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26c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動員看書-20zyx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动员
八月十八,赵顼下旨:“出界诸军,特支禁军三千钱,民兵、厢军、剩员降一等。”
又诏:“麟府都巡检使、知府州折克行点兵三千,选择有官子弟都押,隶张世矩等。”
“前高遵裕奏乞克行领蕃兵别为一军,而克行守郡责重,议不可行。”
八月十九,再诏:“鄜延、环庆、泾原、熙河、麟府路,各给诸司使至内殿崇班敕告,自东头供奉官至三班奉职、军头二百,鄜延路别给三班借职至殿侍、军大将札子百。如军前有效命奋力,可以激励士心者,随功大小补职,六路都经略安抚使苏油即时书填给付,朝奏以闻。”
这是给了苏油三百空白告身,让他用于激励将士,随时升赏所用。
八月二十日,苏油下命诸路帅臣:“约定出界月日,诏用九月丙午,诸军筹措备完者,可自出兵,毋违敕宪即可。”
是日,种谔遣诸将出界,遇贼,破之。
种谔为这一战已经憋了十多年,鄜延一路又有沈括坐镇,准备最为充分。
接到可以自由出兵的命令之后,种谔立即领兵从绥德军出界,首战大败夏军,斩首两千余级。
苏油的这道命令吧赵顼和枢密院都吓坏了,赶紧下诏:“闻谔部已出界,而余路未进。当约期并进,使贼无暇。经略司宜约束边将,毋行轻兵冒进之举。”
而苏油给赵顼的回奏是:“诸路大军所隔千里,约时出兵,非概可呼应。数日差缓,当命自择,此帅臣相机之权也。”
“谔部所出无定川,米脂、啰兀、银州一脉相连,此桶狭之势,无困断之危。银州得下,方行持重未晚。”
军机处郭逵亦赞同苏油之说,诏从之。
果然,一日之后,王中正帅师出麟府,趁曲野河南麦熟,开始扫荡!
……
时间倒回到一日之前,王姥姥擂鼓集兵,正在进行战前动员。
这一路兵马堪称乱七八糟,光从王中正的官职就能看得出来。
签书泾原路经略司事,招宣使、果州团练使、入内副都都知。
明明从麟府出兵,官职却在泾原路!
而手底下有苏炽火带来的泾原路部分兵力,有麟府折家的折可大,还有控鹤新军的孙能。以及宋朝内地调过来的临时十二将募军。
泾源路兵马是传统汉蕃混杂的骑军,折可大除了家族私军外,还带来三万的蕃军,剩下的就是孙能的三千控鹤禁军。
加上十二将的新兵蛋子,总兵力多达十万,但是孙能看得揪心,认为真正能打的,也就是苏炽火的一万骑军,折可大的三千亲军,外加自己手下的三千新军而已。
这点兵马算是能打仗,剩下的……用国公的话说,纯特么只能打酱油!
王中正扯着嗓子在台上干嚎:“要不说官家偏心咱麟府呢?!旨意可是下来了,我王中正到了灵州,要代表官家受降!”
孙能就听得翻白眼,这话骗蕃人可以,特么兴庆府受降怎么就没你呢?!
“三百空白告身,官家交代了涪国公,给咱麟府的,是内殿崇班!”
“啥叫内殿崇班?就是看守内殿的使臣!陛下寝宫的亲卫!能看到宫女儿的那种!”
我呸!一个中官还想做色胚!孙能又在暗自腹诽。
“现在曲野河南的麦子熟了,种五那冤大头将左厢神勇军司的大军都吸引了过去,曲野河可就活该轮着俺们去撒欢了!”
“跟你们讲,到了那边,首先要抢的就是寺庙!然后才是官仓、皇庄!除了麦子币帛,人也别放跑喽!”
我靠!孙能在一边听得目瞪口呆,赶紧偷偷扯了扯大放厥词的王中正,附耳道:“都知,太尉,陛下有诏,大军入境,秋毫无犯……”
王中正猛一点头,继续扯着脖子吼道:“所以说官家偏心咱呢!诏书里说得明白,大军入境,秋毫无犯!”
台下那些乌合之众正要泄气,又听王姥姥猛提了一口气:“但是俺们不一样!”
孙能眼睛又鼓了起来,靠,为啥?
王姥姥继续吼道:“这道诏书,让其余四路收成寡淡,独俺们这一路,那就可了劲的给老子抢!”
“因为曲野河南,那都是梁氏的族田!不是民产!不在秋毫无犯之列!”
