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夢迴大明春 起點-684【半月戀情】分享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王骥不笨,但也不甚聪明,只是中人之姿而已。
偏偏这孩子性格要强,做什么都参照父兄,结果就是遭受一系列打击。
不过他的底子很坚实,懂得基本的数学、物理和天文知识,四书五经也大致领略其意,从小操练武艺、学习兵法。啥都懂一些,啥都不突出,由于年龄太小、阅历不够,也不可能将这些东西融会贯通。
王渊深知儿子的性格缺陷,无非就是心气儿太高,却又没有与之相符的资质和毅力。
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学得三分本事,就要跟父兄相比,实在比不过又转而去学别的。如此心性,这辈子都别想成功,除非能改掉一身坏毛病。
所以,王渊让他从水手做起,老老实实去洗甲板,以此锻炼他的意志力。
留京的四个月,也不让儿子闲着,王骥被扔去学习海上知识,三位老师分别是:大明海军提督太监朱英、海军左都督满正、海军右都督宁搏涛。
这三位全都官居一品,却只能在京城闲置养老。
听说王渊的儿子要拜师,三位海军大佬总算有事做,满心欢喜的对王骥倾囊相授。
朱英教导王骥如何管理军官,如何管理海外领地。满正教导王骥各种海船形制,以及这些海船的性能优劣特点。宁搏涛教导王骥海上作战要领,以及海上和海岛天气变化,并反复强调:海外登陆作战,最大的敌人不是土著,而是地形、气候和疾病。
对于一个没见过大海的少年来说,这些东西都太高深了,王骥能听懂却无法领会,更不能直接拿去运用。他只得拿起纸笔,把三位老师的讲课内容,全部白纸黑字写下来,今后出海随时翻阅复习。
学习之余,王骥也主动跟欧洲贵族子弟接触,旁敲侧击的问一些泰西实情。
就在还有半个月满十四岁时,王骥终于酒后中招,向凯瑟琳·德·美第奇献出自己的第一次。这孩子早晨醒来吓坏了,衣服都没穿好就夺路而逃,跑到半路又折身回去拿自己的东西。
“王公子,不留下享用早餐吗?”亨利王子微笑道。
王骥心虚不已,吞吞吐吐说:“不……不必了。我昨晚醉酒,睡得有些糊涂,今早有些东西忘了拿。”
亨利王子说:“我也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
什么意思?
王骥吓得额头冒汗,这是话里有话啊,明摆着奸情已被别人丈夫发现!
“王公子不必惊慌,贱内仰慕公子多时,这在泰西不算什么的。”亨利王子的汉语进步很快,居然知道用“贱内”这种词,估计是跟那帮勋贵子弟学的。
“嗯……啊?”王骥目瞪口呆。
亨利王子真的有些不择手段,虽然欧洲贵族圈子很乱,但一般都不会说穿,夫妻彼此装作不知道。一旦奸情曝光,丈夫必定恼羞成怒,指不定干出啥事儿来维护面子。
亨利王子笑道:“今天约了郑公子蹴鞠,就不陪王公子了,再见。”
亨利说完就离家,王骥傻站在当场。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凯瑟琳穿着一袭大红色背子出来,这是明代贵妇们的常服,优雅端庄而不失女性妩媚,在明代影视剧中经常出现。凯瑟琳明显逾制了,大红色背子,按制只有后妃可穿,但到了明代中期已经没人去管。
庄重优雅的背子,被凯瑟琳穿出几分性感,王骥没来由想起早晨醒来看到的白胸脯。
喜 地
初经人事的少年,只感觉浑身燥热,王骥羞愧低头:“夫人见谅,昨夜……昨夜……”
凯瑟琳妩媚一笑:“公子不必惊慌,且坐下说话。”
凯瑟琳诉说起自己的身世,出身名门,父母双亡,只得在修道院长大,十四岁嫁入家族仇敌法国王室。受到公婆冷遇不说,夫妻感情也不睦,丈夫责备她无法生育,几乎半公开的蓄养情妇。
王骥毕竟是个少年,而且对方还是他第一个女人,难免变得心软失去理智判断。多可怜啊,名门闺秀,却从小被扔去尼姑庵,还被迫嫁给家族仇敌,这些年不知受到了多少苦难。
眼见气氛到位,凯瑟琳又胡扯道:“泰西诸国的习俗,跟大明有些不一样,男女婚后也可有情人,只要不当面说破便可。公子莫要觉得我下贱,我从小生活在修道院,一向恪守戒律,结婚之后并没有另寻他欢。只因仰慕公子才德,昨晚才……”
王骥忍不住问:“尊夫知道此事?”
独仙 风岚舞
凯瑟琳说:“他今早撞见了,并不反对。”
“那还好,那还好。”王骥总算舒了一口气,生怕亨利王子闹起来,父亲知晓了把他吊起来打。
凯瑟琳又说起往日凄苦,忍不住中途落泪,哭得是楚楚动人。王骥心生怜惜,走过去柔声安慰,稀里糊涂就抱到一起。
一个还有半个月就十四岁的少年,一个已经结婚四年的十八岁少妇,抱着抱着就天雷勾动地火。
王骥的意志力非常薄弱,完全忘了自己纵横四海的志向。食髓知味之下,接下来半个月,几乎天天往亨利家跑,都懒得再去跟三位老师学知识。
终于在十四岁生日这天,王渊说道:“你最近很忙?”
王骥急中生智道:“即将离京,忙着告别京中朋友。”
王渊似笑非笑:“你年幼无知,少跟那些泰西之人来往,把你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父亲教训得是。”王骥有些懊恼自己的书童,定是书童向父亲走漏了消息。
王渊说道:“出海之事,已经帮你安排好了,过几日你便启程吧。”
王骥恋奸情热,有些不舍离去,忍不住说:“父亲,出海的各种学问,孩儿还没学得透彻,想跟三位老师再学一年。”
王渊冷笑:“你如此用功求知,为何这半月来,不见你往老师家跑,反而天天去那法兰西王子家中?”
“我……我……”王骥慌张道,“泰西也在海外,孩儿是去请教泰西风俗民情。”
王渊问道:“请教完了吗?”
王骥回答:“差不多完了。”
王渊也不说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向三位老师学习一年,不如老老实实洗一年甲板。明日便走,不得逗留!”
王骥浑身一颤,明白父亲已知奸情,只得应声道:“孩儿谨遵父命。”
当晚,王骥写了一封深情款款的告别信,晨钟敲响便让书童送去给凯瑟琳。
凯瑟琳估计也动了真情,大清早悄悄前来送别。一对有情人不敢当面说话,只能遥相对望,随着火车的呼啸,这段短暂的恋情就此结束。
两个月后,凯瑟琳开始呕吐,大夫问诊说是喜脉,亨利王子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倾危大秦 扶摇不乖
为啥结婚四年,妻子迟迟不怀孕,只跟王骥睡半个月就怀上了。如此法国那边,自己的情妇为啥又能怀孕生子?那可是自己的专职情妇!
哐!
越想越气,满肚子憋屈无法发泄,亨利王子一脚将桌子踹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