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z8u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猛卒 txt-第九百四十二章 碎葉失陷相伴-g5zj5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刘家的府宅后面便是一条小河,直通长江,连续两个晚上,刘家良贱一百四十余口人全部乘船离开了江都城,他们从主河道入长江,那边戒备森严,容易被盘查,刘家凭借自己多年积累的人脉,在数十名村民的引导下,他们从一条秘密水道驶入了长江,向长江对岸而去。
尽管官府严格封锁消息,但刘家迁往长安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在扬州引发了掀然大波,也起到极好的示范作用,越来越多的豪门巨富也跟随着迁往长安,这是后话不提。
而与此同时,朱泚的刮骨刀终于举起,一夜之间,扬州七家巨富被抄,罪名都是私通敌国,男子被杀,女眷没为官奴。
就仿佛寒冬骤然降临,扬州城内充满了肃杀之气,四处风声鹤唳,人人自危,黑市的黄金白银价格暴涨,很多富贵人家来不及变卖家产,纷纷收拾细软金银逃往长江对岸,再想办法辗转前往长安。
时间进入三月后,长安终于得到了碎叶的消息,消息还是通过粟特商人传来,上午一早,史宦带着刚刚抵达长安的粟特商人康大庆来到了郭宋的官房。
官房内,郭宋和几名高官神情肃穆而坐,康大庆给他们带来了最坏的结果,碎叶唐军全军覆灭,都督马卫江战死,碎叶被可萨人占领。
“小民在酒馆里听掌柜说,当时,大食军攻占了拔汗那的渴塞城,碎叶王率两万大军反攻渴塞城,可萨人也答应出兵,但他们却趁碎叶空虚,出兵占领了碎叶,碎叶王停止攻打渴塞城,率军回来救援碎叶,却落入可萨军队的埋伏圈,全军覆灭,碎叶王脑袋被砍下来,在碎叶城门处悬挂了一个月。”
康大庆所说的碎叶王就是碎叶都督马卫江,他极为痛恨马卫江屠杀拔汗那,所以他言语间充满了解气般的痛快。
“唐军都战死了吗?”郭宋铁青着脸问道。
康大庆摇摇头,“小民听说很多战俘都被押去了银矿,具体人数不知。”
郭宋又问史宦,“你叔叔有消息吗?”
史宦黯然道:“只是听说可萨人抓捕了一批有信鹰和信鸽的商人,我叔父估计也在其中,十有八九也是被抓去开矿了。”
“现在碎叶是什么状况?可萨人的军队最东面到哪里了?”旁边潘辽问道。
“碎叶变化不大,感觉和之前一样,该交的税都要交,但也没有多交,汉人开的店都还在,不过听说每家交了一大笔钱才逃过一劫。”
停一下康大庆又道:“可萨人的军队没有再东进,过了冻城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可萨人的军队,一路上都是草原,没有任何军队,一直到勃达岭。”
“顿多城有军队驻扎吗?”郭宋问道。
勃达岭便是凌山山口,是碎叶通过安西的必经之道,在唐军没有占领碎叶之前,它就是大唐最西边界,那边有一座军城,叫做顿多城,平时驻扎两百士兵,冬天则减为五十人。
康大庆点点头,“有军队驻扎,但他们对碎叶发生事情似乎一无所知,当然,我们是今天开春的第一支商队,发生在去年秋天的事情,他们不知道也很正常。”
郭宋又问一些细节,这才命令从事把康大庆和史宦送出晋王府。
郭宋负手在大堂上来回踱步,他走到窗前,心情烦闷地望着窗外。
“殿下,我们准备好了吗?”潘辽问道。
郭宋摇摇头,沉声道:“五万头骆驼已经到了四万头,张掖的粮食和物资正陆续运往北庭,庭州大概屯粮已达二十万石,兵甲三万套,火油五万桶,还有各种战备物资,但我也不知道准备好了没有。”
这时,杜佑道:“我给殿下一个建议吧!”
