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笔趣-第742章 書生從軍展示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从身份上来说,米芾是皇帝赵煦的皇叔,当然,不是亲的,而是奶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米芾的老妈阎氏是神宗皇帝的奶娘,于是米芾就是神宗皇帝的奶兄弟,他从辈分上来说,就是皇帝赵煦的奶皇叔。虽说神宗皇帝也没太照顾米芾。当初神宗登基之后,就给了校书郎的官职,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继续提拔他这个发小。
但也不算亏待了米芾,毕竟校书郎是馆阁官员。大宋的进士出身的官员,想要做校书郎这个九品官,还需要经历三年任期,岁考上上,然后才有资格参加馆阁考试。考试合格之后,才能进入秘书监的直秘阁做校书郎。
当初赵挺之就是中了进士之后好几年,才有资格参加馆阁试。
按理说,米芾的起点很高,可奇怪的是,米芾在神宗手里,竟然没怎么受到提拔。反而官职越做越低,后来被神宗发落去做了县尉。可能是他受到了苏轼的牵连,毕竟米芾仰慕苏轼是草朝堂上众所皆知的事。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虽说不算是正经皇叔,可也不能不把长辈当人看吧?
米芾带着一肚子的冤屈,踏上了北上抗辽的征途。第一站当然不是去太原,而是去镇子的铁匠铺购买一柄合适的兵刃。
遇到铁匠铺老板看米芾面善,觉得是个好主顾,当即给米芾解释了他铺子里宝贝。
“这位官爷,您这是要游历山河,还是随身佩戴参加宴会?”
米芾扬起脑袋觉得被冒犯了,他难道看着就那面像个公子哥?难道他这样的就不能上阵杀敌,为国效力了吗?
米芾悠扬着拖着唱腔道:“从军!”
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萌妻 辛呓呓
铁匠铺老板愣住了一阵,还以为听错了,呵呵笑道:“官爷,您说笑了,您这样的从军为什么呀,去杀谁去?”
一股没来由的豪气从米芾的胸口激荡起来:“忠君报国,杀辽狗!”
这时候的米芾,还真有点米家后人的感觉。仿佛当初在河间、真定战场上,与辽人厮杀的米家先辈那样,气宇轩昂,勇往直前。可惜,这也是他的幻觉,旁人是绝迹看不出来的。铁匠笑着摇了摇头,用红彤彤地鼻子在空气中猛吸了几口,也没有嗅到米芾一身酒气的味道,犹豫道:“真的?”
网游之神箭无双
“千真万确,这也能有假?”
米芾认为铁匠有点话多,不悦道:“铁匠,你给本官推荐一二样战场厮杀的武器,要是使得顺手,本官就照顾你的生意,当下就买了。”
铁匠哪管米芾是真是假,既然米芾要买,他自然没有阻拦的道理。再说了,钱拿到手,米芾想要后悔,也没机会了。
“官爷请看这柄凤嘴刀,别看只有三十五斤,但配合战马,杀辽狗如砍瓜切菜般容易,只要你一百贯。”
“太丑!”
米芾说出的理由让铁匠有点捣腾不上来气,太丑?这是个什么神仙理由?您老不是去杀辽狗吗?丑不丑的有什么关系,只要能杀人不就成了吗?
铁匠有点怀疑米芾的人品,指着另外一柄武器道:“大铁枪,能刺,能抡,能挑,能戳,是将军最为顺手的武器,才三十斤重,只要收你六十贯。”
米芾费力的双手接过铁匠递过来的武器,吃力的抱着铁枪做了个突刺的动作,苦笑道:“太重!”
见铁匠脸色不太好,米芾解释起来:“本官需要不重且又锋利的武器,能轻而易举不费吹飞之力就能斩将杀敌的利器。”
“青釭剑,重三斤六两,长三尺二寸,采用上等精钢和熟铁打造。只要一百二十贯。”
“为何武器轻了,价格却要更贵?”
米芾觉得铁匠故意以次充好,拿他当肥羊宰杀,是个彻头彻尾的奸商。可问题是,他长这么大,从来也没有拿过兵刃,也分辨不出什么兵刃好,什么兵刃不好,似乎有点上赶着让人哄骗的样子。
“官爷,您看看这刃口,这剑身,这如同流水般的花纹,是否有种赏心悦目的畅意?这能是普通货色吗?再说了,你用重量说话,可是菜价能和肉价一样吗?”
