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fu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935、校友看書-bbxc9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其实我们都差不多。”启动车辆,顾晨也是安慰着说:“生活都有很多琐碎,吐出来觉得很矫情,咽下去又辣嗓子,百般委屈涌上心头,话到嘴边却又觉得不值一提。”
“所以人最软弱的地方,可能就是舍不得了。”江华看着窗外,似乎憧憬着自己能在路边见到熊莉。
在江华的认知里,似乎他舍不得一段不再精彩的感情,舍不得一份虚荣。
或许他永远以为最好的日子会很长很长,不必那么快离开。
可就在他心软和缺乏勇气的时候,殊不知,最好的日子已经毫不留情的逝去了。
顾晨看得出他百般不舍,似乎还想凭借自己的真心挽救一下岌岌可危的爱情。
但顾晨并不是很看好……
毕竟接触的人多了,很多事情顾晨都心中有数。
生活百般滋味,学会微笑面对。
顾晨很想告诉江华,要学会忘记,学会放下,学会坚强。
也许一切的问题都只是时间问题,一切的烦恼可能都是自寻烦恼。
接触的案子多了,顾晨甚至感觉,人生的旅程不过如此,大把时间迷茫,几个瞬间成长。
也认识到,真正让你崩溃的,往往都是那些鸡毛蒜皮的杂事。
毕竟你躲得过一头大象,却躲不过一只苍蝇。
“我送你会旅馆吧?”顾晨说。
“那我这4个二百五?”江华还想着那1000块提成。
顾晨瞥他一眼:“还想呢?你拉人办会员卡的经过我都看在眼里呢,人家不找健身房老板讨说法就算不错了。”
“对呀。”副驾驶上的卢薇薇也道:“之前那个健身房的小露不是也说了吗?有顾客投诉健身房坑蒙拐骗,他们不找你冒用健身房的名义就算不错了,你还真以为这快钱这么好赚?”
“也对哦。”被两人一提醒,江华想想也有道理,不由吐槽着说:
“其实我就是想动动嘴皮子,赚点快钱,补贴一下在江南市的开支。”
“毕竟你们江南市消费水平也不低啊,我每天住宿吃饭什么的,开支挺大。”
顾晨微微点头:“这样吧,大学城分局那边,我尽量跟他们沟通一下,看看你丢失的这些东西,能不能尽快找回来。”
江华目光一呆:“真……真的啊?那可太好了,如果你不催,我估计他们也不会上心的,指不定猴年马月能找到呢,反正我对他们没抱希望,也不是第一次丢东西了。”
“也不能这么说啊。”一听江华有情绪,袁莎莎也是跟他解释道:
“警察办案需要流程,而且之前的案子也都需要人手,如果能在24小时内发现线索,那找回来的概率会很大。”
“但是如果超过24小时,可能许多线索就不那么好找了,你那些东西找回来的概率或许不大,但也不是没可能,毕竟我们警察又不是神仙。”
“小袁说的没错。”王警官双手抱胸,也是淡淡说道:“有限的警力资源,需要分配到各种案子当中,虽然我们讲究案件无大小,但许多时候,都是将有限资源集中在大型案件上。”
“盗窃属于一般性质的案件,或许只是暂时抽不出人手,但肯定会追踪跟进。”
“每种工作都不易,所以还请你理解。”
王警官毕竟是老同志了,当初刚进警队时,自己就是个愣头青,认为追踪盗窃之类的案子很轻松。
可后来才知道,要追踪一起盗窃案,所要调动的资源有许多。
首先监控方面必须能够衔接上,这是最好的结果。
一旦监控画面能够锁定,抓人也就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可往往这一条,很多时候并不能实现。
首先在监控画面中,确定和排查盗窃嫌疑人就是一项大工程,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必须保证准确无误,方向不错。
其次就是走访调查,这一向必须出警,实地调查,但往往一天下来,可能都是空手而归。
因此许多时候,在暂时无法取得重大进展的情况下,警方大多都是建立信息档案。
等日后再有类似的案件发生,再根据实地线索进行排查。
如果能够抓到嫌疑人,可以在审讯中将之前的案件进行并案处理。
这是目前最理想,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也因此许多被害人的物品,在丢失一两年后被警方追回,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江华不太了解情况,但也无所谓,反正也没抱太大希望,只是淡笑着说:“那就有劳你们了。”
得知江华目前还没有挂失银行卡,顾晨建议他去附近银行尽快挂失,顺便补办丢失的银行卡,避免不必要的生活麻烦。
……
……
中午11点50分。
顾晨开车返回芙蓉分局,正好赶上饭点。
大家一起来到芙蓉分局食堂用餐。
