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qqr優秀都市小说 生活系遊戲笔趣-第八百一十一章 考慮一下嘛推薦-jrod8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星期四上午十点节目组又发布了一条最新通知,告知大家从现在开始,各位参赛选手就可以前往各自抽到的餐厅,熟悉餐厅人员,厨房结构,菜单菜谱等一系列相关事宜,尤其是那些要出发前往它地的参赛选手。
这个通知一发,就代表江枫愉快的咸鱼生活结束了。
虽然他确实没什么好熟悉的,但孙继凯,吴敏琪和孙茂才对永和居都不熟,提前过去认识一下未来两周的新同事,熟悉一下永和居的厨房,研究一下永和居的菜单和菜品口味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为了让各位参赛选手更好熟悉新环境,节目组还专门给每组参赛选手配了一名工作人员处理他们的问题。
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菜品问题。
除了选定的四道菜品,永和居菜单上所有的菜,理论上江枫四人都是可以制作售卖的。要知道,永和居一本菜谱足足有六十多页,虽然其中有很多页都是一页一菜严重掺水,但总菜品数量绝对不少。
如何选择,怎么选择就是一个大问题。
江枫四人算好时间,卡在了下午三点多还在休息,但厨师们基本上都已经回到酒楼的时间点赶到永和居。
“选定之后难道不能改吗?”永和居的菜单江枫是很熟的,在他看来菜单上除了谭家菜之外的所有菜他们都能做,只不过孙茂才和孙继凯可能有一点水土不服,因为永和居朱主打鲁菜粤菜很少。
“当然可以更改,我只是建议你们先选定可以制作的菜品,毕竟后厨还有这么多师傅,如果提前没有沟通好出现混乱可能会对餐厅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工作人员道。
这些道理江枫他们都懂,厨房里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分工,切配的,炒菜的,摆盘的,基本上每位师傅都有自己固定的菜品,只不过菜单上没有标注出来,只有泰丰楼把这些事情明晃晃的标注在了菜单上并且算做的每位厨师的业绩而已。
孙茂才,孙继凯和吴敏琪在研究菜单,江枫直接跑进后厨和其他师傅聊,天问问永和居最近的生意情况,周时的情况和彭长平的情况。
周时的猫已经被他送回老家,彭长平没猫可养只能安安心心每天来永和居教徒弟。周时也早就过了贪玩不学叛逆少年的阶段,每天勤奋练厨进步巨大,据说现在谭家菜的基本功已经练得非常出色了。
现在周时和彭长平不在店里,彭长平领着周时去逛菜市场了。
“这段时间什么都好,就是菜谱一下全都放出来了搞得有点麻烦。”辈分最低的小伙子啃着苹果跟江枫抱怨。
“麻烦?”江枫一愣,“谭家菜的菜谱放出来再加上节目播出,生意应该非常好啊,怎么会麻烦呢?”
这点昨天晚上江枫和卢晟聊天的时候卢晟跟江枫提过,永和居虽然主打的是谭家菜,但谭家菜的菜单先前一直是不对外公布,这导致很多普通客人都不知道永和居卖谭家菜。
主打是谭家菜却又不卖谭家菜。
谭家菜不上普通菜单的原因卢晟也跟江枫讲过,主要原因就是太贵了。
谭家菜的原材料基本上都是鲍鱼,鱼翅,海参,燕窝这种高档奢侈菜品,菜价自然非常昂贵。最早的时候永和居甚至都没有菜单,每天卖什么菜完全看当天有什么货,如果食客要订宴席须提前把食材备好。这样的经营模式持续了很久,甚至于国营饭店时期也是这样的模式,菜单上只放家常小菜和下酒菜,想吃到真正的好菜还得看运气。
后来国营饭店转型被私人购回,这种模式还是没改,只不过把菜单上的菜品种类丰富了不少。最初能吃得起谭家菜的客人就那么一小批,后来经济繁荣大家钱包都鼓了起来,能吃得起谭家菜的客人们也多了,永和居这才推出了所谓的VIP菜谱,依旧不对大众开放。
这些年餐饮业蓬勃发展,八宝斋在凌广昭的经营下口碑败得差不多钱却是大把大把的捞,让口碑还不错,钱却没凌广昭捞得多的卢晟很是羡慕。
在不败坏自家店的口碑的情况下,谁会跟钱过意不去呢?
