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ut6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位面之狩獵萬界 閉口禪-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陣中陣展示-nz4eq

位面之狩獵萬界
小說推薦位面之狩獵萬界
感谢:08a兄弟、‘叼着狼的奶嘴’兄弟的打赏,夏天拜谢了。
※※※※※※※※※※※※※※※※※※※※※※※※
“四大天王!”
‘黄少宏’见到这四个金甲神将的造型,瞬间就喊出了这四位的名字。
当然他口中的四大天王,可不是学友哥、华仔、黎天王、郭舞王那个四大天王,而是说的佛门四大天王。
分别是南方增长天王‘魔礼青’。
北方多闻天王‘魔礼红’。
东方持国天王‘魔礼海’。
西方广目天王‘魔礼寿’。
这四大天王,原是镇守商纣佳梦关的四名大将,又称魔家四兄弟。
老大‘魔礼青’手持‘青云宝剑’,上有‘地,水,火,风’四大符印,舞动之际,不但能催动与这四大符印有关的自然之力,还能发出无穷剑光,威力无穷。
老二‘魔礼红’手执法宝‘混元伞’,撑开时天昏地暗,转一转,乾坤晃动,可收取敌人的武器。
想来之前‘黄少宏’那‘擂鼓瓮金锤’被莫名吸力所摄,便是此人的手段。
老三‘魔礼海’神通广大,手持灵宝‘碧玉琵琶’,拨动弦声,风火齐至,摄人心魄。
刚才用琵琶之声,震动‘黄少宏’神魂的,应该就是这一位。
老四‘魔礼寿’手持双鞭,豢养一只上古凶兽,形如白鼠,名曰‘紫金花狐貂’,放起空中,现身似白象,肋生飞翅,食尽世人。
那只‘紫金花狐貂’便是此人的宠物。
伐纣大战中,和西周的阐教门人比武斗法,四人战死后入封神榜,被‘姜子牙’封为天庭正神,不知怎的竟被佛门收编,身兼佛门四大护法天神的职位!
‘黄少宏’之前见到‘花狐貂’的时候,便猜到这貂儿应是广目天王‘魔礼寿’的那只‘花狐貂’只是没想到,这哥四个竟然亲自来了。
除了这四大天王分别镇守四方之外,便在这大阵中心,阵眼所在,竟然有一座金光灿灿、高耸入云的山峰。
在山峰顶端,又一轮如同日晕的信仰金轮,笼罩了山巅,不禁让人联想,或许这就是传说中佛门大雷音寺所在的灵山。
‘咚!’
原本‘黄少宏’还想仔细观察一下这佛门阵势,可那四大天王再次对他发动了攻势。
持国天王‘魔礼海’,手中琵琶再动,肉眼可见得声波朝‘黄少宏’袭来,魔音贯耳,不断轰击他的心神。
‘魔礼青’一震手中‘青云宝剑’,催动‘地水火风’的四一枚符印,霎时间一股黑风从那宝剑中涌出,朝‘黄少宏’狂吹过来。
那黑风还未及身,‘黄少宏’便见到那黑风之中显露无数寒芒,竟然在风中藏有万千戈矛。
这要是人被这黑风吹到,怕是一秒钟都不到,便要被戳皮削骨,千刀万剐,砍成肉泥,这长枪大矛的,可比西方那什么剑刃风暴的魔法厉害多了。
可‘黄少宏’显然怡然不惧,身形一闪,便手持双锤,迎着那黑风冲杀过去,他要先干掉一个再说。
‘叮叮当当’
那黑风中冲向‘黄少宏’的无数戈矛,被两柄‘擂鼓瓮金锤’全部轰碎,在这两柄铜锤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而那本身具有高度腐蚀性的黑风,却在大巫之力下,连‘黄少宏’身上所穿的衣服都奈何不得。
‘嗡’!