康师傅最近又研发出了新的黑暗料理,因此大家都表示愿意尝试当一回小白鼠,前提是菜肴半价。
毕竟是新推出的黑暗料理,胃口如何?康师傅自己是有小范围尝试。
可至于合不合大众口味,康师傅还需要更多小白鼠。
因此每每推出新的黑暗料理时,常常都是以极低的价格吸引小白鼠们自愿上钩。
有了之前的尝试,其实大家对康师傅还是信任的。
黑暗料理,因此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众人抢购一空。
等于是特价优惠了。
顾晨去打菜时,黑暗料理的窗口已经没菜了,于是只能去其他窗口。
和往常一样,顾晨所打的饭菜量,通常都是其他人的1.5倍到2倍的样子。
相同的价格,双倍的快乐。
打菜阿姨们往往喜欢给顾晨满勺舀菜,有时候甚至会多来一勺,这已经成了芙蓉分局食堂的共识。
道了一声谢,端着和其他人不同分量的饭菜,顾晨选择坐在何俊超对面。
“对了何师兄,那个熊莉到底什么情况啊?真的就没有在江南市留下任何信息吗?”顾晨吃饭还在想着帮江华找女友的事情。
何俊超一口饭菜送入嘴中,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个熊莉,身份信息显示,曾经多次在江北市宾馆开房,但却没有在江南市的宾馆开房记录。”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卢薇薇端着饭菜坐在顾晨的身边,好奇问何俊超。
“也就……一个月内的事情吧,之前是没有这种情况的。”何俊超喝着西红柿蛋汤,也是砸吧嘴道。
顾晨咬着筷子认真思考:“那这么说来,熊莉的确对江华不忠啊,江华还这么死心塌地的去找她,感觉机会渺茫啊。”
“对嘛,一个要躲,一个要找,不是双向的奔赴,怎么可能凑到一起嘛?”袁莎莎吃着烤鸭腿,不由吐槽着说。
王警官淡笑着说:“感觉这个熊莉,或许之前也不是很喜欢江华,只是感觉江华追她这么久,人还过得去,或许就考虑跟他在一起吧。”
“可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勉强在一起,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可一旦熊莉遇到一个在各方面,就比如长相身材,还有金钱方面,全部碾压江华的人。”
“而且这个人,还偏偏跟她关系不错,并且对她有意思,我想这时候,熊莉或许会有一些另外的想法。”
“看来这熊莉是海王无疑了,朝秦暮楚的,这种人一般都靠不住,结婚之后也难说。”卢薇薇吃着自己的饭菜,也是忍不住吐槽说。
见众人都发表着各自的看法,顾晨却是低头沉思。
在警车上,对江华进行问话的时候,江华曾经说过,在大学城附近见过熊莉。
这就有点疑问了。
江华在没有掌握任何前提条件的情况下,他是怎么确定熊莉一定来到江南市?
而且那名男子的跳槽公司并不存在,或许是江华去调查过,但他怎么会这么凑巧,偏偏说自己在大学城附近见到过熊莉呢?
顾晨感觉,就算给他安排一个偶像剧环节,可这种概率也相当于大海捞针吧?
且不说概率问题,就江南市这么多人口,江华才刚来江南市没多久,就很快在江南市大学城附近见过熊莉。
这感觉就很牵强了……
其实之前顾晨就想说来着,可是碍于当时江华的情绪,以及同事之间的打断,因此顾晨只能先保留自己的意见。
可现在想想,或许真的有这种概率呢?
又或者……真是只是江华找人心切,误将她人当做熊莉呢?
看了眼面前的何俊超,顾晨说道:“何师兄,还是尽快追踪一下这个熊莉,还有那个跟她一起开过房的男人。”
“我查过了,那人叫周凡。”何俊超抬头看着顾晨,道:“可那家伙也没什么前科啊。”
“而且很奇怪,他跟熊莉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都是学的计算机专业,而且他还比熊莉早一届。”
“他俩是校友?”顾晨之前没掌握这些线索,不由追问了一句:“那你怎么没告诉我?”
“嗝!”何俊超打了记响嗝,这才淡淡说道:“我也是后面才补充查到的,刚想跟你联系,可一看到了饭点,所以我就想着等你回来再告诉你,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也不晚吧?”
顾晨没说话,只是陷入到沉思。
卢薇薇也是不明觉厉,有些难以置信道:“那这么说来,或许这个熊莉跟她那个周凡学长,或许人家早就认识?”
“对啊,感觉……应该是认识吧?”
何俊超一顿狼吞虎咽,终于提前将饭菜消灭干净,于是在口袋中掏了掏,却不见餐巾纸踪迹。
“用我的吧。”顾晨将一包餐巾纸丢到了餐桌上。
何俊超抽出一张沾了沾嘴,这才回道:“而且我查了一下周凡的就职情况,他来到熊莉的那家公司,也不过只有一个月时间,是不是很凑巧?”