卢晟这些年其实一直想找个机会,让谭家菜变得不那么高端走进大众视野却一直未果。
卢晟找不到机会,一个是因为彭长平离开永和居多年,当年教出的徒弟基本上都因为年岁已大已经退休在家含饴弄孙了,厨师不行,连完整的燕翅席都弄不出来,怕冒冒然推进让永和居成为第二个八宝斋。
另一个则是因为谭家菜的菜品菜价太高,很难推广,上菜单普通客人也不一定愿意点,还不如像原先那样作为隐藏菜单还能隐隐抬高永和居的逼格。
就算是银耳烩素这种原材料便宜的素菜,单价也是一千往上走的。
真要比菜价,永和居可能都不会输给顶层餐厅。
这次的真人秀比赛其实是永和居一个转型的机会,从比赛一开始永和居就把银耳烩素,葵花鸭子,两色大虾,干贝冬瓜,小枣核桃酪之类的相对便宜又没有那么麻烦的菜上了菜谱。
借着综艺火爆的东风,这段时间永和居这些价格高昂的谭家菜销量不晓得有多好。
当然卢晟会跟江枫说这些事情,主要是想让江枫在这两个星期的时间内挑战一下燕翅席中几道大菜,类似于黄焖鱼翅,扒大乌参之类的。
卢晟真的很想永和居有朝一日能重开一次完整的燕翅席。
毕竟燕翅席才是永和居的巅峰,代表着永和居的辉煌。
彭长平这些日子也花了些时间和功夫调教除周时外其他的徒子徒孙们,大家也都有所进步,但想要在短时间内进步到重开燕翅席的程度,除非他们跟江枫一样人手一个游戏。
“就是生意太好了才麻烦。”辈分最低的小伙子愁眉苦脸的道,“这段时间不是把部分谭家菜放出来了嘛,本来生意好工资也涨了是好事,但不知道是谁开始传的,说我们店把这些谭家菜放出来是因为要重开燕翅席。”
“重开燕翅席?”江枫想了想,“燕翅席不是一直都开吗?”
虽然是偷工减料少了两道难度最高的菜的燕翅席,但永和居这些年做的也是燕翅席啊。
就算卢晟没说过名字,食客们不都默认他们吃的是燕翅席吗?
“不是开着的。”辈分最低的小伙子压低声音,“这些年虽然燕翅席一直在做,但每年只做一两桌还都是去客人家里做。如果是重开燕翅席,就得像当年那样每月开两次,月初一次月中一次,月底拍卖,价高者得不定价。”
江枫惊了。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吃饭都是靠拍卖的。
“那为什么现在不那么做?又不是做不了,只不过少两道菜而已,你们都做了这么多年了也没客人指出来。”江枫问道。
辈分最低的小伙子声音更低了:“不只是少两道菜,其实味道上也不行,和十几二十年前的根本就没法比。但也没办法,彭师傅离开店里这么多年,几个太师傅基本上都退休了,徐师傅其实也快退了。”
徐师傅就是这次代表永和居参赛的主厨。
“徐师傅的厨艺本来就是几个太师傅里面最差的,如果不是这次彭师傅回来,估计等徐师傅一退家宴的燕翅席都没法做了。”
江枫恍然。
他只吃过彭长平亲自做的燕翅席,没吃过永和居偷工减料版的燕翅席,自然不知其中差距。
他知道偷工减料版的掺水,但没想到水分这么足。
也难怪卢晟这么多年会心心念念想开一次完整的燕翅席,又如此急切的想要谭家菜转型,确实是形势所迫。
只可惜他也爱莫能助。自家的菜都还没学完,哪有时间去学谭家菜,再说,就算他想学彭长平也不一定愿意教,他又不是周时,没有拜彭长平为师。
“我说外面怎么就三个人你不见了,原来跑厨房里来聊天了。”就在江枫感叹的时候,卢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
“我又不需要研究菜单,当然是跑到厨房里来聊天。”江枫笑道,发现卢晟头发有点乱,衣领有点皱,脸上还有几道红印子,十有八九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睡出来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高中生呢,上课睡觉睡出红印子。
“研究的怎么样?”卢晟问道。
“还能怎么样?哪道菜都行呐,有什么难的。”在朋友面前江枫要狂妄不少。
“是吗?那要不要考虑一下清汤官燕,黄焖鱼翅不想考虑的话我觉得扒大乌参也可以啊。”卢晟满面笑容。
江枫:……
“不好意思,打扰了。”江枫当场告辞。
“考虑一下吧,这段时间不止一个老客人来找我问燕翅席的事情了。你知道的,我们店之前燕翅席的主厨一直是徐师傅,现在徐师傅换走了换成你,你是不是应该充当一下徐师傅的角色。考虑一下呀,我知道你可以的,你又不是不晓得我们家菜,你都在我们这儿呆这么久了,就把这儿当成自己家一样嘛,实在不行蚝油鲍鱼……”
卢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