铁匠却觉得米芾来故意捣乱,坏他生意的刁难人。青釭剑虽说不是常山赵子龙的佩剑,但是材料得来不容易,加上他倾注了自己的热情,一百二十贯不算贵。
再说了,你这面相,细皮嫩肉的看着就需要一柄装样子且好看的佩剑,而不是真让你上阵杀敌的利器。
大宋还不至于让米芾这样的去战场厮杀,没到这个份上。当然,铁匠也有一份担忧,要是他当了将军,手下都是米芾这样的士卒,他似乎只有两条路可走,投降,被杀。都是死路一条,绝望的配上唢呐的哀乐,能痛哭流涕的那种凄凉和悲惨。
米芾迟疑起来,他迟疑的原因是钱没带够。米芾痴迷书法,有点钱就去淘换字帖了,王献之的《中秋帖》,李邕的《多热要葛粉帖》,颜真卿,褚遂良,欧阳询,只要他喜欢的字帖,总是千方百计的买到手,从来不问价格。
这些花费,可不是几个小钱就能打发的,所以米芾经常囊中羞涩,身上没几个钱。
青釭剑肯定是买不起了,只能退而求其次,干笑着几声道:“有没有便宜的?”
“裁纸刀,只要五吊钱,这个够便宜,你要吗?”
“能捅死人?”
铁匠说什么也不信米芾这样的会去上阵杀敌,摆明了是个书呆子嘛。裁纸刀要是能上阵杀敌,要狼牙棒干什么?遇到个不懂行的书生,却要做军械买卖,铁匠也有种最近生意太难做了的感悟,翻着白眼心想着干脆哄哄这呆子:“找准地方,朝着肚子软和的地方去,别看裁纸刀小,力量,速度,眼力和手腕,只要都刀了境界,一刀一个,轻松的很。”
“我明白了,关键看用的人对不对?”
“官爷明鉴!”
铁匠也不戳穿,竖着米芾的话说道:“但是裁纸刀终究不如菜刀……”
米芾认为铁匠对他有敌意,他要是带着菜刀去上战场,这像话吗?
最强嘲讽系统 二楼板凳
米芾选定了裁纸刀,然后想着去军队,要是没口吃着顺嘴的食物,岂不是难受?干脆,去肉铺买了两根腊肉,去咸菜铺子买了一瓮咸菜。然后雇佣了马车一路采买,来到了京城。路上想起他一个南方人,恐怕受不了北方的寒冷,买了两件袍子。
从他带着的这些装备来说,他不像是要出征打仗的样子,反而有点像是要去逃难。或者征徭役的样子。
反正,从来没见过从军打仗,带着咸菜去的主。
来到了京城,他惊奇的发现了个熟人。
族叔祖,米赟。另外边上站着个年轻俊美的青年,自报家门道:“在下花荣。”
他们等着米芾来京城,已经耽搁了一天的行程。看到米芾大包小包的,仿佛要逃难的样子。米赟不乐意道:“元章,你这是做什么?”
“带着衣物,咸菜之类的,我估摸着军中肯定清苦,万一短了吃穿,也有所准备。”
米芾理所当然的将自己一路采买的宝贝给米赟看。后者捂着脸,真后悔之前为什么要开口和米芾说话。这家伙以为出征作战是过家家呢?米家可是将门世家,怎么出了这么个迂腐的玩意?
花荣若有所思的让人去取了一柄剑来,交给米芾:“先生,这柄剑还请随身带着,可作防身之用。”
米芾这才松了口气,他终于避免了用裁纸刀上阵杀敌的窘境。只要提着三尺青锋,他似乎胸膛中的勇气也水涨船高起来。
他还不明白,为什么他好好的蔡河拨运使做着,突然被拉倒了前线去?
这话花荣不好说,米赟不愿说。
不过跟着行军队伍,米芾可吃了不少的苦头。
花荣押运武器弹药,本来时间就很紧,自然不敢怠慢。等人到齐之后,就立刻出发了。
而米芾不善骑马,跟着队伍颇为吃力。尤其是他徒步更不成,只能咬着牙苦苦跟着押运队伍。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队伍已经过太原好些天,甚至花荣一再保证,繁峙就在跟前,才没有让米芾半路泄气。
“前方何人!”
“押运物资,殿前校尉花荣。”
“原来是花校尉,大帅说了,您来立刻去城内。”
繁峙城内,李逵和高俅正在为出征的事争论,高俅但心李逵兵力不足,让李逵多带着士卒。而李逵呢?担心后方守备不足,将飞廉军一万步卒的七千人马都留在了繁峙。不是说这支军队不用作战,而是李逵考虑到长途奔袭,步兵的耐力显然不如骑兵,而且装备更重,需要更多的驮马。
但是北线,河东路能动用的驮马,都让李逵拨付给了禁卫军。
已经无力再供给重步兵足够的驮马,而大宋的重步兵,步人甲就要六十来斤重,加上装备武器,根本就不可能由士兵自己扛着行军。也不是不行,要是距离近,十里八里的话,倒是能办。可消耗了大量的士兵体力的结果就是在战场上,重步兵只能划水了。
这还不如带盾牌刀斧手来得爽利。随着大宋冶铁技术的飞速突破,钢刀的使用让大宋轻步兵的负担大大降低,单杀伤力更超以前。用起来,也是非常顺手。
“报!”
