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txt-第二四〇章 閆東被騙付美恢復姓名熱推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付美又陪着闫东去参加过两次拍卖会,由于,付美总是不点头,闫东就一直什么也没有买成。
北林的手下就坐不住了,付美每天的花销也不小,他又找到付美说她是故意的,付美就说闫东自己不买,她也没有办法,那人就扇了她两耳光,指着她的鼻子说:“这次,他再一毛不拔,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付美感到害怕,她又不能告诉闫东,她哭了一场,决心按他们安排的去做。
又是一个周五,她又陪闫东去参加拍卖会,付美就说:“今晚,我也拿不准了,你自己看着办。”闫东就说他一定会拍到好东西。
进入会场后,大家都认识闫东了,都向他问好,闫东也向大家问好。拍卖会就开始了,今晚只有四件藏品拍卖,闫东看中了三号藏品——一尊宋代的纯白的玉雕镇宅佛像,高一尺七寸。闫东看到第一眼就非常喜欢。
拍卖从五百万起拍,一直攀升到九百万,闫东心一横,喊出来一千万的高价,结果,再也没有人跟他竞拍了,他就买下了这尊玉佛。
他当宝贝买回家,将它供奉在公司办公室。他觉得很不错,可是,第三天一个朋友来访,看见了这尊佛,他就吹自己花一千万买回来的,宋代的文物。
这个朋友认真看了看,就说是假的,闫东听后,头嗡的一下晕了,他就找了一个古玩鉴定专家,专家告诉他,这玉佛就是当代仿品,值十来万。”
闫东非常生气,他去找拍卖中心,中心说:“我们这里的规矩是各凭本事和眼力,藏品拿走,就不再管了。何况您拿回去了,又找人鉴定过,您没有坏心,有可能别人给调包了,也说不上来。”
闫东说去告他们诈骗,拍卖中心负责人说:“我们一直这样操作,从来没有人说我们有欺诈行为,你这种情况,我们也爱莫能助。”
闫东又去找律师咨询,律师说他们也爱莫能助,闫东就向古玩业内人士打听,确实有行业规矩,一旦拍卖品被带离现场,就不负责拍卖品真假。闫东只能怪自己当时不冷静。
他忙着鉴定玉佛真假,忙着报警,后来发现追回自己的钱无望的时候,他就想起了贾付美,他想向贾付美诉苦,求得心理上的安慰,他给她打电话,手机提示号码已经作废,他就觉得奇怪,发微信,他已经被对方拉黑。
闫东就开车去找贾付美,敲门以后,大门打开,走出一个中年妇女,闫东就问这里住的一个女孩儿呢?她说她今天才住进来,不知道有什么女孩子。
到这里,闫东心里面有了一丝不安,他觉得付美突然消失,很不正常,又到了拍卖会时间,闫东再去的时候,他被保安拒之门外,原因是他已经被取消了会员资格。他只好转回到公司,可是,他还是无法接受一千万白白被骗的事实。他就去找可儿,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可儿还能帮助他。
他去见可儿,可儿笑着说:“闫经理,这长时间你跑到哪里去了?”
秘书进来给闫东递上茶水,闫东坐下后,将自己这两个月的经历详细的说给可儿,可儿想了想说:“很明显,这是一个圈套,一看贾付美,这个名字就是假的,包括她所有身份信息都是假的。”
闫东说他也是这样想的,他就问可儿怎么办,可儿说:“你这个事情很麻烦,就是你找到贾付美,她并没有让你拍下玉佛呀,也是白搭,你没有办法证明贾付美与拍卖中心有什么关系,也没有办法追回你的钱。”闫东只好垂头丧气地起身告辞。
闫东一直想不通,像语舒、嘉悦和可儿那么有钱,为什么没有人骗她们,自己才赚了一点儿钱,就有这么多人骗自己钱,他非常生气。
他低着头,正想开门进屋,扭头却看见贾付美站在那里,他当时就想发脾气,付美走过来,示意他开门,进屋再说。他只好开门进屋,付美也跟了进来,关上大门。
闫东生气的说:“你还有脸来!你为什么同他们一起骗我?”
付美笑着说:“你看,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不敢来见你,我啥时候同他们一起了?前几次,我都不让你买,后来我看你也基本入行了,也就让你自己做主了,你想一想你当时竞拍玉佛的时候,我发表意见了吗?你征求我的意见了吗?怎么能怪我?就因为你闹来闹去,拍卖中心找我麻烦,说是我引荐的你,搞得我赶忙换了住处。今天来是还你医疗费的。”
闫东听她说的也很在理,就叹口气说:“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他们明明坑人,为什么没有人举报他们?”
