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sq7有口皆碑的小說 絕代名師 ptt-第1278章 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twqh0

絕代名師
小說推薦絕代名師
稷下学宫这么出名,不用鹿芷若介绍,其他人也知道。
这所超等名校最著名的建筑,叫做万圣学宫。
当年,每一位名师都渴望在这里讲学,渐渐地,变成了传统,所以当名师成为圣人后,必然会来这里讲学。
讲给谁听?
诸子先贤!
如果讲的好,这堂课程讲授的内容,便会自动变成典籍,最后化成一个姓名,被刻录到墙壁上,保留下来,永世不损。
身为名师,谁不渴望青史留名?
不过现实并不是那么容易!
首先,要进万圣学宫,必须经过前面的长廊。
长廊两侧,共有十八座诸子圣像,如果走过去的名师,凤仪气度不行,那么学宫大门便不会开启。
九州有少数名师,喜欢放浪形骸,着破衫,穿烂衣,不修边幅,以彰显自己不拘以礼法的名家气度,在万圣学宫前,是万万不可的。
轻则,吃闭门羹,重则,甚至会被圣像施加的名师光环惩戒。
孙默此时,便站在了万圣学宫前,这幢建筑看上去,很是平平无奇。
据说它最早的时候,就是一座普通的学堂,后来被诸多圣人的学识、气息、涵养所熏陶,才孕育成了现在的模样。
长廊两侧的圣人雕像,看上去,神圣庄重,让人禁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孙师,要不要进去讲一堂课?”
陪同孙默游览学校的魏子友,调侃了一句。
“不是最差也得是个亚圣,才允许进门吗?”
孙默身边有一个梅子鱼,所以对于这所学校,一点都不陌生。
“世人对于天才,总是偏爱的!”
魏子友看着孙默,很是欣赏:“你,可以成为特例!”
一众葫芦娃听到魏圣人如此恭维孙默,都觉得与有荣焉。
“老师,进去讲学吧?”
鹿芷若恳求。
啪!
李子柒从背后轻拍了木瓜娘一把,示意她别乱说话。
“啊呜,师姐你为什么打我?”
鹿芷若有点小委屈。
“别添乱,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小荷包担忧。
“老师不会失败的!”
鹿芷若理直气壮。
其他人无语,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老师的声望现在如日中天,经不起失败的,根本没必要冒这种风险。
拿到了亚圣头衔再来,也不迟。
“校长上午好!”
路过的学生们,看到魏子友,便恭敬的行礼,等这些陌生人走过后,他们又会不停地回望。
“这谁呀,居然让校长当向导?”
“这么年轻,应该是某个名门世家的嫡子吧?”
“你扯呢,就是名门世家的家主来了,校长都不用作陪的,你当圣人是路边卖茶叶蛋的小贩随处可见呀?”
学生们的好奇心都要炸了。
“这里便是辩心楼了!”
校长站在一棵火红的枫树下,向孙默介绍不远处,临湖而建的一座木质阁楼。
它有七层,不大,也不雄伟,透着江南那种小家碧玉的气息,很精致。
“登辩心楼,就是识自己,过一生,如果看不清自己,那么就登不上楼顶。”
鹿芷若爆料。
“听你的意思,你似乎登过那幢楼?”
赫连北方追问。
“嗯,小时候登过一次,不过我连一楼都没过去。”
木瓜娘抓了抓脑袋,很是不好意思,在她看来,这就是愚笨的表现。
“登辩心楼,可以让你认清自己,孙师,要不要试一试?”
魏子友打趣:“即便是我,也止步于五层,没看过楼顶的风光!”
“不了!”
孙默拒绝,人生在世,还是一个稳字当先。
稷下学宫的第三座神奇建筑,便是问天书殿了。
这是九州公认的最大,藏书也最多的图书馆,在这里,珍藏着很多孤本真迹,皆是无价之宝。
“孙师,你可是书画双绝,难道不该留下一份墨宝,让我在问天书殿中保存起来,以供后世人瞻仰吗?”
魏子友朝着孙默拱手一礼。
“拙作岂敢入圣人法眼?”
孙默谦虚。
“郑相为官清廉,为人豁达,但偏偏在书画一事上,是个老糊涂!”
魏子友叹气:“我去了数封书信,劝他把你的名画捐献出来,放在问天书殿中,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可是他拒绝了。”
“你们这座图书馆,是对所有人开放的?”
孙默岔开了话题。
“自然,全校师生,都可以来此借阅书籍!”
