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j9z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南宋遊記 線上看-第兩千六十章 加官看書-3bx0q

南宋遊記
小說推薦南宋遊記
“顺子哥,派人去一趟临安赌坊!还记得当时他欠我们200万两,我只拿回来150万两银子吧!并且这事还是你提醒我的呢!”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杜雨晖跟顺子说道:当然了没有一个人来吃早饭,昨晚都喝大了!“我知道二少爷!一会我就过去,奥对了明天家里所有的产业可都关门了!接下来我们……”顺子问道:“没有你们什么事了,回去陪陪家人吧!不过上街的时候给老子注意点!”
杜雨晖嘱咐道:“二少爷放心,我们多带点人问题不大!”
顺子说道:“嗯!你们也都是天鹰卫,要是有人找麻烦,说不明白了就直接动手先!只要自己人不吃亏就成,其他的等我给你们解决!”
杜雨晖说道:“嘿嘿!那就多谢二少爷了!”
顺子说完去办事了!随后杜预来找杜雨晖道:“二少爷,灵隐寺的慧能大师让人送来了200万两银子,我让人点验了没有问题!”
“那就入库吧!从明天开始就放假了,要是出门跟顺子他们打招呼!”
杜雨晖嘱咐道:“是二少爷!还有兄弟们统计了地库里面陌刀的数量,一共是18000把!”
杜预说道:“这么多?
如果好好利用的话……这些事情年后再说吧!”
杜雨晖说道:年前很多琐事,杜雨晖不会去管,中午之后,顺子就把临安赌坊的债给收回来了,然后家里的天鹰卫只要轮值就可以了,当然了,因为爵爷府刚刚发生了被袭击的事件了,所以不说官府方面要加强临安府的治安了,就是陛下那边都专门派了一队官兵,在爵爷府周边进行保护了,废话刚刚老爹的主意跟杜雨晖的实战,可是给赵构弄了不少岁贡回来的,这可是里子面子都有的好事对吧!下午的时候,杜雨晖还在自己卧房抱着红姐睡觉呢!就被人给叫起来去祠堂了……“你个小兔崽子,这么大的事情你跟狗子都知道了,居然没有人回来跟老娘说?”
杜雨晖穿戴好来到祠堂,首先是一大家子都到了,其次居然是梁氏揪着杜雨柱的耳朵在问话,好在杜雨晖耳聪目明能听到他们说的什么!“哎呀娘啊!你放手啊!这事我以为二弟回来就跟你们说了,我不是去临安赌坊了吗!回来的晚啊!谁知道二弟没跟你们说啊!二弟二弟……”杜雨柱看到杜雨晖过来后马上喊道:“娘怎么了?”
杜雨晖一瘸一拐装的那叫一个像啊!红姐扶着他随后他问道:“你爹进爵了,你个小兔崽子怎么不早说?”
梁氏说着就要来揪杜雨晖的耳朵红姐一看马上拦着说道:“娘啊!这是好事啊!您老可别生气,这要是气坏了身子,都过年了可是不值当的!”
“娘啊我冤枉啊!我以为大哥会说啊!对了,现在知道也不晚吧!”
杜雨晖借机躲到了红姐身后说道:“黄公公刚刚来宣读的圣旨,还赏赐了老爹不少东西,你身体不方便,所以没有叫你,这不老爹要准备准备进祠堂!”
杜雨柱解释道:“族长来了族长来了,按照你们的辈分,都好好的跟着千万不要出错,谁出错出来我收拾谁!”
老爹在前面走,后面是祖父二叔公,三叔公在他们后面说道:当然了有功名的女人可以进入祠堂!里里外外又忙活了一通,从祠堂出来后天空居然飘起了雪花!“族长啊!这一次族长进爵……咱们还大摆筵席吗?”
弄完了一切后回到大厅二叔公先问道:“这马上就过年了,我看就算了吧!尤其是家里的下人们也都累了,要是咱们在大摆筵席的话,估计他们又要受累了!不值当的!况且你们也都忙活一年了,今年最好就到此结束吧!”
老爹笑着说道:“大哥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咱们爵爷府这么大的喜事啊!三等伯爵啊大哥,不说别的,总要收波礼金吧!还有啊!今年这吃食什么的,都掉成什么价了?
下人们反正也累不死不是!”
二叔说道:“关键是我也怕啊!要是还有人算计我们怎么办?”