“这也太凑巧了吧?”卢薇薇有点茫然,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王警官则是发表看法道:“周凡刚入职一个月时间,就很快跟熊莉打成一片。”
“随后,也是在这个时间段,熊莉很快跟周凡去宾馆开房,这节奏也太快了,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这点,那只有一种可能……”
“可能这两人之前早就认识,或者说,他们是曾经的情侣。”顾晨接过王警官的说辞,补充着说道。
“对。”王警官微微点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两人关系肯定不简单。”
听着王警官和顾晨的分析,大家也都相继点头,认同了这种说法。
毕竟能够在一个月时间,刚入职公司不久,熊莉就撇开江华,跟周凡打成一片,甚至做出出格的举动。
从这点来说,但凡矜持点的人都不会这样。
而且在警车上,江华也交代过,亲眼看见女友熊莉和周凡在一起相互喂饭,甚至在接通自己电话的同时,和身边的周凡接吻拥抱。
这一系列辣眼睛的举动,也充分说明,熊莉和周凡的关系,可以说是一日千里,进展神速。
如果按照正常人逻辑,那肯定是说不通的。
只有将两人定义为之前早就认识,并且可能是情侣的条件下,这种说法似乎才勉强成立。
“也许他们两个真是情侣,但……”顾晨说道这里,忽然又犹豫了起来。
卢薇薇追问顾晨:“顾师弟,你想说什么?”
顾晨摇头:“我只是在猜测,毕竟,这些事情感觉都很凑巧。”
抬头看了眼大家,顾晨又把自己的心中想法一一道出:“你们想想看,周凡入职熊莉所在公司,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众人相互看看彼此,点头表示不解。
“我可以假设是偶然,或者说必然。”顾晨似乎也没心情吃饭,直接坐直了身体,与众人淡淡说道:“那就先从偶然来说吧。”
“或许周凡来熊莉公司,只是一次偶然事件,两人曾经认识,再加上又在同一屋檐下工作,没过多久,旧情复燃,两人很快在一起。”
众人闻言,默默点头。
卢薇薇问顾晨:“那必然呢?”
“必然?那就是有预谋的进入公司。”顾晨身体向后一靠,说道:“周凡其实早就知道熊莉在这家公司,他进入这家公司的目的,实际上就是接近熊莉。”
“只不过是在被江华撞见后,感觉不好对付,于是又匆匆解职,离开江北,也可以这么理解吧。”
“那……熊莉呢?你真的觉得熊莉跟着周凡来到江南市吗?”王警官放下筷子,问顾晨。
顾晨微微点头:“如果这些情况,包括江华的口述都是真的,那么我有这种感觉,周凡是不愿意介入熊莉和江华之间的生活,他或许并不是真的想跟熊莉在一起。”
“但熊莉不这么认为,她认为被江华识破自己花心,又在冲突中感觉生活破裂,或许想想还是跟着周凡比较靠谱,于是她决定跟周凡一起来江南市。”
“对了。”被顾晨这么一提醒,何俊超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赶紧道:“周凡,就是这个周凡,他和熊莉当初都就读于江南市师范大学计算机专业。”
“什么?”王警官一呆,也是抱怨着道:“何俊超,你怎么不早说啊?”
“哎呀,可能是康师傅的黑暗料理太好吃了,一时间忘记跟你们说了。”何俊超也是拍拍脑袋,有些抱歉的说。
顾晨淡淡一笑:“那就解释的通了,江华之所以去大学城,或许他认为,熊莉应该回去母校看看吧?也或许,熊莉真的在那里,而江华也真的曾经在大学城见过熊莉。”
感觉问题似乎越来越明朗,大家顿时笑出了声。
似乎大学城那头还需要去调查一下。
这时候,何俊超又是“哎呀”一下,似乎恍然大悟。
坐他身边的王警官锤他一下:“干什么呀何俊超?总是一惊一乍的,你能不能淡定点?”
“这我不能淡定。”何俊超摇了摇头,趴在桌上跟顾晨道:“顾晨,忘记跟你说了,就之前那个整容产业链的张雅琴你还记得吗?她老家的警局来电话了。”
闻言何俊超说辞,顾晨忽然停止动作:“怎么说?”
“的确是矿主的锅。”何俊超淡淡一笑,道:“那边的警方持续调查,对当天矿难的主要经历者,再次进行分开问话。”
“可是这一次问话跟上一次相比,似乎有了些出入,因此那边的警察继续深入,发现当天这些幸存者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矿主答应给好处,让他们串供,把责任推到两个重伤者身上。”
“现在那个韩丽丽的父亲已经死了,只剩下根本无法苏醒的张雅琴父亲,矿主感觉应该是躲过一劫。”
“可这次警方调查再回头,发现了许多新秘密。”
“那就是说,张雅琴的父亲的确是被冤枉的?”顾晨问。
何俊超点头:“没错,是冤枉的,而且根据这些工人交代,事故发生时,张雅琴的父亲跟韩丽丽的父亲是在最里头,为了保护张雅琴的父亲,韩丽丽的父亲甚至用身体挡住巨石,因此他也是受伤最严重的,治疗没多久就死了。”
“而活下来了张雅琴父亲,如今也成了植物人。”
见顾晨有些惆怅,何俊超赶紧又提醒道:“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医疗费用的情况,全部由矿主承担,张雅琴的父亲能活一天是一天,不用再让她掏钱了。”
何俊超说得很庆幸,但是顾晨一行人却不开心。
毕竟,韩丽丽的父亲当初为了救治张雅琴的父亲而重伤身亡,而他应该做梦都不会想到,两人之间的女儿,竟然会发展到相互伤害的地步。
因此顾晨也害怕江华这次来江南市,会不会也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
……