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i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 起點-第九百九十九章 試探鑒賞-avako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赵仕君与我党的古明岳,一直保持着联系,而许均鹤正是他们的联络员。为了给自己留条退路,也为了更大的利益,赵仕君愿意与中共接触。
清乡前期,赵仕君通过许均鹤,不断将日伪军的清乡计划透露给新四军。导致清乡一、二、三期时,我军都提前转移转移,不仅避免了损失,也让清乡工作显得很有成绩。
许均鹤听胡孝民说完后,惊讶地问:“果然有叛徒?”
素手擒夫
胡孝民叹息着说:“叛徒叫于民昌,中共泰兴县委干事,受不了中共那边的苦,主动告密。”
许均鹤问:“还有三十多个俘虏?”
農門貴女,王的妖嬈妃
胡孝民点了点头:“对,日本人原本想让于民昌给他们做工作,再争取几个人,一争把整个泰州的新四军和中共机关全部消灭。”
许均鹤问:“就没人叛变?”
暗黑大宋 午後方晴
胡孝民苦笑着说:“我也想多弄几个人过来,这不,刚接手,就给予特别优待,重病的治病,有伤的治伤,营养不良的还给饭吃。不仅没人感谢,还觉得我害他们似的。这些人的信仰,真的太可怕了。”
修真至尊
许均鹤说道:“都说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做的,今天你算是见识了吧?这帮人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不仅能与我们抗衡,还要面对来自重庆的压力,他们不仅没有被消灭,势力还一步步扩大,确实了不起。”
胡孝民笑了笑:“不管如何,总得试试。万一有人受不了诱惑,突然要跟我合作呢?而且,我把他们分开区别对待,这可能会引起他们的内乱。你想,原本大家一起受苦,要现在有人能吃好的,还能得到治疗,其他人心里不酸吗?”
许均鹤轻轻一叹:“这办法对重庆的人或许有用,可对中共……,你试试吧,反正要自己试了才知道。”
回到办事处后不久,冯五也回来了。两人就在胡孝民的办公室见了面,情况紧急,冯五也不想耽误时间。
得知缪家野战斗的情况后,胡孝民早就将情况向上级报告。新四军的邓主任,更是明确指导,要想尽一切办法营救这些同志。
现在这批人在胡孝民手里,营救的希望大大提高。胡孝民给他们改善生活,也是想有一天他们被营救出去后,身体能恢复。
虽然他们被关在看守所,但这里的条件,反而比根据地要好。有吃有喝,还有专业的医生。
像牺牲的泰兴县委书计余刻祥,就是因为长期抱病工作,在转移时体力不支,为了避免落到日寇手里,不得不自杀。这种大无畏的精神,胡孝民听到之后都很感动。
我们有这样的干部,何愁抗战不成功?何愁革命不成功?
冯五拿出一张一元的中储券,轻声说道:“计划已经上报,这是回电。”
胡孝民拿出火柴,在钞票下方烤了烤,很快在钞票上露出一行黑字:“同意,并已转华中局。”
胡孝民的计划,是想让华中局出面,通过赵仕君把这批被俘的同志营救出去。
胡孝民一边烧着钞票,轻声问道:“苏州这边,有认识许世日同志的吗?”
冯五轻声说道:“钱慰宗同志就许世日一起共过事。”
胡孝民说道:“那好,马上安排他们见一面。不,让钱慰宗找钱如珩,我们在一旁配合就是。”
让外面的同志与许世日见面,只是想给被俘的同志传递一个信号:组织上正在积极营救,请他们一定要坚持,把身体养好,等待组织营救。
在钱慰宗的影响下,钱如珩现在已经秘密加入共产党。钱如珩身为胡孝民的副官,在办事处还是有一定能量的,他要安排一个人到看守所看望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有胡孝民和冯五的暗中配合,就更加不会有问题了。
傍晚,钱慰宗在精心安排下,悄然进入了办事处的看守所。他穿着长衫,戴着一副眼镜,带着一个礼帽,又贴着假胡须。要是不开口,钱如珩都认不出来这是他亲哥。
钱慰宗等看守走后,轻声说道:“许书计……”
许世日听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声音,疑惑地说:“你是……”
钱慰宗将礼帽摘下,轻声说道:“我是钱慰宗啊。”
许世日惊喜地说:“是你!”
这个时候能见到自己的同志,实在太好了。
钱慰宗关心地问:“你的眼睛没事吧?”
许世日不以为然地说:“没事,瞎了一只还有一只嘛,照样打鬼子,以后开枪时,瞄得更准。”
钱慰宗轻声说道:“上面已经知道你们的情况,更是积极营救。你们争取在这里的时间,好好养伤,恢复身体,一旦出去,马上就要奔赴新的工作岗位。”
许世日惊讶地说:“组织上已经知道我们的情况了?”
钱慰宗轻声说道:“对,包括缪家野战斗的情况,还有余刻祥同志……他已经牺牲了。”
溫潤校草獨愛鬼蘿莉
许世日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悲伤地说:“余书计……牺牲了?”
钱慰宗坚定地说:“放心,这个仇我们会替他报的。”
许世日紧紧握着铁栅栏,郑重其事地说:“请组织放心,我们会积极配合,把治伤好,把身体养好,出去之后替余书计报仇!”
盜墓世家
几天之后,胡孝民突然接到赵仕君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赵仕君随口问:“孝民,缪家野抓回来的中共怎么样了?”
他已经接到中共方面的请求,让他设法营救被俘的中共。得到消息后,他才把胡孝民叫来,想先看看营救这些人的难度。
幻想界血月之痕 小心如果
“现在对他们优待,伙食改善了,有伤的也给他们治伤,有病的也给治病。这两天,他们倒也没有太多敌意了。”
赵仕君问:“能争取过来吗?”
胡孝民轻轻摇了摇头:“我还在试,但感觉很难。”
“既然不能拉出,可否打入?于民昌是他们的人,也没办法?”
胡孝民嗤之以鼻地说:“他要是有办法,日本人也不会把人交给我了。”
赵仕君随口说道:“如果确定真的没有办法,就让他们去修篱笆网吧。总不能白养着,现在粮食金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