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z5d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線上看-第193章 特種殺手十人-rqomj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到了雅座。
秤砣和杆子,分别挑了一位姑娘。
看到程咬金独自一人,二人有些不好意思,秤砣说道:“小朱,你不选一个?”
“我就不选了,你们玩的开心就成,我就来图个乐!”
程咬金笑着说,实际上心里那个苦。
“你们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二人对视一眼,秤砣说道:“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超能吸取
爱在魂深处:邪少的傲娇新娘 忆紫嫣
“开心就好!”
程咬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见曼陀罗。
现在,他并不需要在查魏总兵的案子,但是曼陀罗的身份,他一定要查。
大约坐了十分钟左右。
只见在台阶前,老鸨走了上来,说道:“大家请安静一下,接下来,就是我们醉梦楼的选美大会了。”
听到这,人声鼎沸的一层船舱,很快安静了下来。
紧跟着,从上面走下来一批女子,准确的说,应该是十五六岁的女子。
这些人的年龄,正是含苞待放的时候,也到了适婚的年龄。
能出现在这,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醉梦楼有她们的卖身契。
一旦如此,她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种是被人赎走,做个婢女或者有钱人家的小妾。
要么留在醉梦楼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
虽然程咬金没经历过,但是却也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毕竟古代要更残酷,更现实。
随着这些女子站齐,程咬金数了数,不多不少,刚好十人。
程咬金有心拉这十个姑娘脱离苦海,可是他不是救世主,他很明白,在这个时期,乱世很快就要到了。
“多水灵的姑娘,老子要是有钱,高低买一个。”杆子感慨的说道。
“你也不瞅瞅你那猪样……”秤砣打趣道。
“诶,小朱,你也不大,不如买一个回家做婢女啊?”杆子问道。
程咬金摇了摇头说道:“我就算了,我娘知道,得打死我!”
“各位客官,今天诸位是来着了,这些姑娘,可是刚来的,而且各个都是处,绝对保证……”
老鸨喜笑颜开的走在前面,开始介绍到:“前面这三位,是来自中原,中间三个是北边来的,这后面的几位要着重介绍了。”
“这两位是东瀛的姑娘,这二位姑娘是高句丽来的。”
“各位瞧瞧这身段,这相貌,那可是百里挑一的,今天是七夕夜,跟以往的规矩一样,这些姑娘,各位客官可以赎走。”
老鸨话音刚落,整个一层炸开了锅。
就连二层的单间,也走出来不少人,站在围栏前向下观望。
“这些人,也就跟着起哄行,真能赎的起的,也都在二楼了。”杆子笑着说。
“那可不……”
两个人说着话,老鸨挥了挥手,示意安静。
等场面控制住之后,老鸨又道:“这前面三个每人五百两银子,中间三个每人八百两银子,东瀛和高句丽四位姑娘,每人1500两银子。”
“如果有哪几位客官选中同一个人,那就可以进行竞价,价高者得!”
“请各位客官稍安勿躁,我们会给各位每人发一个牌子,牌子上有号,想要赎的客官,记住自己是几号,然后将牌子放在您喜欢的姑娘身后。”
老鸨说完,场子里的打手拿着牌子开始到处分发。
牌子分发完毕之后,有不少人开始行动起来。
几乎,每一个姑娘的后面都有人放了牌子,有的甚至五六个牌子。
至于东瀛和高句丽的,毕竟价格太高,牌子的量就比较稀少了。
【叮……触发支线任务‘替天行道’】
【触发原因,系统检测优秀潜质特种杀手‘十人’】
【宿主需将十位姑娘,尽数赎走,组成替天】
替天?
程咬金心中一顿。
他原本不想赎人,哪怕这十个人各有千秋,含苞待放。
但是他现在家里已经有了个未婚妻,跟琼花公主还不明不白的。
若是带回去婢女,也不好看。
这下好了,他不但要带回去,这一带还是十个。
程咬金瞬间头都大了。
不过,系统所说的杀手,让程咬金心中一动。
女人永远都有一种优势,是男人替代不了的。
要是能打造出一支强力的女杀手,那么对他来说,或许会有不小的收获。
“各位客官,既然大家已经选定,那么咱们一个一个来!”
老鸨说完,走到第一个姑娘面前:“这位姑娘的身后,有五个牌子,分别是……3号,8号,11号,13号,15号。”
月下鬼吹灯5:骷髅遗画
校花的修真強少
“几位客官,竞价吧,起价500两银子,每次叫价最低50两。”
“550两!”
“600两!”
萌宝当家:驱魔妈咪酷爹地 艾米梨
“700两!”
当有人喊到700两的时候,众人都看了过去。
喊话的人,基本上都在二层,几个人相互对望,目光中带着仇视。
“700两,还有客官出更高的价吗?”老鸨问。
见无人应答,老鸨说道:“既然没有人在出价,第一位姑娘,就属于13号客官了,这位客官,等花灯会结束,拿银子来领人!”
随后,老鸨又进行第二人。
头三个,基本上定在700两就没有人在往上叫了。
毕竟买一个婢女花这么多钱,这人也要考虑考虑。
到了中间的几个,有的是一千两,有的喊到了一千二百两。
至于最后的东瀛和高句丽几位,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竞争力,1500两原本就是一个很高的价码了。
唯一一个喊到的,就是一千八百两,也就结束了。
“恭喜各位客官,选中美人,我们进入下一环节……”
“慢着!”
就在这时,程咬金突然站起身。
老鸨看了过去,总觉得程咬金有些面熟,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这位爷,您有事?”老鸨问。
程咬金拿起手里的牌子,说道:“一个牌子,太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放!”
hp,vh 解謎遊戲
听到程咬金的话,四周议论纷纷。
老鸨好奇的问道:“这位爷,您是什么意思?”
回眸
程咬金微微一笑,将牌子递给了秤砣:“秤砣,你帮我把牌子拿过去,就说,这十个婢女,我包了!”
“咳咳……”
秤砣刚吃了一口旁边女子送进嘴里的葡萄,直接就喷了出去。
“小朱?不……朱爷,你不是开玩笑的?”秤砣问。
“就是啊,你不是说,你要赎回去,你娘得打死你吗?”杆子震惊的看着程咬金,“这可是十个……你得死多少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