魏子友解释:“不过那些孤本珍藏是个例外,同时一些珍贵的书籍,借阅人需要有三位名师联名担保,才能借走。”
孙默点头,表示可以理解,但实际上这种规则,已经把那些差生,以及交际能力不行的学生排除在外了。
毕竟正常人都是趋吉避凶的,肯定不会替他们担保。
小荷包撇了撇嘴角,我要建立一座九州最大的图书馆,凭借贡献点借阅书籍,这样差生也有机会学到厉害的学识。
“这座图书馆中,有两本书,特别古怪,一本不让人看,一本不管谁看了都不舍得放下。”
鹿芷若再度爆料。
“呵呵,这位小友知道的很多嘛!”
魏子友和善的笑着,再度邀请:“孙师,要不要去看一看那本谁都不让看的书?”
孙默摇头。
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肯定在算计我!
魏子友非常有耐心,陪着孙默参观学校,甚至宿舍和仓库这些地方都去看了看。
“他这是要干嘛?”
鲜于薇不解:“感觉像是在交待后事?难不成要让老师继承校长之位?”
“你瞎说什么呢?”
李子柒一把捂住了草原妹的嘴,我的乖乖,你知道圣人的听力有多可怕吗?
午饭是在食堂吃的。
“尝尝这道红烧鲤鱼,味道如何?”
魏子友亲自为孙默夹菜。
“好吃!”
孙默微笑。
“既然好吃,那要不要留下来?以后就可以经常吃到这些菜肴了!”
魏子友不满的瞟了梅子鱼一眼,你这孙女咋当的,赶紧给他灌迷魂汤呀,把孙默留下来,本校今后至少三百年的前程,就稳了。
“圣人说笑了!”
孙默婉拒。
魏子友也知道急不得,提了一嘴后,便不再赘述,而是殷切的为孙默夹菜,吃过午饭,喝了一杯儿茶消食后,带着他前往斗战堂。
孙默第一天来,魏子友要是让他上台讲课,那也太没礼貌了,但是这种九州第一名师级别的大佬,不用一下,魏子友又觉得太亏了,所以让他去斗战堂发光发热。
当然,也顺便检查一下孙默的成色。
毕竟不管传闻多么夸张,还是要亲眼鉴别一下,才能放心。
要是孙默真的优秀,魏子友一定不惜代价拉拢他。
一个梅子鱼不够,那就再加上一个。
稷下学宫不愧是老牌名校,斗战堂这幢建筑和某些设施虽然显得陈旧,但是足够大。
“能够进入这里学习的都是在各年级排名前一百的学生!”
魏子友介绍。
这里的规则,和中州学府差不多,都是一旬小比赛,一季度大比赛,失败者被淘汰。
孙默进入大堂,就看到有七块擂台,呈梅花桩分布,此时中间那块,围满了人。
两个十六岁的少年,正在上面较技。
“校长来了!”
有人喊了一声,哗啦,师生们立刻过来请安,就连擂台上的战斗,都减缓了几分。
“继续!”
魏子友示意,然后笑着询问孙默:“你觉得谁能赢?”
唰!
学生们的目光,都落在了孙默身上。
这人是谁呀?
看样子,来头很大!
“子柒,你的看法呢?”
孙默询问大弟子,目光没有离开擂台。
“子柒?难道是大唐那位女帝?”
李子柒这个名字在名师界,也是如雷贯耳的,曾经是废物的代名词,现在是天才的象征。
那些被名师认为没有潜力的学生们,都在用李子柒的事迹激励自己。
既然这位是李子柒,那么旁边那个帅气的男人,便是孙名师了吧?
“两个人的勇气、经验,剑术熟练度,都半斤八两,不过厚嘴唇的那位会赢!”
李子柒给出了答案。
“为何?”
魏子友再问。
“因为他的剑法,是圣级绝品!”
李子柒练功不行,但是跟着孙默,见过非常多的功法,知道它们的优劣势。
魏子友点头。
果然,就在李子柒评价完三分钟后,厚嘴唇的少年击败了对手,拿下胜利,他兴奋的禁不住大喝一声。
年纪前五,到手了。
“慕风,过来!”
魏子友开口。
厚嘴唇少年助跑,跃起,一连串空翻后,以一个漂亮的膝盖跪地姿势,落在了魏子友身前,然后顺势请安。
“校长!”
“这位是孙默孙名师,还不赶紧见礼!”
魏子友介绍。
“老师!”
白慕风恭敬行礼,他是少年心性,没忍住,抬头偷瞄了孙默一眼。
其他人不敢明目张胆的打量孙默,都在悄悄地看,毕竟他的名声实在太大了,三十岁的七星名师,开天辟地头一遭。
上稷下讲坛讲学的名师很多,但那都是老头子了,一百岁以下的,甚是罕见,三十岁的,校史上都没记录过。
“慕风,机不可失,有什么问题赶紧请教哦!”
魏子友打趣。
慕风嘴角一撇,我家学渊源,父亲更是一位剑圣,孙默是很强,但是能教我什么?
论剑术,我父亲就是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