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hl6精品玄幻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笔趣-第五百零一章 洞中隱祕閲讀-4ncr3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赤神洞的护山大阵被攻破,王丰正要进去,忽然却又止住了脚步,身形急退。
就见洞中飞出了七个惨白的阴雷,在王丰先前站立之地,轰然炸裂。倘若王丰退的稍微晚了一点,便将被炸个正着。
就算仗着雷元道体,不会受到致命伤,却也必然不会好受。
那赤尸神君眼见没能暗算到王丰,当即十分失望,却仍旧躲在洞中不出来。
王丰见状,心下也有些为难。若是贸然进洞,说不定还会被赤尸神君暗算,但若不进洞,难道就这么长期对耗下去?
心念转动了一下,王丰当即取出灵镜,施展镜像分身之术,化出一个分身,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洞内。就听轰隆之声大作,洞府之中炸裂之声响成一片,一时间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无数烟尘从洞中弥漫出来,迷的人睁不开眼睛。
就在这烟尘之中,一道流光急速游走,往外潜逃。王丰以灵镜窥探到后,当即抬手施展混元绝灭灵光指,浑身法力凝成一道绚烂的光束,迅猛射出,一举将那道流光击得粉碎。
片刻之后,烟尘散尽,已经施展九息服气之术恢复了法力的王丰和冰雪天女、巫明月一起落到地上,四处检查了一遍,发现地上有一个百宝囊,王丰将之打开一看,里面有好几件还算不错的法宝,其他还有些灵药奇珍。
巫明月见状,道:“赤尸神君这具分身看来是真的被打灭了,连随身宝物都掉落了。”
王丰沉吟了片刻,却不发一言地来到了赤神洞之前,就见整座洞府已经完全被阴雷炸塌,里面被乱石堵塞,根本无法进去。
巫明月笑道:“王公子还看什么?赤尸神君的分身已经被击灭,随身法宝也被也落入了王公子之手,这座已经坍塌的洞府还有什么好看的?”
王丰摇了摇头,道:“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儿!那赤尸神君在被我们在山脚击败之后,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再回来的。就算舍不得这座洞府,留一道流光分身过来启动护山大阵也就是了。他却不但回来了三道流光分身,还直接留在洞府中不走了,这其中必有古怪。这黄连山虽大,但山脚距离这里却也并不远,他难道想不到我们会杀上洞府来看看?”
巫明月闻言,也察觉了不对,沉吟道:“要么是他抱有侥幸心理,认为我们未必会来赤神洞,即便来了,也未必能击破他的护山大阵。要么就是这洞府之中,有他割舍不下的东西。可是若这洞府中真有他割舍不下的东西,他刚才逃走的时候,必然也会带走,不可能留在这已经被毁坏了的洞府之内吧?王公子,你且再仔细看看,他的百宝囊中是否有什么宝物是我们刚刚没有认出来的。”
王丰闻言,再次将赤尸神君的百宝囊取了出来,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地取出来。除了些奇花异草、精金玄铁之类的珍宝之外,成形的法宝尚有七件,分别是一柄骨剑,一根丧门钉,一根骨锤,一个白玉杯,一支骨笛,一把小铲和一小袋阴沙。
虽然都颇有些威力,但对王丰而言,却都算不上什么。
翻来覆去看了片刻,都看不出又什么值得赤尸神君冒险留在这里的。
就见冰雪天女看了一下众法宝,伸手将哪支骨笛给拿了起来,放在嘴边,幽幽地吹了起来。悠扬的笛声顿时在山林中响起,王丰一时听得入迷,不由静静地听了起来。
一曲终了,王丰忍不住鼓掌道:“想不到道友还有这等技艺,真是令我大开眼界。以前怎么没听你吹奏过?”
冰雪天女看了王丰一眼,随后将骨笛递给了王丰,沉默了许久,这才道:“灵笛!”
