。
“能将青木以化身的手段,与敌人搏斗,实属不易。”玄黓帝君满意点头道,“孺子可教也。”
南离神君说道:“化身是一种极其消耗精血的手段,一般为了让化身拥有战斗力,还要以圣物为主题,赐予单独的意识。就像是孕育诞子一样。他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的?”
“你说的那种是为了长期维持化身的存在。像他这样,短时间营造障眼法,不需要精血,也不需要太大的精力。只需要稍稍操控即可,相当于操纵傀儡。不过……弊端是容易分神,对心境的专一性考验太大,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玄黓帝君再次夸奖道,“真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若他能成为玄黓殿新任殿首,本帝君欢迎之至。”
话音刚落。
下方传来调侃声:
“什么玄黓殿,请老子去,老子还不愿意去呢。”
玄黓帝君:???
明世因继续道:“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真没劲。喂喂喂……人呢?“
声音回荡在云台之间。
玄黓帝君身后数名修行者表情有些生气。
“还有谁?”
明世因不断地挑衅,“来一个打趴一个,来一双,打趴一双。”
张合终于从趴着的姿势,翻过身位,怒视明世因道:“目中无人,你好大的胆子!?”
明世因两手一摊:“殿首之争又没规定不能喊话,说话自由啊……”抬头,扯着脖子继续道,“说话自由啊!”
“……”
气煞我也。
张合已经败了,再战的话,还是败,只会自讨没趣。
更过激的行为是不被允许的。
张合只能忍气吞声。
北方道场的天空之上,玄黓帝君沉声道:“真是好大的口气。”
拂袖挥手。
身后一人蹿了下去。
化作一道流星。
此人来到明世因身前,掌心中出现一流星锤,舞动了起来。
凶猛霸道。
明世因虚影一闪,向下遁逃。
朝着远处疾飞。
“一来就这么凶!吓死我了!”
“别跑!”那流星锤高手喝道。
“又没规定不能跑,场地这么大,你管得着我?”明世因疾飞消失在远处。
“胆小如鼠,也配争殿首?”流星锤高手一脸无语。
“什么都听你的,那我干脆站着不动被你殴打得了!你是不是输不起?”明世因说道。
“什么?”
“我问你是不是输不起!?”
“呔!!”流星锤高手被激怒,“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流星锤飞了出去,横扫四周。
也就是这时候,地面上升起万千藤蔓,那些藤条上全部都附着金光。
张合见状,拍打地面,离开了战场。
败就败了,没脸继续留在场中。他很守规矩,一旁捂着胸口观看。
张合看到了伏在地面上,一脸奸笑的明世因,甚至还朝着他抛了个你们真智障的表情!
“……”
好歹是修行多年,心境坚若磐石,竟被眼前之人这么容易激怒,实属不该。
漫天藤蔓迅速将流星锤缠绕。
怎么也挣脱不开。
“给我趴下!!”
咻咻咻!
所有的藤蔓,迅速在空中编织成阵,空间交错在一起,扭曲至极。
流星锤高手瞪眼道:“这也行?!”
想要反抗,已经来不及了。
无数的藤蔓捆绑了过来,将他硬生生从天上拽了下来,轰!
趴在了地面上。
“这一招本来是用来对付张合的……可惜他太弱了。要不然,一开始我为什么要潜伏在地下?”明世因虚影一闪,来到那人的上方,笑意盈盈。
“玄黓殿也就这样了,还有谁?”
明世因抬头望天,春风得意。
南方观云台传来笑声:“老四,我就知道你能行。”
明世因回头道:“这才在哪,完全不过瘾!”
抬头继续挑衅:“还有谁?!!”
道场上。
玄黓帝君眉头皱着。
这已经是涉及侮辱尊严了。
他身为玄黓殿的大帝君,岂能容忍。
当即再次挥袖。
身后两人飞了下去。
明世因见状,道:“一个比一个弱!能不能来点像样的!?“
明世因脚尖轻点,施展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身法和打法,风格骤然大变。
离别钩围绕全身飞旋。
法身!
轰!
