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西遊之問道諸天討論-第八百二十五章 正果推薦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西牛贺洲,铜台府,地灵县。
此刻,三界有头有脸的神魔目光尽数都聚集在了此处,自然不是为了看这位寇员外死而复生之事,而是这里,代表着西游之路的尽头。
自这里,再往灵山,便是一片坦途,实际要不了三两日的功夫,这一行师徒四人一马,便会到达灵山大雷音寺,取得真经。
西游大劫,乃是三界劫难,自那猴儿出生,到眼下结束,历经千载岁月,期间神鬼妖魔死伤惨重,今时今日结束,众神魔自然是要关注的,这代表着另外一段和平岁月的开启,三界又能安享太平数以千万载计。
向前,向前……
孙猴子心情满是愉悦的走在白龙马最前方,这一路行来,共计一十四载岁月,当真是历经了无数艰难险阻,好在,总算是结束了。
以他的道行,自然不难看见近在咫尺的灵山圣地,那里佛光普照,无数大能的气息冲破云霄,任是妖邪大魔也不敢在这里放肆,当然,这些气息里面,有不少本身便是大妖老魔,只是一朝招安,身份转变,从此成佛作祖,便可洗去一身罪名,安享世人供奉。
行不多时,便到了一处唤做玉真观的道观之前,那道观门口,一名道童立在那里,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几人走来。
只听那道童笑道:“那来的,莫非东土取经人么?!”
唐僧微微一愣,那猴子已然指着这道童笑道:“师父,这位乃是灵山脚下的金顶大仙,他特地来接我们的哩。”
唐僧醒悟过来,慌忙下马行礼,道:“阿弥陀佛,弟子玄奘,拜见大仙,大仙有礼。”
那金顶大仙笑道:“圣僧你今年才到,可怜我却是被观音菩萨给哄了哩,她原先领了我佛如来法旨,说你是三两年便至,劳得我早早等候,年年盼望,不料一年又一年,直至十载岁月,今日圣僧方至。”
“有劳大仙等候,贫僧感激不尽。”唐僧微微有些激动的道。
到了此时,便是他肉体凡胎,也意识到眼下他即将到达灵山大雷音寺地界,想及这一路历经艰险,终于心愿得成,哪怕其人佛法修行不弱,一颗禅心也是感慨万千,压制不住欣喜情绪。
瞧着唐僧面带喜色的模样,金顶大仙笑了一笑,却是很能明白这和尚的情绪,他做了个请的模样,道:“圣僧与几位高徒还请入观稍事歇息,我已命童儿备下了茶饭,烧好了热水,几位歇息一晚,明日早间再去灵山面见我佛。”
唐僧又道了声谢,没有推辞,和孙猴子等人迈入了道观内,明日便要觐见如来佛祖,确实需要沐浴更衣一番,也好显得一片心诚。
一夜无眠,师徒四人连同那匹白龙马在内,各自都是感慨万千,这一路上经历的当真是太多太多,如非屡屡得漫天神佛相助,只怕以他们的道行法力,根本没法走到这里。
且说过了红孩儿那一关之后,后续遭遇妖魔,一个比一个难。
女儿国时,那国色天香的女王让这唐三藏春心萌动,好悬没有留下,也幸亏孙猴子法力高强,强行拽着这老和尚朝前走,可是转瞬便遇见了个神通广大的蝎子精,一门倒马毒桩打的孙猴子都无丝毫还手之力,也幸亏是请来了她主人真武帝君,这才将其拿下。
而前脚刚过女儿国,后脚便遭遇了六耳猕猴,这厮假冒孙猴子,偏偏也是个神通广大,法力非凡的,一杆随心铁杆兵与孙猴子不相上下,更是请来了北境神将相助,险些将孙猴子给反手镇压,后来求到如来跟前,如来都不敢管,命孙猴子前去真武神殿,求了一道真武法旨,这才让那六耳猕猴退下,算是过了此劫。
这两关难归难,总是有惊无险,而到了金兜山,前路被降服的金角银角两童子联合青牛三尊大妖坐镇,可是折腾的这些师徒够呛,西游取经队伍直接团灭,便是孙猴子也被擒拿了起来!