“抢得越多,梁氏就越快完蛋,官家就越高兴!”
孙能心底下打鼓,这尼玛都行?!他已经在担心事后怎么跟国公和陛下交代的问题了。
“还有那些个屁民苦哈哈,全都给我摁住喽!告诉他们,俺们比梁氏减征一成,待着不走的,咱还要分田!别特娘的傻乎乎跟着夏朝的狗官瞎跑!”
“抢到的麦面,全部给老子送到大营;招到的人,仓曹点算计数。最后谁特娘抢得多,招得多,谁特娘就做大官,握大印!”
“都特娘好好打听打听,问问我王都知是不是一口唾沫一个钉!是不是真金白银,童叟无欺的实在人!”
孙能听得都要吐了,真金白银我信,童叟无欺?你见鬼去吧!
却见王中正将手一挥,一面大旗打将出来,上边是簸箕大的几个大字——“代天惩讨”。
蕃人们早就被王中正这番鼓动刺激的眼珠子发红,顿时抽出新发的骑刀,嗷嗷叫唤起来。
王中正也抽出御赐长剑,朝着西方一指:“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出——征——”
蕃人们兴奋到了极点,嗷呜嗷呜叫着就冲出大营,铺天盖地地朝曲野河杀去。
王中正满意地点了点头,抹了下嘴,对身边的孙能说道:“干臣,看我军这气势,多强!”
孙能擦了一把冷汗,干笑道:“太尉神勇,寥寥数语,一面大旗,就激扬起蕃汉士气,厉害厉害……”
真实历史上的王中正胆小如鼠,元丰征讨出塞就遇到大雾,吓得都不敢进军,活活耽误了九天的宝贵时间,之后一路跟在种谔后边吃屁,等到半月军粮耗完,一窝蜂逃了回来,几乎都没见着敌人,就将部队损耗了一半。
不过现在的王中正不一样了,这娃自从跟着渭州五十四蕃洗劫了一回河套,就彻底点开了烧杀抢掠的技能。
那一次王姥姥真的差点胀死,衣服裤子里边夹带的金银太多,连马都差点驮不动,远远落在了队伍最后,被苏油报了一个英勇断后上去,让赵顼大有面子。
那一回王姥姥最后悔的就是没带工兵,只能干看着寺庙上头的金银装饰眼馋,这一回有了孙能带着的控鹤军,王中正准备真正的大干一票。
一把揽住孙能的脖颈:“嘿嘿嘿孙小郎君,有些事体咱爷俩还得好好合计合计……”
孙能被王中正一脸的流氓模样吓着了,这尼玛到底谁是兵匪,谁是监军?
……
红柳河畔,夏州,梁永能部。
大军正在行进,因为宋人的主力未明,梁永能便不敢过度远离环庆,不敢过度远离米脂寨,甚至也不敢过度靠近前线,只能在距离三处距离都差不多的中间位置,嘉宁军司的宥州城周围打转。
此时此刻,他算是理解了宋人当年的苦楚。
曲野河,无定河,归德川,白马川,葫芦川,青唐,西夏防线上的开阔进军线路,就多达五条。
此外还有无数的小道可以供宋人潜入夏境,比如借道李文钊盘踞的天都山。
从西向东,和南军司,保泰军司,静塞军司,嘉宁军司,祥佑军司,左厢神勇军司,到处都是漏洞,如果宋人集中兵力任择一路,都会让自己措手不及。
嵬名皇叔才是真正的明白人,宋夏边境根本无法防守,真正的办法只能是退过旱海,全军后撤数百里,以逸待劳,在兴灵与宋人决战。
可问题是,一旦让宋人得到了河套的熟麦,那就能将一个月的战事延长到三个月,夏朝如果耗不过,坚壁清野的计划就会彻底落空。
河套粮仓,就算放火焚烧,都不是一两天能够烧完的。
军士们在帮助百姓疯狂地收割地里的麦子,然后装车拉走,有些麦穗明显还没有大熟,但是一样在收割之列。
一个老农已经累得跪倒在地里,一边老泪纵横地嚼着还有浆子的麦穗补充体力,一边坚持着抬起虚弱的手臂,用手里的镰刀来回割着将熟的麦穗。
因为手里已经没有了力道,割了几次,那一束麦穗才被割了下来。
老农终于放弃了努力,抛下麦镰,伸出满是皲裂的黧黑双手,对着苍天哀嚎了起来:“老天爷为什么啊——死了吧——就让老汉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