老爹问道:“陛下都给我们派人来了,有什么好怕的呢大哥!要不然这样,我们大庆三天,我马上就去帮忙写请帖去!”
二叔马上说道:“老二你打住打住,年底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了!这事不能听你的!”
二叔说完就走老爹马上叫住他道:“大哥啊!这么大的事情……咱们居然还能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吗?
要是大哥不想办就算了,不过大哥今年咱们家跟外面打的价格战?
到年底了该结算了吧!我们家……赢了输了?”
二叔突然问道:杜雨晖一听有点意思了,刚刚二叔还在为老爹忙前忙后的张罗着!感情有后续啊!“我让人大致的统计了一下!这价格战打的,把我们上半年的盈余也都给搭进去了!”
老爹皱眉说道:“啊?
不会吧大哥!那……我们赔的多吗?”
二叔有问道:“如果没有后来醉仙楼的蛋糕跟糖人支持的话,估计能赔300万两左右吧!好在这段时间醉仙楼日进斗金,这样计算下来赔了200万两多点!”
老爹说道:“大哥啊!要不然咱们这样好了,咱们家以大哥加官进爵的名义,再次大庆三天,到时候我邀请那些跟我们家生意上的对头过来聊聊如何?
尤其是二叔三叔,你们想想,如果咱们爵爷府现在的产业,居然每年要亏这么多的话,那我们图啥呢?
明年要是他们继续跟我们打价格战,我们将来还不都要去喝风吗?”
二叔说道:“老二啊!我倒是不赞成你说的这个观点,这醉仙楼现在已经开始盈利了,别的我不敢说,明年我敢说,醉仙楼一定能把其他店铺赔出去的银子给赚回来,虽然不敢说明年我们爵爷府能够重新盈利,但是我们两个老家伙能保证爵爷府明年不赔钱!”
二叔公说道:“明年我们家可以坚持的住,就是不知道其他人家怎么样了呵呵呵!”
三叔公笑着说道:是的他们是做生意的,他们非常清楚,这价格战已经开打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之前没有蛋糕的时候,老爹都要跟对手打,何况是现在,家里已经有了长足的利益增长点了呢!他们都明白,这一次一定要把对手打服,到时候自己就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了!而且如果这个时候放弃了,给了对手苟延残喘的机会,让其重整旗鼓,等他们卷土重来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二叔三叔啊!咱们家是家大业大啊!刚刚大哥计算的是产业赔的银子吧!咱们家这么多人的吃喝用度什么的,不说其他的吧!就是这衣服每年的花销都是天文数字了吧!大哥,今年咱们爵爷府一共赔了多少银子,正好今天大家伙都在,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别成天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二叔说道:“二叔今天怎么了?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奥不外边下雪呢!”
杜雨晖笑嘻嘻的说道:“狗子别打岔……只不过呢!你二叔这两天也想了不少,考虑了很多,之前啊!是你二叔不对,咱们都是一家人吗!况且狗子你也帮我们做了科举的试题,我跟你二哥高中没有什么问题了估计,所以你二叔对之前的种种做了一次深刻的反思,知错能改吗!你二叔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帮着大哥,让爵爷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这首先你二叔也要了解家里的情况吗!到时候就算想办法也才有的放矢不是吗?”
二叔侃侃而谈的说道:“那可就真的谢谢二叔了!”
杜雨晖跟杜雨柱对视了一眼后杜雨柱说道:“今年一年到头小红跟小玲简单的捋了一下,一共负债了500万两纹银吧!”
杜雨晖给老爹含蓄的点了头后老爹说道:是的就算老爹不想弄到财物公开,估计过两天吃年夜饭什么的时候,二叔还是会问的,二叔的脾气秉性大家都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既然如此还不如就坡下驴,说明白今年不但没有赚钱,还赔钱了好呢!既然大家都知道老爹外面欠了不少债务了,那在多赔点又能如何?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吗!“啊?
怎么会赔这么多?”
众人一听懵逼的问道:的确二叔有句话说的对,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吗!“大家不要大惊小怪的!咱们家跟别人家不同,不说其他的吧!就说老二,还有当初老四他们弄那个海马人参的时候,也黑了我不少银子不是,在加上老二大君他们,又是买考题又是什么的!然后加上我们自己家人的吃喝用度,这么说吧!如果不是我狗儿发明了那个肥皂,减少了不少开销!你们就说你们一年到头这衣服就要花多少银子?”
老爹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