也就是最终那金角银角两童子为了泄愤,将孙猴子私下拎了出来,想要羞辱一番,这才被孙猴子溜走,遍请漫天神魔,最终还是太上老君亲自下界出手,这才让几人重新上路。
后续还有诸如碧波潭妖僧作祟,是杨戬出手击杀;弥勒座下黄毛怪、通背猿猴两大弟子拦路,这是请出弥勒老佛这才了结;如来座下的金翅大鹏鸟与文殊普贤座下的青狮白象三老魔,这是如来亲临方才降服……
这一路行来,当真是让几人大开眼界,最起码,以孙猴子的见识,以前从未想过,这有些妖魔的背景深厚如此,竟然是连如来佛祖与观音菩萨都不敢招惹,金翅大鹏鸟等人如此凶恶,直接将一国人口吞吃殆尽,还是在灵山左近,漫天神佛眼皮子底下,还能稳居佛门护法的位置;而青牛、蝎子精等,如来更是连面都不敢出,甚至是那六耳猕猴,都在大雷音寺撒野,如来都恍若未闻,只是遣人将他们礼送出来,留下佛贴,让他们去寻真武大帝。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圣人,天帝,道门,这一路上,几人对于佛门的地位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对于猴子来说,却是低调了很多,再也没有那股天老大他老二的气魄,除了如来佛祖,这世上之人强他太多太多了,他现在心里想的却俱是待取完了经,好生回花果山将养一段岁月,将伤势修复好,随后安心修行。
这西游路上,连连大战,见识了无数神通法术,对于孙猴子的眼界和修行都有了一个极大的提升,如是安心修炼一段岁月,他道行自有一段不小的提升。
这一夜众人辗转反侧,到了红日初升,鸡鸣响起之际,众人当即起床,便是懒惫如猪八戒,都是利落的紧。
几人收拾形貌,整肃衣冠,随后牵马出了玉真观,朝着灵山而去。
“来了,来了……”
八宝功德池畔,准提圣人极是欢喜的嚷道,面上哪有半分圣人持重之色?
也不怪他如此,这师兄弟二人苦苦谋划多年,在历次大劫之中腾挪辗转,今日总算是将劫难熬了过去,只要这师徒几人到了灵山,取得真经,拿回那南瞻部洲,从此佛门便可在南瞻部洲大肆传教,更进一步的侵占人族气运,广大佛门,也有益他师兄弟二人的修行,他如何能开心失态?
八宝功德池水内,孙猴子几人的模样一览无余,几人赫然是走到了凌云仙渡旁,猴子几人正忙着过桥,偏偏那桥只是一根独木,其上湿滑无比,苔藓横生,唐僧看着是胆战心惊,而孙猴子几人连同那白龙马都是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只把这唐僧急的在原地跺脚。
灵山已在脚下,雷音寺近在咫尺,此刻被小小一桥阻隔,他心里是如何滋味?!
正在其人踌躇之际,那接引圣人笑了一笑,身影一动,已然跨过八宝功德池,出现在了那凌云仙渡上,化作了一名船夫模样,脚下撑着一艘无底小舟,朝着唐僧便划了过去。
“上渡……上渡……”接引佛祖笑着说道。
唐僧心中欢喜,正待上船,却是瞥见了那船儿乃是无底,忙是拒绝道:“老丈您这是无底的船儿,岂可渡人?!”
接引佛祖笑道:“我这船儿鸿蒙初判有声名,幸我撑来不变更。有浪有风还自稳,无终无始乐升平。六尘不染能归一,万劫安然自在行。无底船儿难过海,今来古往渡群生。”
他口气大的吓人,那唐僧还待再犹豫一番,接引佛祖却是伸手一夹,便将其人带到船上,却见得那船儿虽然无底,唐僧却是立足极稳,丝毫没有跌落的模样。
这时,唐僧倘若再不知晓这船夫乃是灵山上的仙神,那他也不配前来取经了。
他冲着接引拜道:“多谢大仙渡贫僧过河,敢问大仙名号?”
他肉眼凡胎,看不出接引真身,便是孙猴子几个也是仔细侧耳倾听,以他们几人的道行,也哪里能辨认不出接引佛祖来?!
接引道:“贫僧接引,玄奘,你久来辛劳,如今脱去凡胎,重得仙身,当真是可喜可贺。”
接引!