“杜司马请说!”
杜佑不慌不忙道:“我觉得我们要做的事情太多,要灭掉朱泚和李纳,要解决成都朝廷问题,这些都是我们的核心事业,至于碎叶边疆,殿下要么交付给一名大将去解决,要么等核心事业结束后,再慢慢考虑,它对我们影响不大,不急这一时。”
潘辽也道:“杜司马说得很对,碎叶并不稳定,大食和可萨互有心病,我们出兵急,可能会导致他们放下分歧,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可如果我们没有动静,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发生互讧,等他们先斗吧!斗累了,我们再出兵收拾他们。”
郭宋眯眼望着远处的白云,他很担心碎叶的一批火器,有没有落在可萨人手上?可就算落入可萨人手上,又能怎么办?可萨人能仿制出来吗?
……….
“咚!咚!咚!”战鼓声响彻碎叶城上空,一万大食军列队站在数百步外,杀气腾腾,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注视着攻打城门的一支军队。
可萨人和大食人的谈判最终破裂,可萨人不肯从碎叶从撤军,也不肯从拔汗那国最北面的怛罗斯城撤军,激起了大食军队的强烈愤慨,数万大食军随即对碎叶城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碎叶城没有护城河,也没有吊桥,大食军可以依靠重型攻城槌撞开大门。
城头上箭矢如雨,铺天盖地的箭矢射向一座巨型攻城槌,攻城槌高达一丈五尺,长达五丈,一根直径达一米巨木被制成攻城槌,用铁链挂在木架上,木架两边有巨大的木轮,在上千名大食军的推动下缓缓前行。
数百名士兵高举巨盾,掩护着其他士兵,不断有士兵中箭倒下,但立刻又有人补充上来。
城头上,可萨都督葛罗灵冷冷地望着越来越靠近的攻城槌,他回头令道:“雷神准备!”
雷神就是唐军的铁火雷,碎叶城有一百颗小型铁火雷和五十枚大型铁火雷,当可萨人偷袭碎叶得手,杀进城时,库存铁火雷悉数被士兵及时灌水销毁,但准备去支援渴塞城的后勤物资却被可萨人缴获,里面就有三十枚小型铁火雷。
可萨人已经领教了铁火雷的威力,有了这个守城利器,他们才有了拒绝大食军的底气。
这时,大食军再次吹响了激昂的号角声,“呜——”
一万大食骑兵挥舞着长矛,精神振奋,他们在等待着撞开城门的那一刻。
八千斤重的攻城槌终于到了城下,这时,城头上忽然抛下来五六颗黑黝黝的铁蛋,有的落在攻城槌木板上,有的滚进底部,有的落在人群之中,嗤嗤地冒着白烟,显然可萨没有掌握好技巧,点燃后就抛下来了。
大食军士兵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还冒着白烟。
“轰!轰!轰!”
一连串猛地的爆炸声响起,铁片四溅,巨大的冲击力将攻城槌底盘炸成两截,巨大的槌体失去了平衡,轰然向侧面倾翻,数十人躲闪不及,被压成了肉饼,脑浆迸裂,血肉模糊。
运输攻城槌的士兵一阵大乱,纷纷掉头逃跑,这时,城头上乱箭齐发,千余士兵纷纷中箭倒地,只逃回不到百人。
所有大食军士兵都倒吸一口冷气,刚才嚣张的气焰熄灭了,这个威力强大火器令他们心生畏惧,不少人默默向安拉祈祷。
所有人都向大食军主帅阿什利望去,阿什利目光盯住倾倒的攻城槌良久,叹了口气道:“撤军回渴塞城!”
他心里清楚,对方有这样一个犀利的武器,他们收获不了胜利。
“呜~呜~”
号角声变得低沉,这是撤退的信号,大食军敲打着战鼓,不紧不慢后撤了。
城头的可萨军一片欢腾,葛罗灵眯起眼睛,自言自语道:“好东西啊!可惜用一点就少一点,必须尽快将它研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