巫明月看了片刻,这才在旁解释道:“这支骨笛应该是一件古物,不是赤尸神君自己炼制的。除了笛声悠扬之外,还附带这安魂养神的功效。这样的宝贝,对于尸怪鬼魅之类的阴物而言,应该是一件难以割舍的至宝。”
王丰闻言,点了点头,道:“若是如此,到的确是一件好宝贝。拿回去给公孙九娘正合适。”
说着,王丰将骨笛收了起来,又沉吟道“这件骨笛虽然不错,但我还是认为,它不值得赤尸神君冒险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回赤神洞。这里面多半还有其他东西。”
巫明月见王丰坚持,于是道:“既然王公子有这个感觉,那也好办,咱们就将赤神洞清理干净,进洞去看一看就是了。”
王丰点了点头,当下施展鞭山移石之术,将堵塞住赤神洞的石头尽数移了出来,随后三人小心戒备着走了进去。
深入洞穴二三百步,一直来到洞府的地步,却都没有发现丝毫异常。王丰顿时皱了皱眉,索性取出灵镜,四处扫视,依然没有发现有何不妥之处。
这一下,王丰顿时愣住了,忍不住道:“居然真的没有宝贝了,难道真是我的感觉出错了?”
巫明月笑道:“如今天地间气机混乱,王公子偶尔出些偏差,倒也不算奇怪。”
王丰左思右想,没有头绪,只得点头道:“或许吧!嗯,谁!”
就见王丰心念一动,黑白双剑当即飞出,往洞外射去。只听一声闷哼,一道清光如闪电一般从洞口一闪而逝,眨眼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王丰快步追出洞口,用灵镜左右查看,却始终寻不见那窥探之人,只知道那人是钻入了地底,超出了灵镜查探的深度。
当下王丰想了想,伸手在灵镜上一抹,留影回光之术施展开来,就见一道身影在灵镜中闪过。王丰见了那人,顿时道:“树妖姥姥,居然是她!当日毛家老祖他们投降,我遍寻不到这树妖姥姥,想不到他居然躲到了这里,与赤尸神君混在了一起。可惜此妖的地行之术越发精深了,竟在我眼皮子低下让她给逃了。”
巫明月道:“此妖只有分神期的修为,应该是赤尸神君的附庸。如今赤尸神君都败逃了,此妖想必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跑了就跑了吧,日后她若再作恶,自有除掉她的时候。”
王丰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道:“罢了,此地看来的确是没有什么好东西了。我们走吧!”
于是王丰和冰雪天女、巫明月一起离了黄连山,径直离去,在海上追上了班师中的大军,继续往北而行,很快抵达了番禺,收到了交州刺史吴钰和岭南东道观察使吴柄等人的热情接待。
如此过了七日,黄连山赤神洞都安静异常,荒废的洞穴之中竟然还长出了些草芽,顽强地在幽暗的环境中生长。
这一夜,风雨交加,那洞穴的石壁缝隙之中忽然生出了一点嫩芽,四处转动着看了看,随后嫩芽迅速生长,在洞窟中化作一个老妇人的形象,正是消失了许久的树妖姥姥。
就见那树妖姥姥阴恻恻地笑了几声,随后慢吞吞地走到了洞穴深处,在一块长满了青苔的石壁上摸了摸,这才又阴恻恻地笑了几声,正要安心离去的时候,忽然身后一道清光射来,那树妖姥姥躲避不及,正巧被清光射中,整个人顿时呆滞了起来。
就见一道人影从石柱后面显了出来,正是王丰。
原来王丰当日在洞中没有发现异常,本就心中犹疑,再发现树妖姥姥居然敢窥视在侧,越发觉得这洞中一定有自己还没有察觉到的古怪,因此暗中施展镜像分身之术,化出一具分身,与冰雪天女和巫明月一起离去。王丰的本尊则施展隐形术,一直悄悄躲在洞府之中。一边参悟道法,一边静观其变。
谁知一连七天都没有动静,王丰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正准备过了今夜就离去呢,不想这树妖姥姥偏巧就出现了。
那王丰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当即祭出天蛇星眸,施展摄魂眸光将树妖姥姥的元神摄走。随后王丰走到了树妖姥姥的肉身之前,沉吟了片刻,这才又取出了八元鼎,将之装了进去。
一切办完,王丰随后来到了树妖姥姥刚才抚摸的那块石壁之前,仔细看了看,只觉得那块石壁除了极为光滑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即便是将青苔全部除去,依旧没有特别之处。
王丰找不出异样,当下也懒得费心思了,转而将黑白双剑放出警戒,随后取出天蛇星眸,将树妖姥姥的元神放出,也一并装入了八元鼎之中。
那元神在天蛇星眸之中是沉睡状态,进入八元鼎后,这才慢慢苏醒,左右看看,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当下就听那树妖姥姥对王丰道:“王公子,论起来老身其实并未对你造成过任何伤害。反倒是你先在兰若寺和燕赤霞毁了老身的肉身,坏了老身的基业。后又追来这里,将老身擒拿。王公子你是修道之人,一向宽仁,何必要对老身如此苦苦相逼呢?你今日放老身一条生路,老身保证,日后必有报答。”
王丰闻言,笑了一下,道:“你能拿什么报答我?”