那巨大的金莲法身,顶开了空间。
迅速又消失。
这样的战斗方式很古老,也很低级。
那二人疑惑间,明世因已经出现在眼前。
南离神君惊讶道:“以祭出法身的方式,将自己送到高空中。有趣的年轻人,思维很活跃嘛。”
噗!
“老东西,你想多了!”
明世因在天空中消失了。
“???”南离神君看走了眼。
那刚出现的二人也是一脸懵逼。
“又是化身?”
“你猜对了!”
砰砰!
两人的身后,同时传来巨力。
“给我趴下!”
几乎毫无悬念,二人从天空中落下,撕开空间,缩短了距离,坠落在地!
轰轰!
明世因抱着双臂,悬浮当空,笑眯眯道:“无聊的时候,搞了一堆青木化身。没办法,就是这么拉风,炫酷。谁让我是天才!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
玄黓帝君表情不太好看。
明世因抬头道:“我还是那句话,玄黓殿,没一个能打的。来一个扒一个,来一双打趴一双。”
玄黓帝君心想,难道让本帝君亲自动手。
以大帝君的身份,插手殿首之争,传出去,只怕是要遗臭万年。
他只得转头看向陆州,说道:“陆阁主。”
南离神君道:“这年轻人,有趣,有趣……”
刚才玄黓帝君和陆州一唱一和,挤兑南离神君。
南离神君好不容易看到玄黓帝君和陆州吃瘪,心中高兴,道:“大帝君,张合已经败了。后面就算您出手,其实也不算坏了规矩。”
这就是在暗示玄黓帝君,你可以亲自出手。
你出手,以后我笑话你一辈子。
玄黓帝君才不会上当。
陆州开口评价道:“年轻人,难免不知天高地厚。帝君不方便出手,老夫出手教训教训就是。”
南离神君道:“陆阁主有信心?”
“自然。”陆州说道。
“三招……若三招之内,陆阁主能将其……打趴下,南离真火,你拿走。”南离神君抬起头,颇有些傲气,表情自信。
想要南离真火,自己来拿。
近在咫尺,却求而不得的感觉,不好受吧?
陆州只是皱了下眉头,看了一眼南离神君。
二人眼神碰撞,各怀心思。
一个觉得对方为难,一个觉得对方傻子。
“好。”
陆州淡然回应。
玄黓帝君点头道:“本帝君来做见证。”
陆州脚尖轻点,没有施展道之力量,离开了天空道场。
身轻如燕,如雪花般漂落。
速度缓慢,却十分讲究排场。
南离神君无奈摇摇头。
陆州继续降落。
当他降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明世因微微抬头。
嘴巴念叨着:“来一个打趴一个……看我不打死你个龟——”
先是不屑,继而转变为疑惑,接着又变成了惊愕,然后震惊,紧张……各种复杂滋味交汇在一起。
陆州虚影一闪,出现在明世因前方高一个身位的地方。
什么力量也没有动用,就这么负手而立,安静地看着明世因。
“啊——”
明世因一个激灵,向下坠去,轰!
四脚八叉趴在了地上!
“我败了!”
“???”
玄黓帝君,南离神君面面相觑。
“陆阁主刚才出手了?”南离神君没看懂。
玄黓帝君道:“许是出手了,你总是心不在焉,自然没注意到。”
“是吗?”南离神君依旧没看懂。
明世因丝毫不在地面有多脏,趴在地上,合掌竖在后脑勺上,不断求饶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陆州疑惑地看着明世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天上,落下声音:“你快起来把他打趴下!”
明世因道:“打个屁……我,我刚才吹牛呢,玄黓殿个个都是高手,说话好听,胸襟又宽广,干脆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改天,改天我给各位赔罪!”
改天二字说得极为响亮。
南离神君:“……”
玄黓帝君笑道:“倒是个聪明人,能一眼分辨出高低。”
南离神君眉头紧皱,怎么感觉像是组团来演戏欺诈来了?
“滚。”陆州沉声道。
“好咧!我这就滚。”明世因嗖的一声,飞向观云台,“改日我来赔罪!”
陆州看向观云台……目光上移,天际空明,湛蓝如海。
PS:上午3K,晚上5K。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