“启禀督帅,花将军回来了。”
“还不快快请来。”
这带人巡营的是执勤校尉是武松,他穿上校尉的铠甲还没有过兴奋劲。铠甲让他用细沙磨蹭地锃光瓦亮,在阳光下反着银白色的光芒,威武的像是个大将军。可惜和当初的鲁达一样,不会骑马,是个步将。
也不是说一点不会,而是骑在马上交战太难为他了。
武松单膝跪在地上,禀告道:“大帅,花将军带来两个生人来,听说是京城派来的将军,可是据末将看,似乎也不怎么像是将军。”
李逵摸着下巴怀疑道:“难道是宦官?”
无极药尊
高俅附和的点头:“很有可能。宁化军的事,恐怕都事堂和枢密院都会对你我有所芥蒂,就怕陛下被小人蛊惑,派遣殿前押班宦官来。”
什么小人?
高俅也是敢说,不就是说枢密院和都事堂的主官给他们上眼药吗?
就两人,一个李清臣,一个章惇。
他小小的一个都指挥使,竟敢对朝廷一品大员身上泼脏水,别的不说,就这份勇气,足够可以被李逵引为知己。
李逵也是大卫恼怒道:“这帮吃人饭,不干人事的玩意。”
在行营外,米芾胳膊下夹着包袱,一个劲的打摆子,磕着牙问自家族叔爷米赟:“武德公,咱们这位主将是谁呀?会不会给我们小鞋穿?”
米赟字武德,他是正儿八经的将门子弟,非常看重将门的荣誉,同时也潜修武艺,通晓兵法,对于军功有着强烈的渴望。不像米芾,看着就不像是将门子弟。如今长途奔袭之后,更像是个逃难的账房,眉宇中都透着一股子让人腻味的丧气劲。
米赟冷哼道:“元章,你可是我米家子弟,如此不堪造就,如何能让我米家先祖放心?”
米家没落了,但也不算太没落。至少米赟也是执掌一军的主将。虽说是新提拔的宁化军主将,也是因为陈仪叛变之后才有了机会,但能够主帅一军的武将在大宋禁军之中,也算是拔尖的武将了。有这样的人才撑门面,米家说什么也不算是没落。
可惜米家子弟,就不说了。
米赟对米芾横竖看不上眼,一路上大半个月,直到快见主帅了,这才想起来问。
这半个月干啥去了?
米芾也有苦衷,唏嘘不已道:“武德公,您老是不知啊!这路上,风餐露宿且不说,就是劳累,小子的身子也不堪鞭笞,早是苦不堪言。”
这话不是作假,米芾确实在路上非常辛苦。
基本上每天都是半睁半闭着眼就上路,到了宿营地,困地只能闭着眼睛吃饭,经常是吃到一半,脑袋挨着包袱,鼾声起来了。
这种近乎于迷糊的状态,他还有心思去询问主将是谁?米芾哀怨道:“武德公,你也知道孙儿一路上咬碎了牙,这才跟上了队伍,早就是强弩之末,哪里有力气去想主将的事?”
“你也就是过得太安逸了,也不想想,祖宗的基业是靠着马背上打下来的,将来要谁去继承。”米赟见状,也只能是哀叹不已。
他冷哼了一声,对自己这个祖孙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米芾早年是跟着神宗皇帝一起长大的,神宗皇帝有的,他不见得有,可是锦衣玉食肯定不会少。其母阎氏又是高太后的心腹,米芾的童年,少年,乃至青年时期都很幸福。可惜,米芾没有做官的才能,加上和苏轼等刺头走的太近,后来被神宗皇帝不喜,这才少了重用。
至于说历史上米芾是徽宗的近臣,跪舔徽宗赵佶毫无骨气。那绝对是污蔑,米芾是什么人呐!书痴,要是神宗皇帝的字有宋徽宗赵佶那等水准,米芾早就舔到神宗皇帝神清气爽,引为知己了。可惜,神宗皇帝的字不入流,至少在米芾眼里就是如此,匠气,呆板,哪里有苏大老爷的香。
这期间,米芾更本就没有想到,苏大老爷天天写诗嘲讽神宗皇帝和王安石,对于米芾的‘叛变’,恐怕最受伤的还是神宗了。他眼瞅着米芾朝着苏轼狂奔而去,然后在苏轼身边蹦哒欢呼。这狗东西,简直不想好了。
再说米赟,瞥了一眼米芾。毕竟是祖孙,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呢,米赟也不会真的将米芾一脚踢开,努嘴道:“元章,你不是和苏学士交往过密,难道就不知道苏学士府中如今出了一文一武,两个大人物。”
米芾闻听,顿时笑了起来:“武德公,你不会是说苏门走狗高俅和苏门墨麒麟李逵吧?”
米芾面对米赟说话,自然是背对行营,而米赟吓得急忙捂住了米芾这张破嘴,怎么啥话都往外说。苏轼的文采没学到,但苏轼的破嘴倒是让他学了个七七八八。
更要要命的是,李逵和高俅一脸阴沉的盯着米芾的后背。墨麒麟,麒麟倒是好词,为何要加墨?你丫是说我心黑呢?还是脸黑?
米芾家伙还恍然不知,张着嘴,露着后槽牙笑地那叫一个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