树妖姥姥道:“老身虽然本领有限,但端茶递水,当牛做马,总也是做得来的!”
王丰笑道:“免了,你这副尊荣,若是给我端茶递水,不免倒了我的胃口。至于当牛做马,我也用不上你。”
树妖姥姥道:“老身修行多年,自问还是有点用处的。王公子不如划下道来,老身一定不打折扣地为王公子办到。”
王丰点了点头,道:“那好,我问你,这赤神洞中到底有什么宝贝,能让赤尸神君不惜冒险也要回来尝试着坚守。也能让你念念不忘,不顾危险连番窥视?”
树妖姥姥闻言,嘿嘿笑了一声,道:“王公子多心了,这就是一个阴气极重的洞府,适合养尸,也适合像老身这样的修炼阴邪法术的人居住。那赤尸神君舍不得自己的老巢,故此想要试着守一守,何足为奇?我则是看那赤尸神君败逃,因此想要鸠占鹊巢,将这座阴气极重的洞府据为己有,故此才一直在旁窥视。”
王丰闻言,冷笑了一下,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看来不让你吃点儿苦头,你是不会老实的了。”当下王丰抬手一指,一道法力打出,催动八元鼎。鼎内顿时红光大放,不断炼化树妖姥姥。
树妖姥姥顿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剧痛无比,眼睁睁地看着身体被炼化了些许,顿时骇的魂飞天外,急忙对王丰叫道:“王公子,快住手,老身什么都说就是了。”
王丰闻言,哼了一声,这才停手,对树妖姥姥道:“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早这么识相,又岂会吃这苦头。说吧,这座洞府之中到底有什么宝贝,能让你们冒着殒命的危险也始终割舍不下。”
就听树妖姥姥道:“其实也没什么。”
王丰闻言,顿时面色一变。那树妖姥姥见状,急忙道:“其他都没有什么,只是这面石壁乃是一块巨石,直通地底三千丈深处,那里有一个隐秘的空间,好像镇压着什么宝贝。”
王丰闻言,忍不住追问道:“是什么宝贝?”
树妖姥姥道:“我听赤尸神君说漏嘴了一次,说这座洞府在两千年前的一位古真仙的潜修之地。那时候天条覆盖三界,所有天仙级别的修士,除非得了天庭的诏令,否则都不能逗留人间。那位古仙人因为一直修行,没有在人间留下道统,故此在飞升之前,将自己的法宝和修行法诀以大法力封存在了洞府底下,以这三千丈的巨型石柱镇压。若非时机成熟,那道统自行现世,任由人间的修士拼尽全力,也修行将之取出。”
王丰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三千丈的巨石,其重量简直无法估计,除非有移山蹈海的大神通,否则如何能弄得开?你可知道这道统何时出世?”
树妖姥姥道:“听赤尸神君说了一段话,大意是什么颠倒、反覆之类的,我也听不明白。不过看赤尸神君的样子,应该是近段时间就能出世了。”
王丰讶道:“何以见得?”
树妖姥姥道:“就看那赤尸神君时常按捺不住激动的样子,就知道了。不过具体什么时候,我却也不知道。”
王丰沉吟了片刻,道:“你可知道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