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大明第一帥-第1164章 昭武皇帝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平西王的封地上,巍峨壮观的平西王府邸高高地矗立在青山绿水间。
此间方圆数十里内云树葱茏、气象万千,一座座龙楼凤阙,或红墙遮挡,或绿竹掩映。
当年吴三桂率兵征讨至此,对此地山水十分欣赏,于是命人将王宫建在此处,又以王宫为中心,建一座王城。
经过近三十年的经营,此处早已不是它原来的模样了,王城四通八达,地势险要,如同一座位于十字路口的军事要塞。
王宫的后山是一排排巨大的石屋,那是吴三桂的藩库,里边的金、玉、珠、宝,堆积如山。
库房旁是各样的武器库和兵工厂,如今还在不停地铸造、更新。
王宫中,更是设有兵马司、藩吏司、盐茶司等仿六部建制的部门。
王宫前的草坪上正中搭着一个点将台,几百名吴祖两家的将领,在台前列队肃立,看向头上的旗帜,一个个面色激动,精神亢奋。
耀眼的阳光下,一面明黄龙旗在风中瑟瑟舞动,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周”字。
三日前,吴三桂统帅十万大军自前线返回封地,第一时间登基称帝,立国号大周,年号昭武,大封诸将。
今日,是周军誓师西进的日子!
辰末时分,吴国贵、夏国相,胡国柱、金玄等亲信大将、谋士,一个个满面红光地从仪门走了出来,登上点将台,站立两旁。
随在他门身后的,是一队军饺,中军令官站在台中,高喊一声:“陛下驾到……”
霎时,校场上肃静下来,几百只眼睛一齐射向正殿门口,只见一队锦衣金甲的护卫,簇拥着龙袍加身的吴三桂走了出来。
吴三桂精神抖擞地登上将台,亲自检阅了三军仪仗,随即抬手示意侍卫将东国平原郡王洪士璜绑在大旗下。
洪士璜的运气还好,当日吴三桂想杀他,被金玄拦下了,提议拿他在誓师大会上开刀祭旗的效果会更好,吴三桂采纳了。
三声大炮掠空而过,号角手将长长的号角高高仰起,鼓着腮帮子吹了起来。
“呜!呜!”
一阵悲凉的号鸣在王宫前回音袅袅。
大周国一号战将夏国相会意,神色庄重地大踏步升阶登台,对行刑的刽子手大声道:“开刀祭旗!”
又是三声巨响,在洪士璜惊恐的目光中,他的脑袋被无情砍下,血淋淋的人头滚落在潮湿的草地上。
吴国贵嗓门大,充当扩音喇叭,又高喊一声:“诸位将士,肃立静听檄文!”
“皇周昭武皇帝陛下,檄告天下文武官吏军民人等悉知:洪贼逆天背盟,削我藩镇,鬻官卖爵,仕怨于朝,苛政横征,民怨于乡,关税重征,商怨于途……
朕仰观俯察,正当伐暴救民,顺天应人之日也,遂郊天祭地,恭登大宝,建元周启,率文武臣工,告庙兴师,刻期并发。
繼承 2 萬 億
命总统兵马上将军吴国贵,招讨大将军王辅臣等,调集百万大军,随朕御驾,直捣东都!大快臣民之心,共雪天人之愤,振我神武之威!大周幸甚!天下幸甚!”
檄文洋洋洒洒地读完,吴三桂转过身来,端起一杯酒来,朝天一擎,轻酹地上,这才又回身向众将发布军令:
“朕谨告三军将士,皇周前锋大军已动,各路义师亦已升旗举兵,同讨洪贼,不日之内即可会师于东都城下!望我三军将士,奋勇杀敌,共建皇周天下!”
下面三军诸将举着刀剑齐声高呼:“皇周天朝万岁,大周皇帝万岁!”
震天动地的山呼声,使得吴三桂内心澎湃,激动万分。
他出身大明武将世家,数十年来,他当过大明总兵、伯爵,投降大清后一跃成为平西王,又在大东国位极人臣,打下了诺大的一片基业。
今天,他终于既不从大明,又不听大清,反叛大东国,树起了他吴三桂自己的旗号!
多年来,他想的、盼的就是这一天!
洪老贼能做的,我为什么不能做?
若能趁机杀出封地,接连打它几个胜仗,以他吴三桂为帝的大周朝,便可稳稳地屹立在这片神洲大地上!(东胜神洲)
到那时,自己必将流传千古,成为一代传奇皇帝!
吴三桂压抑多年的郁闷,在这此起彼伏的山呼声中一扫而光,还似乎突然间年轻了二十岁!
在众军将的簇拥、护卫之下,迈着轻捷的步子,坐上了御驾亲征的龙辇。
是年七月,吴三桂诛杀安定公,正式起兵造反,自称大周昭武皇帝,一场轰轰烈烈的“叛东之乱”开启了。
由于吴三桂和祖泽润在封地专制二十年,吴祖两家的亲信党羽遍布朝野,在反叛之初,先后揭起叛旗,纷纷易帜响应。
一时之间,形势对吴三桂非常有利,周军乘锐连下数省,跨过落基山脉。
有些地方,当吴三桂的军旗刚刚出现,当地将领便立时下令境内守军放下武器,迎接周军。
他们都是大东国的保守派,不愿接受洪承畴革新那一套,让利给当地土著们,因此决意跟着吴三桂混。
是年八月,怒火中烧的洪承畴诏令天下之师勤王诛乱,沿途驻军、各部土著纷纷出击拦截吴三桂,皆被周军无情碾压,不少祈盼朝廷革新的印第安人力战身亡。
造反,造的是反,抢的是时间,在吴三桂谋士团的谋划中,昭武皇帝的英明指导下,周军迅速西进,进展神速。
至十月中旬,抵达大盆地,大盆地以东地区一战而定!
垂死的洪承畴不断调兵遣将,层层建立防线,硬是从八大国公那挤出了二十万大军,交由兵部尚书赵良栋指挥。
然赵良栋早被吴应熊的上虞备用处透底了,身边到处都是吴家的细作。
大盆地一战,二十万东军瞬间土崩瓦解,全军溃散,八大国公中,除了安定公陈福被暗杀,其余七人三人战死,其中孙思克与王进宝二人,经过短暂抵抗后,直接竖起了白旗。
周军如入无人之境,长驱直入,兵峰直指东都。
九月时,在南境与远东军对峙的靖南王左绪,惊闻吴祖两家骑兵叛乱,吴三桂称帝,连忙准备与太子洪士铭统兵北上勤王。
然而徐明武没有放过他们,一直呈现进攻态势。
面对虎视眈眈的远东军,左绪没敢轻易撤兵回援,一直拖了足足一个月。
无奈之下,只得分兵十万与太子洪士铭,让其北上勤王,自己则率十万大军继续与远东军对峙。
洪士铭连连拜谢,许下一系列重大待遇后,匆忙率军北上。
这一去,将是二人的彻底永别。
东军分兵的第二天,徐明武便派出私人代表前往东军大营,与靖南王左绪接触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