莫名的吸力传来,瞬间让‘黄少宏’动作一滞,却是‘魔礼红’发动了‘混元伞’牵制他手上的兵器。
就在‘黄少宏’动作一滞的同时,那黑风裹挟的无数戈矛,找到破绽,从四遍八方朝他身上招呼,几乎瞬间击中了他面部、胸部、背部,等全身各个部位。
四大天王见此尽数露出满意笑容,在他们眼中,‘黄少宏’已经是个死人了。
可下一刻这四个都傻了眼,只见‘黄少宏’浑身一震,无数戈矛,尽数被他肉身崩成碎片。
‘黄少宏’现在可是‘大巫之体’,捉星拿月,又岂是说说而已,怎是这等幻化的戈矛所能伤害的。
他速度不停,化为一道流光,直朝‘魔礼青’冲去。
那‘增长天王’也是吃了一惊,手中‘青云剑’再次猛地一斩,随动‘地水火风’四大符印,霎时间剑中又飞腾而出两条金色火蛇,在空中蜿蜒而动,朝‘黄少宏’烧了过来。
‘黄少宏’挥动双锤去打那火蛇,结果丝毫无用,那两条火蛇似对物理攻击免疫,直接缠绕在他身上,冒出熊熊火势,似要将他炼成飞灰。
‘黄少宏’也是发了狠,猛地张口一吸,如同海纳百川一般,将两条火蛇直接吸入腹中。
火蛇虽烈,却不是三昧真火,威力有限,被大巫之体顷刻之间,化作火力,孕养五脏六腑,刹那间便消化殆尽。
顶住了黑风,吸收了火蛇,‘黄少宏’已经冲到‘增长天王’近前,一锤挥出‘嘭’一声,那‘魔礼青’竟然爆成一团金光消失不见。
继而天旋地转,大阵之中,重定地水火风,周围景物一阵虚化,等恢复正常的时候,‘黄少宏’发现,他自己还在之前遭遇‘花狐貂’的位置,而四大天王,依旧驻守大阵四方。
“什么情况?”
‘黄少宏’再次顶着四大天王的攻击,这一次他冲向了,怀抱重伤‘花狐貂’的‘魔礼寿’。
结果两锤将那‘广目天王’打爆成金光,大阵再次重置四极,重定地水火风,再一次变成开始的样子。
‘黄少宏’这个郁闷啊,他也猜到应该是这阵法的奥妙,现在他空有大巫之力,却不通阵法,却是无法伤到那四大天王,貌似只有挨打的份。
外界佛门看台上,众僧见到之前‘黄少宏’大发神威,都露出担心的神色,如今见到其拿大阵没有办法,都纷纷笑道:
“道门武夫,不通我佛法精妙!”
道门看台上,一众道士都脸色不忿,‘张天师’更是开口讽刺道:
“真是好生无耻,不但动用上界神兽,还请下四大天王法身,本是人间比斗,却动用上界力量,若是如此,我道门请下勾陈帝君的法身,岂不是直接便能宣布胜利了!”
‘张天师’一开口,佛门那边立时有人笑道:
“可惜你们没请啊!”
这话顿时换来一片哄笑之声,那边道门众人,见到佛门中有人敢挤兑天师,都霍然起身,‘李静虚’更是夸张的放出天都、冥河两柄仙剑,考虑是不是要双剑合璧,抄刀子砍人。
一旁的长眉连忙将他拉了回去。
观音所化老僧,皮笑肉不笑的道:
“天师此话没有道理,斗阵之事,又不曾事先约定不许请上界仙佛的法神,我佛门也是按照规矩办事,并未越界半点,敢问有何无耻之处!”
道门众人听了这话都义愤填膺‘李静虚’仗着长的嫩,当即跳到椅子上,指着那边叫道:
“虽然并未约定,但除了降妖除魔之外,人间斗法不请上界仙佛,本就是约定俗成,就好像你们佛门高僧之间演法,这个请如来佛祖,那个请弥勒佛陀,到时候如来斗弥勒,成何体统!”
道门众人都纷纷喝道:“本就如此!”
那观音所化老僧,微一沉吟,然后缓缓点头:
“倒也有些道理,只不过我佛门从不私斗,是以不知道这约定俗成的规矩,也是不知者不罪吧!”
说完闭上眼睛,老神在在,一副爱咋咋地的表情。
这老和尚话里带刺,不但暗讽只有道门才会私斗,又将责任一推六二五,干脆耍起了无赖。
此时此刻,不但人间道门义愤填膺,就是通过天眼观战的道门众神,也纷纷喝骂起来。
‘灌江口’二郎显圣真君庙中,二郎神‘杨戬’破口大骂:“好无耻的和尚!”