这个名号,却是让那已然过去了的孙猴子几人心中一震,这一遭西行下来,什么是圣人,又有哪几位圣人,他们如果还不明白,当真是白走了这一遭,白白经历了这么些劫难。
西方有两位圣人坐镇,这位接引佛祖便是为首的那一位,不然的话,单凭一个连真武帝君都惹不起的如来佛祖,如何能撑的起这偌大佛门基业?!
几人慌忙见礼道:“弟子拜见接引圣人。”
他们既然拜入了唐僧座下,来到了灵山求取真经,一份佛门正果神佛的位置是跑不了的,而全天下的和尚都是这位的徒子徒孙,他们在接引面前,自然便是弟子了。
接引冲几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起身,那唐僧虽然不知接引身份贵重,乃是整个佛门之祖,但是也在佛经里读过南无宝幢光王佛接引佛祖的名头,他拜谢道:“原是接引佛祖当面,小僧再次谢过。”
说话之间,唐僧突然瞥见那上游处有一具尸骸随波逐流而下,那尸骸一袭穿着打扮,正是唐僧无疑,却是将唐僧吓了一大跳。
接引道:“莫慌莫慌,那是你的凡胎,凌云渡上,只渡仙神,凡俗难过,今日便是你成正果之日,且去且去。”
话音落下,船儿已然靠岸,唐僧身不由己的飘身上岸,再去看那小船,只见得凌云渡上空空如也,哪有什么接引佛祖和船儿的影子?!
“这……佛祖呢?”唐僧疑惑的道。
那猴子撇了撇嘴,以接引佛祖的身份,能现身见几人一面,将唐僧接过河来已然是给了天大的颜面,难不成还想让其一路陪着他们,送他们到雷音寺吗,便是圣人也没这么大的面子。
“师父,莫看了,咱们速速去大雷音寺,莫让如来等急了。”孙猴子说道。
几人当下前去觐见如来,那大雷音寺内,三千诸佛俱在且不说他,如来见了这师徒四人,一番赞许,随后赐下了真经,又得八大金刚护送几人返回传经,路过那通天河时,又给补了一难,才终于劫难圆满,回南瞻部洲觐见唐太宗,卸下经书。
待得一切完毕,几人随即再回大雷音寺听封。
只听得那如来佛祖道:“玄奘,汝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名唤金蝉子。因为汝不听说法,轻慢我之大教,故贬汝之真灵,转生东土。今喜皈依,秉我迦持,又乘吾教,取去真经,甚有功果,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旃檀功德佛。孙悟空,汝因大闹天宫,吾以甚深法力,压在五行山下,幸天灾满足,归于释教,且喜汝隐恶扬善,在途中炼魔降怪有功,全终全始,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斗战胜佛。猪悟能,汝本天河水神,天蓬元帅,为汝蟠桃会上酗酒戏了仙娥,贬汝下界投胎,身如畜类,幸汝记爱人身,在福陵山云栈洞造孽,喜归大教,入吾沙门,保圣僧在路,却又有顽心,色情未泯,因汝挑担有功,加升汝职正果,做净坛使者。”
他顿了一顿,又道:“沙悟净,汝本是卷帘大将,先因蟠桃会上打碎玻璃盏,贬汝下界,汝落于流沙河,伤生吃人造孽,幸皈吾教,诚敬迦持、保护圣僧,登山牵马有功,加升大职正果,为金身罗汉。敖烈,汝本是西洋大海广晋龙王之子,因汝违逆父命,犯了不孝之罪,幸得皈身皈法,皈我沙门,每日家亏你驮负圣僧来西,又亏你驮负圣经去东,亦有功者,加升汝职正果,为八部天龙马。”
这一番封赏,佛音宏大,光传三界,须臾之间,原本混沌的天机随之恢复清明,三界神魔俱都感觉灵台一阵松快,却是大劫彻底过去。
而当此之时,那混沌之中,紫霄宫内,与鸿钧道祖面对而坐的魔祖罗睺,却是笑了一笑,道:“鸿钧,今日便是我落子之时!”
话音落下,灵山大雷音寺内,一声惨叫陡然响起……
美厨移动餐吧
ps:最后一个高潮剧情,最近要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