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hqx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討論-第1023章 時隔8年的同學聚會熱推-eds1z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呼!”
夜幕中的北之泽村里,雪片像鹅毛一样飘落,越下越大,雪场的灯光也变得雾蒙蒙一片。
雪场外面的林区,一辆雪上摩托晃悠悠停下。
“城户哥哥,”光彦看着面前再次熄火的雪上摩托,还有趴在边上研究的高成,“你真的会修车吗?”
旁边元太跟步美也是一脸担心。
因为玩得太嗨,高成把雪上摩托骑出会场进了林子,打算返程的时候却好像已经迷路的样子,更糟糕的是,现在车还坏了。
“奇怪,”高成从车下钻出,看着车底的履带抹了把汗,“看来和摩托车不太一样,我再试试。”
光彦几个脸色彻底白了。
头一次感觉高成不怎么靠谱。
“惨了,本来以为跟着城户哥哥就没事,现在怎么办?回去又要挨骂了。”步美忧心道。
“不对啊,”元太愣道,“我们就是跟着城户哥哥出来的,谁骂我们?”
步美恍然:“对哦,城户哥哥就在这里……”
光彦叹了口气,苦恼看向周围大雪覆盖的林子:“就先别管其他了,现在关键是要怎么回去?”
高成听到几个小孩嘀咕,轻咳一声道:“问题不大,刚才应该是引擎过热,冷却一会就好。”
“可是回去的路呢?而且车前灯好像也修坏了……”
“原路返回是没办法了,不过只要顺着坡下去应该就是公路,可以直接从路上回村子。”
“骑到路上是违规的啊……”光彦弱弱说道。
高成感觉这帮小鬼对自己的信任有了松动,连忙慎重打量四周道:“这种时候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大晚上的路上又不会有车……总之,先回村子再说,这场雪看样子也不容易停。”
回去后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过了一会,雪上摩托引擎总算恢复正常,只有车前灯还是没反应,高成只好凭着手表电筒微弱的光芒载着步美几个重新上路,顺着坡道径直开到公路。
见到公路高成也松了口气。
村子周围的路并不复杂,顺着公路走应该就能到村子。
得快点回去了,闯祸的事倒不要紧,要是错过武藤那些人的聚会就麻烦了……
“嘟嘟!”
一辆轿车从前方驶来,短发青年司机注意到高成几个,诧异地按了按喇叭。
“这不是村里的滑雪摩托吗?你们要去哪?”
“我们准备回村子。”光彦答道。
“回村子?我现在就是去村子啊,”青年看了看周围,“你们是不是走反了?这里离村子很远。”
“……”
山庄旅馆大厅。
高木还有毛利大叔一行人已经先一步同冰川几人接触,就在等武藤到场。
“原来你就是武藤。”高成意外看向带路回来的青年司机。
“是啊,”青年司机点头道,“我在泽尻湖那边盖了间小屋,平时在那里雕刻猫头鹰木雕,也是你们运气好,要不是我跟水树他们约了来这里见面,这么晚你们也不会碰到我。”
“奇怪,”眼镜青年冰川诧异道,“城户侦探你们怎么碰到一起的?”
“说来话长。”
武藤似乎不太想和冰川说话,脱下外套后径直走到中央沙发坐下。
一同坐在沙发上的除了冰川和另一个叫山尾的青年,还有两名女性,其中一位就是前台远野水树,还有一位则是诊所护士立原冬美。
冰川也不在意武藤的态度,起身迎向高成道:“城户侦探,我来介绍一下好了,我和山尾还有武藤你都见过了,然后这两位女士是远野水树和立原冬美,我们都是旧北之泽村的人,也是小学同学,这次也算是小学同学聚会。”
“话是这么说,”武藤抱着手臂解释道,“因为我们村子的分校,整个年级就只有我们5个人而已。”
“只有5个人?”元太几个还有柯南靠了过来。
“是啊,没错,”冰川坐下道,“所以小学毕业后关系也都很好,不过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有8年没有见面了。”
柯南对“8年”很是敏感,闻言问道:“这8年间都没有见面?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山尾这家伙,8年前,住在东京的他开车回祖母独居的旧村落,结果路上撞死了一个女孩。”
冰川从口袋里拿出夹在笔记本里的新闻剪报,上面是一则关于山尾在北之泽村肇事逃逸的新闻。
“就是这个,这家伙当时吓坏了,把女孩的遗体弃之不顾直接逃回村子,过了几小时之后他才终于想通,跑去向警方自首。”
山尾在看到剪报的瞬间脸色格外难看,别过头解释道:“毕竟车子撞成那样,我想自己也不可能脱罪。”
“哼,”冰川笑道,“当时他欠了地下钱庄一屁股的赌债,生活搞得一团糟,法庭判他超速、酒驾、肇事逃逸,加上又正处于驾照吊扣期间,零零总总加起来,总算是在今年夏天重获自由了。”
“原来是这样回事,”高木感叹道,“当年同一天两起不幸的车祸原来是说这个。”
另一起不幸的立原冬马母亲立原冬美正好也在这里,真是赶上一起了。
“更不幸的是,”冰川继续说道,“山尾撞死的那个女孩,竟然就是水树当时才18岁的妹妹夏树。”
现场气氛陷入沉重,见状高木连忙转移话题问道:“那么,所以这次山尾回村子才会……”
“是啊,山尾服刑的时候才刚刚决定要兴建水库,整个村子也被水库给淹没了,当然也包括山尾家的老屋。”
武藤接了一句,似乎对水库很有怨言,一边说着,一边不满看向冰川。
“说到这个,冰川,当初说要建水库的时候,你们家立刻就举双手赞成,还高价卖掉替代土地,毫不眷恋地搬去东京,我实在无法原谅你们一家人!当初就是你怂恿我爸妈的吧?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出卖宝贵的家乡?!”
“喂喂,武藤,”冰川无奈摊开手笑道,“做人就要头脑灵活点,有好日子过谁不喜欢?村里现在不是很好吗?”
毛利大叔看着陷入沉默的几人,感觉气氛很是古怪,主动开口说道:“好了,你们慢慢聊,我们还是不打扰了,就先回房间了。”
“好。”
回到客房后,高成打开笔记本电脑进行搜索。
“山尾溪介……”
那几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僵,8年后的重逢似乎不如人意,不过这些都跟他没关系,没什么好感触的。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的那两起事件。
实在太过巧合了。
8年前发生的案子,加上8年后的重聚……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和这次的案件有什么关联。
“城户,”高木找过来说道,“我问过了,立原冬马的那起事件好像真的只是意外,根据警方的调查,那座山崖附近就是泽尻湖,立原冬马很喜欢去看天鹅,而且发现他的时候,他的脖子上也挂着望远镜,推测是不小心滑落的。”
“他一个人去?”高成回过头。
“是啊,立原冬美当时任职于山脚下的医院,因为有紧急伤员被叫了过去,家里也没有其他人,”高木看着手上的笔记说道,“发现立原冬马的是他平时很疼爱的邻家小狗……比较奇怪的就是两起事件发生的时间、位置都很近……”
“那就没错了,”高成面色思索道,“中间绝对有什么关联,明天我们去立原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