付美大声地说:“你为什么还没有弄清楚,文玩字画这一行就是这样,他们拍卖的就是这样一个东西,你认为它值多少钱,你就拍下多高价,你也可以选择不买任何东西。这里面就是考验拍买人的知识和经验,还有运气。比如你拍下的玉佛,你说你请鉴定师鉴定它是假的,拍卖中心,有两种逃脱方法:一种他们就坚持说它是真品,有可能被调换了;还有一种他们说他们的鉴定师看走眼了,但当时玉佛就值那么多钱,你能怎么办?他们是一个利益体,扭成一股绳,警方也没有办法。”
闫东听她一说只能低头叹气,付美就说:“你也不必太伤心,毕竟玉佛还是真玉的,它本身还是值几十万的,将来遇上买家,说不定还能赚一笔,这一行就是这样。”她从包里掏出两千多块钱,递给闫东,闫东笑着说:“算了,这几块钱,不用你还。”也就没要她的钱。
付美就说请闫东去喝酒解忧,闫东想一想就答应了,反正这一年多赚的钱已经被人骗去了,他也不怕再上当受骗。
他们又去了百合酒吧,老板对他们很热情,因为上一次闫东喝醉了,将玫瑰花落在酒店里了,老板又卖给另外一个客人,还小转了一笔。
他们还是坐上一次那个包厢,又叫了四菜一汤,叫了一瓶五粮液。很快酒菜上来了,闫东开酒斟酒,两个人喝了起来。
闫东就问付美是不是要走了,付美低头沉默,闫东就说:“认识你,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我的不小心,导致严重损失,原打算送你一样礼物的,也没有了心情。”
付美小声说:“我们互相不很了解,我也不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但你对我很好,你是个善良的人。我真不知道怎样才能报答你!”
闫东笑着说:“不必客气,其实,是个男人都会那样做的,没有什么值得你感激的。今天要分手了,我也不怕你笑话,能够跟你邂逅,你又善解人意,我是有一个不光彩的想法的,我很想勾引你,最后娶你。”
付美当然知道他的想法,她就说:“这个没有什么不光彩的,是个男人都会这样想,只是我不值得你这样想。”
闫东笑着说:“我觉得你是个挺不错的姑娘,将来一定会找到一个好男友。”
付美没有接他的话,跟他碰杯喝了一口酒。
付美已经得到了她的十万元,但是,联系人要求她回到东北去,不得在南方出现,所以,她只能悄悄来找闫东。
闫东不是什么好男人,她也不是什么好女人,闫东被骗了一千万,并不影响他的生意,她觉得如果能嫁给闫东也很不错,所以,她走到北京,又折转回来找闫东。
闫东并不知道她的想法,所以,以为她是来道别的,半瓶酒下去,两人都有一点儿酒意,付美就说:“你也不用太灰心,公司还在,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赚回来。”
闫东谢谢他的关怀,就说:“一千万赚回来不容易,不过,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付美笑着说:“如果你觉得我不错的话,我可以加盟你的公司。”
闫东很意外,忙问她:“你不是在读研究生吗?咋?书不读了?”
付美说:“明给你说吧,我这次回杭州,就是避祸的,我把男友打坏了,回不了学校了。”
闫东还有点相信她的话,因为上一次她说她与男友分手了。闫东说:“如果警察要找你怎么办?”
警察 辭職
魔妃太狂
付美笑着说:“没有那么严重,只要男友家找不到我就行了,我准备改一个名字,你说叫什么好呢?”
闫东想了想说:“你连姓都改掉吗?”
付美点头说:“是的,我们老家大多数人姓周,我也改姓周算了,就叫周小姝,你在警方有熟人吗?帮我弄个身份证。”
闫东说:“办假证,那可是违法的,我在警方也没有熟人。”
付美就说她想点别的办法,但是,她要求闫东从今以后叫她周小姝,闫东就同意了。其实,周小姝才是她真正的名字,当然就有身份证,她只是为自己恢复真实身份做准备。
她说自己已经没有地方住了,想住到闫东家里,闫东一方面很高兴;另一方面,又有些不放心,他觉得他身边尽是骗子。
周小姝看他很犹豫,就说算了,她再找地方住,闫东就答应她住他家了,他们喝过酒,吃过饭,就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