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精靈之奇妙之旅討論-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受到啓發的蘭方讀書

精靈之奇妙之旅
小說推薦精靈之奇妙之旅精灵之奇妙之旅
转眼数日时光便匆匆而过
此时在流星之里与外界相隔的流星瀑布之下,浑身本水渍淋湿的兰方压根没有感受任何寒意,反倒是气势高涨的再次喊道:“暴飞龙,龙之俯冲!”
被裂空座力量所改造了一遍的暴飞龙,它那与裂空座极其酷似的金眼一竖,二话不说便在瀑布底部一块圆润的大岩石上腾飞而起。
奋力张开双翼,暴飞龙全身的龙系能量涌动,体外凝聚出一道龙影,艰难的顶着瀑布水幕逆流冲击。
只可惜,暴飞龙如今虽有不俗的提升,但流星瀑布作为丰缘第一的瀑布,其规模之大,水流之密集,每秒所激落的水量自是不用多说。
因此,暴飞龙明明已经蓄力了许久,可却仅仅逆流冲锋了百米左右便陷入了力竭,没过多久便被永不停息的水幕打压了下去。
暴飞龙重重的摔落水面,宛如鱼雷般溅起大量水花,甚至身体都被震伤。
兰方见此情况,早已习以为常,他心中毫无波动,仅用眼神给暴飞龙打气,任由它自己抓着岩石爬上来。
“吼……!”
一声龙吟响起,年迈的暴飞龙从天而降,安稳的落入瀑布之底,它朝自己的后裔发出严厉的咆哮声,仿佛不停在催促着什么。
暴飞龙的前爪死死嵌入圆润的岩石,应对着水下激流的涌动,很是不容易的重新爬了上来。
对于自己那隔了数代的血亲那怒其不争的声音,暴飞龙不服输的扯开了嗓子发出怒吼,并再次将情绪沉淀了下来,进入了冷静的状态。
兰方见此微微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样,暴飞龙拿出你的骨气来,再来一次,争取突破自己的极限,将你体内拥有的裂空座力量发挥出来!”
话说兰方的暴飞龙还是很吃得苦的,当初还小的时候,便在喷火龙山谷那边接受了纪火的魔鬼训练。
既然以前火焰岩浆的这关都熬过去了,那这次水流瀑布也自然打消不了它的锐气。
鬼夫难缠 浅月
它深深吸了口气,缓解疲惫的同时调整呼吸,再次调用龙系能量凝聚出龙影,逆流而上冲击瀑布。
而与暴飞龙一起冲击瀑布的,还有那年迈的暴飞龙。
这年迈的暴飞龙是在希玛娜的默许之下,在几天前特意过来,亲自培养暴飞龙的。
也不知道这老当益壮的年迈暴飞龙拥有多么大的力量,为了给暴飞龙做榜样,它轻而易举便超越了自己的后裔,一路俯冲上瀑布顶端,彰显出它那无匹的威势。
封神之独占鳌头
白 鬍子 海賊 團
可暴飞龙就没它祖宗辈的年迈暴飞龙这么强了,消耗了大量体力的它,又是到了一百米左右的时候,陷入了力竭,飞行速度开始变得极其缓慢。
这水幕中的水珠,在高空激落的过程中,速度与力量都得到了无数倍的加成,打在暴飞龙的身上,跟用重锤敲打没什么俩样。
反正兰方在下面都能听到,水珠接触暴飞龙的身体,撞击龙鳞(变异)发出的金属响声。
不禁为暴飞龙捏了一把汗。
“这老暴飞龙也真是的,非要用这种方式把暴飞龙的潜力全逼出来。
腹黑贤妻 夜初
前几天还好,每天都有不小的提升,可今天就卡死在一百米左右了,也不知道这么激进会不会对暴飞龙的身体造成什么损伤。”
兰方直直的看着上方依旧没有放弃的暴飞龙,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臭臭泥就在兰方的身边,它同样抬头看着上方,不过它的注意力都在激流的水幕上。
璀璨者弓勒姆
只见臭臭泥的眼神越来越认真,似是联想到了什么,突然感受到了强烈的急迫感。
尤其是当臭臭泥收回目光,注意到看着自己那失去一半身体之后的体形,心中顿时做出了某种决定。
它知道自己也必须努力才行,免得如上次那般因自己的力量不够,使主人陷入危险之中。
兰方并不知道,因为暴飞龙的原因,激起了臭臭泥更加强烈的变强意志。
他看着暴飞龙翅膀顿了顿,下意识的认为暴飞龙又要摔了下来,连忙喊道:“暴飞龙,坚持住,相信你自己,你一定能行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暴飞龙的翅膀一顿,水幕就不要命的开始乘胜追击压迫它,它身上龙之俯冲凝聚的龙影散去,往下坠落了起来。
不过在听到兰方的声音之后,暴飞龙又重新打起了精神,忍着剧痛重新张开了双翼,稳定了身形。
而没有了龙系能量的保护,暴飞龙身上所受到的水流打击更加沉重了起来。
肉体的痛苦,渐渐令暴飞龙感到麻木,它任由水珠打在自己的眼睛上,不顾眼睛的刺痛看向了远处瀑布顶端的年迈暴飞龙。
即使变异之后会压制暴躁的情绪,能使暴飞龙几乎都处于冷静状态,但这不代表暴飞龙没有好胜之心。
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就跟让猫不吃腥一般。
想让暴飞龙像兰方的霸王花那么佛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暴飞龙再次咆哮,企图用肉体的力量奋力向前冲锋。
偏偏身体却跟不上它的想法,只能勉强维持着现状。
外界的压力与暴飞龙的意志,不停的挤压暴飞龙的潜力。
而身体又是个很奇妙的存在,在关键时刻总能爆发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能量。
这不,暴飞龙体内除去已经激发出来的力量之前,那些隐藏极深的残余力量,最终还是显露了出来。
在暴飞龙即将撑不住的时候,残余的裂空座力量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般涌出体外,甚至以暴飞龙为中心扩散出阵阵弱化版的威压。
而暴飞龙则好似打了鸡血一般,浑身一轻,痛苦褪减的同时,能够调动了力量又变大了数分,随即重新施展出龙之俯冲,突破了百米的极限。
眼睁睁的看着暴飞龙体外又出现龙系能量凝聚的龙影,甚至愈发的凝实,锋利的切开水幕向上飞去。
兰方不由想到了自己在水蓝星时听说过的一个小故事。
“难怪说,曾有一位母亲为了救起自己的子女,能够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单人将汽车抬起来。”
“看来这老暴飞龙做的对,它虽然是只小精灵,但年老成精,估计自己就经历过类似的事情,非常清楚有时候不逼一逼自己,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拥有多大的潜力,看来它对自己的后裔确实很是上心。”
兰方感慨的摇了摇头,受到启发的他看了看身边那眼神认真的臭臭泥,然后再伸出自己的右手看了看。
最终,兰方将右手放在胸口处,第一次对自己的内心发出了质问:“自从当初在贫民窟出来,成功在火箭队中崭露头角之后,没有太多的外界压力,我就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散漫了起来。”
“现如今为了应对萨奇,在没有与其正面抗衡过的情况下,都非要叫上一大堆帮手,做出一大堆安排才敢去面对她,我怎么会变成这副德行,我真的已经全力以赴了吗?”
自言自语之中,兰方开始反思自己的成长经历,最终爽朗一笑,缓缓握紧了拳头道:“看样子我可能以前误会了什么,现在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指挥不动时拉比,甚至梦幻待在身边这么久,都没有让它认可我,让它愿意成为我的小精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