天庭中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将,各司职的仙官,都义愤填膺,更甚者破口大骂。
只有凌霄宝殿上的‘玉皇大帝’,此时面无表情,眼波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阵中‘黄少宏’丝毫不知道此时他已经成为了天上地下关注的焦点,数次击杀四大天王失败之后,他决定改变策略。
这阵法千变换化,他深陷阵中,根本找不到破绽,想要以力破阵,几乎就不可能,不如去将其他道友汇聚在一起,保不齐就有人知道这阵法的底细。
想到就做‘黄少宏’以大巫的速度,用了一刻钟,飞速将‘叶法善’、‘张果老’、‘蓝采和’、‘钟离权’,等幸存的道友从金光中扯出来,聚拢在一起。
此时四大天王不停的攻击,诸位道门宗师,同时施展手段,将诸般有形无形的攻击,都抵挡在身体之外。
‘黄少宏’有了这些人帮手,压力大减,当即将自己入阵之后的经历说了一遍。
当众人听到他将那‘花狐貂’打成重伤的时候,对他的本事都不由得重新评估起来,另眼相看,待听到四大天王也在阵中的时候,都不由得大骂佛门那边无耻下作。
‘司马承帧’的老师,嵩山地仙‘潘师正’不由得皱眉道:“若是四大天王就在阵中,便是我等加在一起,恐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钟离权’乃汉时得道,见闻广博,当即沉思道:
“应该不是四大天王亲至,否则纵然‘黄道友’武勇过人,道法惊奇,但也难敌四大天王联手之能,要知道当年齐天大圣何等威风,在金刚不坏之前,还不是在这四位手中吃了亏么!”
‘黄少宏’一听也觉得有理,自己现在虽然实力超过一般的大巫,但是和吃蟠桃、盗仙丹,进入炼丹炉之前的‘孙大圣’相比,恐怕还是有所不如的。
他当即问道:
“钟前辈所言有理,那依照前辈之见,那四个不是天王本身,又是什么东西?”
‘黄少宏’是龙虎山嫡传,‘张天师’的师弟,地位尊崇,对于其他地仙也好、宗师也罢,他皆可称呼一声道友。
但只有‘钟离权’不行,因为人家不但辈分太高,还是‘黄少宏’正儿八经的同门前辈。
‘钟离权’师从‘铁拐李’,‘铁拐李’是老君亲传的弟子,与龙虎山第一代天师‘张道陵’是同辈师兄弟。
这个辈分与龙虎山二代祖师相当,若是真论起来,‘黄少宏’叫前辈都不行,得叫祖师。
‘钟离权’被他说笑了:
“应是天王法身!”
“依贫道看来,这阵法好似大乘佛法之中的‘四方天王护摩阵’,此阵请‘四大天王’法身护持,可以颠倒乾坤,混乱四极,重定地水火风,极为难缠!”
‘张果老’不耐的催促道:
“我说钟道友,我说你别卖关子了,到底该怎么破阵你就说吧!”
‘钟离权’回想道:
“之前黄道友说那阵眼之处有座大山,想来那就是破阵关键,只要咱们能锁定方位,将那大山击碎,便能破阵而出!”
‘张果老’叹气道:“你说的简单,可是人家不断的颠倒乾坤方位,重定地水火风,我等又如何能到达阵中呢!”
‘钟离权’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一边骑驴去,我这儿还没说完,你着个什么急啊!”
他朝四周望去,转回头继续道:
“锁定方位,倒也简单,只要咱们将他佛门的‘地水风火’化作咱们的道家五行,便能锁定四极,定住乾坤,破阵之事易如反掌!”
他当即就安排起任务来。
其实佛门所谓的‘地水火风’比较笼统,和‘道家五行’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构成天地的元素,只是分化不同,叫法各异而已。
两种在外界是一样,可是在这阵中就有了区别。
这阵中有‘地水火风’的元素不假,但却不是五行,因为要达到五行,要有两个条件,便是相生相克,五行轮转。
这大阵之中‘地水火风’掌控在‘四大天王’的法身手中,可以不断重定,却失去了五行轮转的的特性。
‘钟离权’的办法,就是让五行轮转起来,到时候相生相克,地水火风自破。
众人当即听他吩咐,各自站定八卦方位,催动各自真元,催动五行轮转。
当五行相生相克,轮转起来的刹那,整个大阵中的耀眼佛光,迅速消散,天地一片清明。
任那‘四大天王’法身,如何催动法力,要重定地水火风,都无法破去五行转轮。
这个时候,没有被分配任务的‘黄少宏’爆发出全部速度,冲过去几锤就将那四个法身击碎,将重伤的花狐貂抓在手中,留着回去炖汤、以形补形,补补身子!
四大天王法身破碎,化作灵力重回天界,露出阵眼出一座大山。
众道士心中大喜,俱都催动法力,朝那大山冲去。
忽然间,那山巅的光轮慢慢升起,一座金身竟然从山巅而出,而那光轮就在金身脑后。
阵内阵外,天上地下,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存在都大骂无耻!
‘钟离权’脱口道:“大轮明王金身!”
原来这佛门却是阵中套阵,‘四方天王护摩阵’中,还有一座‘大轮明王震慑八荒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